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7885 
上一章   ‮波风起些险海情 章七十第‬    下一章 ( → )
辰末时分,柯石及秋若水分别化成邱高及胡夫人的模样,在胡义帆的房内轻声的谈论如何应付万世帝君之法。

  陡听由胡无垢化妆成之婢女入内禀报道:“夫人,外头有两位‘老上海’的师傅送来了一些布料,供你挑选!”

  秋若水笑道:“老魔已经来了,好高明的手法,请他们进来吧!”

  胡无垢含笑离去之后,秋若水笑着道:“垢儿的内功果然湛,乍学‘百变神功’居然就有此成就了!”

  柯石也笑道:“咱们布下天罗地网,看老魔往那儿跑!”

  秋若水轻声笑道:“金老魔鬼得很,咱们最好别轻举妾动,何况帆儿的伤势必须靠他治疗,且让他得意一阵子!”

  只听足声杳然,门开之处,胡无垢已经领着两位青衫老者进来,只见她裣衽一礼道:“夫人,二位师傅已经来了!”

  秋若水端坐在椅上,朝前头那位老者打招呼道:“邱师傅,劳你的驾,请问这位师父贵姓?”

  邱姓老者恭声道:“夫人,这位金师傅乃是敝店东高薪礼聘来此专为夫人们服务的,他的手艺乃是南京第一把好手!”

  金姓老者双手一揖,朗声道:“金帝君问候夫人!请夫人挑料吧!”说着,将两名伙计手中那十余块布料推向秋若水。

  别看那束布料只是缓缓的飞向秋若水,在场之人皆是行家,一看即知,那束布料被贯以内家真气,其势不亚于泰山顶。

  秋若水含笑道:“金师傅刚来,可能不知本府一向信得过贵宝号,从不挑布料的,就由金师傅全权做主吧!”

  说完,右掌不经意的一挥。

  那束布料去势一顿,立即掉转方向飞向金姓老者。

  金姓老者双目一冷,神色一凛,双掌朝前一推一旋。

  虽然如此,当布料重入他的手中之时,他仍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他不由徐徐的舒了一口气。

  只见他右手一挥,邱姓老者及那两位伙计躬身一揖之后,带上房门,默然离开,胡无垢慌忙跟着送到门口。

  秋若水纤掌一扬,拂昏了榻上之胡义帆之后,连同柯石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低声道:“拜见帝王!”

  万世帝君沉声道:“起来吧!免得惊动他人!”

  秋若水及柯石谢过后,垂立在一旁。

  万世帝君沉声道:“别如此拘束!若水!想不到你的武功居然进步如此神速,竟已逾越过本帝王了!”

  秋若水慌忙道:“帝王!这全是您的栽培,属下不敢忘本!”

  “嘿嘿!你如今巳是当朝一品夫人,又拥有一身超凡入圣的武功,今后无论在朝在野,谁也对你无可奈何了!”

  秋若水慌忙跪伏在地,哀求道:“帝王,属下不知犯了何错?”

  说着频频叩首!

  万世帝君见状,脸色稍萧,沉声道:“若水!难得你未曾忘本,本王霸业将成,少不了有你一份荣华富贵的,起来吧!”

  “谢帝王!”

  秋若水方站起身子,万世帝君沉声道:“邱高!”

  柯石慌忙跪伏在地,惶声道:“属下在!”

  万世帝君沉声道:“邱高,抬起头来看着我!本王问你,上回你们六人究竟是遭了谁的袭击?”

  “禀帝王,是一位身材修长的黑衣蒙面人,属下当时沉缅于女,方听到惨叫声,已被其劈昏在地!”

  “哼!胡说!另外五人之功力并不逊于你,为何你能独活?”

  柯石惶恐的道:“禀帝王,属下心旁稍偏左,因此,只是受伤…啊…”只见万世帝君骈指急点其左心房,将他震飞出丈远之后,身似闪电般,取过桌上茶杯,接了一丝他嘴角的鲜血。

  秋若水瞧得心惊胆颤,暗聚功力,随时准备出手。

  万世帝君持着那个瓷杯走到田旁,指甲轻划胡义帆的右腕,立见一道血箭进了那个瓷杯中。

  万世帝君止住胡义帆的血,将瓷杯摇幌数下,狞声道:“哼!血型不同,算你走运,否则非‘废物利用’不可!”

  柯石在跪下之时即已暗中移开道,并以真气护住心房,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万世帝君当真“送”了他一指!

  柯石立即佯作受伤,口吐鲜血,伏卧在地。

  此时一听万世帝君之言,不由暗骂:“妈的!你这老魔有够黑心,竟想拿我的‘老二’去为胡义帆动手术!”

  “还好,我们二人的血型不同,否则,我非劈死你不可!就让你再多活一阵子吧!等手术完成之后,看我如何治你!”

  却听万世帝君沉声道:“若水,去挑几个年青力壮的男人来!”

  秋若水朗喝一声:“小如!传全体卫士在院中集合,每人各持一个瓷杯!”

  “是!”“帝王,咱们走吧!”

  万世帝君重又接了一杯血,随着秋若水走向院中。

  却见三十名身着便服的大汉各持一个瓷杯,威风凛凛的排成三列,万世帝君不由暗赞胡大将军治军之严。

  只见一名大汉喊声口令,朝秋若水行过礼之后,入列凝立不动。

  秋若水朗声道:“各位,公子身受重伤,必须选择一位血型与他相同之人,牺牲一命,你们之中可有人愿意?”

