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9726 
上一章   ‮头魔逮笼铁下布 章六十第‬    下一章 ( → )
秋若水笑道:“夫人,我姓秋,名叫若水,夫人,你想不想回府?”

  胡夫人双目一亮,但旋又黯然的叹了一口气!

  秋若水仍是笑道:“夫人,你想不想回府?”

  “我…我可以回去吗?”

  “可以!如果你同意的话,可以马上回去!”

  河远大师却慌忙叫道:“特使,你…”秋若水突然站起身子,恭声道:“帝王!”

  河远大师突然一惊,立即跪伏在地,唤道:“叩见帝王!”

  秋若水出手似电,制住了河远大师的麻之后,松口气,道:“夫人,时间宝贵,咱们走吧!”

  陡听门口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同头是岸!”

  秋若水以为自己的行迹已被寺中之人发现,立即挡在胡夫人的面前,暗暗提足功力,准备应变!

  只见一位身形高大,古稀开外,白眉遮帘的灰袍和尚及一位满脸仙气的缁衣中年女尼相继跨入房内。

  被制伏在地的河远大师,一见灰袍老僧,身子一颤,立即垂下了头。

  灰袍老僧双目神光倏闪,沉声道:“河远,你做的好事!”

  河远大师想不到师叔海因大师竟会在此地出现,听他意思,敢情他已经听到了自己方才与特使之谈话。

  他唤声:“师叔!”之后,立即垂首不语。

  海因大师重重的冷哼一声!

  站在海因大师身旁的辎衣女尼宣声佛号,面带微笑道:“大师,令师侄既然还认你为师叔,表示他良知未泯…”

  海因大师叹道:“神尼,您也听到他方才的野心了,他配为少林之门人吗?少林不幸竟连出不少叛徒,令老衲羞煞!”

  “大师!此种事情非仅少林独有,此乃天意,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经此一劫,对各大门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神尼高见,老衲佩服!”

  秋若水默默的听了一阵子,心知眼前这位中年女尼正是胡无垢之师天山神尼,想不到年逾百龄的她,望之却未逾四旬。

  可见她的一身功力已达功参造化之境。

  只见她双膝一屈,跪伏在地,恭声道:“秋若水拜见二位前辈!”

  天山神尼面带微笑,慈祥的道:“女施主,请起!”

  秋若水仍然跪伏在地,诚敬的道:“晚辈一身罪恶,请前辈为晚辈剃度,晚辈愿以下半辈子长伴青灯木鱼,静思己过!”

  “痴儿!别说你俗缘未了,除魔卫道大事仍要仰赖你甚多,你岂可轻言出家,起来吧!贫尼尚有事相托!”

  秋若水恭恭敬敬的朝二人叩了三个头,站起身子肃然立于一旁。

  海因大师沉声对河远道:“河远,老衲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事成之后,罚你在后山面壁十年,你可愿意?”

  河远大师一听眼前这位女尼竟是传闻中已臻“仙侠”境界之天山神尼,凛畏之余慌忙应道:“多谢师叔的玉成!”

  “起来吧!”

  “是!多谢师叔!”

  说完,也叩了三个响头,肃立在一旁。

  天山神尼朝胡夫人道:“夫人,你请坐,贫尼尚有事相托!”

  胡夫人一见天山神尼的容貌仍和十三年前携胡无垢返天山时相同,钦敬之余忙道:“神尼之前,那有俗女之座位!”

  “阿弥陀佛!夫人辅弼大将军,捍卫国家,造福天下苍生,功德无量,请先坐下,贫尼方能道出所托之事!”

  说完,亦和海因大师坐于椅上。

  胡夫人坐下后,正道:“神尼、大师,请问有何指示?”

  天山神尼瞄了秋若水及河远一眼,肃然道:“女施主当今武林有一对父子企图想称霸武林,因此,才会使得处处呈现混乱不安!”

  “那对父子姓金,为了借助大将军之权势,方便他们的行动,所以才会有将女施主软于此地,另派人冒充你之举。”

  “不过,翁失马,焉知非福,女施主今返府之后,必可发现府中之人、事皆已有了令人欣慰的改变!”

  “女施主届时只要听凭秋女施主之安排,自可逢凶化吉,安享晚年,甚盼女施主善体天心,多加照顾佛门弟子,阿弥陀佛!”

  胡夫人合什肃然道:“神尼慈悲,胡家只要能够渡过此劫,誓必在能力范围内弘扬佛法,救济受苦受难之人!”

