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11471 
上一章   ‮一外番 章94第‬    下一章 ( → )
“女人一过二十五岁就进入了最佳生育时期。”

  杨桃靠在沙软垫, 一边做颈部医美一边谆谆善的教导:“别以为自己还是小姑娘, 二十七八岁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等你们过了三十工作越来越忙,肯定就没有养孩子的心思。而且,你知道高龄产妇多危险么?我们单位的小王…”

  综艺节目盖不住碎碎叨叨的噪音, 宴旸把虾片嚼的嘎嘣嘎嘣, 顺便用遥控器把音量调到最大。

  顿时, 电视机爆失控的笑声。杨桃一把夺过遥控器,等到音量渐小,她又耳朵:“你这孩子要死啊!”“谁让你一直我。”宴旸缓着麻的脑袋, 脸色不太好, “程未前两年在美国读博, 上个月刚收到都新大的讲师聘书。都这么大,即使我们在同一座城市工作,跨三区的车程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见面。就算我在精神上支持您的决定, 可我们不住在一起,硬件条件也是跟不上的。”

  杨桃摆摆手,扬起一条细长的弯眉:“我不想听这些鬼话,我只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可以生孩子。二十二岁就吵着结婚, 如今六年都过去了, 你们到底还准备玩多久?”

  正值年关,窗外有人偷偷点了鞭炮, 红色碎屑将残雪炸开, 杨桃的声音被衬托的越威严。

  “我们想等一切尘埃落定, 再深入考虑这方面的事情。”宴旸偷偷睨她一眼,缩着脖子说“比如,程未能在学院站住脚,我在电视台能从副策划转正…”

  仿佛听了一个大笑话,杨桃不屑一顾的笑:“呦,这么励志,怎么不说等你们还清房贷车贷,再开始准备人生大事。”

  宴旸一怔,转眼就是凄凄惨惨的模样:“别,等我还完在都的房贷,您怕是要断子绝孙了…”

  “我管了你二十八年的破事,你却从来没有听话过。”杨桃扔掉医美仪器,忍无可忍“任自私,真不知道是谁惯出来的。”

  “前十八年应该是您打下的基础,后十年的变本加厉,应该归功于我。”在岳母第二轮爆之前,程未从卧房拿出一件驼大衣,披在宴旸身上。

  他敛着浓眉明眼,把子的头从围巾里取出来:“妈,宴旸大学室友到卢川聚会,时间不早了,我先开车送她吃饭。”

  新年小长假,女婿就是被拎出来挡刀的。果不其然,杨桃瞟一眼穿黑色大衣的程未,瞬间熄灭了熊熊气焰。

  她止不住的微笑,顺手从抽屉里拿出两片暖宝宝:“晚上路滑,你开车记得小心些。”

  “知道了妈。”把暖宝宝贴在衣上,他拎起轻飘飘的挎包,堵住子的和那声将要口而出的‘偏心眼’。

  橙黄的宽顶越野,看起来很有七十年代老爷车的味道。宴旸欣赏它作古的野,于是,程未把它捆上大型蝴蝶结,当做六周年礼物送给她。

  介于宴小姐技艺不,司机的第一把脚椅仍由程先生来坐。

  红色车灯照着密密匝匝的飞雪,雪块着车窗,噼噼嗒嗒的声音像洒在盘子里的绿豆。宴旸把手指放在暖器出口,微皱着眉:“杨女士真是越来越啰嗦了,我们好不容易回趟家,她成天就是生孩子养孩子,恨不得把我们扔在笼子里配对。”

  “你婆婆也是这样想的。”程未转动方向盘,轻轻微微的笑了“只是不好意思同你说。”

  心情像刻着灰色车轮的残雪,宴旸瘫在副驾驶,了无生气地问他:“你是不是也想要孩子了。”

  她问的毫无预兆,程未沉一会儿,把车停在红灯路口:“我想,但我不急。”

  “为什么。”

  宴旸借着蒙蒙的光线,望向他服帖的黑,套在肩膀上的简约大衣,袖口的千鸟格表带。十年恍恍一过,即使程未生着白皮儿薄,童颜稚气,也抵不过岁月浑然天成的稳重。

  雨刷器缓缓划着雪片,程未顺着箭头把车开进停车场。等到停稳,他解开宴旸身上的安全带,撑着方向盘冲她笑:“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

