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叶叶有今萧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叶叶有今萧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号:49464  时间:2020/4/17  字数:11768 
上一章   ‮章61第‬    下一章 ( → )
第16章挑了个好时候

  叶筠的这个主卧并不算太大,一米五的靠着阳台放置, 阳台是断桥铝半落地窗, 米蓝色窗帘半遮着,隐约可以看到外面的月亮和星星。

  这在B市来说很难得了, 大城市的月亮和星星是稀缺资源。

  萧彦成盯着那星星看了一会儿,目光缓慢地下移, 落到了自己臂弯里。

  叶筠缩着肩膀,像个小猫儿一样靠在自己肩膀里,细致的眉轻轻拧着,即使睡觉也不能安宁的样子。

  他抬起手,用自己的拇指轻轻按在她的眉尖上。

  眉尖之处是一个小结, 微微凸起。

  他的拇指轻,像是要把这小结给平。

  睡梦中的叶筠发出了轻轻的哼声, 好像有些不满。

  他忙松开手。

  她哼了下后,身子动了动,在他臂窝里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去了。

  他低头凝视着她净白秀美的睡颜,就这么看着。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最后眼睛都有些干涩润了,终于累了, 便小心地放平身子, 环住她, 搂着睡去。

  她的骨架纤细, 搂在怀里瘦瘦的, 不知道做了个什么梦,身子不自觉颤了下。

  他不由更加抱紧了她。

  这个世界在变,他和她也在变,不过无论怎么变,他都想在自己足够有能力的今天,回到她身边,就这么抱着她,守护着她,用自己的所有来保护她。

  ~~~~~~~~~~~~~~~~~~~

  对于叶筠来说,其实这件事是职业生涯中偶尔会遇到的事情。

  虽然产科是接新生命的科室,不会像其他科室那么频繁地遭遇这种事到仿佛一三餐,可是一年有那么几次是至少的了。

  所以叶筠难过归难过,她也知道,自己的难过于事无补。

  在发过后,理智终归是回笼了。

  她需要的不是沉浸在自责和悲伤之中,更不是放任负面情绪湮灭自己,而是更好地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争取有希望挽救下一个羊水栓的产妇。

  早上,当外面的阳光透过半掩的窗帘照在她身上,心中的霾也随之散去。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上,而她,又将接忙碌的一天。

  今天要干什么来着?

  叶筠回忆了下,今天要去急诊值班,所以得七点半之前赶到医院,同时昨天的羊水栓事件估计要写报告整理材料。这个病人一直是由自己负责的,自己肯定也要参与进去。

  除了这个外,还会开会做复盘重新审视这个案例等。

  想明白自己要干的事,叶筠就要爬起来。

  谁知道一爬,她就被什么绊倒了。

  低头一看,是个人。

  还是个眼的人。

  那人正躺在那里用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凝视着自己。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后,叶筠第一句话是:“大早上的,你的眼睛怎么了?我建议你去一下眼科。”

  说完这个,她就要下

  萧彦成连忙也坐起来:“你不问问昨晚怎么回事吗?”

  叶筠回过头,用奇怪的眼神望着萧彦成,挑眉问道:“你要不要也顺便去做个脑部核磁共振扫描下海马体?”

  说着这话,她人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

  萧彦成怎么可能放过她,一把抓住衬衣挡在自己身体上,然后也跟着下挡在了叶筠面前:“什么意思?”

  叶筠无语了:“昨晚你不是送我回家吗?你肯定是送我回家借机赖着不走,我还需要问为什么吗?”

  萧彦成:“你,你不骂我?”

  叶筠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你就这么想被骂吗?”

  萧彦成:“…”叶筠径自绕过他,进了浴室。

  刷刷刷洗漱的声音传来,她看不出半点哀伤。

  萧彦成有些气。

  他准备了许多话,怎么化解她的心结,怎么鼓励她重新振作起来,怎么安慰她的悲伤,他全都想好了。

  这怎么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

  叶筠洗漱的速度很快,忙完了后,她又走进卧室,开始抹抹涂涂,三两下功夫,一个上班状态的叶筠就“READY”状态了。

  “我要出门锁门了,你还要继续傻站在这里吗?”

  “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不必了,大白天的,我自己出门不会遇到鬼,不需要你送我。”