  天山神尼及海因大师耸然神动,连宣佛号不已!

  河远大师羞愧的垂首不语。

  海因大师一瞧,内心甚慰,朗声道:“河远,以前种种譬如昨死,明种种譬如今生,提起精神对付金氏父子吧!”

  “弟子遵命!弟子誓必全力以赴,舍命亦在所不惜!”

  天山神尼神色湛然道:“河远,你放心,女施主返府之后,由贫尼暂充她的角色,大师亦会在此挂单,你尽管应付他们吧!”

  河远大师感激的道:“多谢神尼及师叔之玉成!”

  天山神尼朝秋若水道:“女施主,万般皆天意,只要顺天行事,必可逢凶化吉,此间之事已了,你们返府吧!”

  “是!甚盼巨枭伏诛之后,神尼能再度光临大将军府!”

  天山神尼微笑道:“没问题!届时贫尼和大师皆会前往叨扰一杯水酒的!”

  “既然如此,晚辈告辞了!”

  ︽︽  ︽︽  ︽︽  ︽︽

  秋若水及胡夫人共乘一轿返回府中,已是申时时刻了。

  ,一人直接进入房中,秋若水替胡夫人卸去易容换套新衫后,见胡夫人那微因苍白的脸孔,不由歉然道:“夫人,我真是造了不少的孽!”

  胡夫人拉着她的柔荑,含笑道:“若水,这是天意!何况,你是被金氏父子所,根本与你无关,咱们去瞧瞧帆儿吧!”

  那知,她们二人尚未踏出房门,胡无垢早已接到小竹的报告,飞快奔入房中,一见果真是自己的生娘,唤声:“娘!”之后,立即扑进她的怀中!

  泪珠不住了下来。

  母女二人相别十三年,胡夫人又历劫归来,悲喜集,两人立即哭成一团。

  秋若水只觉鼻头一酸,强忍住泪水,去将胡义帆找了过来。

  胡夫人及胡无垢好不容易才止住泪水,一见胡义帆进来,三人立即又哭成一团,连秋若水也陪着掉了不少泪水。

  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声,胡夫人立即关切的询问胡义帆的伤势。

  胡义帆羞愧的道:“娘!帆儿自行不义,致遭此伤,目前伤势巳经稳定,只要经过手术一定可以恢复正常的!”

  胡夫人拉着秋若水的柔荑,道:“帆儿、垢儿,这些年,你们秋阿姨代娘照顾这个家,还不快叩谢她!”

  秋若水羞愧的道:“夫人,羞煞我了!”

  说着,避开了二人之叩谢。 

  胡夫人叹道:“帆儿、垢儿,你们起来吧!据神尼指示,幕后阴谋人物,最近将会来此,咱们必须全听若水的安排!”

  胡无垢一听恩师已抵白塔寺上且即欣喜的道:“娘,师父目前还在不在白塔寺?”

  “在啊!神尼与大师要暗中监视那歹人哩!”

  秋若水柔声道:“垢儿,金老魔随时会抵达白塔寺,不妨过些时再去,据神尼表示,她将和少林海因大师来此喝喜酒哩!”

  胡无垢听得心儿怦然直跳,娇颜倏红!

  陡见小竹行入房内,朝胡夫人一礼,脆声道:“夫人,请用膳!”

  胡夫人笑呵呵的盯视小竹一眼,笑道:“小竹,你越来越标致啦!”

  小竹又羞又喜,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秋若水答道:“夫人,老爷今晚可能不会回府用膳,咱们准备用膳吧!”

  众人遂移到书房用膳。

  ︽︽  ︽︽  ︽︽  ︽︽

  膳毕后,众人刚刚开始聊天,却听小梅跑进来兴奋的道:“夫人,老爷回来了!”

  小梅的话音未落,胡大将军已经似一阵风般奔进来,口中叫道:“夫人,夫人,夫人,你真的回来啦?”

  目光落在胡夫人身上,立即一把搂住她,喃喃的道:“夫人,你受苦了!”

  胡夫人一见郎君如此牵挂自己,分明这些年来,他也已经发现自己已经被人假冒,心中不由一阵慰然!

  泪水当然又簌簌直落了!

  秋若水一见胡大将军至情的,心中一阵惭愧,立即咽声道:“大将军,秋若水作恶多端,情愿领罪!”

  胡大将军轻轻的推开夫人,沉声道:“秋若水,你好大的胆子!”

  “民妇该死!”