  那三十名大汉轰然应声:“属下愿意!”

  秋若水感动的道:“好!你们之中只有一人有这份机会,大将军一定会善待他的家属,先挤下几滴血吧!”

  “遵命!”

  只见那三十人分别以指尖划破手指,各挤出数滴血。

  万世帝君默默的在各人的瓷杯中倒了数滴胡义帆之血后,沉声道:“杯中血已经匀化之人,请站出来!”

  只见三名大汉欣喜的站了出来。

  万世帝君一瞧那三个瓷杯中之血,果然已经化匀了,立即沉声道:“你们是不是都有后代了?”

  只见当中那名大汉朗声道:“属下尚未成家!”

  万世帝君狞笑道:“好!就选你!”

  那人感激万分的道:“多谢大夫的成全!”

  秋若水朝领头之人:“薛伍!取一万两黄金送到衣义家中,请衣伯父、衣伯母节哀顺变!”

  “是!衣义,小珠那儿,你有没有话要说!”

  衣义摇摇头,道:“不必!”

  说完,凝立不动!

  秋若水双目含泪,道:“好男儿,衣义,等一下你就知道你的牺牲有多大的代价,你放心,公子之后嗣中必有一子继承你衣家之香火!”

  衣义朗声道:“多谢夫人的成全,衣义瞑目矣!”

  薛伍朗声道:“衣义!你放心!我们会代你尽孝的!”

  衣义朝众人一揖之后,自动行入胡义帆房内。

  万世帝君瞧得神色连变,只见他沉思半晌,自怀内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三粒粉药丸,道:“给一只公犬服下!记得要绑住他!”

  说完将药丸,递给了薛伍。

  薛伍找过两名大汉依言离去。

  万世帝君一进入房内,立即吩咐关上房门。

  只见他倒出一粒红色药丸递给衣义,沉声道:“服下,衣!”

  衣义毫不犹豫的依言而为。

  万世帝君自那束衣料中出一疋布,一抖,立即取出了十余包白色药粉、一把薄刃以及梅花细针及细肠线。

  此时,房内除了榻上之胡义帆,佯晕倒在地上之柯石以外,就只有万世帝君、衣义以及秋若水三个人。

  万世帝君一见衣义的鼻息已经加“那话儿”已经开始有反应,便沉声道:“若水,宽衣吧!”

  秋若水甚感意外的道:“宽衣,我…”

  “嘿嘿!你不宽衣,衣义岂会有反应?”

  秋若水心知帝王喜怒无常,不敢吭声的开始宽衣解带。

  衣义忠心耿耿,岂肯辱及夫人,朗喝一声:“休辱夫人!”右手食中两指一屈,就挖掉自己的双目。

  那知,万世帝君出手似电,迅速的制住了他的道,同时也卸下了他的下巴,道:“死前多多享受一些眼福吧!”

  此时,秋若水已经光了身子,那副玲珑身材,晶茔的肌肤,立即散发出十足的光和热。

  衣义只觉血一阵沸腾“那话儿”立即向秋若水行“最高敬礼”他很想闭上双目,可惜,道被制,身不由己。

  他竭力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惜,全失败了!

  只因秋若水那人的体太人了!

  万世帝君笑连连,一边抚摸着她那体,一边声道:“若水,想不到你越来越人!该死的侯亮!”

  敢情,万世帝君“到用时方恨少”不由又想起了自己的“话儿”系被侯亮拼死所伤,已经形同废物之事。

  秋若水强忍着心中的悲愤及厌恶,笑嘻嘻的道:“这全是您的栽培呀!”

  万世帝君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左,自桌上取出薄刃步向榻前。

  秋若水强忍着被捏处之剧痛,双目凝视着他的行动。

  只见万世帝君薄刃连挥,衣衫连飞过处,胡义帆已浑身赤,万世帝君再一挥,胡义帆的下身立即鲜血泉涌。

  万世帝君狞声道:“别紧张!血路一通,才可动手术!”

  说完走向衣义的面前,狞声道:“小子,这种干瞪眼的滋味不大好受吧!嘿嘿!不过,马上不会有痛苦了!”

  说完,寒光一闪,一挖立即削去衣义那一付话儿,沉声道:“若水,先为他止血,再过来帮忙!”

  秋若水迅速的为衣义止住血,同时为他抚去额上的冷汗。

  万世帝君将昏不醒的胡义帆提到桌上,只见他坐在椅上,沉声道:“若水,扶住这付宝贝!”

  秋若水小心翼翼的轻按住那付话儿,防止它继续滴血,却见万世帝君双目神光暴,拿起了穿妥细肠线之细针。

  只见他那双手在胡义帆血糢糊的下身一阵穿动之后,沉声道:“拿过来,任何情况之下皆不准移动!”

  “是!”只见他那双手不疾不徐的穿梭着!

  一包包的药粉皆动用了!

  秋若水凝神一瞧,只见一条条细细的血管经过药粉一泡之后,立即逐渐膨起来,万世帝君熟练的快速合一条条的血管。

  这种既伤眼神,又伤手劲之大手术,不由得令秋若水自叹不如,她不由慨叹金老魔若不走入歧途,必是一代名医。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着!