  “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多的自信心。”宴旸推开车门,忍不住笑出声“晚上别忘了接我回家。”

  他动引擎,朝窗外点点头:“十点半在地下停车场等我,到时候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礼物?”她好奇的问。

  故作神秘的摇摇头,程未敛起边的笑意,温声提醒她:“只要不喝酒,我就送给你一份惊喜。”

  -

  大学毕业后,班长每年都会在江城举行同学聚会。可惜一年一岁一荣枯,每个人都是绕着颜料盘爬行的蜗牛,我们挪的慢慢腾腾,生怕稍有不慎踏错一步,却仍不可避免将花花绿绿的痕迹擦在坚硬的外壳。

  久而久之,宴旸厌透了这种打着怀旧伤感,实则暗较高下的饭局。恰好尤喜前年在江城做东,三个人趁着酒意,索就立了每年轮庄的规矩。

  很快就轮到宴旸在卢川做东。

  其实,安排吃饭住宿都是小事,只是她一个月前突然收到刘小昭的微信,两人寒暄几句,‘失踪人口’便极其热络的要在澳门请411宿舍小聚。面对始料未及的状况,她拽着姜齐齐尤喜在三人群好好商量一番,最终,宴旸婉拒刘小昭,并客套的邀请她回大陆过年。

  声称一年半的宿舍情谊太珍贵了,刘小昭满口应下,丝毫不惧运和旅行高峰的麻烦。

  观光电梯层层上升,环形玻璃外是被飞雪网罗的城市和初上的灯光,宴旸把双臂抄在前,突然想起女生宿舍的阳台,以及她们用晾衣杆勾枇杷的笑声。

  人有选择记忆,她追溯源,记起的全是半真半假的好时光。十八岁是一张容纳百物的盒子,所有的不好和眼泪,在多年后都成了值得珍藏的纪念品。

  毕竟青春只会让人记住它最光鲜的一面。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在抬起高跟鞋之前,她不忘窥几眼反光玻璃,借此检查砖红色的眼妆和未花掉的眼线。身穿旗袍的服务生忙不迭的问好,宴旸抿一笑,告诉她预定人的姓名和房间号码。

  正交谈着,身后有人惊喜的叫她名字,宴旸侧身望去,双腮凝起一对儿酒窝:“张太太赏光卢川,真是给我天大的面子。”

  “程太太,你可千万别打趣我。”尤喜踩着跟短靴,白色羽绒服配米黄纱巾,看上去比去年胖了些。她执手看了一圈宴旸,忍不住感叹“没生过孩子就是不一样,宴旸,只有你的青春还没有老去。”

  “哪有这么夸张,你看起来还是大学时的样子。”宴旸顿了顿,转眉问她“宝宝呢,怎么没带出来玩?”

  “她刚刚满岁,不会走路不会说话,带出来就是活生生的受罪。”尤喜叹口气,如释重负的耸肩“幸好我们和张丛爸妈住在一起,有二老帮衬着照顾,带娃的日子也不算难熬。”

  幽暗的长廊挂着作古的壁灯,宴旸随服务生走进包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点餐:“有公婆帮忙做饭真是太幸福了,我下班回家不是吃微波炉食物,就是吃程未为我下的方便面。”

  可你工资高、学历高,不用应付孩子和公婆的脸色,你有优渥的家庭不必把爱情出卖给房子,最重要的,是程未能用尽力气去爱你。

  滑到嘴边的话被尤喜生生咽在喉间,她转动眼波,现繁复的水晶灯下宴旸的侧脸醒目到诡丽。

  这是她从未有过、却做梦都想得到的样子。

  其实尤喜家境不差,她父亲在县城开诊所,母亲在烟厂工作,在老家还有一套房子。只是她姐姐去英国读了名牌研究生,毕业后又去法国读博士,尤父咬咬牙,自然选择投资更有出息的姑娘。

  大学毕业后,张丛公务员‮试考‬屡屡失败,张父急得火急火燎,最终拖了关系把他拉进银行。彼时的尤喜已在江城摸爬三年,三线城市的工资不高不低,她每天骑着自行车上班,下班后就住在老城区。她在那里租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

