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5108 
上一章   ‮章72第‬    下一章 ( → )
杂物室摆着一摸几指灰的红木书柜。透过被贴上大黄蜂的书柜橱窗, 能看见十几摞花花绿绿的儿童画册和丢了几块零件的变形金刚, 毫无章法地堆积在一起。

  不知从哪里钻来冷到刺骨的风, 天气预报说卢川今天会下雪。

  可惜小区已经停了一整天的电, 猩红色的窗帘遮住所有的视野,他只能通过楼下的鸣笛,想象明黄的车前灯一扫飞飞扬扬的雪。

  两对儿老式真皮沙发烂出黄糟糟的棉花,梁斯楼翘腿坐在上面, 能听见生锈的弹簧发出小兽磨齿的咯吱声。木门外, 梁淮开着震破耳膜的广播,抑扬顿挫地跟着唱黄梅戏。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 着红袍, 帽宫花好啊好新鲜…”

  没过多久住在隔壁的邻居连打带踹地拍着门,婆娘孩子一嘴的骂骂咧咧,扬言要控告梁家没完没了的噪音扰。梁斯楼被这出闹剧惊扰的烦不胜烦,他随手捞起座机电话, 咚的一声, 主机和碎片哗啦啦地碎在门底。

  玻璃渣子从杂物室的门溜出,梁淮望着亮晶晶的木地板,伸手将广播器关掉。见他终于偃旗息鼓,邻居嘟囔着‘什么玩意,贪钱贪的把良心也吃掉了’, 随即把门摔得‘砰砰’响。

  终于安静了, 梁斯楼戴上白布手套叼着小型手电, 把藏在沙发后的素描板掏出来。

  他小心剥开灰白色的遮灰布,木质画夹着泛黄的素描纸,用水彩勾勒的红苹果又掉了颜色,在氧气的中和下只剩淡淡的粉。

  裹在旧报纸里的画笔被人剪成两半,硬刺刺的棕飘散在画箱,梁斯楼攥紧双拳,皮肤下的青筋比下颚线还要紧绷。

  旋开反锁住的门把,有人举着蜡烛用佝偻的背脊漠视他。

  在这个黑咕隆咚的家,除了梁淮,就只剩下心魔和鬼怪。梁斯楼拽住他穿到磨损的工作服,眼神尖锐如刀:“你是不是配了杂物室的钥匙,趁我不在偷偷动了画箱。”

  梁淮的眼睛被烛火照地浑浊,他咧开乌紫的嘴,笑意森森:“哟,生气了?”

  随着膛的起伏深蓝色卫衣一如翻滚的夜海,梁斯楼竭尽耐心地警告他:“我记得我曾说过,那间杂物室是我不可撼动的领域。”

  解下拴在带上的钥匙环,梁淮用驽钝的指甲剪清理指甲,他吹了吹隙间的灰:“至于么,一颗烂苹果你真被念念不忘十几年。可惜啊,人家是宴局长的独生千金,当年看你摇尾可怜就招猫斗狗似的喂喂食,转眼就把你忘了。”

  梁淮还没把钥匙环回原处,梁斯楼低吼一声,用尖利的肘骨把他抵在墙壁上。挂钟滴滴答答地旋转时针与分针,父子俩齐齐红了眼,相似的眉宇都带着厌恶至深的决绝。

  “你可别忘了,我才是房子的户主。”梁斯楼用冷冽的眉眼斜看他“房子是母亲的陪嫁,我是母亲的儿子,离婚证一盖你和这栋房子便不再有任何关系。只要我想,你可以随时卷铺盖走人。”

  脖颈上的血管被年轻的手臂紧紧锁住,梁淮白着一张脸,瞪圆的眼睛像濒死的比目鱼:“我,我们为什么离婚你,你一清二楚。”

  “我当然一清二楚。”梁斯楼笑了笑,没有分毫柔情“母亲又不傻,谁愿意和劳改犯蹉跎一辈子!”

  梁淮从咽喉底窜出一声狠劲:“还不是你该死不死!你若死的干净利落,我也不用挪科室的几十万为你填补医用费。”

  “对,你是临时挪了二十五万抱我去北京医治儿童败血症。当时外公听闻我生了重病,特地寄了变现支票供我们宽裕手头,母亲连忙让你填补要命的亏空,可你呢?”梁斯楼咬着牙“目光短浅。”

  梁淮冷住眼睛:“你外公的钱我一分也不会要。”

  “所以你才从税务局科长沦为阶下囚。”梁斯楼角微嗤“眼瞧这二十五万无人查账,你悄悄动了心,表面应下母亲的请求,实则变本加厉挪用公款把钱财投掷股市,妄想利本双收。”

  “只可惜越滚越大,到最后东窗事发,连外公都帮不了你。”

  “我从都不需要你外公的名利钱财!”梁淮沉着双目,宽大的工作服印着‘市税务局’的徽章“当初若不是他从中作也并非世家出身,只有一颗梗,我不至于被大学劝退也不至于留在卢川工作。他的这份‘恩情’,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

  “事已至此,你还认为外公是错的?”梁斯楼眯着眼睛“贪婪无度、过分傲骨,可想而知外公为什么不肯把母亲嫁给你。”

  “那是因为你外公一家势利眼!”