  陡见万世帝君双手轻抖一下,秋若水一瞧心知,此种手术甚耗他的功力与精神,立即伸出右掌站起身子,自他的背心渡过一股真气。

  万世帝君徐吐一口气,心神复稳,继续合着。

  秋若水却毫不吝啬的继续渡过真气。

  万世帝君虽然喜欢猜疑,此时却也无话可说了。

  一直到了黄昏时刻,只听万世帝君松口气,道:“呼!总算大功告成了!”只见他轻轻的上妥药,包扎妥后,将胡义帆捧回榻上。

  秋若水端过木盆供万世帝君洗过手后,她自己也洗过手,重又穿上衣衫。

  万世帝君重又欣赏自己的“杰作”后,声笑道:“明此时,自可知道是否成功,目前他不宜进食,每两个时辰给他服一粒药。”

  说完,取出一个瓷瓶置于榻上。

  秋若水低声问道:“帝王,是否可让大将军进来了?”

  “好吧!”

  秋若水打开房门一瞧,果见胡大将军独自一人正负着手,在房外来回走动着,婢女打扮的胡无垢则俏立于门边。

  胡大将军一见房门打开,立即疾步过来,问道:“若…夫人,怎么样啦?”

  秋若水心中大骇,忙道:“老爷,一切还顺利,你进来吧!”

  说完,匆匆回首一瞧。

  却见万世帝君正凝视着站起身子的柯石,敢情,他正在研究柯石为何没有应指而亡之理。

  秋若水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胡大将军直接走到榻前一瞧见胡义帆下身多了一团东西,心知必已无中生有了,不由暗暗心喜!

  转身瞧见衣义赤身体,下身血迹殷然,立即走过去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沉声道:“衣义,你为胡家的牺牲太大了!”

  万世帝君却沉声向柯石喝这道:“邱高,你的命真大!”

  柯石内心暗骂不已,表面上却跪伏在地,哀求道:“金爷,饶命!”

  万世帝君叱道:“邱高,大将军在此,你对老夫如此,成何体统?”

  柯石立即站起身子,道:“多谢金爷!”

  胡大将军心中有数,却佯作不知的说道:“多谢大夫为小犬妙手回,为咱们胡家添了一丝希望!”

  万世帝君笑道:“大将军言重矣,小民能够为大将军效劳,乃是十分荣幸之事,何况目前尚难断定已经成功了!”

  大将军朗声笑道:“金大夫,成功与否,全看帆儿的命,咱们休管这些,走!辛苦你大半天了,容我为你接个风!”

  “这…不敢劳动大将军…”

  “哈哈!金大夫,你算是胡家的大恩人,岂可不让我们表示一点心意,请!”

  大厅上早已摆了一桌丰盛的隹肴,主客分别就座,多多、甜甜及香香立即笑嘻嘻的开始服务着。

  柯石一直不喜欢和老魔打交道,早已佯作疗伤,溜回房了。

  柯石前脚刚进入房内,胡无垢后脚也跟了进来,房门一锁,立即关心的问道:“石哥,你不要紧吧!”

  柯石卸下上衣一瞧,只见左一点淤青,不由咋舌道:“老魔的功力实在骇人,我差点就真的‘隔’了!”

  胡无垢轻轻的着该处,柔声道:“石哥!我看你以后尽量少和老魔在一起,免得一个失闪被他弄伤了!”

  柯石笑道:“没关系!我自己会小心的,我必须紧盯着这只老狐狸,以便找出‘大棵呆仔’,只要除去这二人,天下太平了!”

  “那我…”

  “垢妹!府中的安全必须由你多费心,免得我及阿姨有后顾之忧!”

  “好嘛!不过,你要为人家多保重喔!”

  “是!遵命!”

  说完,搂过她,热烈的吻着!

  陡听“剥剥剥!剥剥剥!”三长二短敲门声,柯石心知必是多多三女之一前来敲门,轻轻推开胡无垢,前往开门了。

  果然是多多在敲门。

  只见她眨了一下右眼,神秘的笑了一笑,正道:“邱爷,金大夫要回去了,老爷吩咐你送他一程!”

  “这么快,多多,究竟是怎么回事?”

  “金大夫只是说有点累了,同时,他今晚还有事,所以要走了!”

  “喔!我马上去!”

  说完,朝胡无垢一挥手,疾步向大厅。

  果见胡大将军正站着和万世帝君聊着,一见柯石,他立即笑道:“邱护院,烦你送金大夫出城!”

  “是!”万世帝君接过那份厚仪(诊金),朗声笑道:“大将军请留步,老夫明晚再来!”

  “哈哈!金大夫,明晚务必要陪老夫多喝几杯!”

  “一定!一定!”

  ︽︽  ︽︽  ︽︽  ︽︽

  出城之后,万世帝君沉声道:“邱高,陪本王到处走走!”

  柯石表面上恭声应是,内心却暗忖:“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惹火了我,先把你劈成酱再说!”

  两人身形加快,绕过天桥,迅即奔向郊外。

  在二人身后五丈远处,却忽隐忽现的跟着一道黑影。

  那正是秋若水。

  自柯石及万世帝君离府之后,秋若水匆匆找到胡无垢,吩咐她化妆成“胡夫人”以备万世帝君之羽暗中窥伺。

  她自己却化妆成一个身形瘦削的中年黑衣人,准备暗中接应柯石。

  此时一见万世帝君带着柯石直奔郊外,心知他必已对柯石起疑,如果不是要严予问,必是命令手下试探柯石的武功。

  秋若水成竹在,取出一条黑纱巾蒙住面孔,随又紧跟下去。

  万世帝君带着柯石奔行五、大里远,立即折入林中继续奔行。

  柯石有恃无恐的跟着入林,他暗忖:“妈的!就在林中解决也好,省得另费手脚为你这老魔挖坟!”