  就在尤喜为房子愁眉苦脸的时候,好巧不巧,张丛又联系到了她。

  二十五岁的尤喜再也拿不出让他滚开的架势,她知道张丛的父母在江城有三套房,张丛需要一个能掩盖取向的子,而自己刚好需要一个家。

  趁服务生在一旁核实菜单,宴旸拍拍怔的尤喜,把红包进她的口袋:“新年到了,这是我为给小朋友准备的心意。”

  尤喜缓过神来,说什么要把钱还给她:“别别别,我们到卢川蹭吃蹭睡本就占了大便宜,心意在心不在钱,可不能让你破费了。”

  推开门就看见两人你追我赶的样子,姜齐齐拽住尤喜,强行上一份红包:“跟宴旸客气什么,她和程未结婚六年生孩子不过早早晚晚的事,你还愁送不出去回礼?”

  被两人夹成饼,尤喜气吁吁的回击她:“那你呢?都二十八岁了连个正经男朋友都没有,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你生孩子。不管了,我先把红包还给你,等你找到结婚对象我们再礼尚往来。”

  “看样子,这红包你是非收不可了。”姜齐齐晃了晃套在无名指的戒指,笑容恬静“阿喜,我要结婚了。”

  要怪就怪姜齐齐太过低调行事,朴素安稳的样子常让人怀疑她是踏破尘世的苦行僧,毫无预兆的消息就像凭空入水的山石,每一次的投掷都能掀起片片不息的波

  宴旸尖叫一声,连忙问她未婚夫的姓名、年龄、工作、籍贯,以及最为关键的颜值。

  被吵的耳膜痛,姜齐齐举手投降:“我们之间没有一丁点浪漫的因子,不过是年龄到了,全凭相亲认识。他在县医院做儿科医生,长相一般却胜在心肠不错,是个老实忠厚的人。”

  听到‘儿科医生’的那刻,尤喜嘴角微僵,心情是说不出的复杂。很快,她整理好表情笑着说恭喜。

  三人正磕着瓜子聊天,包厢的门被重重踹了下。没过多久,从屋外跑来两个八九岁的女孩,她们在沙上跳来跳去,昂贵的卡通手包被随意扔在地上。正当老阿姨们一筹莫展,婀娜女郎蹬着细高跟,不疾不徐地跟进来。暖气吹起真丝衬衫和墨绿色的甩腿,她鼻尖微翘,皮肤白的像刚掐下来的茉莉花。

  如果这是刘小昭,那么,她可能换了一个头。

  等女郎使出浑身解数让小朋友乖乖坐好,宴旸总算从她耳垂上的黑痣,寻找到熟悉的印记。她略带迟疑的问:“小昭?”

  似乎早就料到她们的反应,刘小昭清清淡淡的笑:“是我。”

  “八年未见,没想到隔着走廊还能认出你们的声音。”刘小昭拾起卡通手包,轻轻拭去布料上的灰尘。她冲着姜齐齐笑,眼影像紫丁香的碎末“齐齐,恭喜你寻到好夫婿。儿科医生是个好职业,在医院有个亲属做什么也都安心些。当年我不足八月生下neo,小孩子体弱多病,多亏老公请了家庭医生为孩子制定营养餐,这才养的白白胖胖,现在都能在院子里骑单车了…”

  听不惯她张口闭口就是豪宅和家庭医生,尤喜指着把纸巾撕成天女散花的女孩,冷不丁的嘴:“就凭她们生龙活虎的模样,我还真分不清哪位才是身体欠佳的neo。”

  刘小昭角微嗤,吊起眼角望她:“我只记得你死活考不过四级,却没想到工作几年,竟然直接退化到男女不分。neo是男生名字,我想这连幼稚园的孩子都能分辨清楚。”

  懒得搭理怒火中烧的尤喜,刘小昭挥挥手:“coco,apri1,快过来给阿姨们打招呼。”

  “大妈好,大妈好。”洋名字女孩嚼着口香糖,躺在沙上笑得前仰后合。

  传菜窗从外被轻敲了几下,服务员推着餐车,开始摆上香气四溢的凉菜和开胃汤。co追着apri1绕着餐桌跑,叽叽喳喳的让人头皮麻。奈何家中有尊说一不二的活佛,即使刘小昭被吵的心烦意,也只能翻着白眼,全当自己是件无可奈何的摆设。

