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5388 
上一章   ‮章04第‬    下一章 ( → )
五点五十分, 上下铺同时响起魔的闹铃。

  姜齐齐翻个身,迷糊糊地说:“我去,天还没亮你们又在作什么妖。”

  充电灯管亮着炽白的光, 宴旸半眯着眼睛, 凭着惯性一件一件的套衣服。拉开帘, 面就是两只晃悠悠的脚,她被吓了一跳,抬头望着同样疲倦的尤喜:“差点忘了,你们办公室也要骨干培训。”

  “对啊。”尤喜一咕噜爬下来, 起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折叠小镜子, 仔细照照脑门上的痘, “社团联、校团委、学生会的干事都要参加两个月的培训。”

  “我觉得这些学长学姐真是有病。”宴旸一边用梳子搭理杂乱的头发,一边从洗澡篮挑出洗面和刷牙杯“五点五十起,六点二十跑, 六点四十部门讲课, 这他妈比高三还要苦。”

  隔着一层薄薄的帘, 被杂声吵醒的刘小昭, 不太耐烦的问:“既然这么坑,那你们还参加什么劲。”

  “如果不参加骨干培训, 就不能留任副部。”尤喜把披散的头发用发绳扎起来, “当牛做马被人使唤一年, 这个罪, 我可不能白受。”

  宴旸附和:“短短几个月, 我拍了几百组照片,写了几十篇微信稿,还客串了模特队、网文部、主持队。他个螺旋腿,我也要让下一届的学弟学妹,努力为学校服务、为部门奉献热血。”

  “可怕的女人。”刘小昭和姜齐齐啧了啧

  只要不学习不看书时间总过得异常迅速,宴旸睨一眼闹钟,抱着脸盆就朝卫生间跑。随意擦了几把脸,她来不及仔仔细细的梳妆,便揣着隔离和气垫一边走一边涂。

  四月的清晨,空气清新到不像话。宴旸走在桑葚树下,从一串串半红半绿的果子,遐想它还未成的酸涩。绿网运动场站满黑的人群,她将视线转回小镜子,快速涂着橘红色的口红。

  “嘿,宴旸,再不快点可就要迟到了。”米字旗电动车停在眼前,王若泉看了看手表“还有不到五分钟,要不然你坐我的车,我们一起去吧。”

  男生是记者部的副部,为人健谈风趣,是骨干训练的分管人之一。王若泉不仅仅性格好,工作也是一等一的心细负责,与他共事总有莫名的安全感。

  也许是太善良了,他的热情和体贴总是会忘记她有男朋友,不方便过度亲昵。宴旸微笑着婉拒:“谢谢学长,既然还有时间那我就不麻烦您了。”

  他笑的阳光,顺便把胳膊撑在后车镜上:“都是一个部门的,客气什么。”

  “学长是新闻训练营的负责人,和我一起出现…怕是不太好。”见他抿紧嘴,眼神里的温煦转瞬即逝,宴旸小心翼翼的说“我知道学长人好心善,但这路程不远,我八百米冲刺就可以跑过去了。”

  “也行。”王若泉旋着钥匙,朝她挥挥手“那我们运动场见。”

  同等类型的社团部门不在少数,负责人便将五百名干事划分为六大类,宴旸的记者部隶属‘新闻大类训练营’。

  有心人都知道,这六位负责人就是内定的下一届新部长。

  把电动车停在塑胶跑道,王若泉走进新闻训练营一排排的传递签到本,他穿着纯白夹克、浅色牛仔,垂眉写字的样子比名字还要干净几分。

  好看的学长总有招蜂引蝶的特质,不到几分钟,他的身边就围了几圈叽叽喳喳的姑娘。对于这些没有营养的提问,王若泉一一解答、来者不拒,上扬的角看不出敷衍和不耐。

  穿海藻绿衣的女孩猫着身子溜进队伍末尾,王若泉将她尽收眼底,装作若无其事的高喊:“迟到的同学别忘了用签到本签到。”

  果不其然,王若泉看见她戳了戳身边的女生,询问签到本的去处。女生指了指前方,说早就交给王副部了。

  于是她穿过打打闹闹的人群,尴尬地望着把他围成铁桶的女孩们,翘首以待。

  “宴旸。”他笑着把签到本递给她“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望着他舒适的微笑,宴旸连嗯几声,伸出手指去抓轻薄的纸张。王若泉笑了笑,用温热的指腹轻划她的掌心,只一下,分辨不出是无意还是有心。

  腔凝着不舒服的滋味,她匆匆收回手,潦草地签下名字。

  “可惜还是迟到了三分钟。”王若泉右手兜,被晨曦照亮的眼睛意味深长“人嘛,一旦进入大学,就要学会如何变通了。”

