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4627 
上一章   ‮章12第‬    下一章 ( → )
程未生的细皮白面, 笑起来清的像水,如果把他当做感情上的竞争对手,是一件令人黯然失的事。

  而梁斯楼近似漠然的反应, 足以说明不在乎。

  在动车穿过隧道的瞬间,宴旸没有从这场无聊的测试,找到应有的答案。

  她暗恋一个人,持之以恒, 荒废四年,不求梁斯楼感同身受,只希望他能酸酸回应句‘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 要不,你再小心接触吧。’

  哪怕希望零丁, 宴旸还能安慰自己梁斯楼并非无情, 只是好感尚未溢满。然后, 她还能坚持,坚持给这段岁月一个像样的代。

  但现在, 宴旸真的真的不想再继续了。

  就像个妄想触碰月亮的人,她扯下桂树的枝干, 搭搭补补, 做成漫长又牢固的天梯。顺着方向, 宴旸爬阿爬,即使云在后颈凝上冻疮, 热光把头发灼成烟尘, 她依旧是个朝圣者, 只为得到囚人心的爱。

  可这条路本身就搭错了,月亮除了高挂,不会低尊怜悯任何人。

  动车穿过晦明替的弓形隧道口,无尽的黑夜被山黛所替,窗外有几座土屋,层层瓦片被阳光照成金黄,红烟囱冒着绵烟,也许主人正在做午餐。

  这景太浓了,连她的眼眶都被染成了红色,在旅客的拍照声中,宴旸钻进卫生间,紧门,把水龙头开到最大。‘轰隆’的水在仄的空间响彻,她腔闷得要死,只知道撑在洗手台大哭。

  凭什么,凭什么她只能活在别人的身后,默默地窥视,掏心掏肺的讨好。谁不想被人喜欢,被人表白,在爱情里占据一切主动权;谁不想被众星捧月,做他独一无二的喜欢。

  宴旸发誓,她要放弃梁斯楼,从此不再主动爱上任何人。

  吃够了单相思的苦,宴旸需要很多很多的被爱,很多很多的耐心,很多很多的金钱,让她过的顺心如意。

  下了动车,她直奔银泰,刷了两瓶补水护肤品、一双相中已久的中跟鞋以及两件只有颜色差别的宽松大衣。买到支付宝只剩三百块,宴旸想到距离发放生活费还有二十七天,只能意犹未尽地放下口红,揣着钢镚坐公车返校。

  被物质填满的心情挥霍的很快,打开宿舍门,宴旸把大包小包扔在上,只随意睨一眼桌子,她收拾铺的动作骤然便缓。不知是谁,给411宿舍都发了草莓味的真知

  正当她捏着粉红包装纸发呆,刘小昭从门外回来,嚼着汉堡扑上来问:“嗨,少年!既然都外宿了,你这事儿铁定成了吧。”

  初来乍到,人首先会在群体里隐藏本,默默观察,最终认定利益共同的朋友。比起另外两人,刘小昭亲切又活泼,藏不住事的宴旸总喜欢把心底话说给她听。

  宴旸嘴角微嘲:“要是真成了,我还能不告诉你么。”

  “那你还在省城住一晚?”刘小昭转个眼珠,语气略带轻松“哎,不会是你把梁学神睡了,想要推卸负责任,所以才拔无情吧。”

  连呸三声,宴旸把瓜子磕地咯嘣响:“我倒想搂着他睡觉,可人家是谁啊?冷淡好不。约我吃顿火锅、买双鞋,就很套路的把我拒绝了。”

  把田园汉堡吃的只剩面包皮,刘小昭扔掉沾满沙拉酱的方格纸,挠挠脑袋,又掏出一枚火龙果:“我觉得你可以再等等,他要真对你没意思,犯得着出钱又出力么。”

  “别别别,他真不喜欢我。”像放了气的皮球,她耷拉在小板凳上“我跟他说有人向我表白,梁斯楼那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不光夸赞追求者的长相,还祝我幸福。”

  筛选到标红信息,刘小昭举着水果刀,眼睛闪着光:“什么情况,你被谁表白了?”