  “哼!李代桃僵,好高明的手法—说出你们的阴谋吧!”

  胡无垢从柯石的口中知道秋若水已臣服于柯石,不过,柯石自己也不敢确定她是否真的想弃归正?

  想不到她却以实际的行动来表示她的诚意,胡无垢在欣喜之余,反而耽心爹会将她得重入歧途!

  当下,正道:“爹,女儿回来三年多,所见所闻,皆是秋阿姨精明干练的成就,请问爹,我阿姨做错了什么事?”

  胡大将军暗忖:“秋若水的确没有什么恶迹,虽然她在‘那方面’的需求甚强,令自己招架不了,但那也是为了取悦于自己呀!”

  他不由放缓了口气问道:“垢儿,你为何要搬到后院去住?”

  胡无垢尚未开口,胡义帆早已接口答道:“爹!这完全是孩儿的错,妹妹是因为看不惯孩儿的胡作非为,又劝阻无效,才搬到后院去住的!”

  胡大将军的脸色不由一变!

  胡无垢柔声的道:“爹!您回想一下,这些年来秋阿姨为咱们胡家出了多少的力,文武百官对你更钦敬,是谁的功劳?”

  胡大将军颔首道:“不错!若水的人缘甚佳,连皇后也对她十分的好感.她实在替我解决不少的难题,我…”

  胡无垢又柔声道:“爹,你再想一想!秋阿姨有没有做过什么错事?”

  胡大将军沉思道:“没有!她连一件错事也没有做过?”

  事实上,万世帝君在这些年来一直隐伏不动,所以根本用不着动用胡大将军的势力,至于他称霸武林之后,那可就难说了!

  胡夫人略带埋怨的道:“老爷,既然如此!你怎么用这种态度对若水呢?”

  “我…夫人,你不怪她把你关了这么多年呀?”

  “老爷,你弄错了!若水也是被人所,她今天是冒了多大的危险,才把我从白塔寺救出来的,我感激都来不及,怎能怪她呢!”

  “真的呀?我一直以为是她自己在…”

  底下的“搞鬼”二字,他再也说不出来了!

  胡夫人便把自己的遭遇,以及今发生之事说了一遍。

  胡大将军想不到居然有歹徒将脑筋动到自己的头上,而且已经做得天衣无,若非秋若水决心弃暗投明,自己的下场一定够悲惨的!

  想至此,胡大将军身子一颤,急忙道:“若水,是我错怪你了,快请起!”

  秋若水凄然一笑道:“老爷,怎么说,我也是对不起你们胡家,你就让跪到师祖回来,聊表我的一番心意!”

  胡大将军惑然的道:“师祖?那个人是你的师祖?”

  胡无垢含笑道:“爹!秋阿姨说的就是‘邱护院’啦!事实上,邱护院早已死亡,他的真正身份是‘柯石’!”

  胡大将军叫道:“又是一个冒牌货呀?”

  胡无垢含笑将柯石的身世及遭遇说了一遍。

  当她说完之后不久,柯石刚好逛了天桥回来,这段情节就此揭过。

  且说柯石和胡大将军浅酌细饮,总算弄清了事情的经过,只听柯石正道:“爹、娘!小婿有一件事必须向你们报告一下!”

  “小婿已经与慕容世家三位姑娘互许终身,另外,金玉娇及其师妹亦与小婿有过合体之缘,小婿不想始终弃,因此…”

  胡大将军哈哈笑道:“赞成!为人处世,最要紧的就是要有责任感,尤其在感情这方面,更是要有责任感!”

  胡夫人却咋舌道:“五个呀!怎么定名份呢?”

  柯石俊颜一红,干咳一声说不出话来。

  秋若水笑道:“夫人!幕容世家三姐妹素有‘武林三才女’之美号,不但文事武功皆超人一等,心气度亦令须眉自叹不如。”

  “至于我那两位师妹,金玉娇素有‘女诸葛’之称,出污泥而不染,苏小仙乃是先师内定之继任人选,各方面堪称一。”

  “她们五人乃是江湖儿女,绝对不会计较什么名份的,只要石儿能够一视同仁,定可以过着神仙美侣之生活的!”

  柯石及胡无垢又羞又喜,只有垂首不语的份!

  胡夫人关心的问道:“若水,垢儿自幼即上天山习艺,为人处事方面可能会有疏失,我真担心她会比不上另外五人哩!”

  秋若水笑道:“夫人,你过虑了,据我所知,垢儿无论家世、人品、武功皆是六女中之姣姣者,将来必是‘班长’!”