  显而易见,那个家对她并不算好。

  在社会滚爬几年,大家早就稔了各式各样的应酬。等凉菜果汁摆满餐桌,大家站起身,开始6陆续续的入座。宴旸极尽地主之谊,一边让服务员添酒一边招呼大家朝里坐,刘小昭也不客气,拎着皮包就在主位安然坐下。

  尤喜拽了拽宴旸,急赤白脸的说:“餐桌主位本该是你坐的,你不争不抢,她反倒觉得理算当然。”

  “不就是个座位,让给她坐也没什么损失。”宴旸凑在她耳边笑“瞧她这副得志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回府省亲的娘娘。”

  扫一眼正在吆喊开饭的coco和apri1,尤喜连呸三下:“她也配,不过就一上位的整容后妈。”

  笑意像被扯开松紧的弹簧,宴旸把红酒换成果汁,起身祝大家新年快乐。

  澳门难见江南式的醋碟酱牛,coco用一筷子把敲碗的噼啪响:“小阿姨,我和妹妹要吃牛。”

  被使唤的感觉真是太差了,刘小昭微微拧着眉,不到一秒,她又温声细语的应下:“别急,我现在就帮你们弄。”

  把酱牛一片片的涮着香醋,她放低音量,侧着脸颊对姜齐齐说:“真是什么样的妈教出什么样的女儿,一对疯丫头,整除了吃吃玩玩,连小学的功课也念不好。齐齐,你不要学我老公的前,生女孩有什么用啊,没有带把的做依靠,就只有被男人扔掉的命运。”

  刘小昭早已死去,此时坐在身边的女人妆精致,菱形耳环是冷到淡漠的金属。浓郁的市侩气息面而来,姜齐齐礼貌一笑,没有再说话。

  一肩不到的距离足以听清两人之间的低语,尤喜寒着一张脸,把剃净的骨头吐到盘子中。她生的是个女儿,刘小昭不可能不知道

  想起学生时代深扎在心底的过节,尤喜松开握紧的拳,为坐在右手边的coco夹一只肥美的扇贝:“你们跟着小阿姨从澳门飞到大陆,一起旅行一起吃美食,三个人就像亲母女一样好。看得出,你们一定很喜欢她。”

  对上coco戏谑的眼睛,刘小昭脸色微白,示意小丫头为自己圆个像样的谎话。

  可惜她自小就把继母视为仇敌,coco用筷子戳掉浸满蒜汁的,漫不经心的回答:“就是因为小阿姨讨厌我们,我和妹妹才要一直跟着她,不过就是添堵嘛,谁不会呀。她怕爸比,爸比却宠我们,她就算有neo撑,也比不过我和apri1在爸比心中的位置。”

  见coco还要继续说下去,刘小昭扔掉巾,忍无可忍的打断她:“coco,你让同学代写作业的事我还没有向你爸爸告状。”

  丝毫没有被威胁的样子,coco一脸兴致:“小阿姨,你还记得你刚在澳门上大学,那个被你耍的团团转的老头么?你用他的钱整容买包,等到认识了爸比,又把老爷爷一脚踢开的故事,我也没有跟你同学讲。”

  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饭是彻底吃不下去了。

  “闭嘴!”刘小昭阴沉着脸,把手中的筷子扔进汤盆,摔得噼啪响。

  被娇养长大的孩子总是越挫越勇,coco扬着下巴冷笑:“做贼心虚,我凭什么不能说!”

  眼见尤喜挑事成功,宴旸敛住笑意,好声好气的劝和:“小昭,咱们老同学难得见一次,别为了一些小事就和孩子们计较。毕竟她们都是neo同父异母的姐姐,怎么说,你们都是一家人呢。”

  也许是若有所指,‘一家人’这三个字被她咬的格外重。

  “谁和是一家人!”越听越来气,coco用食指指着宴旸“真不知道爸比是不是被大便糊住了眼,都是同班同学,你可比她好看一千倍一万倍!”

