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温水煮甜椒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温水煮甜椒  作者:小红柚 书号:49449  时间:2020/4/14  字数:4472 
上一章   ‮章4第‬    下一章 ( → )
“小昭,你从下朝上拍…对,就这样,千万别忘了开滤镜!尤喜,麻烦开个手电,帮我调个自然光。”

  宴旸一身绿军装,宽腿用小黑卡别住,紧束脚踝。随意叉着‮腿双‬,她制定了‘左脸斜侧回眸式’抓拍角度,豆沙的口红,清汤挂面。

  买饭回来的姜齐齐,被这伙非专业摄影团队震慑住:“你们又在作什么妖。”

  咔嚓咔嚓几下,刘小昭死命憋住笑:“为博梁学神一笑,宴旸要发宫图啦。”

  “呸呸呸!我们正在进行高校军训交流活动,学问大着呢。”白了她们一眼,宴旸跟孔乙己似得,捏了粒怪味豆“庸俗!读书人的事,你们不懂。”

  刘小昭将手机递给宴旸,两人凑近脑袋,选了两张特舞动青春的图。拍了拍室友的小股,她哼着歌,歪在上P图。很欣赏,发送成功。

  尤喜收起家伙,好奇极了:“你家梁学神长什么样啊?像省大那样的名牌,理科不考个640,厕所都不给进。哎,他是不是近视度数贼深,戴啤酒瓶眼镜的那种?”

  嘶了一长声,宴旸做鬼脸吓她:“他又不是北京烤鸭,学习靠的是智慧、智慧!长相嘛,一个字‘帅’,再多没有了,怕你们把持不住。”

  三人都乐了,拍着脯说她们有节,朋友不可欺,只求宴旸放大招开开眼。宴旸答的诚恳,他就住在我心里,你们来看吧,可美了。

  室友们懒得搭理这条得意虫,她略略略地吐舌头,将QQ刷新的烦躁不安。水泥地没P歪,脸蛋儿也水灵,要看军训服的是他,不回消息的也是他。

  梁斯楼总有惹她牵肠挂肚的本事。

  双脚愤愤一蹬,睡在前铺的刘小昭嗷嗷‘发什么神经’。宴旸连吐对不起,眉眼皱得像苦瓜。

  突然,手机震起快的纯音乐,特别关注,来自梁斯楼。他说,和你不一样,我们是海军式。

  跟验货似的,他附赠了照片。

  显然是抓拍,梁斯楼穿着海魂衫,寸板黑发利,臃肿宽大的蔚蓝色军,在他身上是意料之中的合体。他转着篮球,眼前是投篮框。

  生怕他撤回,宴旸连忙保存,脑子一热,说——很帅。

  太明显了,待她反应过来,又亡羊补牢地添上句——海军装很帅。

  梁斯楼回的很快——很美。不是陆军装,是你。

  她捂住脸傻笑,正在煮面的尤喜手一抖,一颗西红柿嘟噜噜地滚地,接连进行惯性运动。

  对宴旸而言,梁斯楼的‘很美’比满载苍兰香水、贴满金箔星子的礼物盒,璀璨一百倍。

  因为,他给了她一颗解药,并拨打了紧急救援电话。

  从初三到高三,四年,宴旸笔记本的第一页,永远工整写着——登斯楼也。

  ***

  初二,宴旸少女心泛滥,看了几本言情小说,喜欢上年级前十、模样清隽的物理课代表。

  他的名字,曾被她用不同颜色的签字笔,在废弃的试卷上划来划去。随着触礁,这艘初次暗恋的船,早已拴着巨石驶入海底。现在的宴旸,习惯叫他物表。

  悲剧源于初三那年。宴旸不知深浅,蹦蹦颠颠地将自己的‘大秘密’吐给同班小伙伴——顾莱。

  而她所谓的好友,在一次‘国庆’黑板报活动上,将她所有的酸涩和甜蜜,当做粘耳朵的笑话,公之于众。

  “哎,你们快看,物表和宴旸一个抄字一个画画,夫搭配干活不累。我哪有说,你们不知道,宴旸喜欢物表一年啦!”