  “…”萧彦成大脑有些宕机,怎么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

  不过他胡乱抓了一把头发后,很快冲进卧室,把自己的衣服什么的都穿好了,然后跟着冲向门口。

  “叶筠,让我送你吧。”

  尽管现在叶筠看着一切正常,不过他还是不放心,他想送她到医院。

  走到门口处的叶筠,却突然回头,望向萧彦成。

  她的目光太过冷静,以至于他顿时不动了,就那么望着她。

  四目相对,片刻后,叶筠开口了。

  “萧彦成,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老实点,直接说,不要给我耍什么手段,可以吗?”

  她的目光是如此直接,以至于萧彦成所有的曲回全都消失殆尽。

  阳光之下没有阴暗,她纯净直接的目光下也不该有什么隐瞒。

  “叶筠,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回到以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可以吗?”

  这话说出后,叶筠有一瞬间的沉默。

  萧彦成呼吸微紧,他盯着叶筠,看到细碎的阳光下,她耳边一缕散发被染成了金红色。

  他盯着那金红细发,等待着即将落地的那只靴子。

  “萧彦成,本来我可以简单地说,不可以,不可能,没有机会。”

  只是或许因为昨晚,她的心情有了波澜。

  见过了死亡,人总是会对自己以及周边人的生活更加珍惜。

  所以她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

  认真思考过后,她还是摇头。

  “谢谢你,萧彦成,你对我很好。”

  “其实我有时候想起来我们以前,以前你就对我很好,甚至于我现在反思当年的事,我忽然发现,这件事并不能怪你,你并没有错,你也没有对不起我,平心而论,你在当时所做的已经比绝大多数人要好。所以,你对我,并不需要歉疚。”

  “你以为——”萧彦成眸中泛起痛意:“我只是因为歉疚?你以为我只是想要补偿你?”

  然而叶筠却在自话自说,好像根本没听到他的话。

  “其实有错的是我。”

  “这些年来,我心里一直清楚有错的是我,是我做错了事,我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自己的我把一切迁怒到你身上,因为假如你是有错的,那我自己就能好受点。”

  她昂起头,让自己眼睛中的一点

  “所以当你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这不是我能做主的。”

  “这是我的心结,我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

  “我每天都会看着新婴儿来到人世间,会想起过去,我会为他们高兴,也会遭受心灵的谴责。”

  “我是做错了事的人,我不配得到幸福,我也不需要你的补偿。”

  “萧彦成,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神经病,不过没有人能救我,请离我远点,让我保持现在的样子,好。”

  叶筠转身下楼梯了。

  她走起路来冷静干脆,丝毫没有昨晚脆弱的痕迹。

  甚至于好像刚才的那番话不是她说出的。

  萧彦成蹲在楼道里,望着那个消失在楼道转弯的背影,闭眸沉默了很久。

  如果叶筠需要他,他就算是头破血也会留在叶筠身边。

  可是如果叶筠根本不需要他呢?

  或者说他的存在负面作用大于正面作用呢?

  再次伤害到叶筠,这是他最不想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面的门开了,邻居趿拉着拖鞋,穿着大衩,躁着头发,哼着小曲,手里提着一袋子垃圾。

  “哟,这是干嘛呢,当门神呢?”

  萧彦成没搭理他,继续蹲在那里。

  邻居叹了口气,走到了他身边,和他一起蹲着。

  “年轻人呐,这是怎么了,失恋了?”

  萧彦成艰难地转头,看了他一眼。

  “她到底需不需要我?”

  其实死皮赖脸不屈不挠,这一切都是假象。

  假如叶筠真得不需要他,假如他所作的一切带给叶筠的只有负面作用,那他宁愿消失在她面前用不出现。

  “需要啊,怎么能不需要呢?”

  然而萧彦成显然是不信的,他用怀疑的目光望着眼前这个头发躁的邻居。

  “这你就不懂了,那些心理啊情啊爱啊,其实都是小事,人生最关键的是什么,你知道不?”

  “是什么啊?”

  “是早上起来有人给你做个早餐,然后出门给你把垃圾倒了,这才是生活的本质。过日子嘛,难道要的不就是这个?”

  萧彦成开始觉得这邻居是胡扯,后来忽然拧眉,神色微变。

  好像有道理的。

  他猛地站起,迈腿就要下楼。

  “喂喂喂,年轻人,”邻居扯住了他的袖子:“顺手帮我把垃圾倒了吧!”