  宴旸没有领悟王若泉的意思,后者却高估了她的双商,以为她懂得。

  他不光单独给她分配大大小小的任务,还经常邀请宴旸和记者部的女生一起组团开黑。宴旸有些莫名其妙,转念却觉得是自己工作出色,平白得了副部长过多的关注。

  不过,因为烂泥扶不上墙的技术,宴旸不再执着段位和人头,王者之魂也丧了许多。每当王若泉在QQ上招呼她开黑,宴旸便用睡觉、洗澡、赶作业轮番搪,能躲就躲。

  没过多久,她早出晚归、上课睡觉、宿舍赶稿的作息时间就引来某位朋友的不满。

  五月中旬的夜晚,杂虫挂在树枝鸣叫,程未趴在课桌上问她:“你连陪我看电影的时间都没有吗?”

  “明天应该不行,上午有课下午有会,时间错不开的。”宴旸打着冗长的哈欠,把下巴耷拉在他的肩膀“哎,每天都好累好困,你看着宏观老师,我先眯一会儿。”

  被形式主义左右的生活真的有意思么,他不明白也不理解,话到边却看见被她黏在眼底的睫膏,晕灰一片。程未叹了一口气,用指腹轻轻帮她拭掉。

  他喜欢的姑娘什么时候都要漂漂亮亮,只要有他在,现实和险阻都不许带给她狼狈和委屈。程未搂住她,好像再说没关系,无论如何你只要开心就好。

  随着吊扇嗡嗡的旋转,倒在颈窝的人呼吸均匀,披散的头发蹭着程未的脸颊,有些

  宴旸的手机在桌上闪了几下,程未发誓,他并非故意偷看只是伸手关机,弹出的对话框却让他不得不接收,来自【记者部--佳佳】的消息。

  佳佳:新老副部换届只剩一周了,我刚刚听室友说,记者部五位副部已经被王若泉全部内定。呵,除了两位男副部,我室友就是女副部中的一个。阿旸,你说搞笑不搞笑,不过是学生组织,还整这些暗度陈仓的把戏。

  佳佳是宴旸在记者部认识的朋友,程未见过本人,是一个单纯无心的女孩。

  正因为单纯无心,每一条信息量都变得异常棘手。

  敛目望向宴旸纤长的睫,程未想了想,模拟她的语气:什么鬼…你室友怎么会知道内定名单?

  佳佳:真不知道是你傻还是我傻,黄欣欣(室友)每天着王若泉要工作要机会,帮他买饭帮他准备生日礼物,还和剩下两个入选的女生,每天陪他打游戏到深夜。王若泉是内定的新部长,一块油蛋糕自然不愁别人上赶着瓜分。

  大学像小型社会,学生组织过度成走起人情礼往、黑色特权。

  程未知道宴旸很辛苦,也知道她认识了许多好玩的朋友,把自己的喜好全部寄托在记者部。最最主要的,是她为此付出太多。

  他退出界面,在搜索栏里打出‘王若泉’,点开,全是长篇大论的装腔调和被宴旸拒绝的语音通话。

  真他妈孙子。左臂的线条被绷成紧实的肌,程未冷着眼底,把同佳佳的聊天记录逐条删除。

  冷静了一会儿,他点开【高中颜值担当群】,在里面吆喊一声:喂,有来江城吃喝玩乐的兄弟么,不用担心车票住宿费,程哥全包。

  这些曾在重点高中叱咤风云、沾花捻草的人物,齐齐被这条消息炸出活尸。

  ——哦,被盗号了。

  ——卧槽,什么情况,程哥是被包养了么。

  ——去你妈的,程哥诚心诚意请我们吃饭,到你嘴里怎么就变味了。程哥程哥别带这个死基佬,和我一起双人烛光晚餐,啾咪。

  ——老子在柴达木盆地,只要你报销飞机票,我立刻就来。

  …。。

  这群不要脸的妖魔鬼怪,程未无奈扶额:时间在下周,接壤省份提供车票报销、江城一游。唯一条件,帮我揍个人。

  ——好说。

  ——许久没有动筋骨,我的青龙偃月刀怕是要重见天了。

  ——咱程哥向来人狠话不多,这次动了大怒,不会是被戴绿帽子了吧哈哈哈。

  你妈才被绿了,程未骂骂咧咧地敲完这句话,讲台上的宏观老师捏着小细嗓说:“今天我们提前放学,天气热了,大家也好收拾收拾自己。”

