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5454 
上一章   ‮二外番 章05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夏天的阵雨来的毫无兆头,屋外骤然灰白,虚掩的花窗漏入噼噼嗒嗒的水。坐在院前乘凉的老人收起马扎,半的樱桃被风吹在地上,三四个少年用书包遮住头顶,为跑的帆布鞋感到苦恼。

  狂风吹坏了小区线路,搬家工人搭不成电梯,只有扛着电器来回穿梭。楼梯间踩满杂乱的脚印,杨桃双手抄,生怕他们借着阴沉沉的天气偷工减料。

  签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宴中北向杨桃承诺,等到宴旸成年就为她添一套新房。白纸黑字,宴中北没有食言的道理,等女儿考上大学,他就在三角公园买下一间小户型的房子。自然,户主是宴旸。

  房子一连被搁置五年,直到宴旸程未顺利结婚,杨桃为了让他们能有个独立的住处,这才想起来装修新房。

  客厅被满了杂物,杨桃对照着运输单,很快就现四方桌上不知被谁摆了一台老式唱片机。她连忙叫来满头大汗的帮工:“大哥,您再仔细看看,这台唱片机不是我们家的东西。”

  “没送错,十楼二户,不就是你们家么。”取下夹在耳的烟头,他随便嚼了几口过干瘾。

  听到这,正在研究洗衣机的程未笑开了,他转过身,递来一只打火机:“大叔,二户在隔壁,我们家是一户。”

  帮工歪着脑袋借火,随着蔓延开的尼古丁,他缓缓眯起一只眼:“哎呦呦,还真走错了,不好意思,叨扰兄弟你了。”伸手叫来一个小徒弟,帮工语气很凶,把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你小子怎么回事,连地址都整不清楚,还出来打什么工!”

  小徒弟着手指,一脸委屈:“打工还是要打的,只是林先生在楼下撞了一辆黑色奥迪,对方车主不依不饶,林先生也不是好惹的主,双方吵得就差动起手了,我哪还敢嘴问地址呐。”

  躲过师傅恨铁不成钢的巴掌,他缩着脖子“我想着这破天也没人搬家,就顺着声音一路摸上来,谁知道还有这样巧的事”

  帮工忍住揍他一拳的冲动,一边道歉一边招呼徒弟把唱片机搬到隔壁。

  没人舍得让宴旸干活,她心安理得坐在沙吃水果拼盘,并且,时不时地喂程未一口西瓜。把小徒弟的话在心底琢磨几回,宴旸放下叉子,微皱着眉:“妈,爸爸的车就是黑色奥迪,按照常理,他从单位开车到这应该没有这么慢。”

  她话音还未落下,程未就匆匆走到阳台,顺着防盗窗朝下望一眼:“还真是爸的车。相撞的是一辆尼桑,款式老到可以拍电影,除了回收厂,恐怕很难在街上看见它。”

  隔壁户主林先生,老式奔驰,织的讯息让杨桃抿起线,太阳猛然跳动。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求证,走到一半,她却又怔在原地,看窗外的大雨像一桶泼下来的水花。

  ——1996年,大二。

  杨桃负责分拣校图书馆的书目,一个月十五块,酬劳不多。她在乎的不是金额,而是推着小推车,在樟脑味的棕皮书架间穿梭的心安。

  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杨桃为了面试图书馆义工对审核老师的说辞。其实,她只是为了摆林嗈。

  最开始认识这个有毛病的朋友,是在大一下学年的税务法学业考。

  身为同专业的法学生,彼时的林嗈已读大二,四门成绩劣等被学校挂了重学红灯。可惜,重学并不是能震慑住林嗈的武器,他照常逃课睡觉,醒来就去股票大厅看今的涨幅。

  最终,一言九鼎的兄长用新款大哥大做饵,林嗈这才硬着头皮,去学校参加学业‮试考‬。

  除了重学的他,其余应届考生都按照姓氏字母排序入座。坐在林嗈身前的是个穿紫长裙的女孩,她捆着头,的后颈像剥了皮的莲子,用钢笔写字时,袖口的丁香花枝会随着手腕的力量轻轻晃动。

  一看就是学习好的

  姑娘。

  趴在桌上睡半小时,等林嗈再次醒来,眼前的试卷除了几个鬼扯的abcd,全是大篇幅的空白。想起兄长不考及格不能开车的威胁,林嗈转着笔,打量起眼前早已翻面的女孩。

  估算好距离,林嗈眯起一只眼,将笔扔向她的上海皮鞋。只听轻轻一声脆响,他拍拍她的肩,还未来及开口,女孩就疑惑的将脸转过来。

  低扎的马尾不经意地划过掌心,他弯了弯手指,有些柔软的意。初夏的阳光不算炽热,却足够把她的轮廓虚化,只剩一对淡如残月的眼睛。在掉木屑的课桌上,女孩用手帕抱着几颗桑葚,她嘴的颜色,让林嗈想起老弄堂的朱红旗袍。

