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8751 
上一章   ‮章42第‬    下一章 ( → )
早晨照镜子, 宴旸望着又肿又厚的上眼睑, 默默撕开双眼皮贴。鼻翼下的火痘是睡眠差的证明, 她用刷子沾着遮瑕膏,试图修饰皮肤上的瑕疵。

  昨天的宴旸像头盖弥彰的狮子,她竖着吼几声,忙不迭地从瑜伽室跑出来。

  扣下的雨水在衣袖撒上几块暗点, 宴旸拐进香樟林,没穿好的鞋子在黏稠的泥水里一深一浅。她低着脑袋看路, 被程未系成蝴蝶结的鞋带沾着斑斑点点的痕迹。

  她转回头, 远成方块的瑜伽室已由明黄转成了暗灰。宴旸突然觉得程未对她的喜欢,随着戛然而止的灯光一并结束。

  虽然是自己临阵逃脱的结果,宴旸却没有当逃兵的喜悦。心事重重躺了一夜, 直到尤喜的手机响着超魔的闹钟, 她才捂住耳朵勉强睡了几十分钟。

  三四节是全班必修的世界经济学,为了在程未面前装得洒, 宴旸特意画了橘子的眼妆,活力四的颜色让神态不再倦怠。

  致力于在镜子前添添补补, 等铃声打响十多分钟,她才猫着从后门溜进教室。蹑手蹑脚地在后排坐稳,宴旸用敏锐的眼睛搜寻程未,系统冷静地告诉她‘查无此人’。

  程未没来上课,那她化个妆。

  宴旸被这个想法吓一跳, 她重启雷达希望能在教室找个养眼的替代品, 不到两分钟她就把脑门磕桌上, 眼不见为净。

  这个世界太不友善,宴旸刚刚认清现实与小说的差距,部长的夺命电话从桌一连串地窜出来。顶着女老师的凝视,宴旸全程赔笑,一边说家里有事一边躲到厕所接电话。

  保洁阿姨刚过八四消毒水,宴旸捏着鼻子站在通风窗,弱弱地说‘部长好。’

  本以为冯孟冬会怼一句‘好个’,谁知这人就跟换了舌头,怎么舒服怎么来。宴旸掐着摆在窗台的盆栽,电话那头的褒奖让她极其虚幻,只能嗯嗯啊啊接着话。

  终于,冯孟冬切入主题:“下午的全省高校乒乓球比赛,就由你来跟进呗。”

  “为什么!”她对着电话不依不饶地叫唤。

  谁都知道程未是校队主力,作为筹办方,理工大只会筛选实力最强的选手参加男子单打和男子混合双打。如果负责现场的采访录制,她与程未不仅要见面更要进行长时间的交谈。

  宴旸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她可怜兮兮追着程未满场采访的样子。

  丢人现眼。

  “没有为什么。”冯孟冬原形毕“乖乖执行命令,要不然把你炒了。”

  “炒就炒!”宴旸横着脖子,鼻子嘴巴都冒着怒气“记者部虽是学长的一言堂,但也不能这样为难人。假设学长和贺希熹学姐分了手,你们还能笑嘻嘻的工作么?还能心平气和地一问一答么?”

  “你和程未分手了?”

  “还没谈呢,分手个!”宴旸气急败坏。

  冯孟冬长长地哦了一声:“可程未点名要你采访拍照,我说宴旸没空,换成其他干事行不行?人家说不行。”

  “程未又不是校队队长,学长干嘛要顺着他。”

  “记者部做的是微信公众号、微博的点击和浏览,六天前,理工大的微信浏览量第一次闯进全国高校前二十。”冯孟冬笑了“如此好的成绩,靠的就是程未夺得校赛冠军的照片,话说到这,不用我再过多解释吧。”

  宴旸默默挂掉电话。

  微信浏览破纪录的那天,冯孟冬用团委老师奖励的两千元,带全体干事吃了顿海底捞。酒过三巡,部长副部抡着酒瓶,告诉他们记者部是如何从宣传部、新媒体分化出来,又如何在同类社团的大炮笔杆下夹求生。