  那知,穿过树林,万世帝君仍然朝前奔去。

  柯石忍着心中的纳闷,继续跟着奔去。

  秋若水一见到那处丛林,心中陡地一动:“喔!老魔怎么把石儿带到他在京中的巢了,嗯!石儿今晚麻烦了!”

  当下,凝神倾听!

  果然林中藏有暗椿,而且正有不少人手自远处奔至林中立即隐伏不动,秋若水绕了一大圈,鬼魅般朝林内移动着身子。

  以她目前的绝顶轻功,加上刻意的隐藏身子,林中之人根本无法发现她的行动,立即被她悄悄的摸近一栋木屋丈余远处。

  只见二名黑衣人,分持一柄狼牙及绞链立在门口,四目朝四周扫视着。

  陡听万世帝君声道:“邱高,你可知道此处是何所在?”

  柯石瞧了傲坐在椅上的万世帝君一眼,同时打量着傲立在他的右侧那位满头白发如丝的瘦削老人一眼,摇头道:“禀帝王,恕属下无知!”

  万世帝君声道:“邱高,此处乃是本王专门行刑之所在!”

  柯石佯作惊异的道:“禀帝王,属下毫无过错,您怎将属下带来此地?”说完,身子往后移动着。

  倏闻一声冷哼,白发老者已挡在门口声道:“邱高,算你幸运,能够劳动帝王大驾送你来此,还不招供!”

  “招供?招什么供?”

  万世帝君声道:“邱高,本王那椎心指下从无活口,你竟能在挨了一指之后,轻松自如的随本王来此,你是谁?”

  柯石心知事已败,立即仰天长笑!

  笑响中气十足,立即惊飞林中之宿鸟!

  秋若水心知要糟,趁着门口那二人回顾屋内之际,身子疾扑过去,人未到,已一掌劈飞了那名手持狼牙捧之人。

  手持绞链之大汉喝叱一声:“大胆!”手中银芒暴闪,拦扫向秋若水。

  秋若水疾跃上空,一道掌力已经劈中了那人,顺手抓起那条绞链,目光迅速的朝屋内一扫。

  却见柯石正与那名白发老人以小巧功夫拼斗着,而万世帝君仍然端坐在椅上不动哩!

  此时,原本隐藏在林中之人已相继奔来,秋若水心知凭柯石足以对付屋中之二人,立即转身准备歼灭万世帝君的手下。

  只见她倏弹至半空,十几个跟斗在月中有如一连串的乌云滚滚,手中银芒暴闪,立即有两名黑衣人尸横就地。

  但见绞链戮破眉心,直透脑际。

  只听一名黑衫老者大吼一声,自林中直扑向秋若水,另有六名黑衣大汉也迅速的从四面往中间圈来。

  秋若水冷哼一声,滴溜溜的倒旋十步。

  黑衫老者的一张马脸业已成了青紫之,他一面拼命追赶,一边厉声吼道:“好鼠辈,还想往那里逃?”

  秋若水的下半身微微朝后一坐,又蓦地似飞一般暴而起,手中的绞链挥舞似风,立即带起一片“嘶嘶”尖啸。

  眨眼间,绞链虹飞电闪般朝黑衣老者头顶下。

  浮空的银蛇闪穿织,眩目刺眼,黑衣老者一双掌根本不敢抵挡,只听他尖叫一声,贴地往外滚去。

  于是…

  秋若水在半空中猛然折转,绞链翻飞抖,狂飙陡起,两名扑上来的黑衣大汉立即被绞链带出五步之外。

  皮开血,鲜血直,看样子已快“嗝”了!

  另外四人才自一窒,银芒似蛇般至,一名闪躲较慢的黑衣大汉,已经惨叫一声,捂着肚皮蹲到地下了!

  他手捂之处,竟连肠子也出来了!

  秋若水角一冷,一个大翻身,手中绞链倏挥,一声惨叫过后,又有一名黑衣大汉的长剑被手扯落。

  秋若水眼皮也不一下,飞起一脚已踢碎了这人的内腑。

  林中陡地出一名黑衣老者,抖掌猛劈向秋若水。

  斜步,侧势、出击、秋若水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嘶”的一声尖响,手中绞链闪电般向对方脖颈之上。

  黑衫老者魂飞魄散,拼命娜跃。

  “唰”的一声,绞链立即在他的左颊开了一条血痕。

  银芒掠闪似流星的曳尾,将黑衫老者得手忙脚

  忙之中,黑衫老者厉啸着。

  数条黑影星飞丸泻般往此处集中。

  秋若水冷哼一声,左斜右旋,前倾后翻,身形猝然加快一倍,手中的绞链巳经狂风暴雨般挥出一百次。

  于是——

  黑衫老者开始凄厉惨号着。

  在秋若水密集又猛烈的攻击之中,他已被活活翻在地下,混身血糢糊,骨折腑碎,死相十分惨厉。

  秋若水之所以会对此人痛下辣手,乃因为此人曾经仗着万世帝君之名义在她的身上暴施兽

  冤家路窄,惨死活该!