  宴旸做个嘘声的姿势,示意她把屠刀放下:“千万不要跟别人提及,我是因为玩得好所以才跟你说的。”被她把脸蛋埋进头发,她红了耳朵“就。。就程未。”

  想起班级见面会和KTV聚餐,刘小昭笑了笑,并没有什么惊讶:“程未有钱,长相也不比梁斯楼差,最主要的是你们不用异地恋,可以夜夜腻腻歪歪,有利于巩固感情。”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收双倍红包。”宴旸翻个白眼。

  她嘿嘿地笑:“咱是这么世俗的人嘛,我不过是用四次恋爱经历,对你言传身教。”

  正准备张口接话,宴旸轻皱着眉,疑惑地望她:“我记得…你不是没谈过恋爱么。”

  “是吗?那可能是我原来说错了。”刘小昭挑了挑眉,齿一笑“虽然程未条件不错,但依照常规,这样的人大多都是花心男。你若想稳妥发展,不如让我加他微信、做个中间人,也好帮你多多留心观察。”

  吃瓜子吃的齁咸,宴旸灌了一大杯水,连连摇头:“你的助攻我可当不起,你啊,只需要把刘碧收拾好打包带走,让他别天天问我‘小昭在哪,小昭喜欢吃啥,小昭干嘛呢’,那我就算谢天谢地了。”

  眼底骤然闪过一丝得意,刘小昭换上不冷不热的面孔:“你把这个神经病拉黑算了,他从暑假就开始找我聊天,成喋喋不休,烦都烦死了。”

  “那你和他说明白不就行了。”正和杨桃斗中老年表情包的宴旸,把话说的漫不经心。

  刘小昭笑得不太自然:“怎么可能没有说呢,他不听的。”

  ***

  宴旸的数学一贯烂到惨不忍睹,幸好有文综、语文拉分,她的高考成绩才算看的过去。为了让她免受高数的荼毒,杨桃和宴中北把女儿第一、第二志愿填的都是综合大学的新闻学院,第三志愿才是理工大的经济学院。

  前两个学校是杨桃找估分专家,算过来算过去,十拿九稳的囊中之物。也不知是那届录取线飙升还是文科生突起,宴旸莫名其妙的滑铁卢,只能来到省理工——一所没有文科专业的基佬大学,抱着高数爸爸过日子。

  宴旸喜欢新闻采访、后台编辑,而这些错,终究成了她最大的遗憾。

  军训时,各社团在体育场外摆摊招新,一排排湛蓝色的小棚子,学长学姐卖力的吆喊,都让人心生憧憬。事关喜欢,她通过两轮面试如愿加入校记者部。

  十八九岁的年纪,大学生活又刚刚开始,每个人都是新奇又充满干劲。部长副部热情负责,经常带着萌新抱着单反和麦克风,满江城跑。和宴旸一起工作的干事是群来自各个学院的文艺工作者,当然,她私心觉得,他们更像德云社的串口扫地僧。

  从省城回来的一个星期,她做尽仪式感,把梁斯楼从特别关注踢走,删除相册里所有偷拍的照片,以及把那不知谁送的草莓糖,扔进下水道。

  一切能想起他的东西,都被宴旸拾掇进藏在心底的密码盒子,她不会再轻易打开,即使里面装的是青春。

  借口身体不好,宴旸缺席部门例会和校乒乓球决赛的采访,她除了上‘需要点名’的课,其余时间不躺着看《亮剑》,就是卧着刷韩剧。

  在她翘着二郎腿,看李云龙大放厥词的时候,电话铃响了。看见来电显示,宴旸连忙把视频掐了:“部长好!”“我不好,我只关心你的病好了没。别说你感冒发烧,中午在小卖部,我亲眼看见你在吃一挂满冷气的巧乐兹。”

  轻咳几声,宴旸陪着笑脸:“冯大部长…”

  “别废话了,你有高跟鞋么?”