  社团联、学生会、校团委,这些看似纯洁的虚名不过是小型社会的缩影。她不为就业履历也不为评奖评优,只是幼稚又热血地想把记者部做到最好。

  既然大家都爱看程未的脸,那她就照死地拍。

  ***

  室内体育场到处都着彩旗与横幅,宴旸在腋下夹着纸笔,手中的单反被她琢磨出了花。

  关合的侧门带动刮响旗子的风,她被吸引住视线,一回头就看见从更衣室走出的乒乓球队。

  程未夹在稳健的队伍中间,不慌不忙地低头玩手机,统一的白球服做工简单,穿在他身上就像牛找到了透明瓶子格外清适合。

  这些选手是各个学院的兵乓代表,他们在颁奖典礼见过宴旸,自然都冲程未吹着快的口哨。被挤兑的人疑惑地抬起头,他的目光穿过高高低低的头颅,宴旸站在装满乒乓球的竹筐旁正抱着相机试调焦距。

  她套着酒红色的大衣,马尾高束,上下嘴红的不均应该刚喝过水。天冷人懒,自从入了冬宴旸很少扎头发,她今猛然一变,倒让程未想起将要枯萎却回光返照的玫瑰。

  虽然程未还记着瑜伽房的过节,但看在她这样漂亮的份上,他不准备与小丫头计较。

  黑色单反分走宴旸所有的注意力,程未正准备把它抢走,从看台走下一位衣着老成的男生,他绕到宴旸身边手把手地为她教习。

  ‘接受教育’的人全然没有同他在一起的神气,她温顺地垂着眼睫,浑然不觉自己的肩膀正被男生搭着手臂。

  把挂在脖子上的巾甩的噼啪响,程未冷冷睨了一会儿,球队队长捋着头发,轻轻细细地唤他商量出场顺序。

  蓝色小棚随意摆着几把塑料椅,队长把枸杞茶倒入一次纸杯,趁热递给他。程未全然不顾她晾在空中的手,只紧紧盯着捣鼓相机的男女,眼神如双刀滋出的火花。

  见状,她默默将纸杯攥在手心企图用咳嗽声换来他的后知后觉。

  自然懂得这声干巴巴的提醒,程未转回视线:“抱歉,我刚才在看师大与农大的切磋。”

  队长捏着杯口在掌心转来转去:“看样子,学弟有喜欢的人了。”

  他黯了黯眼睛,随即又笑出来:“如果没有记错,队长找我只是为了谈出场顺序。”

  队长如鲠在喉,连笑意都比平勉强:“谁说不是呢。”

  送走过分热情的王副部,宴旸在第二排的球桌找到与外校切磋的乒乓球队。她仔细巡视一圈,并没有发现‘目标人士’程未。

  室内运动馆开着中央空调,宴旸正想去本校小蓝棚讨杯水,却看见程未转着马克笔和一眉目柔意的女生凑得很近。

  这画面简直比洋葱柠檬汁还要刺眼。

  无名怒火从脚趾烧到脑袋,宴旸蹑手蹑脚地在记分牌后落脚,可惜两人的声音模糊地像穿过盲音的手机,把想要听墙角的人急个半死。

  这时,程未刚分析完出场顺序,他摇晃着颈椎,能清楚地看到宴旸惦着脚尖用塑料椅作为掩护的港湾。

  正在气头上的程未完全不想理她,他翻个白眼,重新与队长开始一场本要结束的交谈。

  明明事情都谈完了,宴旸听见他们莫名奇妙地聊起队内八卦和星期天的安排。

  若不是约会,干嘛要问星期天的安排!

  实在忍无可忍宴旸扑进小蓝棚,取下挂在脖颈的单反冲他们一阵拍。

  队长连忙用手背遮住脸:“你是哪个部门的?要想采访我们总要事先征求意见吧!”

  “呦,我忘了。”宴旸慢悠悠地放下单反“可我不想采访你,只想采访程未——程选手。”

  程未直截了当地说:“距比赛开始只剩四十分钟,就这点儿时间够宴大记者发挥么。”

  他将嘴巴抿成直线的时候眼神也跟着转淡,再配合削瘦的脸颊,全身上下都是拒人千里的味道。在别的女生面前得到程未的挫伤,宴旸觉得丢面子,想走却又觉得不甘心。

  她干脆双手环在前摆着臭脸不说话。

  没有感受到来自宴旸的怨气,程未开了一听苹果芬达,像没事儿似得咕嘟咕嘟咽下。

  宴旸不得不感叹他的眼力价和无底一样的肠胃,因为他扔掉喝空的易拉罐又拆了一瓶哇哈哈。她也很渴,渴的嘴起皮,宴旸尖锐地说:“你不要再喝了!”