  秋若水双目含煞,绞链有如蛇信猝闪,飞右侧老者,在寒芒甫始耀眼的一刹那,又向了左侧老者的颈项。

  右侧老者大吼如雷,飞快翻仰,双手自际猛向上抄,两只短的,闪泛着青光的怪异“虎爪”已互挥磕。

  左侧老者身形暴起,不退反进,右手是一把削铁如泥,软如绵带的锋利缅刀,左手却是一柄缀有细链的金色利斧。

  刀斧齐展,连削带打的还攻而上。

  秋若水侧移猝旋,绞链狂舞猛翻,银光灿闪,在成千上万的链影并里,两名老者硬生生的后退着。

  秋若水趁隙扑入人群,狂挥绞链,立即又伤了五人。

  秋若水闪掠纵横,有如光越空,来去无踪。

  手中绞链彷佛是魔鬼的咀咒,招魂者的黑幡,挟着令人难以抗拒的力量,凌厉飞旋,倏忽穿

  狠辣!绝情!凶悍!

  半个时辰不到,屋外除了那两名黑衣老者以外,已无活口。

  两名黑衣老者,更加的惊惶骇异了!

  刀斧之势雄浑无比,攻拒诡奇严密!

  虎爪舞得飞沙走石!

  却仍然落于下风,而且情况逐渐的险恶!

  秋若水存心早点解决此二人,以便接应柯石,只听她长啸一声,提聚全身的功力,贯注于绞链之中。

  弹翻旋,穿织舞,宛似千万条银蛇在闪掠飞越,又似由无数焰火形成的森冷银河,并溅着,飞旋着!

  两位老者的雪亮缅刀,神出鬼没的金斧,变幻莫测的一双虎爪全被压制了,两人已在“倒数计时”了!

  陡听屋内传来一声惨叫!

  两名黑衣老者内心大骇,手下一缓,立即传来一声惨叫声!

  只见手持虎爪之老者的右小臂硬生生的被绞链扯断,他正忍痛闪身,却已遭秋若水当劈中了一掌。

  另一名老者亡魂俱冒,厉吼一声,虎扑上来。

  秋若水鬼魅般移了半步,绞链疾

  只听他惨嚎一声,抛去手中兵刃,立即扯住那条绞链。

  秋若水朗喝一声,奋力一扯,连人带链掷向林内。

  “波”的一声,那名老者已经脑袋开花,一命归了。

  秋若水环视地下尸体一眼,疾扑向屋中。

  却见柯石正以“擒拿手”与万世帝君厮斗着,地下躺着那名已然气绝的白发老者,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柯石的擒孳手虽然妙无比,但是万世帝君的手法及身法亦不弱,加上他的手中持着一把薄刃,更增添了他的威力。

  因此,柯石的功力虽然比他深厚,但一时也制不了他。

  秋若水心知金老魔这套“千魔手”诡异绝伦,加上他的丰富作战经验,柯石要想制住他,必须要费一番手脚。

  万世帝君在京中的手下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若是拖延太久,恐有意外,秋若水立即暗聚功力,准备联手攻击。

  柯石及万世帝君早已发现已经有人来到屋外,柯石虽然不知是何人,但知道一定也是自己的同道,便安心多啦!

  万世帝君由来人能够在短时间内尽歼自己手下,知道来人的武功超逾自己,而且心狠手辣,因此,他已感觉压力倍增了。

  一正一负之间,局势立即改观。

  柯石好不容易才抢到先机,尽展“擒拿手”招,立即将万世帝君得手忙脚,连连后退不已!

  只听他一声暴吼,刀势一疾,疾扑过来!

  柯石心中大喜,右指左掌并攻过去。

  “轰”的一声,万世帝君震塌了一道墙,趁势离去。

  秋若水早在他扑身之时即算准了他会来这一套啦!因此,万世帝君甫一离开木屋,背后立遭一道如山掌力袭来。

  饶他枭雄一世,此时也不由得亡魂俱冒。

  他毕竟武功高强,反应灵敏,只见他猛一折拧身,硬生生的避过这致命的一掌,只是右肩胛遭受一击。

  只听他闷哼一声,落地之后,立即入林中。

  秋若水唤声:“石儿,快追!”早已衔尾追了出去。

  柯石闻言,不由大喜:“还好有阿姨助阵,否则,还麻烦的哩!”当下,疾掠出屋,朝二人离去方向追去。

  那知入林之后,声音寂然,柯石正在奇怪之际,倏听秋若水朗声道:“石儿,金老魔已经隐在林中,你入屋取来烛火,烧他出林!”

  “哈哈!好!看这只老乌缩头到几时?”

  说完,掠回屋内取出壁上之火把,迅速的绕林一圈,点燃了六处火苗,朗笑道:“阿姨,你守那里,我守这头,看他出不出来?”

  说完,将火把抛入林中。

  秋若水心知火势既起,老魔很有可能冲向自己这一方,因此一面凝神戒备,一面朗笑道:“金老魔,你想不到也会有这天吧?”

  那知,林中一片寂然!

  柯石亦揶揄道:“阿姨,老魔会不会吓昏啦?”

  “嘻嘻!放心,人家姓金的乃是一代帝王王哩!又不是被吓大的,方才我赏了他一掌,他现在正在享受哩!”

  “阿姨,你揍他的什么部位?”

  “嘻嘻!小鬼头,我不像老要饭的那么缺德,专毁人家的‘子孙带’,我只是在他的肩胛招呼一下而已!”

  “唉!他这个帝王干起来也没有意思,放着三宫,六院及七十二嫔妃,只能眼晴吃冰淇淋,干瞪眼,有够悲哀!”

  林中之万世帝君果然正在企图疗伤,但因二人贯以真力之对白,一直扰着他,此时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不由厉喝:“住口!”