  ~~~~~~~~~~~~~~~~~~

  一大早赶到医院后,整个产科严阵以待神情严肃,科主任孙乾的脸更是黑得像锅底。8点10分,孙乾让其他大夫临时接替叶筠去急诊值班,把叶筠叫来开会。

  会议室里有医患关系办公室主任,医院支部书记,产科几位老专家,以及负责这件事的护士助产士,每个人都神情沉重。

  叶筠已经把这个产妇往常所有的产检数据整理出来,从4w 2预建档,到12周的建档大产检以及NT数据,再到后面的唐筛,大排畸,糖耐,小排畸,骨盆数据等,全都打印出来,并且按照期排序。

  她把这些数据分发给大家一人一份后,又将电子数据投影到了大屏幕上。

  逐个分析后,大家一致认定,平时的产检并没有任何疏漏,这个孕妇一直是按部就班地产检。B超每次都是有经验的老人给做的,测骨盆是产科老教授陈秀芬测的,没有任何问题。

  过完了产检又过产房程,助产士和产房护士开始展示产房记录单以及监控录像等资料。

  一直到了中午十二点,会议总算结束了。

  听医院支部书记的意思,这次事件医院已经和产妇家属做过沟通,并请卫生部介入调查调解,产妇家属那边也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是讲道理的,况且从医院方的资料来看,这就是突发的羊水栓,医院当时的医疗过程并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医院方面并不需要负什么责任。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科室里从医生到护士都松了口气。

  谁知道刚回到科室,就见规培生裴心力一脸忐忑地望着自己:“叶姐,我这次完了。”

  “怎么了?”

  裴心力自从来到医院后一直表现积极,勤奋好学,动手能力强,叶筠正想说再过一两周裴心力就可以独立接诊一些简单常规产检了。

  “我被投诉了,刚医患关系部的霍姐来找说这个事了,说已经上会了。”

  “投诉你什么?”

  “投诉我收费,叶姐你还记得吗,上一周的一个孕妇来做羊穿病例,是我给她开的单子。”

  “记得。”

  那一天普通诊室特别忙,叶筠就把一些常规工作交给了裴心力,其中包括给前来就诊的孕妇开各种常规检查单子。

  像羊穿前的统一检查,这在他们的电脑系统中都是现成的套餐,只需要勾选一下自动就出检查单子,所以那次叶筠给裴心力讲了讲,就让裴心力直接操作了。

  裴心力简直是要哭了的样子:“我就是给她按照咱们的套餐开的单子。”

  叶筠听了一上午的会,本来听到“医患关系”已经心惊胆战了,好不容易松了口气,谁知道被手底下的规培生杀了一个回马

  她不敢大意,赶紧给医患关系部的霍敏打电话,问起这次的情况来。

  人家霍敏那边一听,早就料到了,直接给叶筠发来了这次的患者投诉资料。

  叶筠翻了翻,也是无奈了。

  “心力,咱们那个羊穿前检查项目这是有一些必选项,有一些可选项,你看人家孕妇已经提供了一个月内的生化全套,免疫五项,凝血四项,这些就没有必要再做了。但是像血常规这个,我们必须是要看七内的,所以还是得测。”

  生化项目包括肝功肾功,免疫五项包括艾滋病乙肝丙肝等,这些项目孕妇三个月内在其他医院做过且提供了检查结果,那么按理说本医院不该再重复检查的。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叶筠在心里暗叹了口气。

  其实她是给裴心力反复说过这个规则的,裴心力当时也做了笔记,而且有什么事她都会从旁边盯着。可是那一天接诊压力太大,诊室里好几个孕妇都在,她一个没留意,裴心力这边手忙脚的,可能就一时没注意,给人家多开了。

  多开的这几项约莫要七八百块钱。

  虽然这些项目是医保内项目,不过B市生育险报销1400,就算部分女职工有补充医保,也就是8000块钱。一般孕妇做到羊穿了,人家平时产检费用十有七八少不了,早超过8000的界限了,所以人家投诉也是情有可原。

  “花钱买个教训吧。”叶筠没有多说什么。

  这件事确实是裴心力的错,不过也是自己的错,更是科室方面设置的问题,如果自己和科室方面能在程上更规范化一些,可能就会避免裴心力的这个错误。

  裴心力听到这个,眼泪都要落下来了:“花钱,谁花钱?这,这以后什么影响?”

