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7389 
上一章   ‮章81第‬    下一章 ( → )
周六是睡懒觉的最佳时机, 窗帘遮住正在上升的阳光, 被憋醒的尤喜匆匆跑进厕所。

  只听宿舍门来回咣铛,宴旸抬头睨一眼,她已经猴子似得钻进被窝。

  尤喜支着脑袋问:“打扮的这么漂亮, 约会呀?”

  自她生病起,尤喜便打开了和睦共处、相对友善的模式。

  可人都是记仇的,宴旸唔一声, 笑着打哈哈:“你想多啦, 没对象的人上哪约会,只是去部门参加活动, 顺便个妆。”

  说完, 宴旸瞪大眼睛, 颤颤巍巍地刷睫, 小心程度足矣比齐高考答卷。尤喜盯的目不转睛, 直到宴旸着大功率充电宝, 挥手对她说拜拜, 她才点开淘宝搜索同款睫膏。

  这么长的睫,一定是刷出来的!

  江城距省城很近,宴旸坐上高铁, 就开始在脑袋里模拟见面的台词。

  她正对着镜子练习‘灿烂却不傻白甜、有气质却不妖’的微笑,坐在对角线的情侣悄悄亲吻彼此的脸, 窗外天色瓦蓝, 笑眼千千。

  宴旸想起三岁时, 她在儿童乐园玩滑梯, 塑料窗里坐着个男孩,抱着很大的草莓蛋糕。

  只记得男孩穿着天蓝色的校服,个子很高,是大班的孩子。他用蛋糕,骗了她一个吻。

  六月葱郁,等到大班毕业后,她把男孩的模样忘得干干净净。现在想想,这段古早的少女心,极有可能是她儿时的天马行空和电视剧的后遗症。

  垂下瞟的眼睛,她嘟囔了句‘大白天耍氓’,心脏却像泡在柠檬水里的青橘,酸的倒牙,却中和不了彼此的糖分。

  垂下眼睑,她好想谈恋爱,不用多,一次够甜就好。

  ***

  秋天的雨水来的毫无道理。

  宴旸下了出租车,梁斯楼正撑着伞,在小南门等她。

  双手挡住头顶以防发,宴旸躲着大大小小的水洼,三步跳进他的伞底。立步不算稳,她不小心碰撞了手柄,透明的伞顶摇摇晃晃,将他半肩的衣物浸成浓重的暗

  惊呼一声,她掏出纸巾擦拭:“抱歉,我跑的太急了。”

  接过哒哒的纸团,梁斯楼在手心,顺便将目光挪向她赤。的脚以及挂在腕间的鞋子。

  瞧他眉宇轻皱,宴旸决定投案自首:“这鞋是我用攒了好久好久的生活费节衣缩食买下的,鞋面上的羽和亮片不能遇水,一沾就要报废。”

  石子把宴旸的脚背咯成绯红,梁斯楼淡淡睨她,消瘦的下颚线愈加紧绷:“那你想让自己报废么?”

  弯褪掉一双运动鞋,他不容质疑:“穿上。”

  校门口多是行匆匆的学生,同雨赛跑,自行车轮也比平时转得快些。只听哗啦几声,宴旸被人拽到身后,棕色的泥点溅满他干净的袜子。

  原来是断掉的树枝。

  肩膀被人攥住,她润的发尾蹭到他的衣袖,浅浅的痕迹很像竹叶纹。宴旸不太自然地看他,雾光路灯下,梁斯楼皮肤很白,眼袋捎着疲倦的青色。

  把伞给她,梁斯楼再一次复述‘穿上’,宴旸不依,他便直截了当的走开。望着被雨冲刷的轮廓,宴旸咬咬牙,踩上宽大的运动鞋,啪嗒啪嗒跑到梁斯楼身边,举高手臂把他遮在伞下。

  鞋子确实不合她的脚,梁斯楼拍拍脑袋上的水,忍不住笑了:“走吧,这个样子,我们在湖边也看不了天鹅。”

  把伞递给他,宴旸随他东拐西走,胡同里满是卤菜味与炸香。正当她瞥着塑糖画的老人,梁斯楼指着前方的建筑,口吻轻松:“终于到了。”

  老槐树后有一栋白窗框、黄墙壁的房子,让宴旸瞪大了眼睛的,是‘HOME NN 如家酒店’橘子的挂牌。

  笑看她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拉开二人间的距离,梁斯楼问:“怎么了?”