  柯石笑道:“哟!老魔,你果然还在,很好!包你!”

  火势越来越旺!

  柯石正在计划等到老魔自秋若水那方冲出时,自己该如何冲破火圈追击之时,却见万世帝君已经冲了出来。

  只见他边挥去身上数处火头,边拼命冲出。

  柯石暴喝一声:“妈的!你竟敢往这儿来送死!”

  说着已经追了出去。

  秋若水闻言大感意外,立即跃上林梢,仔细打量万世帝君逃逸之方向,一见他转往城内,她跃下树,立即奔回城内。

  秋若水这个决定乃是冒了很大的险,因为若是万世帝君中途变换方向,她可就要拦截落空了。

  不过,这总比冲入林中冒着被火焚之危还好一点,何况,据她的研判,老魔很可能仍是潜回京中伺机与金世伟会合。

  所以,秋若水疾奔向京城,在入京处拦截老魔。

  且说,柯石追蹑在万世帝君之后头,由于起步较慢,虽是拼命的追赶,仍然落后三丈余不由心急如焚!

  当下提聚功力,闷不吭声的埋头苦追。

  两人在往京城途中疾驰着。

  眼看着双方之距离已由三丈逐渐缩减为二丈,一丈,柯石不由大喜!

  那知柯石扬起右掌,正劈出之际,倏听一声娇叱:“邱高,休想伤人!”话声未落,三道狂飙已经罩向柯石。

  柯石一听声音,不由暗暗叫苦:“夭寿,竟是秀秀她们来了!我怎么如此‘衰’呀!还是溜之大吉吧!”

  当下疾冲出去。

  那三位蓝衫中年汉子一见掌力落空,心道邱高难怪能于上次幸逃一命,果然武功不凡,立即布开阵势,围住他。

  柯石一见不由怒吼道:“让开!”

  那知三女并不认识易过容之万世帝君,一见他被邱高追杀,误以为他是正义之士?因此,拼全力的困住柯石。

  柯石一见万世帝君已经消失了影子,暗叹一声,立即集中精神,准备破阵!

  来人果然正是慕容姐妹,她们三人趁夜出来搜寻魔踪,那知竟然误打误撞的放了万世帝君,困住了柯石。

  偏偏柯石以为秀秀三人仍然误解自己,他只好设法离开此处再说。

  可是为了不让秀秀三人由武功中认出自己,他只有以七杂八凑的招式对敌,所产生的威力自然逊不少!

  何况,秀秀三人这阵子苦练阵式,悟出不少妙着,使阵式更加严密完整,因此,柯石左冲右突了一阵子,依然冲不出去。

  相反的,秀秀三人一见邱高的武功如此高强,立生杀机,痛下杀手!

  压力陡然转重,柯石不由一窒!

  一个失神,竟被娟娟在后背劈中一掌,疼得他“哎唷”叫了一声。

  秀秀觉得那叫声,有点熟悉,不由怔了一下!

  柯石把握这个良机,一招“力劈华山”贯注内力,劈向秀秀。

  匆促之间,秀秀出自本能的双掌一

  柯石急忙叫道:“接不得!快避开!”

  口中叫着,手下不敢怠慢,硬生生的卸回了掌力。

  丽丽及娟娟懵然未觉,出掌似电,分别劈中了柯石的背部及部,柯石正在卸力,遭此重击,立即出鲜血!

  身子亦踉跄摔出。

  丽丽及娟娟低叱一声,正追杀,却听秀秀叫道:“住手!”

  接着只见她唤声:“石弟弟!”立即朝柯石扑去!

  丽丽及娟娟惊呼道:“姐姐,你…”柯石想不到竟被秀秀认出了自己,正在不知该怎么办之际,已被秀秀抱个正着,不由叹道:“秀姐,我…”

  “不要说了!姐姐全知道了!快坐下来疗伤!”秀秀泪满眶,边擦拭柯石嘴角的血迹,边凄然道。

  柯石了一口气,笑道:“我没事!咱们快去追万世帝君吧!”

  三女不约而同的失声惊呼:“什么?方才那人就是万世帝君呀!”

  “不错!”

  “咱们真该死,快追!”

  四人联袂展开身形,疾驰而去。

  不到盏茶时间,已见秋若水赤手空拳的着万世帝君,对于另外六名黑衣大汉之围击,视若无睹!

  不过,由她那手忙脚以及万世帝君笑连连情形看来,她不但不是七人之敌,而且已经逐渐陷入险境。

  柯石朗喝一声:“阿姨,休慌!”

  说着,人已跃上半空,似大鹏展翼般扑向万世帝君。

  万世帝君已经吃过柯石的亏,见状正逃逸,秋若水冷哼道:“老魔,留下来拼个生死吧!”

  说完,使出全力,双掌劈出一道狂飙!

  万世帝君厉喝一声,只得挥动左臂(他的右臂已被劈伤),聚集全身功力劈出一道狂劲!

  “轰”的一声,万世帝君被震得连连后退三大步。

  此时,柯石的掌劲刚好跟上,只听万世帝君惨叫一声,摔飞出去,由那猛鲜血的模样看来,受伤颇重!

  柯石正掠上去制住他,却听秋若水惨叫一声,回头一瞧,只见她正好被一名黑衣大汉趁隙劈飞了出去。

  柯石喝道:“秀姐,困住他们!”

  身子已同时掠过去接下了秋若水,只见她的嘴角直沁鲜血,却仍关心的道:“石儿,别让老魔跑了!”