  程未不满地冲她挑眉,同时也不忘朝嘴巴里灌甜滋滋的饮料。他肆无忌惮的样子好像在说,关你事。

  她恶狠狠地诅咒:“祝你早撑大前列腺,打比赛时子。”

  程未被‘前列腺’呛住,他朝垃圾桶了几口饮料,随即扶着桌面剧烈地咳。宴旸正想为他倒杯热水润喉,队长比她眼疾手快,一个快步就把手中的纸杯递给程未。

  一眼就睨到杯口若有若无的印,宴旸从半路截胡并自顾自的抿一口:“谢谢啊,你怎么知道我口渴。”

  队长气的生烟:“又不是给你的。”

  宴旸用纸巾擦掉杯口碍眼的口红,很嫌弃地说:“你恶不恶心,居然让程选手吃你的口红。”

  望着队长青黄不接的脸,程未倾斜着左肩,轻轻遮挡在宴旸身前:“还请您暂且回避,我想在休息棚接受记者部的采访。”

  “程未,你还想不想当下一届的校队队长?”队长口不择言。

  他淡淡地说:“只要我打的最好,要这些虚名又有什么用。”

  队长瞪着一秒变嚣张的宴旸,抄起文件,急赤白脸走出休息棚。

  暖光浮游着尘埃,飞飞扬扬地撞进只有宴旸和程未的空间。

  “不要脸。”宴旸把塑料椅捞在他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国家队的主教练。”

  认真听完这段夹杂个人感情的点评,程未扫了扫被她股兜的纸笔,好心提醒:“我们的采访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宴旸哦哦两声,打开手机录音键:“省级乒乓球比赛正在我校举行,程未同学身为校赛冠军,自然是大家最看好的选手。介于观众的期待与好奇,记者部统计了关注度最多的十问十答,请问您做好准备了吗?”

  隔着半肩的距离,程未能看清她一长串的耳坠是几块凹凸不平的方钻,每一面都随着或明或暗的光变幻不同的颜色。

  刚巧阳光灿烂,鹅黄的光晕停在她柔软的耳垂。在宴旸抬头之前,他把视线巧妙地偏回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坐在对面的人不吭不响,宴旸以为他还在记恨昨天的事,便轻轻嘀咕句小气:“请问您准备好了么?”

  “嗯。”程未没有表情。

  宴旸对着稿子念:“请问,你对此次比赛有没有信心?”

  “有。”

  “请问,你的乒乓球技术是不是受过专业培训的童子功?”

  “嗯。”“请问,你在队里和谁关系最好?”

  “都好。”

  “请问,你觉得男子校队配女队长是不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程未停下他简的回答,申请要看答题手卡。

  自然是被宴旸驳回。

  他想了想:“不算恶心,毕竟她长得还行。”

  这个朝纲的答案,足矣证明她在程未心中岌岌可危的地位。

  宴旸哎呦哎呦地怪叫:“看来程同学的审美有些乡村非主。”

  程未看着她,无语地撇回视线:“原来是有点。”

  刚要熄灭的怒气又被添砖加瓦,宴旸攥紧手心儿,以下巴颏示人:“为了适应长居地下的生活环境,鼹鼠的眼睛有的只剩残迹有的则完全被皮遮盖。所以说不是所有的改变都是进化,也有可能是退化。”

  饶有兴致地听她科普动物世界,程未转着牛皮表带:“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十五分钟,关于这些生物知识我想我们可以以后再谈。”

  “所以你要走了?”见程未站起身,宴旸连忙伸手抓住他。

  她低头望着手中的球衣,皱成一团的白布不知何时滴上绿色的果汁,宴旸尴尬地松开手,笑着对他说再见。

  “谁说我要走了。”他抓住宴旸渐渐离开的手指,连人带椅的拖到身前,程未撑着塑料椅的扶手,稳然不动地仰视她“那个人是谁?”

  指尖多出的热量让宴旸像个被随堂到背书的学生,紧张地说不出话:“谁…”

  他循循善:“就那个替你倒弄单反的。”

  “他是副部。”宴旸咽了咽口水“王副部。”

  程未哦一声,直的鼻子凝着从外投来的暗影:“那你喜欢他吗。”

  男生坚硬的头发蹭在脸上有些,宴旸还未用手去挠,他指腹的纹路就先刻在她的皮肤。

  “指甲里有细菌。”程未皱着眉头提醒她。

  一连串的举动把宴旸整得不知所措,手中的提示卡掉了,她傻愣愣地说:“我不喜欢他。”

  程未满意的笑,顺手捡起提示卡。

  他从一看到十,自然没有发现关于女队长的问题。在宴旸死乞白赖地央求下,程未把提示卡还给她:“我想优先回答第八问。”

  虽然早已烂于心,宴旸愣了愣又照着稿子确认一遍:“请问,你会怎样对喜欢的女生表白。”

  他悄悄摁下手机录音键,望向她的眉梢满是清冽的味道:“等我打赢比赛,我们就在一起吧。”

  “不行!”宴旸刷拉一声站起来,她动作太猛撞翻桌上的保温杯,继而砸到了脚。

  程未看她满屋子咋咋呼呼的喊痛,不知道应该无奈还是心疼:“你不相信我会赢?”