  捧着电话,宴旸睨着放在底的鞋盒:“我只穿中跟。”

  “你有一米七五朝上吧,穿中跟足够了。晚上六点半,你揣着鞋子到新大学生活动中心203室报到,她们会发给你礼服,你穿好后背背台词,跟着模特队为校乒乓球赛颁奖。”

  部长的语速快的像机关,宴旸听的头晕:“礼服不是模特队颁奖用的吗?我们记者部怎么跟她们抢饭吃了。”

  “模特队缺劳动力,所以到我们部门借牲口。”

  “凭什么!”

  “就凭模特队队长两天前刚成为我的女朋友。”部长说的理所当然,随即把电话无情挂断。

  光着两条细长的腿,宴旸睨着镜子中的窝头,尖叫一声,连忙抱着脸盆去卫生间洗漱。紧赶慢赶到了更衣室,她推开门,四五个身材修长的女孩穿着贴身打底,正在套湖蓝色的旗袍。

  听见宴旸懵懂地自我介绍,从化妆台走出个身着破牛仔的女孩,她眼睛不算大,气质却英气出众。

  将略显拘谨的小姑娘上下打量一番,贺希熹说:“没想到冯孟冬手下还真有个标志人物,和笔杆子打交道有意思,不如跳槽到我们模特队,一起走花路呀。”

  被贺希熹化妆画到一半,惨遭被晾的女孩打趣说:“队长,你该不会怕冯部长瞧上人家小学妹吧。”

  “闭上你的嘴吧!”朝那女孩扔个腮红刷,贺希熹指着水桃的繁杂旗袍,对宴旸轻声说“马上你来做领队。”

  宴旸愣了一下,把头摇成自动风扇:“队长,我不行,我什么都不会。”

  “人长得漂亮,脯走路就足够了。”将她的头发利落盘起,贺希熹歪着头威胁她“你若不乖乖听话,小心我向冯孟冬告你的状哦。”

  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各位校领导,老师,同学们,很高兴我们能在大礼堂,共同庆祝一年一度的校级乒乓球比赛圆满成功…。”

  宴旸随着模特队缩在后台看热闹,拨开猩红色的幕布,身穿学院队服的选手从台下依次上场。她被挤在最后,只听模特队的女孩咋咋呼呼,直说最尽头的经济学院男生长得很好看。

  听到这她忽然想起程未,毕竟,经济学院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加出挑的男生。

  宴旸也突然意识到,程未已有四五天没有联系她。

  正咬着发呆,宴旸被人从后别好了无线耳麦,她一回头,恰好对上贺希熹鼓舞的眼睛。她知道,自己要上场了。

  随着般的掌声,颁奖台只剩下一位选手,宴旸从后台远望,能看见他穿着黑白相间的球服,双手抄兜,从容又自信。

  就像被佛祖点化的顽石,只一眼,她就认出了程未。

  细跟稳稳踏上木质舞台,宴旸端着红绸托盘,桃花与枝的旗袍紧紧束缚住口,她的心脏像沾了跳跳糖的舌尖,从神经和感官,都是紧张与澎湃。

  程未看见她逆着头顶的镁光灯和台下的手摇,眼神温,嘴红的像偷吃桑葚的孩子。

  这一刻,他抛下摄影师要看镜头的嘱托,弧度好看的眼睛里只有宴旸。

  她走到他面前,不多不少,十七步。在程未伸手接过奖杯的那刻,她终于鼓起勇气抬头望他。不知什么时候,程未又将大背头换成了中分,他今天束了运动发带,全身都是干净的荷尔蒙。

  主持人说,请来自经济学院的冠军发表获奖感言。

  程未望着她的眼睛,一寸一寸,是怎么也看不厌的璀璨。他举起话筒,启说了句话,话筒吱啦一声,当场消极罢工。

  皱了皱眉,程未挥手示意工作人员换话筒。望着场下的哗然和他攥紧的奖杯,宴旸下意识地把脸颊上的无线耳麦对在他的下颚线。

  突然靠近的距离,能令程未看清她眼底的痣、海棠花般的皮肤,伸手拽紧宴旸的肩膀,他将嘴贴在她的脸颊。

  无线耳麦悠然地说,宴旸,你比荣光更重要。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