  按照心底的小盘算,林嗈应该让女孩捡起落在脚边的钢笔,趁她弯的这会儿功夫,飞快地瞄准选择和判断。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林嗈望向她的眼睛,平静地问:“同学,你姓张,姓曾,姓郑,姓朱,还是姓庄。”

  他理所应该当的以为,她坐在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座位,姓氏一定是z字打头。

  从未遇见在考场搭讪的人,女生愣怔了一会儿,下意识的回答:“杨桃。”

  他用方言轻念一遍她的名字,原来,男人说吴侬软语是眷恋的温柔。

  “你会不会是在骗我?”想了想,林嗈微皱起浓眉,就连鼻子、眼睛也都一并跟着皱“杨桃明明是水果的名字。”

  眼前人鼻子直,额间轩敞,穿着白灰相间的衬衫。虽是中规简单的款式,他却在领口敞开两颗扣,锁骨和喉结是能网罗悸动的海。

  依着杨桃的子,她最多翻个恰到好处的白眼,不再搭理,转身写题。受到莫名其妙的指引,杨桃撕下黏在桌上的姓名纸,放在林嗈桌上,顺便冲他扬了扬下巴。

  这时,巡考老师从窗边经过,二话不说,就把头接耳、疑似作弊的两人拎到教务处挨骂。

  即使院主任知道林嗈的家底,该训斥还是要训斥的。于是,林嗈看见女孩拆掉整整齐齐苟的马尾,随即垂下脑袋,用头遮住通红的脸颊和将要落下的眼泪。

  害怕‮试考‬作弊的消息会传到父母耳边,杨桃忐忐忑忑十几天,有空就把林嗈祖宗八代骂一遍。不知道是老师开恩,还是林嗈私下做了工作,直到成绩出来,杨桃现自己的税务法没有按零计算,反而全年优等。

  就像做了件了不得的事,林嗈开着虎头奔驰,开始理所应当的堵她。

  杨桃对他能躲就躲,却总是防不胜防。最终,她报名了图书馆义工,因为排全年劣等的林嗈,最不可能来的就是图书馆。

  没想到,她躲得了阎罗王却躲不过文曲星。某一天,文学院才子秦皓月在图书馆借阅《堂吉诃德》,正读的如痴如醉,一双兰花尖儿似得手伸过来,抚平被他不小心破的书页。

  她淡淡的说:“同学,请你忆苦思甜,爱惜每一页纸张。”

  心脏跳动加,秦皓月抬起头,正好对上双大到空的眼睛。女孩穿着牛仔裙,头干干净净垂在肩膀,前别着一张图书管理员的卡片。

  一瞬间,什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什么愿得一心人白不相离,全抵不过一句,汉皇重思轻国。于是,秦皓月对杨桃一见钟情,杨桃开始收到秦皓月每一封的现代体情诗。

  秦皓月三声朗月笑、十里儒雅风,他生的出挑,为人又洒磊落,每天都候在法学院等杨桃的事,自然被传的无人不晓。

  不出三天,秦皓月正骑着二八杠对着琼花诗作赋,打南头拐来一辆车迅猛的尼桑公爵王y31,主人打满方向盘,用车身轻轻微微的一蹭,自行车上的人立即被甩了出去。

  一切都是预估好的距离和力度,林嗈摇下车窗,对爬在地上肩膀的秦皓月,吹声飞扬的口哨。

  看清

  车主的脸,秦皓月黯了黯眼睛,把皮上的疼痛隐忍到心底。林嗈的祖父曾是盘踞南方的上将将军,父亲从政,大哥林响在公安局晋升如风,家族兴旺上百年。官家公子,绝非他‘才气’二字所能比拟。

  用右手撑着方向盘,林嗈歪着头,痞气和雍容一点也不冲突:“秦皓月,我希望你少写几行烂诗酸语,多问问令尊,他的顶头上司是谁。”

  “休得满口胡言!一一书,一书一意,文学大师沈从文正因如此,才能打动张兆和。”

  秦皓月扬起下巴,生就一身文人傲骨“林同学,你当现在还是解放前?世界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祖国的建设计划也在稳步展,我父亲是正直清廉的员,无论他的上司是谁,这都和我喜欢杨桃没有关系。”

  像是随耳听了个笑话,林嗈笑得乐不可支,把浮雕打火机转成花式手的玩法:“哦?看样子你觉得我是在以权人。”

  自行车的铃铛被摔个稀巴烂,秦皓月扶起半报废的二八杠,义正言辞的蹬他:“难道不是?”

