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偏执深情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偏执深情  作者:沫之茜茜 书号:49496  时间:2020/4/18  字数:5815 
上一章   ‮檬柠颗八十三 章83第‬    下一章 ( → )
“所以, 不是女朋友却亲了?还不止一次?”第二杯柠檬汁下肚, 林格咬着管,偏头看他。

  海风微凉,打了陆焰的黑发,他淡淡地应了声,又要了杯红酒。

  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杯,他酒量不好,对酒感度极高, 稍微重点, 脑子便不大清醒。

  单手撑着脸颊, 陆焰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巧克力,拆开, 放入口中。

  林格啧了声, 放下柠檬汁,双手托腮注视着他。

  虽然知道他这人并不是那种高冷范儿, 只是因为极度嫌弃麻烦,对什么事情都兴趣缺缺而已。

  这会儿, 林格依旧被他不同寻常的举动惊到了。

  “陆焰, 你亲人家时,心里在想什么?”

  他似乎真的认真思索了下,半晌, 才平静地回她:“不知道。”

  林格挑眉“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端起红酒抿了口,黑漆漆的眼睛里闪过几丝茫然, 陆焰摇了摇水晶杯,红酒在杯中轻轻摇曳着,一直没作声。

  林格等了片刻,听到他偏冷调的声音,轻飘飘的。

  “有差别?”他漫不经心地回了句。

  林格:“…”行吧,的确没差别,这人打小就这样,想要就要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好像不喜欢提及这个话题,林格也没多问,陆焰低头看了下时间,想要回去了。

  家里的猫要喂,而且…似乎有些放心不下她。

  莫名的烦躁感涌上心头,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走了。”他起身告辞。

  林格随着他一起站起,笑着说:“你等我一会儿,一起走。”

  她跟汪楚宴早几天就过来了,起初是跟着长辈一起住的,后来实在受不了念叨,两人一商量,索就跑到隔壁岛放飞自我去了。

  陆焰回头看她,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的,林格对他跟汪楚宴打小免疫,倒是没觉得什么,林格说:“我不耐烦留在这里,省的一直被我爸妈念叨。”

  “念叨什么?”

  林格心情不“婚事。”

  大学都没毕业,就要被婚,真是苦

  陆焰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然后点点头“跟汪家联姻?”

  林格从盘子里拿过一直苹果,咬了一口,嘴巴里被得满满的,声音含糊不清“长辈拉郎配开心着呢,但我一想到跟你或者汪楚楚,你们俩其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有种。伦的既视感。”

  “跟我?”他轻笑,一口否决“没可能的。”

  林格被噎住了,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可是她好歹是个女孩子,这人真是半点面子不给。

  两人一同往室内走去,远远地听见汪楚宴的妈妈楚婉正在跟林格的妈妈聊天,老生常谈,依旧是自家儿子当初的“自杀事件”

  林格头疼地眉心,小声吐槽:“虽然不礼貌的,但是汪楚楚摊上他那个没脑子的妈妈,真是倒霉。就这个‘为情自杀’,她打算搞得人尽皆知吗?”

  陆焰微怔,脚步顿了下,看向林格。

  关于汪楚宴的那个“自杀事件”他从长辈口中听过好几个版本,这会儿听林格提起,陆焰问:“为女生自杀?”

  林格还没回答,紧接着,听到他清清冷冷地回复:“真蠢。”

  林格:“…”跟长辈们打了招呼,林格跟在陆焰身后,没走几步,庭院里来了客人。

  段几许率先跟陆焰打了招呼,后头跟着何清媛和顾准,离得远,他们只冲他挥了挥手,陆焰浓黑的眉微蹙,没回应。

  何清媛瞧见跟在陆焰身后的林格,略微吃惊,面上倒是不动声,隔着泳池,冲陆焰笑了笑。但他好像没什么反应,何清媛的笑容稍微有几丝裂。

  等他们出了门,何清媛问段几许“那个女生是谁?”

  “林格。”段几许说“林氏集团的千金,傲得很。”

  “哦。”何清媛点点头,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她跟陆焰关系很好吗?”

  “算是吧。”

  虽说在场的家底都很雄厚,可豪门也分很多种,林家到底是比他们要高几个段位。

  段几许望着他们的背影,说“据说是汪家内定的孙媳妇。”

  “不是跟陆焰啊?”何清媛稍微放心。

  “不太清楚。”

  忽而想到什么,何清媛看向段几许“那个苏学姐,汪董知道吗?”