  最毒的诅咒,就是说一个整容后的女人不漂亮。

  瞪着捂偷笑的尤喜,刘小昭掀翻一桌盘盘碟碟,眼底像是燃了三味真火:“coco,apri1,如果你们不想让护照莫名其妙的失踪,隔个十天半个月才能返回澳门,那就乖乖跟上来。否则我就让你们呆在大陆,短期之内,你们就别想回家了。”

  见姐姐又要梗着脖子吵,冷静的apri1连忙拽住她:“这几天爸比出国签合同,姐,我们先别生事,回到澳门见到祖母再说。”

  coco咬咬牙,穿上外套随刘小昭走出包间。

  赶走三个不安分的因素,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地毯上散落七零八落的碎片和浸成暗的胡辣汤。没过多久,从门外进来四个清扫的服务生,领班递给宴旸一张卡,说有位刘姓女士垫付了饭钱和所有的赔偿。

  尤喜上挑着眉,口吻是大获全胜的喜悦:“呦,别人做好事留名,她留一张卡是什么意思。”

  服务生恭敬着说:“刘女士说,信用卡还剩五千澳币,刚好能点一桌宴席和几箱好酒。”

  就知道她出手不会多大方,三人对视一笑:“那我们还客气什么,阔太太赏脸我们哪有不从的道理。服务员,多上好酒好菜,吃不掉我们可以打包。”

  地毯上的汤汁比想象中更难清洗,服务生推来清洁车,混进空气的消毒水味令人作呕。腔像一架急翻滚的过山车,宴旸推开房门,走到通风口透气。

  这里曾是红极一时的地标饭店,僧多粥少,近几年生意也不如往日好做。也许是为了怀旧,天台还保留着九十年代的样貌,港星的海报贴满墙壁,蒙尘的吊灯晕着昏昏昧昧的光。

  夜风透着吹骨的凉意,宴旸裹紧大衣,嗅到了飞雪的清冷和徐徐飘来的烟气。她转过头,便看见一星半颗的火光,闪在堆积的快递箱之间。

  原来,这里早已被人捷足先登。

  男人靠着纸盒,脚边的雪渍被烟头烫成暗灰色的窟窿。他垂着头,抿一口夹在两指间的香烟,泾渭分明的侧脸看上去不怎么温暖。

  从屋檐掉落的雪块,蓬松的砸向他的肩膀,宴旸愣了愣,因为他只穿了单薄的黑色正装,没有搭配外套。

  阴影将男人笼罩在冬夜,浸在骨髓里的淡漠仿若一张提示危险的警告牌,宴旸想要离开,却又破天荒的找到一种熟悉感。

  最终,踩在脚底的易拉罐帮她做了抉择。

  噼噼嗒嗒的声音吸引吸烟者的视线,月光柔和到无用,他眯起一只眼,白烟便顺着风向,悄无声息地从边吐出。

  宴旸指了指他身后的纸箱,笑容僵在半弯:“我想,吸烟应该规避风口和易燃物。”

  仿若上个世纪的慢电影,他盯了她一会儿,转开眼,缓慢掐掉还剩半截的烟。

  女人的第六感已经有了答案,她倒也淡然,除了平静,没有任何一种阔别已久的情感。宴旸客气地说声谢谢,挪开高跟鞋转身离开。

  当门把手被拉开、光亮斜斜照进的那刻,梁斯楼轻踩脚底的烟头,哑声喊住她。

  把初的光芒回原状,宴旸转过身,想起她曾用全部的青春时代,期盼他站在身后,呼唤住自己的名字。

  达成所愿,为时已晚。

  她穿着高跟鞋,脚下是层生着苔的楼梯,即使这样,宴旸的视线也只比齐他的眉间。天台连风都是单调寂静的,梁斯楼衣衫微,静静望着她。

  不自然的转开视线,她率先解释:“不好意思,这里光线太暗,刚刚我没能认出你。”

  梁斯楼笑了笑,表示毫不介意:“就算把金银摆进雕花匣子,时间久了,还是会黯然褪。物件尚且如此,更何况人呢。”

  和他聊天总有一层一层剥洋葱的错觉,也许宴旸天生爱笑,不愿被梁斯楼的本心辣的泪满面,她失去深思的耐心,随口接话:“谁能想到,我们都已经二十八岁了。”

  “我已过而立。”他黯了黯眼睛,口吻掺着转瞬的遗憾“你忘了,我小学生病留级,比你大两岁的。”

  生怕她尴尬,梁斯楼想了想,接着问:“最近过的怎么样?”