  小心翼翼活动着脚,宴旸抬起缀满泪的眼睛:“可我现在就想和你在一起。”

  ----

  体育馆顶灯大开,它掺着自然而然的阳光, 把湛蓝小棚折桃叶的绿意。

  宴旸的泪水凝在眼眶打转, 她捂着被保温杯砸中的脚, 姿态不雅地说出他最想听的话。

  好在程未还算淡定, 他张开双臂,柔和的笑意让宴旸想起套着磨砂罩的头灯:“喂,要抱抱还是要亲亲?”

  “我要抱抱也要亲亲。” 宴旸模仿他的口吻,慢斤四两地着蟹味瓜子。

  他笑了:“这可是你说的。”

  当宴旸领悟事态的严重, 他温热的指腹已隔着大衣揽过她的

  程未腕间的石英表磕碰她大衣上的玛瑙扣, 心魂随着衣料间的摩擦, 不知疲倦地碰撞。宴旸僵硬地垂着手臂, 任由他又热又软的脸颊, 贴上她刚褪下围巾、不算回暖的脖颈。

  “抱紧我。”程未用嘴代替脸颊连过的位置, 低沉到暧昧的声音,随她优美的颈线一路上扬。

  宴旸没空去想他的话,只下意识地把颤抖的指尖从他宽阔的背脊挪到运动衣的边角。白色布料从绷紧的指溜走,她被突然落到下颚线的吻吓到猛然背开脸,却又被程未不费吹灰之力地掰回来。

  塑料棚子被风掀起了角, 地板上的阳光像切成片的柠檬, 乒乓球落地的声音,不小心打搅宁静的美好。

  她轻轻细细着气,像被订书机夹了舌头说话很不利索:“不, 不可以亲脸。”

  听到宴旸的央求, 他将嘴从柔软的皮肤离开, 用不再清亮的眼神望着她:“好,我听话。”

  不可以亲脸,那是不是可以亲其他的位置。

  程未按住她的肩膀,两人满满贴近的膛,挤兑走所有的浮尘与虚无的空气。当只剩一块曲奇饼的距离,宴旸掐住他间的,毫无节制的大力气让程未后仰着脑袋,胡乱嗷了一声。

  “你干嘛掐我。”程未轻皱着眉,间的痛感迫使他狠狠嘶了一声。

  见他不是装疼,宴旸把将要说出口的抱怨,换成转弯八百度的对不起:“你速度太快了…。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程未捋顺她翘起的刘海,饶有耐心地教导:“宝贝,男人不可以被说速度快的。”

  深陷进‘宝贝’与暧昧的组合套餐,宴旸虽然不明所以,仍然很给面子地点点头。

  “那你还不过来帮我!”程未捂着被袭击的伤口,哎呦唧唧地歪在塑料椅上。

  他嚣张的劲儿让宴旸想起穿貂戴金的地主老财,她一脸搐,刚想伸手随便捏两下了事,程未垂下眼睑,委屈又期待地望着她:“乒乓球比赛要用。”

  扇形的睫、薄且小的,这么可爱一定不是男孩子。

  被秒到的宴旸乖乖做起业余推拿。

  摆在间的力度轻轻绵绵,程未歪着脑袋,目光从宴旸半方形的指甲,落在她用水晶串成的圆形表盘。借此,他很遗憾地推算出他们为数不多的共处时间。

  其实,即使拥有再多的时间放在此时都是不够的。

  她生着兰花般的手指,柔软有度、修长匀称,程未突发奇想,蹭了蹭她光滑如水的手背又捏了捏自己的脸,忍不住感叹:“脸比手糙。”

  “你洗面多少钱买的?”他不算很白,皮肤倒保养的干净清,宴旸捏了捏他光洁的脸,手掌并没有留下BB霜的痕迹。

  程未眉头一紧,拼命追溯早已忘却的记忆:“59。”

  “水华呢?”