  “终于下课了。”宴旸从他肩膀上弹起来,伸手抹了抹嘴角的口水“我们去水果店买点香蕉吧,最近有些便秘。”

  程未耸了耸被酸的肩膀,把她的手心进自己的口袋。

  宴旸瞪大眼睛:“今天二十八度哎,你想热死我。”

  握住她妄想挣脱的手,程未告诉宴旸唯一的解决方法:“忍着。”

  夏天容易蒸发脂肪和汗水也容易丢弃时间,面试副部的日子比想象中来的更迅速。

  程未站在宿舍楼前打游戏,不经意地抬眼,刚好看见宴旸穿着圆领白衬衫、素花蓝纱裙,清淡的像山谷中掺着花香的风。她向他微笑着跑来,扎起的马尾在空中,让人想起散落的蒲公英。

  “你没有必要送我面试的。”宴旸挽住他的手臂,淡粉眼影像偷了水桃的颜色“新校区和南校区要跨大半个城市,我面试还要摇号,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分内之事,不觉得辛苦。”他口吻平淡,理所当然也细水长

  心里已经炸起了烟花,宴旸死鸭子嘴硬,仍要反其道行之:“真的?我不怎么相信?”

  程未顿住脚步,冬红色的T恤像一盆被浇盖的番茄汁,他回头,淡淡地吐出句:“神经病。”

  她尖叫一声,不依不饶地打他:“再神经也是你先喜欢的。”

  把她送到南校区,程未找个借口匆匆离开。宴旸东问西问找到活动中心,跟着记者部的朋友,乖乖在二楼排队。

  各部门的面试正在一轮一轮的进行,眼见面试号码越来越大,宴旸左顾右盼:“佳佳不是提申请了吗,怎么还没有到。”

  有人说:“佳佳说她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宴旸皱着眉,飞快划开屏幕:郭佳佳,你也太没义气了,不参加面试好歹也和我说一声啊。

  佳佳回复的很快:你是失忆了还是脑子里长了坑,我一个星期前就跟你说了,OK?

  提取记忆失败,宴旸问: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佳佳懒得搭理她,直接发来几张截图。

  上周五晚上七点,宏观课,当时她睡得像只死猪。大概是梦游时顺手回复的吧,宴旸着太阳,找不到一丝有用的记忆。

  宴旸垂眉一扫,聊天内容让她凝住上扬的眼尾 ,直接怔愣在原地。

  这时,挂着工作牌的学生敲了敲门:“请23号、24号、25号、26号开始准备,三分钟后去314教室进行面试。”

  被她藏在手心里、标着‘24’号的纸牌格外刺眼,宴旸鼻尖微酸,手忙脚的整理背包,却不小心掉出一只百乐笔。

  黑色水笔在大理石上滚来滚去,最终,它被一只休闲鞋挡住了去路。鞋主人弯起身,及其随意的把东西扔给她,而他的身边,站着神采飞扬的黄欣欣。

  王若泉双手抄兜,笑意是抹不掉的随和:“我来是想告诉大家,不要紧张,如实告诉我,你们最真实的想法和愿望…”

  他说了很多,宴旸却在心底装了自动净化器,只能看见他张合着嘴,像一只吃到虾米的鲶鱼。

  恶心与失落搅动着她的肠胃,直到面试结束她坐在南校区的荷花池,被磨盘住的腔才稍稍有了好转。

  王若泉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到一个小时,就极其效率的在【记者部大家庭】公布入选名单。

  宴旸淡淡扫了一眼,把记者部公共群从顶置栏踢除,随后她胡乱扯下发绳,用蓬起的头发遮住滴滴答答的泪。

  脚上的凉鞋被杂草住,她抱住膝盖嚎啕大哭,觉得自己失去了一年的努力和付出的所有。

  不甘心,不甘心又能如何。一本正经的做事、公私分明的交往,在这里却是不知变通,阻挠晋升最大的障碍。

  她不稀罕大学干部,也不稀罕工作简历上的几行字,只是想让自己未完成的热爱,在应该的领域发光生彩。

  她抹了抹眼泪,拨下稔于心的电话号码,铃声滴到了尽头,无人接听。

  再打,仍是不接。

  垂下手臂,宴旸哭的呜呜咽咽,埋怨程未不能立刻出现在眼前。

  老旧的荷花塘漾着月光,女孩坐在飞着蝇虫的路灯下,沾着泪水的衬衫印着斑驳的树影。

  男生从石板路悄悄走来,蹲在她的身边,右臂的袖子被人扯掉半只。

  他取下掩人耳目的黑色口罩:“记者部算什么,我陪你考到更好的学校,学习热爱的专业,和梦想打一辈子的交道。”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