  他善于说老生常谈的问候,因为它是藏掖在心底,不敢拿出来的牵挂。

  宴旸笑着说话,顺便用手拂去耳际的雪:“一切都是老样子,周一到周五上班,休息懒在家里睡觉看电视。有空就回卢川听我妈唠叨,工资不高不低,足够偶尔奢侈。”

  站在台阶上的女子眼睛明亮,微笑的样子,让人想起她曾在笔记本的扉页,一笔一划临摹他的名字。

  “有烟火味的日子。”梁斯楼忍住点起香烟的冲动,抓住一团飘到眼前的雪“听闻程先生已被都新大聘请,等到三月份开学,你在都一成不变的生就可以得到改善。”

  新大讲师是程未刚定下的工作,宴旸微微皱眉,笑得有些诧异:“看来梁建筑师的消息,比我身边的人都要灵通。”

  他笑的理所应当:“都在都工作,信息、人脉四通八达,我知道这些也没什么奇怪。”

  “我早该知道梁建筑师是贵公司的中砥柱。”宴旸耸耸肩“看来我不用问了,你过得肯定不错。”

  “应该吧。”挂在墙上的吊灯完全罢工,梁斯楼淋着一身夜,没有再说话。

  顿时又陷入无话可说的境地,宴旸着冻红的指尖,突然八卦起来:“你和那个姜学姐…还没结婚吗?”

  三年前的一天,宴旸在电视台加班到十点,实在扛不住饥饿的她,选择去楼下星巴克打包一份抹茶慕斯。当时,咖啡店在放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她一转头,便看见正在等咖啡的梁斯楼和姜念宝。

  都真是大,大到他们在同一座城市同一条金融街,却足足隔了五年才能遇见。

  “她是我的大学学姐,也是公司的艺术策划。”梁斯楼清清淡淡的说“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的附加关系。”

  意料之外的结果,她捋顺飞起的刘海,不知道应该怎么问:“那你现在…”

  “孤家寡人。”梁斯楼微抬起眉梢,就连单身也能被说成白雪的味道。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兀响了几声,宴旸看一眼来电提示,抱歉的对他说:“我是中途溜出来透气的,看样子,一起吃饭的朋友等着急了。”

  心脏忽热忽冷,梁斯楼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穿一件外套。

  在宴旸把目光转过来的同时,梁斯楼遮住别在手臂上的白布,冲她微笑:“快回去吧,别让她们等。”

  她应着好,三两步奔上台阶,又转过头对他说新年快乐。

  雪片越飞越密,梁斯楼立身站着,看上去有同归于尽的风险。他用挥手代替隐忍,轻轻吐出句新年快乐。

  候在门前的服务生把眉头愁成川字,听见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她连忙叫了一声宴小姐,仿若看见了救世主。

  宴旸问:“怎么回事?”

  服务生搐着嘴角,一言难尽的替她推开门:“您的朋友喝干了三瓶香槟,两瓶葡萄酒,刚才在屋内大唱《我们不一样》,遭到了隔壁客人的投诉。”

  空气里有剧烈呕吐过的味道,姜齐齐犹如一具躺平的尸体,空掉的酒瓶从手心摔到地毯,用来装饰墙壁的油画被尤喜抱在怀中哭泣。

  用手背扇了扇臭烘烘的酒气,宴旸嫌弃的说:“你们两个傻,即使这是刘小昭请的免费晚餐,咱也不能照死的喝啊。”

  尤喜被这句话骂的回光返照,她一把熊抱住宴旸,痛哭涕:“你,你没有资格说我…我过的这么苦,你,你他妈知道个啊。”

  “行行行,我什么不知道。”宴旸用纸巾擦掉她嘴边的污秽,和服务员一起,极其费力的把她们架出房间。

  感受到走廊骤然变暗的灯光,尤喜大手一挥,摇摇晃晃的骂娘:“张丛你个狗儿子!你当gay也就罢了,让我做同做体外受也就罢了,你他妈还这么抠,在家里都不舍得装灯泡!”