  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待大脑反应过来,宴旸从心里窜出一股火:“你个乌狗屎腿!”

  哦一声,梁斯楼摸着硬朗的下巴,以惊人的力量把她提上台阶,半推进酒店旋转门。拍着干净的玻璃,宴旸大声嗷嗷他变态,为自己不长眼的暗恋痛心不已。

  “我不会给你身份证的!”飞快跑到沙发坐好,宴旸涨红着脸,全身都是将要爆发的开关。

  把折叠伞装进透明塑料袋,梁斯楼捞起扔在地上的芭蕾鞋,看一眼尺码,随即推门离开。

  睨着前台的工作人员,宴旸干燥的,渐渐镇定下来。清洁阿姨拖着乌七八糟的泥印,让她抬起腿:“小姑娘,你男朋友上哪去啦”

  把腿绷地很直,宴旸尴尬地笑:“阿姨,他不是我男朋友。”

  咂了咂舌,清洁阿姨神情复杂,轻轻嘟囔句:“现在的小年轻呦,什么关系都能开房间。小伙子也是抠唉,那些东西酒店里都有伐,贵不了几块钱的。”

  配合阿姨神秘莫测的脸,‘东西’二字,怎么听怎么别扭。宴旸正犹豫着开溜,梁斯楼拎着纸盒,在她身边坐下。

  。“我去买东西了。”

  原来梁斯楼不是想开房…只是给她找个能免费遮风避雨,等待他的地方。

  自恋大发了。

  撕掉白色包装纸,他取出崭新的熊猫鞋:“三十八码半,应该可以穿。”

  虽然梁斯楼衣着整洁得体,但隐隐约约,还是能察觉出他生活的拮据。愣了一会,她拒绝:“快退回去,我不能要。”

  “我已经把发。票撕掉了。”梁斯楼挑着眉,难得任

  抿着线,宴旸掏出手机:“多少钱,我转账给你。”

  “干嘛算的这么清!”被拨了自尊心,梁斯楼有些愠怒。

  眼泪一颗颗的蹦,宴旸大声反问他:“你又不是我…我为什么不能算清楚?”

  见她红着鼻尖不说话,只盯着他被水浸透的袜子,梁斯楼叹口气,生硬地转移话题:“也许是我太狼狈,刚才被店员拦在专卖店前,说什么也不让进。白白耽误不少时间,我紧赶慢赶,生怕你耐不住子先走了。”

  发被她绑在脑后,出一道白皙的后颈。宴旸张开牡丹花般的,眼睛蓄着水光:“我还没敲诈你呢,怎么会先走。”

  他看了看手表:“五点了,想要敲诈我什么?火锅还是汉堡。”

  借着疑问,梁斯楼得以正大光明地看她,宴旸裂开嘴,贴在额头的刘海晃晃悠悠:“火锅火锅火锅!”