  “也许知道吧。”

  “汪董不过问?”何清媛愣了愣,段几许嗤笑一声“只是随便玩玩,汪董应该不至于为这件小事上心。”

  “段段,你真的觉得陆焰只是玩玩吗?”何清媛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我找人打听了,陆焰将她带了过来,还有上回的事情,我心里很不痛快。”

  段几许她的发顶,安慰了她几句,两人你来我往说了几句,何清媛突然问他“段段,你说我们要不要把上次的事情告诉汪董啊?”

  …

  沙滩很软,后背着地并不算疼,可能是因为毫无防备,汪楚宴还是被苏浅一记利落的过肩摔给摔懵了,躺在沙滩上,久久不能动弹。

  “…你没事吧?”

  意识混乱中,汪楚宴听到了女孩子的声音。

  熟悉又陌生。

  她在他面前弯下,夜下,一双明媚的眼睛透着关切。

  三年不见,她变了许多,以前有些婴儿肥,笑起来时,眼睛弯成两弯月牙,可爱又勾人。

  现下,小姑娘褪去了过往的青涩,比之以前,纯真中透着几分属于女人的妩媚。

  汪楚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喉头滚动,试图开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汪楚宴?”

  瞧他懵懵的模样,苏浅不担忧起来。

  这人该不会被摔坏了脑子吧?

  苏浅的爸爸苏知礼做过武术指导,初一时,她跟着爸爸学过一些武术,后来,家里出事,所有的负担都落在肩头,面对着时不时来挑衅的小混混,苏浅不得不继续拾起,以防不测。

  后来去陆焰家,陪他打拳时,陆焰偶尔也会给她一些指导。

  苏浅知道,他对她所谓的指导,并不是为了她,不过就是对手太菜,降低了他的兴致而已。

  尤其是第一次被他指导“防狼术”让苏浅记忆犹新。

  记得刚过完年那阵子,新闻上爆出了几则关于女孩子晚上独行遭遇不幸的消息,那段时间,人心惶惶。

  她时常兼职到很晚,学校在新区,人烟稀少,过了十点半,往往走许久也不见人

  有一天兼职回来,为了尽快到宿舍,她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距离近却很偏僻的羊肠小道。

  那天还下着雨,她刚走到转角处,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她扭头看了看,却没瞧见人影,转过身子重新上路,脚步声又起。

  说不害怕是假的,可她还是强迫自己稳定心神,她的脚步越来越快,身后的脚步声也越发地清晰。

  到了后来,她开始狂奔,哪知道,快到小巷口,就被人从身后牢牢锁住。

  那人手臂有力,几番挣扎,都没能挣脱,手脚都被勾住,动弹不得。

  她急了,无计可施,只好趁他不备,一口咬在他手臂上。

  寒料峭,那人穿得却很单薄,她觉得自己这一口下去重的,那人却一动不动,她又急又怕,眼泪差点掉出来。

  然后,听到他闷笑的声音。

  特别耳

  “陆焰?”

  她先是一怔,因为背对着他,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声音带了几分迟疑。

  “喂,刚才如果我不放水,你要怎么办呢?”

  漫不经心地开口间,他却没有放开她,反而抱得很牢。

  她没反应过来,他低头贴近她的耳垂,慢条斯理地说“我不喜欢我的东西这么没用。”

  苏浅:“…”说完,他就放开了她,她回过头时,见他正在整理衣袖。

  天空飘着小雨,空气中全是凉意,这么冷的夜,他只穿了件黑色连帽卫衣,因为戴着口罩,看不清全貌,唯独那双眼睛,乌黑亮泽,里头像是动着清泉。

  后来,她就被拉去加强训练。

  “柔韧度有余,反应能力太差。”

  第N次被他摔在柔软的底垫上,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面无表情地评价。

  她被摔得头晕眼花,完全失去了力气,说不清楚是好笑还是好气,只好死死地瞪着他,以示抗议。

  “重来。”

  “…还来?”她哭无泪。

  他漫不经心地擦拭着手指,半晌,睨了她一眼,轻飘飘地问她:“或者,做点别的?”

  “…别的是指?”