  拿黑板擦打架的男生哄得大笑:“卧槽!劲爆,太劲爆了!全班谁比得上物表有‘福’,都说猪八戒背媳妇,人家牛,还可以来个夫反串哈哈哈哈。”

  语文课本第三单元,鲁迅先生说,‘中国人一贯看客’。谁也没料到,近百年后,习气犹存。

  手中的粉笔捏成两半,宴旸踌躇着反击,却落了一头黑板灰。变声期的男声很刺耳,他们吹着口哨,大刺刺地叫嚣:“撒。药,入房!”

  洋洋洒洒的灰尘蒙进鼻尖,她止不住的咳,眼泪将将落下。不敢反抗,不敢辩驳,不敢摔桌子扯椅子的对峙,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法则,而她,只有忍。

  谁让她是个胖子,横和宽都是175,又高又壮,一年四季只能穿男装。

  除了主动包揽小组值,分享糖果和零食,拥有一颗永远说不垮的强心脏,几乎没人看得起她。

  物表是少女心中数一数二的香饽饽,多半女生抿看戏,也有几个仁义的,怒火中烧,让这群孙子闭嘴。

  转过身,背脊贴着刚画好的雷锋和天。安。门,宴旸咬住牙,眼珠通红:“顾莱,你瞎说什么!”

  下颔低垂,顾莱一绒绒的短发,圆镜片下的眼睛正啪塔啪塔滴着泪:“旸旸…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怨我嘴上不把门,和他们开着开着玩笑,就…对不起。”

  她算不上美人,却是只调皮的猫,随随便便就能抓走男生的荷尔蒙。当时,《那些年》很火,顾莱就是她们班的沈佳宜。

  梨花带雨折了少男心,护花使者群起而攻之:“是你喜欢物表,又不是顾莱喜欢,你少得理不饶人。”

  “你们…”宴旸抖着,索将视线投向左侧。心跳的太快,她鼓足勇气只换来一声,细细的哀求“物表,能麻烦你出去一下吗?我有事与你解释,时间不长,一小会儿就好。”

  站在左手边、一直云淡风轻的物表,粉笔一顿,若有若无地挪了几寸。

  无声的拒绝。

  宴旸只想解释,只想保住最后的颜面。他以为她要说什么,表心意,还是海誓山盟。

  可惜。无论哪种,他都像是对待脚底的烂纸屑,避之不及。

  “吵什么吵,隔着走廊都能听见你们的声音。怎的,班主任布置的任务,你们不想完成了?”

  梁斯楼走进教室,米卫衣,牛仔前的图案是红色播放器,十四五岁的男生,已然是行走的衣架。

  顿时鸦雀无声,不知谁支吾句:“班长,今天是星期六,法定休息。怎么就不能说话了。”

  下午有补课班,梁斯楼早就向班主任请假,免了这次班报活动。中午收拾书包,发现套卷和53忘了带,梁斯楼只能过来取。

  其实,他在门前听了很久。

  “只要不被勒令退学,在校在班,我就有权力管你们所有人。”从桌取出书,他翻了几页,指尖有力“班主任的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一贯奉行实验班的德智体美与成绩一样优秀,黑板报得不了奖,后果,你们清楚。”

  面面相觑,有人拿宴旸说事:“总不能谁都是马良、徐悲鸿吧。黑板报质量不好,不怪宴旸这个文委,还能怪我们?”

  地上堆满粉笔头、小当家塑料袋、用完的黑笔,狼藉一片。梁斯楼皱眉,灭烟似得,将粉笔踩的嘎嘣响:“黑板这么大块,每次都靠文委一个人,现在宴旸放学回家,你们自个想办法。”

  男生们鬼哭狼嚎:“凭什么?!”

  跟看白痴似得,梁斯楼微嗤:“我打你一巴掌,你还能向我摇尾巴?”他回头“宴旸,你走不走?”