  嫌弃她不坚定的意志,梁斯楼撇开脸:“快把鞋子穿上,我们走。”

  撞到周六,火锅店人声鼎沸,四处都飘着红油和羊的膻气。

  四方桌、矮板凳,墙壁上贴着红星报,宴旸用热水烫着碗筷和茶杯,老式大烟囱正冒着连续不断的白

  辣锅沸腾的很快,梁斯楼夹着花椒羊,三下五除,嘴就被染上旎的红。望着风平静的养生清汤锅,宴旸拽着盘子里的油条,呸,软不拉几,一点也没嚼劲。

  为了让这盘油条免受祸害,梁斯楼点了盘西瓜让她啃着玩。

  秋天的西瓜是沙沙的口感,她吃了三四块,极轻极轻地打着嗝。

  在锅里打个漂亮的荷包蛋,梁斯楼睨她一眼,有些无奈:“少吃点凉的,一冷一热容易拉肚子。”

  咬着筷子头,宴旸用漏勺戳着半生不的红:“看你吃的那么香,我嘴巴就闲不住。要不然你别吃了,陪我说话呗。”

  知道她从小就见不得别人吃东西,眼馋。梁斯楼爽快地说‘行啊’,出纸巾擦拭桌上的汤汤水水。

  下外套,宴旸搅着小碟里的酱汁,一圈一圈比她的心事还要复杂:“梁斯楼,你原来谈过对象没?”

  他轻咳几声:“你不是都知道么,我把初恋献给了曲一线、恩波还有薛金星。”

  “你虽然是个性冷淡,但别的女生却在分泌荷尔蒙。”掰着手指头计算,宴旸怪叫一声“不加外班的小蜜蜂,仅仅我们班就有十八个女生喜欢你。”

  淡定地呷茶,梁斯楼说:“那你的荷尔蒙可能是长偏了,我记得你喜欢物表。”

  一口将大麦茶出来,宴旸咳出腔的共鸣,忙不迭地解释:“这么说吧,我小时候贼喜欢蒙丹,因为他的方脸美的与众不同。但自从我学习了科学文化知识,便修正了自己的审美,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很有耐心地听她胡扯八扯,梁斯楼咬着西瓜,眼神很乖:“所以,你知道物表上了林大么?”

  “这年头,真是什么智障都能是名牌大学生。”睨一眼坐在对面的‘真名牌大学生’,宴旸讪讪的笑“我不是在说你…。”

  耸耸肩,梁斯楼继续小广播:“顾莱上了新华。”

  清华?新华?琢磨半天,她才想起那句被玩坏的‘新华电脑专修学校,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

  宴旸夹了金针菇:“这学校的广告专业应该不错。”

  他一下笑出来,把芝麻酱摆在她手前:“还记得出黑板报那天,你在开水房哭得很伤心,就像天要塌下来一样,但现在不还是照样生龙活虎的吐槽。所以…”

  芝麻酱蘸多了,咸。

  下意识给自己添茶,她没有喝,只是把玻璃杯攥在手里,看金灿灿的大麦沉沉浮浮。

  心脏比思维还要敏锐,宴旸搭上脉搏,能听见它在怜悯地叫嚣,快起来,不要再停留了。

  她没有动,等待一场尘埃落定。

  过道里灯光昏暗,人如炽,中央音响放着杂乱骇人的歌。宴旸垂着眼睑,半干的头发耷在红衣上,很像与火焰织的海藻。

  如果不抬头确认,梁斯楼觉得她安静的,就要就地消失了。

  梁斯楼喜欢古朴的茶叶,因为苦涩的味道清淡永久,于苦行僧而言,更能寡静心。但他终究只是凡人,戒不掉烟酒糖,也惦念不下用一块蛋糕就能轻易收买的女孩。

  如果上帝垂怜,让他在六岁悄然死去。生命停留的那瞬,应该只会记得幼儿园的墙壁,五彩的旗子,红色滑梯旁他为宴旸带上生日帽的那刻。

  可他活下来了。

  “所以…我觉得你错判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你对我不过是执念,我对你也仅仅止步班长的职责。”

  梁斯楼知道她很脆弱,遇见委屈的事,鼻尖比眼睛红的还要快。幸而壁灯将光影打出白茫茫的尘埃,他将视线寄托于此,不再多看她一眼。

  多看一眼,便再也无法收场。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不需要你为我找台阶!”她一脸淡漠,固执又伤自尊。

  没住情绪,宴旸蹿着满怀的怒气,抬着下巴望他:“你廉价电视剧看多了?拒绝别人的方式还要多老套!是不是马上还会出现个女人,在你身上,跟胜利者似得冲我叫唤‘我才是梁斯楼的正牌,你个,给我麻溜的滚开?’”