  叶筠心里不太好受,不过也只好明白说了:“这个孕妇已经检查过了,所以医院不能退给她钱,这是你来赔偿的。至于以后的影响,既然经过了医患关系部,那肯定是要写在规培报告里了。”

  裴心力一听这话,整个人都垮掉的感觉,一嘟噜蹲在椅子上起不来。

  叶筠也没办法,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了下午叶筠正在急诊室里值班,听说医患关系部带着投诉的孕妇来了,找不到裴心力。叶筠打电话问了问,裴心力正在开规培生总结会,过不来。

  没办法,她只好先把急诊值班代给另一个同事,自己跑过来门诊部处理这件事。

  由她来直接面对孕妇,比裴心力去经历这人生中最初的尴尬要好多了。

  孕妇过来后,叶筠看了一眼,还有点印象,是一个大龄孕妇,其他医院的,对接到第一医院产科来做羊穿。

  那孕妇跟着医患关系部的人过来,看了看叶筠,小心翼翼地问:“这都要做什么?”

  医患关系部的霍敏这才解释说:“需要你和大夫当面签一个协议,证明这件事算是了结了,然后大夫当面赔偿给你八百三十二元人民币的检查费用。”

  “让大夫赔给我?”孕妇显然很吃惊。

  “对啊,是大夫多给你开的单子,当然大夫赔。”霍敏理所当然地说。

  “…好吧。”孕妇更加尴尬了,都有些不好意思看叶筠。

  叶筠没说话,和孕妇坐在面对面。

  霍敏拿来一个调节协议书,双方各自签字,然后叶筠当面用微信转了钱给孕妇。

  孕妇收到钱,趁着那边霍敏在收拾材料,不好意思地对叶筠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程这样,本来我过来约羊穿,当天做了血常规检查,一小时出来结果就能约羊穿了,谁知道那位年轻男大夫竟然给我开了那么一大堆检查单子,我丈夫的费,交费的时候我也没注意,后来完血我看检查单子,自己问了问别的孕妇,才知道我被开多了。本来也没什么,可是那些检查单子得好几天才能出来结果,为了这个,我连着两天跑咱医院挂号,这么来回好几次了,我又住得远,因为这个多请了两天假了。那天我一早赶过来挂号,结果又没号了,一气之下就投诉去了,我没想到竟然要大夫赔给我钱…”

  叶筠勉强对孕妇笑了下:“没什么,这确实是我们的错,这钱我们应该出的。”

  然而她说这话,孕妇好像更不自在了:“要不然我退给你吧,我不要这钱了?”

  叶筠摇头:“不用,这是你应该拿的。”

  送走了孕妇后,叶筠出来,面正好看到裴心力正往这边赶。

  “叶姐,怎么样了?”

  “没事了,投诉的孕妇走了,其实她也没有什么恶意,也是赶巧了心情不好。”

  “钱呢?”

  “我转给对方了。”

  “叶姐,那我给你钱?”说着,裴心力就拿出手机来微信转账。

  “不用。”叶筠连忙制止了他:“这件事我也有错,我来出这个钱。”

  “是我的问题。”裴心力低着头,咬牙说:“其他规培生都自己开单子,也没出岔子,就我,自己开了几天单子就闹出这么一桩事,是我自己当时糊涂了。”

  叶筠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没什么,这只是你职业生涯的最开始,算不了什么大事,以后你还会遇到各种人各种事,也许人家并不是要故意害你为难你,人家也不是要医闹,可是站在医疗和患者最前锋的接触线上,我们注定承受来自医患问题的种种冲击。这件事就当个小小的教训吧,以后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患者负责,也对自己负责。”

  “嗯,叶姐,我知道了。”裴心力重重地点了下头。

  而就在医院对面的星巴克里,萧彦成两手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打字,耳朵夹着手机打电话,眼睛盯着对面的医院大门口。

  “明天吧,明天我去公司…对,明天开会,我今天有事…那个我已经在系统上审批了…好,明天见。”

  挂上电话后,萧彦成喝了一口咖啡,疲惫的眉心。

  其实最近公司忙,这两天就要和投资人约一个会议,不过今天叶筠那个状态,他实在不放心,干脆就来星巴克办公了。

  正打算打开电脑工作一会,一抬眼,医院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她。

  这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也是大量患者离开第一医院的时候,公车私家车以及穿的出租车小三轮车和行人,堵个水不通。

  而就在这让人烦躁的杂乱拥堵之中,那个纤细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白色斜袖简洁衬衫,下面是修长的淡紫罗兰长,她在拥堵的人群中,清新得像是夏天里绽放在湖边的银莲花。