  柯石笑道:“阿姨,你瞧,他不是已经躺下去了吗?”

  “石儿,这老魔狡诈得很,先制住他的道,再过去!”

  柯石颔颔首,方弯捡石,却见一蓬蓝汪汪的细针已疾过来,老魔却趁机,弹起身子疾逃而去!

  “妈的!你鬼!我更鬼!”

  说完,左掌一圈一推,那篷淬毒的梅花针被震得疾逾闪电般向老魔的背后,得他横里一闪。

  柯石却趁机赏了他一记“百步神拳”

  “砰”的一声,老魔身似断线的风筝一般,惨叫一声,落地之后,拼命挣扎一阵子,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柯石制住了他的道之后,放下秋若水柔声道:“阿姨,你不要紧吧?”

  秋若水微笑道:“没关系,回去服药之后,就没事啦!你快去帮忙把‘太行六鬼’解决掉,免得另有变化!”

  “是!阿姨你自己多小心些!”

  “你放心!”

  柯石一见秀秀三人将阵式使开之后,任“太行六鬼”如何猛闯,依旧冲不出去,心中一喜,朗声笑道:“三位姐姐,咱们试试联手的威力,如何?”

  秀秀笑道:“好呀!”

  柯石朗喝一声:“太行六鬼,你们马上要变成鬼了!”

  说着迅速扑入阵中,配合秀秀三人之方位迅速展开攻击。

  十招不到,立即有一人中掌倒地。

  秋若水的见识及武功已经够渊博的了,可是却未曾看过如此威力绝伦的阵式,不由瞧得出神了!

  秋若水知道在万世帝君的身边随时会有“太行六鬼”出现,因为他们六人不但武功高强,更练有一套合击之术。

  秋若水曾经见过他们六人在半个时辰之内击毙“终南七剑”因此对于他们六人的武功及合击之术一直深戒于心!

  想不到十招不到“太行六鬼”立即倒下一人,而且兵败如山倒,立即又有人倒在地上,不由令秋若水又惊又喜!

  她陡地心念一动,叫道:“石儿,别毁伤他们的容貌!”

  柯石朗声笑道:“遵命!笑傲山林!”

  三女立即应道:“谁奈我何!”

  只见四道迥旋掌力,形成一股极强的力,立即将剩下之三人牵得一阵踉跄,紧接着便是“砰!”、“碎!”、“砰!”以及惨叫声。

  剩下之三人各中四掌,栽地不起!

  柯石传音道:“秀姐、丽姐、娟姐、快记下他们的容貌及体态,咱们干脆易容成这四人,暗中对付‘大棵呆仔’!”

  秀秀惊道:“金世伟也要来京?”

  柯石颔颔首,传音道:“三天之内,他必定会来此!”

  秀秀突然喜道:“石弟弟!咱们不妨也请娇妹及仙妹来帮忙!”

  柯石闻言,神色不由立即异样!

  秀秀体会出他的心理,立即歉然道:“石弟弟,当之事,娇妹及仙妹已经告诉我了,是姐姐错怪了你,请你原谅我!”

  柯石闻言立即卸去心中之石,欣喜的道:“姐姐!这表示你们很爱护我!我很高兴!来!我介绍你们和秋阿姨认识!”

  经过一番交谈之后,三女已经和秋若水谈得十分的融洽了,只见秀秀掏出一个瓷瓶,笑道:“阿姨,这是丐帮的‘百草丸’,你先服用吧!”

  秋若水欣喜万分的道:“秀秀,你怎么拿得到这种疗伤圣药呢?”

  秀秀递过瓷瓶之后,笑道:“丐帮前任帮主侯亮乃是我们的‘花子哥哥’,他目前亦在京城,正在路卖宝‘百草丸’哩!”

  秋若水惊讶的道:“以侯老帮主的至尊身份,怎么此微业呢,此药极为珍贵,寻常人岂能买得起?”

  柯石含笑接道:“花子哥哥最会‘要宝’啦!他居然将这么珍贵的药,一瓶只卖一两银子,而且每只卖一百瓶哩!”

  “天呀!太便宜了!他究竟是何用意?”

  秀秀笑道:“阿姨,花子哥哥历劫重生,想籍此救些贫苦之病人,另外也监视邱高等六名黑道高手的行动!”

  说完,瞧了柯石一眼。

  柯石笑道:“秀姐,那六人早已被我杀死了,想不到咱们不约而同的在此会合,看样子注定万世帝君非灭亡不可!”

  秋若水笑道:“各位,趁着目下四周无人,咱们先把这些尸体毁掉,再将老魔带到别处供,免生意外!”

  秀秀颔首道:“阿姨!我身上有化尸水,由我们三人处理吧!”

  秋若水笑道:“好!那就麻烦你们啦!石儿,我先回府一趟,免得大伙儿牵挂,你明再回府吧!”

  说完,朝柯石神秘的微微一笑。

  柯石心知她是故意安排自己与秀秀三人相聚的机会,难为情的笑道:“阿姨,你可以自己回去吧?”

  秋若水笑道:“别把阿姨看得太弱了!秀秀、丽丽、娟娟,明天随石儿到府里一游吧!我就先走啦!”

  “阿姨再见!”

  ︽︽  ︽︽  ︽︽  ︽︽

  柯石擒着万世帝君,随着秀秀三人回到那楝独立庄院,只见秀秀朝暗处一名中年汉子打个招呼,迳自走向大厅。

  尚未入厅,只听花子哥哥朗笑道:“秀秀,你们三人带谁来啦?”