  梁斯楼轻轻淡淡地说:“继父也并非世家出身,他只是老实笃定,不会把自己的‘罪孽’推卸在别人头上。”

  这话说得太讽刺,梁淮怔愣了会儿,随即挑衅似得笑了:“你再给倒门做儿子,宴中北也不会认你做女婿。当年他是分管我的财务主任,疏于管理,竟让几十万公款在眼皮子底下消失。若不是宴中北找到关键人物,上级怎么可能不追究他的责任。”

  “差点丢了饭碗,他恨我还来不及呢。”

  想起宴旸放在朋友圈的图,梁斯楼黯了黯浓密的眉眼:“不用你多讲,我有自知之明。”

  梁淮瘦到相的双腮像被水泡过的油果子,他盯着儿子敛下的眼睛,僵硬的说:“你可千万别哭。”

  “哭?”血从四肢逆向行走,梁斯楼红着眼圈不甘示弱地抬起头:“我可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在父子俩难得和谐的环境里,扔在餐桌上的老年机刺耳的响着‘浏河,弯过了几道弯’,梁淮指了指自己的脖颈:“让开,闹铃响了,我要出去工作。”

  “就你那一两千块的工作,还不够住院费的皮。”梁斯楼懒懒散散地撤回手臂“明确告诉你,再闯进杂货室一步,我就把房子收回,不再给你一分钱。”

  梁淮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把穿到磨边的税务局制服褪掉,梁淮换上保安工作服,装备齐全地戴上耳罩和暖手宝。照着烛光在玄关处换鞋,他冷不丁地问:“昨天是你的生日,你母亲…真没和你联系?”

  “没有。”诧异父亲突如其来的问题,梁斯楼倚在走廊深处,皱着眉头望他“怎么,觉得我的钱不够用又想继续坑害母亲?”

  梁淮无语地望着他,摆摆手,推门要走。

  “喂。”少年的声音像凝在窗上将要融化的雪“伞忘带了。”

  男人微微怔住,宽阔的肩膀也曾挑起求学的书袋、全家的风霜,楼栋里的小窗透着朦胧的月,他望着澄明的光默默嗯了声好。

  ***

  梁淮是早型凤凰男的代表,寒门农家子自学成才,考上金灿灿的名牌大学,一朝成为十里八乡最有名的读书人。

  为了毕业能分到好单位,梁淮夜抱着课本和作业,每门功课都要做到最好。直到他在英语角认识季洁,从此两情相悦,约定暮暮朝朝。

  季老爷子相中他的才学相貌,对于出身,倒也没什么看重。直到梁淮在社会上倒卖不良光碟、打假药品的消息传进季老爷子的耳朵眼,季家人才认识到——准女婿是为了钱财不折手段的人。

  九十年代中西交往自由,季洁喜欢看西方电影,尤爱《泰坦尼克号》的杰克。面对家人的烈言辞和梁淮的小生意‘不小心’被举报到教务处的事,季洁随梁淮北上卢川,私定终生。

  第二年,季洁生下了梁斯楼,梁淮被退学后重新考上大学。

  毕业后,梁淮顺利成为公务员,季洁做了中学教师。直到梁斯楼六岁那年,患上了儿童败血症。

  后来东窗事发,季洁与梁淮离婚,把病恹恹的梁斯楼扔给公婆,回到南方老家改嫁。

  在监狱劳改几年,梁淮丢了籍和工作,只能在清水公园值夜班,从晚上九点到隔天五点,收入微薄,遭人白眼鄙夷。极大的落差和命运的不公,全都蹿成扼住脉搏的怒火,梁淮只能对儿子发所有的暴与讥讽。

  梁斯楼明白父亲的痛苦,而让他甘愿留在卢川的,不是亲情上的怜悯。

  而是一颗苹果。

  那年,梁斯楼从首都儿童医院出院,回到卢川的第一天母亲带他吃了肯德基全家桶。

  看着儿子吧唧吧唧地啃着翅,季洁拭着眼角的泪,轻轻慢慢地问:“宝贝,你想跟着爸爸还是妈妈。”

  八点档电视剧让小孩早慧不少,梁斯楼唆着冒油汁的手指,眼泪簇簇的落:“妈妈和爸爸是不是要离婚了?”