  “那是什么?”他抄起桌子上的球拍,白色乒乓球随着飞快变幻的正反面,肆意跳跃成虚影“大宝算不算。”

  宴旸搐着嘴角,半晌只能扔出句:“直男。”

  欣然接受这个称呼,程未把蹦到半空的乒乓球捞进掌心,很认真地同她商量:“等男子组比赛开始,你能不能向冯部长请个假,先回宿舍等我。”

  把松垮的身子摆正,宴旸用装满疑惑的眼睛,追问他突然改变的缘由。

  “即使在瑜伽室被气成智障,我仍然让冯部长把你找来。不为别的,只是很犯的想要见你。”程未在她脸上亲了亲,半睁半合的眼睛透着近乎朦胧的诡丽“但没想到,见着见着就被你收了。”

  程未笑得有些自嘲:“我可不想让女朋友看见,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失败。”

  “没关系…”

  程未轻轻慢慢地打断:“多年后回忆往事,谁想把纪念与伤自尊联系在一起。”

  她怎么忘了,今天是纪念

  往后的每年每月,他们都要掰着手指幼稚又郑重的计算,无穷无尽的天数、鲜花溢满的节日,为泡沫电影和牛排沙拉贡献所有的金钱与热爱。

  最终,程未用毫无章法的亲吻,换来她弱弱一声好。

  ***

  周五下午,411寝室全体没课。

  冬天的阳光难得和煦,简陋的阳台被挂满嗒嗒的衣物。桌子上摆满和手抓饼的纸袋,姜齐齐与尤喜盘腿开黑,刘小昭窝在上看《这个杀手不太冷》。

  宴旸照着小镜子,油乎乎的刘海贴在额头,眉心还爆着一颗圆润的痘。想起程未捋刘海的神情,她搐着嘴角,拎着水瓶和脸盆匆匆冲进卫生间洗漱。

  为了保持绝对整洁,宴旸把头放在盆里来捏去,废了整整一瓶开水,才用干发帽包全头发,捶着僵硬的脊椎回到411瘫倒。

  手机闪烁着未读消息,她一划开,就吝啬不住角的笑意。

  程未:正在宿舍楼下等冠军的女朋友。

  窗外天光转暗,南归的群鸟穿破最后的霞光。宴旸盯着被风吹起的发,犹豫又抱歉:我刚洗好头发还没来及吹干,要不,你先回宿舍休息休息?

  他回复的很快:等你。

  意料之外的回答让人做出意料之外的举动,宴旸摁着手机键,默默截了图。

  用五分钟把头发吹成半干,她把隔离霜、粉底、粉饼、腮红仔细涂在脸上,刷上淡粉眼影,她颤着手指一笔将黑色眼线画出畅的线条。

  真是太有成就感了,她长舒着气,一边下楼一边用气垫的反光镜涂上雾面口红。

  再次看见程未,他已换掉汗津津的球衣穿着长到膝盖的方格大衣,一刀切的剪裁,让他举手投足都带着侵略

  他正对着锈铁红的植物讲电话,暂未发觉她的到来。

  宴旸自觉走到不算近的位置,却仍能看见他肩膀宽阔,微侧的脸颊神采飞扬:“妈,我真谈恋爱了…喂,我没想骗生活费!”

  “她啊,她长得很漂亮…什么?那肯定比你好看啊。几几年的?我想想…哦,比我小了一岁。”

  根据程未捂着心口自卖自夸的表现,宴旸推测,程未妈妈应该说了句‘怪不得,年纪小的姑娘就是好骗。’

  程未又炫耀了几句我女朋友可美了、我女朋友天下第一可爱、我女朋友怎么瞧都顺眼,他意犹未尽的挂掉电话,转过身,就看见支着耳朵的宴旸。

  没想到她也换了衣服。水的灯绒夹克,白色高领衣,大腿修身小腿甩开的水蓝牛仔,特少女心的搭配,穿在宴旸身上却格外合适。

  程未最喜欢吃粉马卡龙,他凑近小丫头,拨开她刚用卷发夹成形的刘海,轻轻啃了又啃。

  “你跟你家人说了…关于我们的事?”宴旸顶着一秒变杂乱的刘海,眼睛跟鸽子蛋似得闪啊闪。

  “对啊。”拨开她试图整理头发的手,程未敛着眉,一副事必躬亲的样子“我爸妈总要知道未来儿媳妇吧。”

  心底钻出怪异的感觉,宴旸咬着嘴:“你该不会…”

  程未快速接过她未说全的话:“谈恋爱不结婚的人,全都是大股眼子!”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