  萧彦成的心里本来也是莫名闷燥的,可是看到叶筠,他顿时沉静下来。

  咖啡馆的低声细语,繁杂的公司事务,好像这一切都离他远去,心里眼里只有那个清秀美的身影。

  其实早上的时候曾经有瞬间的迷茫,想着自己这样对不对,这么多年过去她到底还需不需要自己?如果其实她已经彻底走出来了,自己又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出现来提醒那段不愿意回忆的过去。

  蹲坐在叶筠家门外的台阶上,他曾经有瞬间的迷茫,绝望地想,要不就这么算了吧,放过彼此。

  不过邻居的话提醒了他。

  其实可以看得出,现在的叶筠过得并不太好。

  她还是曾经那个叶筠,善良却又不善言辞到近乎木讷,不知道的以为她是冷漠坚硬的人,其实内里仿若水晶,剔透清澈无暇,却又易碎。

  阳光下的叶大夫仿佛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冷漠专业地对待着周围的一切,可她心里的某一处却一直停留在过去的那一刻。

  萧彦成望着走在人群中的那个纤细身影,轻轻攥了攥拳头。

  他知道,他是没办法轻易说放开。

  怎么可能放开,光是看这么一眼,都觉得过去所有的美好和坚信涌向眼前。

  他要留在叶筠身边,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照顾叶筠。

  他也要看清楚时机。

  他该怎么做,一切都要看叶筠的心情。

  昨天叶筠的心情显然很糟糕,他绝对不该在那个时候提非分的要求。

  至于今天,他被叶筠赶出,也是预料之中的。

  没有被特别烈的赶出,这说明自己和叶筠的关系已经很有进步了。

  就在萧彦成的这一番决心中,他装好了笔记本电脑,提着包来到了楼下。

  “今天怎么样?”

  “没怎么样。”叶筠想起赔掉的那五百块钱。

  五百块钱不算什么,不过想想也是不舒坦。

  其实这场意外中,没有哪个人是要故意为难谁,包括那个投诉的孕妇,确实由于裴心力的误开单子导致了她后续一系列的麻烦。

  可是这件事就这么发生了。

  那个孕妇的投诉,也许只是对现状不满,甚至隐约可能意识到,是医院的程或者规则有问题。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这种投诉并不会改变什么,投诉会以最简单轻松的方式解决,那就是——损失由大夫自己承担。

  没有人会去反思一下,一个刚进医院的规培医生能不能独立去开单子,也没有人去思考下是不是现在的这种过于紧缺的医疗环境导致了医疗过程中的误差。

  反正如果有错,那一定是负责医师的错,那就自己掏包赔给人家患者钱好了。

  旁边的萧彦成看着这情况,也多少猜到了。

  “昨天那个事,不好解决?”

  “好解决。”

  庆幸遇到了素质不错的产妇家属,也明白羊水栓的凶险,知道医院在抢救过程中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个事情应该能顺利解决。

  “那怎么了?”

  “一句话说不明白。”

  叶筠意兴阑珊。

  萧彦成从旁忙说:“那就不要说了,我看你累了,送你回家?”

  叶筠摇头:“不用。我想今早上我说得很清楚了,希望你能离我远点。”

  萧彦成:“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送你回家,其他的,一句话都不想说。”

  叶筠皱眉,望着萧彦成。

  她当然希望有个人送自己回家,不过萧彦成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以为,在她说了早上那一番话后,至少萧彦成应该消失一段时间。

  “走,上车吧。”

  叶筠挣扎了下,不过最后她发现自己确实累了。

  已经近黄昏,正是疲惫的时候,并不想一个人去挤人满为患的公车,打车也是根本打不到的,这时候有人送她回家,她竟然不想拒绝了。

  上了车后,她疲惫地靠在座椅上。

  萧彦成开车,一言不发,送她回家。

  路上,他好像带了两个电话,是带耳机打的,她没听清楚说什么。

  上楼后,叶筠站在门口,望着萧彦成,不说话。

  萧彦成温声说;“先去洗个热水澡吧。”

  说完就走了。

  这倒是让叶筠一愣。

  一个男人,还是自己过去的男朋友,在自己身边围着献殷勤,这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必然是有所图。

  可是现在他怎么连句话不说就走了?