  怔在原地。透过雾蒙蒙的镜片,依稀可辨他高峻的轮廓,正走向她的书桌,并捞起她斑马纹的耐克背包。

  “我自己来。”宴旸冲上去,把七八糟的图纸,直尺、三角板,黑板报资料一股脑地扔进书包。

  女生不是偏爱物表,而是梁斯楼太过高不可攀,就像一轮天边月,伸手去捞,只能留下满指凉气,高处不胜寒。

  他从不多管闲事。

  众目睽睽,宴旸抱着书包,头也不抬地跑出教室。

  梁斯楼说话淡淡轻轻,却极有分量:“星期一,讲台上的粉笔盒要填满,地面、桌椅要整洁,黑板报要是校优的程度。否则,班主任就会知道你们欺凌同学,相互推诿班级责任。”

  他的话没人反驳。不光因他年纪前三,班级第一,而是梁斯楼这人,就是毋庸置疑的存在。

  见他转个弯,将要踏出门槛,顾莱冷不丁地说:“班长你可真偏心,都是同学,你怎么不把宴旸暗恋物表的事告诉班主任?破坏学习环境,可比破坏卫生、小打小闹严重多了。”

  顿住脚步,梁斯楼笑了:“我倒觉得,早恋比暗恋严重多了。”说完,他看了眼脸色煞白的物表,意味深长。

  补习班就要迟到了,他匆匆下楼,看见宴旸站在玻璃热水房,对着溢满水的保温杯发呆。

  99度的热水噼啪蹦,灼在她的手背上。宴旸吃痛低呼,小心拧上水龙头,望着冒烟儿的保温杯,一筹莫展。

  长指握住杯身,他的手背比女孩还白,紫青色的血管分明。将多余的热水倒掉,旋上盖,梁斯楼还给她,转身就走。

  捧着水杯,宴旸跑出教学楼,追上走在银杏树下的他。跟了几分钟,她悄悄凑近,却怎么也不敢直视:“谢谢你。”

  他步伐很快,抛下句:“没什么,班长的职责。”

  她知道,即使是这样,也足以让她感动又欣喜。翻了翻兜,只有一草莓味的真知,宴旸戳下他,摊手:“这个给你。”

  看了一眼,梁斯楼笑着说:“我记得,你送给他们的不是星巴克,就是不二家。”

  “我…只剩下这个了。”宴旸挠了挠头“要不然等星期一,我送班长一盒小老板海苔?”

  “我喜欢吃草莓味的糖。”拾起粉的塑料,他扬了扬手“用不着费心讨好他们,无论是零食,黑板报,还是真心,都不要错托对你毫无回报,甚至恶言相向的人。”

  “顾莱是物表的女朋友,谈了一年,很隐蔽。哪有老师不知道的事,物表学习好,班主任不敢轻举妄动,便安排我在班里放哨。”

  解开山地车的锁,梁斯楼长腿一跨,撕开真知包装纸:“强大起来,讨好你自己。”

  强大起来,讨好你自己。

  想变得和他一样好,从容不迫,优秀的发光。

  然而,现实阻隔了距离。中考她发挥不错,进了文科重点高中——市八中。梁斯楼头脑灵便,以全校第二,全市第七的成绩,进了理科重点的市三中。

  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即使宴旸会时不时的去三中找旧友。

  只是无缘。

  再联系,已是高考后。她站在电子秤上量体重,108斤,怎么瞧都还有下降空间。

  手机响了,是个亘古在心底,不会时常想起的名字。

  梁斯楼。

  他说,打扰了,最近在删僵尸好友,您在我手机上没有备注。请问您是?

  足足愣了五分钟,她回复。班长,我是宴旸,你还好吗。

  谁能料到,一段完结的故事,会在炽白的夏天,重新开始。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温水煮甜椒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小红柚最新创作的小说《温水煮甜椒》及《温水煮甜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温水煮甜椒》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