  于是,她很快就知道他口中的“别的”…有多么地过分。

  回忆起这个,苏浅的脸上不浮起几抹燥热,直到听到汪楚宴的笑声,她才勉强拉回飘走的心神。

  “这个见面礼真特别。”

  他没起身,慵懒地躺在沙滩上,手背搁在额上,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哼笑出声。

  虽说经久不见,这人说话的腔调永远都是那么不正经,从不会觉得跟人有隔阂。

  苏浅抱着西西,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口。

  瞄了他一眼,那条手链正牢牢系在他手腕上。

  苏浅静默了一秒,才问他:“你到底有没有事?头会晕吗?”

  “晕了你负责吗?”

  苏浅一头黑线:“…”原来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贫嘴。

  旁边有人过来,苏浅瞥了一眼,是几个金发碧眼的男生,其中一个男生叽里呱啦说了一堆,然后朝汪楚宴伸出手掌,想要拉他起来。

  汪楚宴没理会,反而伸手给她,勾了勾角,痞笑着“拉我起来啊。”

  苏浅犹豫了一会儿,伸手给他。

  她知道这人虽然嘴上不正经,对她却很绅士,除了喜欢扯她头发外,从不做出其他过分举动。

  汪楚宴其实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大大方方地伸手过来。

  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深棕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忧郁。

  他低笑一声,抓住她的小手,顺势起身。

  女孩子的手心柔软细致,汪楚宴握得很紧,心头酸涩难当,握住这方柔软,便不想放开。

  “…汪楚宴?”

  瞧他心不在焉,苏浅试图回自己的手,哪知道,他在松开她的瞬间,将她抱在了怀里。

  拥抱很轻,苏浅似乎听见他若有似无地轻叹声。

  她震惊地僵在原地,来不及反应,他已经后退了几步,放开了她。

  那个轻若羽的拥抱,就像是一个错觉。

  “还是这么笨。”他没个正行地打击她“以后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旁边的金发青年递了支烟给他,汪楚宴习惯性地接了过来,刚想去摸火机,想到什么,他将细烟重新给同伴。

  “你怎么在这里?”

  大概是怕她不自在,他刻意放轻松语调。

  跟陆焰的关系实在难以启齿,苏浅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她不讲话,汪楚宴默默注视了她几秒,挪开眼睛,望向不远处的海平面。

  “跟…男朋友度假?”

  大溪地向来被称为南太平洋的珍珠,因为风景实在优质,物价也高得离谱。

  汪楚宴知道苏浅的家里情况,瞧她衣服的牌子,怀里还抱着一只宠物猫咪,跑到这里来,汪楚宴想不出第二条原因。

  说起来,这只猫瞧着,真是眼

  但他没心思顾忌这个,心头苦涩又郁闷,这几年,他一直在想,他到底哪里不好了。

  想来想去,其实不过就是一个“不喜欢”“没感觉”

  真他妈的扎心。

  苏浅下意识地想要否认,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她用不惯陆焰的手机,点开时,不下心蹭到了免提键,手机里头传来他冷漠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虽然他的声音惯常就是冷冷清清的,这会儿却尤为冷漠,简直像是蕴着碎冰一样:“你在哪儿?”

  “。”汪楚宴恼了,二话不说就夺过手机,冷冷地怼他:“你谁啊?会不会说话?态度放端正点,要不要哥教你做人——嘟——”

  对方没听完,就挂断了电话,汪楚宴怒极反笑,不经意间往后瞥了一眼,愣住了。

  陆焰就站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沙滩上,静静地注视着他们,他的手里握着一只手机,像是刚挂断电话。

  夜深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汪楚宴愣了几秒,冷静下来,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刚才那个声音…

  该不会是…

  汪楚宴口闷得不过气来,见陆焰朝这边走来,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苏浅。

  女孩子抱着猫咪的双手紧了紧,一语不发,转身走向陆焰。

  汪楚宴刚想叫住她,就见女孩子已经在陆焰面前站定,两人谁都没开口,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汪楚宴心里担忧又不,毫不犹豫地迈开长腿朝他们走去。

  下一秒,就看见苏浅抱着猫咪,在陆焰避开她朝自个儿走来的瞬间,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一时,一直修文一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cdull 2个;飞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

  南初 14瓶;Ahey 10瓶;罗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wWW.qIMMxs.Com 
上一章   偏执深情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沫之茜茜最新创作的小说《偏执深情》及《偏执深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偏执深情》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