  不按理出牌,这让叶筠摸不着头脑。

  她愣了会后,关上门,打算进屋洗澡,并想着今晚做点什么吃。

  太复杂的不想做了,就来点简单的随便填肚子吧。

  谁知道正想着,敲门声响起。

  叶筠皱眉,接通了电话。

  “我是萧彦成。”

  叶筠默了片刻,心里想着,果然人还是得按照常理出牌的。

  “有事?”她冷冷淡淡地回。

  “刚才买了点吃的,趁热,你吃了吧,这样就不用再做晚饭了。”

  “…”叶筠无声。

  “是锦和记的粥,还有荷叶包饭。”

  “…”叶筠说不出话来了。

  锦和记是一家老店,他们家的粥是正经花功夫熬出来的,叶筠以前上大学那会就喜欢,至于荷叶包饭,也是叶筠的最爱。

  不过自从上班后,她就吃得少了。

  锦和记每天熬十锅粥,每天两次定量卖,卖完了就算拉倒,所以要想买到,得早早地去排队的。

  叶筠根本没那个时间去排队喝粥,那对她来说是一个奢侈。

  叶筠纠结了下,在粥和不开门之间徘徊挣扎,最后她还是打开门了。

  “给你。”

  萧彦成把粥递给了叶筠,又说:“家里有垃圾吗?”

  叶筠这个时候,有点不明白萧彦成这是要干嘛了,想了想,还是顺手把旁边的垃圾袋提起来。

  萧彦成接过来垃圾袋:“你吃过后洗洗澡,早点休息,明天还得上班。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他提着垃圾袋下楼了。

  叶筠愣愣地站在那里,默了老半天,一直到听着萧彦成在楼道里的脚步声完全听不到了,她才关上门。

  把那一大兜子外卖放到餐桌上,打开来,果然有荷叶包饭,有自己最爱吃的锦和记小米粥。

  小米粥熬得烂,香的,泽金黄浓稠。

  深了口气,闻着这熟悉的香味,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得她,忽然心情好了起来。

  而接下来的几天,萧彦成保持着这种让叶筠莫名所有的节奏,帮着倒垃圾,帮着拎来她想吃也吃不到的美味儿,还会在最合适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当司机。

  开始的时候叶筠还莫名,不过慢慢地也接受了。

  反正轰也轰不走,说也说不了,他也不多说话,也没其他要求,她乐得享受。

  关键是…锦和记真好吃,比前几年更有滋味了。

  就在这一天晚上,打开门,接受了“外卖小哥”萧彦成童鞋新的晚餐,又把垃圾袋顺手递出去后,叶筠正在享受晚饭,电话铃声响了。

  她拿过来一看,是她的母亲冯秀君。

  冯秀君年轻时候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现在早早退休了,偶尔去音乐学院上几节钢琴课。她的丈夫叶归人是大学教授,高级知识分子,外面随便讲个课都不知道多少钱。

  冯秀君这辈子可以说是十指不沾水,生了叶筠这个女儿从小严加教养,是按照大家闺秀的规格来养的。

  叶筠也算是争气,各方面都优秀,现在还是三甲大医院的主治医师了。

  按理说,冯秀君这辈子算是没什么好愁的了。

  可是唯独七年前那个事儿,让冯秀君提起来就不满意。再加上这几年叶筠年纪逐渐到了,这都二十七八岁了,还没个男朋友,别人问起来,她更是脸上无光。

  “筠筠,我听你葵婶儿说,上次她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现在不联系了?”

  “嗯。”叶筠并没有和母亲决裂,不过是来往少罢了。

  一年回去一趟,呆个两三天,也没多少话说。

  最近几年父母催着自己找对象,电话这才比以前多起来。

  “怎么就不联系了?你不是说对方还可以吗?你是不是闹什么子了?人家那小伙子照片我看了,模样也还可以,工作也不错,体制内公务员,你是觉得哪里不合适?”

  叶筠想了想,说:“不喜欢。”

  电话那头愣了愣,叹了口气。

  “筠筠,你得好好考虑清楚,你到底要找什么样的,还是彻底不打算找了?”

  “妈,我现在工作很忙,很累,暂时没精力找。”

  冯秀君沉默了一会,最后说:“这样吧,今年再相亲两个,如果不成,那今年就算过去了。”

  叶筠点头:“好。”

  相亲两个,完成今年指标,那就能得个清净了。  Www.QiMmXS.cOM 
上一章   叶叶有今萧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女王不在家最新创作的小说《叶叶有今萧》及《叶叶有今萧》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叶叶有今萧》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