  秀秀脆声笑道:“花子哥哥,你猜猜看!”

  “哈哈!瞧你那欣喜的语气,莫非找到小石了?”

  柯石早已恢复原貌,闻言之后,哈哈大笑道:“花子哥哥!你果然是老得成了,佩服!送你一个见面礼!”

  说完,将万世帝君朝他抛了过去。

  侯亮顺手一捞,一见是一位伤势颇重的陌生人,轻轻的放下他,上前一把搂住柯石,笑骂道:“妈的!小石,令人想煞了!”

  柯石欣喜的道:“花子哥哥!我天天在想念你,难道你的耳朵不会?”

  侯亮瞧了柯石几眼,笑骂道:“去你的!瞧你红莺星动,气金光闪闪,分明正在走桃花运,那有时间想我这个臭要饭的!”

  柯石俊颜一红,呐呐说不出话来!

  “哈哈!老花子无权干涉你们年青人的感情,说说别后的经过吧!”

  柯石摇摇头道:“花子哥哥,咱们先办正事再聊吧!你知道他是谁?”

  “眼生得很,莫非此人经过易容?”

  “不错!快卸去他的易容吧!我保证你会欣喜若狂的!”

  侯亮将酒泼在万世帝君之脸上,一阵之后,颤声道:“老魔,是你!哈哈哈…天道不远,报应不!”

  说着,左右开弓,连煽他二十来个耳光!

  立即煽得他齿落血溅,双颊高肿!

  柯石笑道:“花子哥哥!帝王受伤颇重,别把他揍死了!”

  “嘿嘿!放心!老花子会为他留下一口气的!我要好好的报答他赐给我这些年来如此‘舒适惬意’的生活的!”

  说完,卸下他的下巴,在他身上连点数下。

  只见万世帝君疼得身子一直颤抖,但因哑受制,听不到他的叫声,不过,由那一直迸出之汗水,可见他有多疼了!

  老花子笑道:“小石,别理他,说说你别后的经过吧!”

  柯石抓过一把花生,边喝边将自己将邱高六人及婢女全部杀死,化成邱高,带着胡义帆,混入大将军府以后的情形说了出来。

  在说到有关他在府中之风事迹,他完全略去,以免另生风波。

  当柯石说到今夜与万世帝君拼斗的情形之后,一见地下之万世帝君早已疼昏了过去,不由叹道:“花子哥哥,他已昏了,算了吧!问口供吧!”

  侯亮却恨恨的道:“算啦?那有如此便宜的,小石,咱们分手之后,我曾经到你以前住处去找过花泰华,唉!”

  “那知花泰华已被活生生的钉在山壁,一直到鲜血尽而死,你说,惨不惨?你说,该不该就此算了?”

  柯石听得咬牙切齿,双目之中煞光迸,双手紧紧的互握着。

  侯亮沉声续道:“在花泰华尸体左下方留有‘金世伟’三个大字,由那份入石三分的指力看来,必是此魔无疑!”

  “我于入夜之后,偷偷的取下花泰华正携往他处埋葬之际,却觉指尖已经发麻,心知必然已中了毒。”

  “所幸,我的身上尚留有‘千年参王’之皮膜,取食数口之后,立即化去剧毒,同时,也顺利的埋妥了花泰华。”

  柯石声道:“‘大棵呆仔’,你不得好死!”

  说完,左脚用力踹碎了万世帝君的左膝。

  只见万世帝君疼得自昏之中醒了过来。

  捺亮声道:“姓金的,你准备享受吧!”

  说完,迳自走入后院。

  柯石声道:“老魔,你造孽多端,准备接受报应吧!”

  秀秀三人不忍目睹惨刑,一见侯亮出来,立即站起身子托词离去。

  只见侯亮摇幌着瓶中之灰色体,狠声道:“姓金的,这个东西名叫‘汞’,你一定很吧!嘿嘿…”柯石一见万世帝君目,不由说道:“花子哥哥,这宝贝究竟有多厉害?瞧老魔骇成这个样子?”

  “哈哈!小石,先剥光他的衣服,我表演给你欣赏一下!”说着,拿着那瓶“汞”在手中把玩着。

  柯石卸去万世魔君之衣杉时,陡觉入手时衣角之重量有异,仔细一搜索,居然在衣角处发现了数张折纸。

  柯石边取出那五张折纸边笑道:“妈的!老魔,你怎么也跟我一样把宝贵的东西,藏在衣角内,待我瞧瞧是什么东西?”

  侯亮也甚感兴趣的凑过来一瞧。

  “妈的!名册、藏宝图、落鹰峡地形图,哈哈!老魔,你上路的哩,省了咱们不少的口舌!”

  侯亮声道:“姓金的!你想不到也有落在别人手中的一天吧!妈的!你信不过别人,现在连你自己也信不过了吧!”

  “哈哈!报应!”

  说完,剥光了他的身子。

  侯亮解去万世帝君身上的“逆血搜魂”制之后,声道:“姓金的,谢谢你这些年来的‘照顾’啦!”

  说完,手中匕首一扬,钉住了他的“气海

  万世帝君怨毒无比的瞪着侯亮,很不得生饮他的血。

  侯亮神色一冷,哼道:“姓金的,尝到被迫害的滋味了吧?你不妨回想一下昔年你是如何整我的?”

  说完,拔起匕首,顺手倒入一滴“汞”。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