  掐点出场的姜念宝甩着轻薄的卷发,南瓜的眼影,红的,正要朝这边走来,就听见这个白的没有一点血的小姑娘,把梁斯楼的俗套分析的条条命中。

  忍不住笑了,姜念宝发消息问他:计划还实行么?

  一切都很快,快到4G还未能将这条微信发到梁斯楼的手机,宴旸夺过桌上的水单,拎包就走。

  她后脊高直,离开的脚步不疾不徐,一副无畏又无悔的样子。与愣在原地的姜念宝擦肩而过,宴旸没有迟疑,越走越远。

  过了一会,宴旸又折回姜念宝的视线,她下脚上的熊猫鞋,重重扔进垃圾桶,冷静离开。

  心里说不出滋味,她在梁斯楼对面坐下,装作没事似得逗他:“很少见到和我脾气一样臭的人了,这妞谁啊,吃卫龙吃多了。”

  用手撑着额头,脸颊线是刀削的冷,梁斯楼不理她,伸手启了瓶啤酒。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下要么闭嘴要么安慰,但她是个从不识时务的人,姜念宝歪着脑袋,用他的筷子捞肥牛:“既然今天没有做成你的女朋友,那么为期一天的恋爱,就延续到下次吧。”

  单手晃了晃杯,麦芽的酒上,漂浮着冰淇淋似得泡沫,梁斯楼一口饮尽,啪的砸在桌上:“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卧槽!”姜念宝蹦到沙发上,正想着隔壁的酒店是锦江之星还是汉庭,是杜蕾斯还是冈本好用,对面的人看着腕表。

  “现在是下午六点十七分,本人与姜念宝相恋45秒,隆重分手。我会谨遵分手礼仪,把油画课退掉,规避一切见面机会。”

  吹完最后一滴酒,梁斯楼套上外衣,背过去的侧脸涨成绯。扫着桌面转动的啤酒瓶和他跌跌撞撞的背影,姜念宝挑着细长的眉,心念这人居然是两杯倒。

  追上去,姜念宝拉住他的外套,指着垃圾桶:“那小妞把脚上的鞋扔进去了。”

  她的话如同定身符,把梁斯楼的脚步骤然顿住,巨大的蓝色塑料条装满废纸和痰,崭新的鞋头沾满暗黄的体,不同种类的蝇虫正在爬行。

  一个小时前,他为了这双鞋走遍大街小巷。

  像是后脑勺顶着一把,他机械地挪开视线,气息是压抑不住的苦意:“她没有光着脚出门吧。”

  翻个到位的白眼,姜念宝看不惯他这种德,冲他大声叫:“大哥,你当人家是傻子啊,她手里有双更好看更贵的鞋子,冷的时候不会穿啊!”放心不下,梁斯楼跑去问门前宾的服务员。

  穿红衣、梳鱼骨辫的女孩比一般人都要漂亮,服务员还记得,宴旸穿着银色的芭蕾鞋,一边哭一边走,眼睛肿成了烂桃子。

  外面雨水渐长,跟条条飞刀似得,她没有伞,直接跳上了出租车。

  按照她的性格,一定是买最近最快的车票,离开省城。

  五岁的时候,他威亲上她的脸颊,二十岁的时候,他用毫无新意的方法,狼狈躲开她的喜欢。

  其实梁斯楼拒绝的,是比宴旸对他更加冗长的爱。

  撑着雨伞,他顺着11路公车的路线,步行到小南门。保安亭外的香樟树掉着叶子,黄栏杆挡住一辆辆试图入校的出租车,梁斯楼捡起那‘作’的树枝,用巾擦拭干净。

  从保安室的反光玻璃,能看见裹着焦糖大衣的女孩,撑着明快的小黄伞,古惑仔似得叼着糖,蹲在树下看他。

  脸色比天气还要冷,梁斯楼说:“你究竟要纠到什么时候。”

  总算被他发现了,姜念宝没心没肺地扑过来,伸手要夺小树枝,却被他的眼神一击溃败。

  委屈地对手指,她哭腔浓重:“小气!”