  没想到八岁的儿子这么感,季洁猛了口橙汁,用糖粉来冲淡心尖上的苦涩。最后,她轻轻说了声嗯。

  梁斯楼没有正面回答,他吃了半只炸鸡腿,神色是超乎年龄的冷静:“妈妈,我想了。”

  当季洁把他放在单元楼门前开着汽车绝尘而去,梁斯楼没有上楼,而是掏出乘车卡坐上直达税务局的公车。

  无论梁淮现在如何,在梁斯楼最珍贵的童年时光,比起只知道挥霍际的母亲,教他拼音唐诗、带他学自行车的父亲,才是最最亲昵的人。

  可最把他放在心上的父亲,没有去北京接他回家。

  是不是工作太忙了,或者父亲要和母亲离婚,所以不想要他了。

  七八糟想了一路,他蹦下公车直奔税务局办公楼,因为梁淮经常带儿子来单位写作业,门岗亭保安都认识梁斯楼。

  不知道梁淮早已收监的保安,照例对他挥手放行。

  梁淮的办公楼在停车场的左侧,梁斯楼轻车路地走小树林抄近道,停车场旁设着健身器材,一群孩子围在沙坑弹玻璃球。他随意瞟了一眼,四五个眼的男孩正和一个低着头、穿白裙子的女孩叽叽喳喳地说话。

  有人在身后叫梁斯楼,他没有顿住脚步只是回头嚷一句:“回来我们再玩弹珠子,我先上楼找我爸。”

  那群男孩乐了:“你找你爸不去公安局来税务局做什么?”

  “什么意思?”他一头雾水。

  “你爸偷了钱被警察抓走啦!”

  “你爸才是小偷!”梁斯楼顾不上刚刚痊愈的身体,扑上去就是一阵厮打。

  即使敌多我寡,他凭着狼崽般的狠劲,把那些碎嘴巴的男孩吓得哇哇大叫、四处逃窜。直到耗尽最后一点的体力,梁斯楼仰躺在沙坑,大口大口地着浓气。

  不知道应该想些什么,也许享受以一打五的喜悦,比冲上楼揭开血粼粼的真相要好过的多。

  他酸痛的小腿被人轻轻踢了踢,童稚的声音不知从哪窜出来:“你。。你你没死吧。”

  “废话,没见嘴巴冒着气儿的吗。”梁斯楼在沙坑翻个身,懒得去瞧女孩的表情。

  女孩想要把他拉起来,却又担心咯脚的沙子会窜进指的凉鞋,只好蹲在沙坑旁看他傲娇的股:“那些人都很坏的。他们刚才还赖皮,偷了我三颗绝版玻璃珠。”

  “我早就想揍人了,可我不敢…幸好你唰唰地出现,一个天马流星拳就把他们吓跑了。”

  “你怎么不理我啊…”就像没有观众的演员,女孩有些丧气,随手从书包里取出大大的苹果“白雪公主吃了继母的毒苹果,从此昏睡很久很久,可正因为这样,她才遇见了白马王子。”

  “我觉得苹果是种有魔力的水果,它会把倒霉和厄运转变成童话里的结局。所以我把苹果送给你,希望你吃了它,就像被施了魔法的小人,做什么都是快乐开心的。”

  用纸巾把苹果裹的严严实实,她把这团东西在沙坑旁放下,再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

  油蛋糕、红色小滑梯…是那个脏兮兮的鼻涕虫。

  梁斯楼愣了一会儿,结结巴巴地问:“你是不是在市政府幼儿园读书。”

  “对啊。”女孩瞪圆疑惑的眼睛,刚想问他为何这么神通广大,年轻的男子站在练习手臂的健身器材旁,大声喊她‘宴旸!’

  一下子就认出宴中北的声音,女孩拖着小书包,扑到他的怀里:“爸爸你下班啦。”

  “对啊。”宴中北把女儿抱在怀中,冷冷扫着梁斯楼“我们回家。”

  父女俩上了辆线条优美的黑色小轿车,就连发动机的轰鸣都是格外的低沉好听。目送小汽车开出单位楼,梁斯楼拍拍身上的砂砾,伸手捞起那颗被包裹完好的苹果。

  他咬了一口,满嘴的沙子。

  但是很甜。

  当晚,梁斯楼执意住进家。季洁劝说无效,只能悄悄给他一张银行卡。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