  酒疯的人就如同释放天的动物,宴旸拽不住尤喜,只能眼睁睁的见她不断的加,最终撞翻一个行匆匆的男人。

  拾起他落在地毯上的眼镜,宴旸忙不迭的道歉:“读不起对不起,我朋友喝醉了,我替她向你道歉。”

  “好好的姑娘大晚上喝什么酒啊。”男人戴上眼镜,正准备不依不饶的大说一番,想了想,他转而迟疑地问“宴旸?”

  望着眼前穿灰色夹袄的瘦黑男子,宴旸追溯源,难以置信的开口:“蔡立深?”

  蔡立深,她曾傻兮兮暗恋一学期的物理课代表。这位朋友初中留着锅盖头,笑起来有两颗漾起来的梨涡,他和梁斯楼一冷一热,秒杀所有实验班的女生。

  再回,岁月不饶人。

  “我就说今天怎么没有看见你,原来是和朋友有约了。”物表睨一眼她套在大衣里的高挑身段,后悔自己醒悟太晚,没有在初中先下手为强“同学们都说你变化很大,果然名不虚传。”

  想起在天台遇见的梁斯楼,宴旸详装生气:“好啊,都三年初中同学,今个儿同学聚会也不知道叫我。”

  “哪能啊,毕业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正儿八经的见过面,还是斯楼的父亲去世,我们去灵堂悼念这才聚上一聚。”物表卷起衬衫,睨一眼手表“先不说了,我先去送醒酒药。刚才斯楼去天台抽烟,一回来就连灌三杯白酒,就他那盘子底儿的酒量,一下子就醉倒了。”

  在物表将要走到走廊的拐弯处,宴旸拧着眉,略带迟疑的叫住他:“梁斯楼他…为什么突然喝这么多的酒。”

  他叹了口气:“早早没了父亲,换做是谁都会难受吧。”

  过了十点,地下停车场冷冷清清,程未缩着脖子,试图抵挡从四面窜来的冷风。电梯落到地下一层,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他撑开车门,无奈的望着宴旸把姜齐齐和尤喜扔进后车座。

  “这群女人好麻烦。”程未替子系上安全带,不耐地动引擎“我是来给老婆当司机的,凭什么要为她们服务。”

  "毕竟她们是来卢川找我玩的,怎么说,我也要尽到地主之谊。"宴旸捏了捏他愤愤的脸,凑近亲一口,"就今天这一次,我保证下不为例。"

  程未敛眉亲了亲她,心满意足后,他又不屑的撇着嘴:"拉倒吧,明天我肯定还要接送你们逛街。"

  "小气鬼。"宴旸朝窗边挪了挪,把手掌摊在他眼前,"说好的礼物呢?"

  想起被藏在口袋里的验孕,程未睨一眼躺在后车座位、喃喃自语的尤喜,无奈的说:"回家再告诉你。"

  "不行,我现在就要知道。"

  汽车驶进人零星的街道,程未掌着方向盘,清亮的眼睛让人想起阳光灿烂的明天。

  他说:"我想,我会爱你们一辈子。"

  感动之余,她突然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大问题,宴旸不依不饶的盘问他:"这个‘们’是谁?"

  他伸手着她的头,反问:"你是不是两个月都没有来大姨妈?"

  "对啊。"宴旸怔了一会儿,乖乖点头。

  前方的交通感应牌由黄变成了红色,他停住车,深深吻住她:"那就是了。"

  摘自梁斯楼的记本:

  ——宴旸,新年快乐。

  原谅我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就把你私自写进记本。就如同你没有征求我的同意,就在笔记本的扉页,写了那行登斯楼也。

  可惜,我们的心境是南辕北辙的两条轨道。当时的你,是年少心悦的冲动。而现在的我,只是想记下何年何月与你说过的话,那堆烟头,以及天台上的雪。

  你不知道,我从五岁就开始喜欢你。

  你不知道,除了画鸡蛋的达芬奇,还有一个缩在储藏室、偷偷画了几千张苹果的我。

  你不知道,省大的最高率取线比我低了二十分,报考的缘由,不过是因为初中班会课,你说你的愿望,就是坐在老校区的湖边看黑天鹅。

  你不知道,我为了你放弃外公在南方的基业,选择留在都。

  你不知道,我爱你,比你喜欢我要深沉的多。

  所以,我不准备打扰你。

  这本记,仅供我在没有遇见你的日子,慢慢翻阅就好。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