  一钱音效,不用看就知道是装的。

  跟着他绕过锈铁红的灌木林,噼噼砰砰,是芭蕉叶扫过雨伞的声音。从古朴的石桥走过,脚下的璧灵湖一池漾,黑天鹅昂着细长的颈,红嘴白点。

  酒醒了大半,梁斯楼钻进亭子,听雨绵着壁灵湖百年的风声。

  如果没有那双不能沾水的鞋子,他们会并肩站在这里,完成,她自己都当做笑谈的梦。

  ***

  飞车到高铁东站,她看着计价器上的数字,后悔自己应该坐地铁。把背包夹层里的零钱全部用光,宴旸打开车门,一路跑进候车室。

  落了一衣的水,她在超市买了块巾,躲在厕所隔间从头擦到脚。一墙之隔是稀里哗啦的水,鞋跟摩擦地砖,小孩气的啼哭。

  在这里,芸芸众生都是最仓促的过客,但谁都希望车票上的终点站,将是一场美好又全胜的际遇。

  她兴致冲冲地来到这座城,最后却失了四年的执着,落荒而逃。

  全然不顾干净与否,她靠在用木板搭建的墙壁,想起来自己购买的返程车票时间,是明天上午十点。

  恰逢高峰期,动车票全部售空,火车票也只有晚九点的班次。这个时间点,即使到达江城也过了宿舍门时间。

  倒霉,看样子是走不掉了,掏出手机,宴旸预定了宾馆。

  耷拉着脑袋,宴旸擦净座位上的红油泡面汤,候车室顶棚高耸,机械支架纵横错,灯光在地面照出她颓丧的眼睛。

  为什么自己做了这么多,梁斯楼仍然不喜欢她。

  想着颠跑到省城,不到五个小时就无票可回的命运,宴旸气的脑筋疼,顾不得礼义廉,噼里啪啦发一气。

  ——你这人是不是神经病,不喜欢我,干嘛赤着脚跑来跑去为我买鞋子?是你钱多的没地儿花,还是你本来就是个圣母?呸,我干嘛侮辱圣母,你他妈就是一中央空调!

  ——人渣!

  ——基佬!

  ——你大爷个螺旋腿!

  正骂的神清气,突如其来的电话,霸占了她的4G网络。毫不犹豫的掐掉来电提示音,那人显然更倔,一路打到黑。

  在接通电话的那刻,腔里凝聚的不甘和羞愤,像被按了启动键的火箭。

  她嗖嗖地倒豆子,没有主次没有语序,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直到最后,听筒那端的程未首次发声:“你在哪?”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本来憋足了气,大有与程未共存亡的架势,红润启开的那刻,眼泪却先簇簇的朝下落。

  正掏掏耳朵,准备接新一轮进攻的程未,听见了类似小动物呜呜咽咽的声音。再随后,则是她旁若无人的嚎啕。

  眉间皱成一团,他慌得站起身,再次问及她的地理位置。

  哭得打嗝,宴旸拧着鼻涕头晕脑:“听好了,我在省城高铁站,你没本事的话就…嘟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她举着手机,是一脸没骂够的茫然。

  晚上十一点,宴旸抹掉宾馆淋浴房玻璃的水雾,蒸腾的热气笼在四肢,比往日都要舒适。

  手机屏幕在洗漱台上亮了几下,她裹着浴巾,伸手摁开语音。

  “我没本事,所以我来了。”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