  琼花被风吹掉几颗,随叶轻轻落在雨刷器上,随着一声哨响,络绎不绝的人从教学楼涌出。林嗈取下墨镜,一眼就将杨桃从人群中挑拣出来。她今天穿着长到小腿的藕荷裙子,裙摆和领口绣着桃树和凤仙花,黑色耳机线从耳朵穿到手中,正在听英文磁带。

  他狠狠摁了几下喇叭,笑看杨桃被吓得跳脚,随即一脸怒气地绕到而行。林嗈动引擎,一下子把车横过去,简单明了的告诉她:“上车。”

  正要将‘不需要’口而出,杨桃睨着被晾在一旁、满目紧张的秦皓月,以及那辆有明显撞痕的二八杠,她咬咬牙,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跳进去。

  听着车门闭合的声音,林嗈放大在边的笑意,轻轻推开雨刷器。

  那些落在车前镜上,或是被雨刷卡住的花瓣和树叶,一刹间全都隔着玻璃,飘飘扬扬的卷在眼前。

  他把左手撑在窗框上,眼神笃定如山,像是对秦皓月像是对杨桃,更像是对自己说:“我不必学民国文人的求爱方式,因为我和她在一起,就是上天自然而然的安排。”

  林嗈没有把车停到她央求的宿舍楼下,而是顺着葱茏的梧桐树,一路开出校门。

  南方的街道还是坑坑洼洼的水泥路,老围墙外的丁香开了几颗,他一边摁着喇叭,一边偏头对她说:“杨桃你是不是傻,心脏跳得这么快,不是得了心脏疾病,就是喜欢上了我。”

  她唯唯诺诺的开手:“你别不信,我真有心脏病史。”

  林嗈摩擦着未剃净的青渣,笑得有些气:“为什么不信,你心脏病作的源头不就是因为我吗?”

  “你这人少美。”杨桃把话说的毫不留情面,却匆匆摇开车窗,抑制不住笑起来像小逗号的梨涡。

  后来的故事很简单,不过就是她受到蛊惑,同样的、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他。他趁着家里没人,带她偷偷溜进军区大院,欣赏挂在墙上可以当做传家宝的地图,和一张张可以挂在历史书上的合影。她认真学习祖母的手艺,在他单调的袖口,绣上一片片的柳叶和松针。

  到了大四,林嗈和父亲的关系达到剑拔弩张的态势。杨桃静看他钻进学校机房,一封封地着留洋邮件,也看他在兄长默不作声的支持下,拿到法国大学的offer。

  也许感情真的需要没头脑和不理智,她告诉他,自己是独女需要赡养家人,她讨厌国外的食物,讨厌黑人和白人,她想要留在中国留在卢川,她想要分手。

  再多的不愿意不甘心,也阻挡不住一张远渡重洋的机票。

  谁能想不到,她会立刻嫁给别人,

  谁也想不到,他再次回国定居已是二十年后。

  -

  还没等

  程未和宴旸换上鞋子,宴中北就拎着一盆兰草和一箱牛油果,气急败坏的敲开门。

  据说,肇事车主没有道歉也没有解释,直接扔给宴中北一张名片,捞起墨镜就上了楼。

  宴中北想起他那辆可以被收入车行博物馆的尼桑,愤愤吐一句:“有钱了不起。”

  借着为女儿庆贺乔迁之喜,宴中北坐在杨桃身边,若有所指的蹭了一顿饭。

  看完天气预报,杨桃去厨房刷碗,宴旸和程未去送车子被拖去维修的宴中北。

  在回来的路上,程未想了想,不太好意思的问她:“你爸爸是不是在那个家过得不太好?”

  “你也看出来他想复婚了?”宴旸微微一笑,把脑袋枕在窗沿上“虽然是我亲爸,但还是要送他一句,想得美。”

  丰盛的晚餐少不了各式各样的碗筷和餐碟,等杨桃把它们清洗干净,在储物柜里安然放好,防盗门被人轻轻敲了几下。

  以为是孩子们回来了,她解开围裙,伸手拉开门。

  楼道的灯光像将要走向漆黑的黄昏,他随意穿了件衬衫,即使搭配休闲也丝毫不突兀。林嗈双手抄兜,在她关门之前,一把抵住门框。

  自知力量悬殊,她松开手,淡淡望着他:“宴旸爸爸的车是不是你撞坏的?”

  “是”他利的承认“宴中北比秦皓月更惹人厌烦。”

  “没想到你这么多年还是…”匆匆说到一半,杨桃怔了怔,忽然失去继续回忆的勇气。

  “怎么不说了。”林嗈侧着一张脸,线条硬朗分明,他变了很多,唯有望向她的时候,仍是多年前的老样子。

  深一口气,杨桃避开他穷追不舍的视线,口吻妥协:“我要回家了。”

  “行,你早点休息,毕竟我作为新邻居有很多很多时间和你商讨。”

  他补充一句:“比如,婚姻大事”

  (全文终)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