  胡大将军及夫人听不懂“班长”之话意,胡义帆却不住哈哈大笑!羞得柯石及胡无垢心儿怦怦跳!

  胡大将军心知此话必涉及“榻上”方面之事,不好意思追问下去,便笑道:“石儿,嫁出去的女儿,有如泼出去的水,垢儿若有差错!你别顾忌什么!知道吗?”

  “知道!爹!娘!你们放心,石儿何德何能承蒙几位姑娘厚爱,一定会好好的珍惜这个家,这段良缘的!”

  说完,轻轻的握着胡无垢双手。

  秋若水笑道:“石儿方才之言的确不错!这六位姑娘文武兼修,人又长得够美,他实在够幸福的啦!”

  胡义帆突然喊道:“送入房!”

  胡无垢挣脱柯石双手,白了胡义帆一眼,佯叱道:“哥!你少胡说八道!我与娘分别十三年了,今晚要好好的聊一聊!”

  胡义帆笑道:“妹妹!你少煞风景…我…我…”

  敢情,他突然想起岂可对父母不敬,因此,才说不下去!

  胡无垢笑道:“哥!万世帝君在这一、两天将会来此为你疗伤,为了保守秘密,我想请娘暂时住在后院!”

  秋若水赞成的道:“不错!万世帝君为人多疑,心计又深,夫人不妨暂时住在后院,最好也易容一下,以预防万!”

  胡夫人欣喜的道:“太好啦!一方面可以叙叙别情,一方面我也顺便把为人母之道顺便告诉垢儿,免得令人说咱们胡家没家教!”

  胡大将军听得哈哈大笑,连道:“有理!有理!”

  秋若水笑道:“夜已深了,大家休息吧!”

  ︽︽  ︽︽  ︽︽  ︽︽

  同一时间。

  京城南郊一栋独立院落内。

  只见那位灰袍老人和瘦削汉子刚刚卸去发套及易容药,赫然正是丐帮前任帮主侯亮及一位颇为清秀的廿五、六岁汉子。

  两人取出卤味、花生及一壶白干,立即据案边饮边说。

  只听那位瘦削汉子低声问道:“师祖,那个邱高怎么会悄然离去呢?”

  侯亮摇摇头道:“这魔头一向心狠手辣,他突然在此出现,又突然离去,一定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待办,一定会再来的!”

  “师祖,那咱们可不能不防,明晚是不是仍然表演那招气功呢?”

  “哈哈!咱们今晚已经大大的脸,往后根本不必再表演气功了,就等着收银子以及准备追查邱高的落脚之处吧!”

  “师祖,依你看,邱高会不会是上次突然上京城的六位黑道高手之一人?”

  “唉!一时也无法确定,若非京城分舵整个的被挑去,早就查出这六人的身份以及落脚之处了!”

  “师祖!别急!早晚可以救出帮主的!来!干杯!”

  侯亮干了一杯酒,神色凝重的道:“万世帝君的手段实在够狠!咱们如果不早将帮主及各派掌门人救出来,总是一大隐忧!”

  陡听屋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衣袂破空声,老花子双目一亮,右掌一挥,烛火立熄,屋内立即呈现一片黑暗。

  却听门口传来一阵低微的谈话声。

  “姐!咱们一路循着记号追来,这一个葫芦标志之口已经被了起来,看样子,花子哥哥一定是在此地了!”

  “嗯!咱们进去吧!”

  侯亮暗呼一声:“秀秀、娟娟!”立即面现喜的闪出厅外。

  只见门外站着五位商人打扮之汉子,其中一人较为眼尖,立即低声呼道:“花子哥哥!我是秀秀,快开门呀!”

  侯亮低声笑道:“丫头,这道小门岂能拦得了你们,快进来吧!”口中虽然如此说,仍然命瘦削汉子上的开门。

  秀秀三人欢呼一声:“花子哥哥!”立即扑了过去。

  人未到,一阵香风已经沁入了侯亮的鼻中。

  侯亮一一拉着她们的手,笑道:“丫头,别怠慢了贵客,咱们入内谈吧!”

  秀秀忙回头笑道:“娇妹!仙妹!请进呀!”

  五位丫头一入内,只见侯亮已经重新点着了烛火。

  侯亮一一瞧过五人,频频点头,笑道:“嗯!这手易容功夫的确顶呱呱,不过,身上不该有香味,是不是?”

  五女相视一眼,吐了吐舌头,秀秀笑道:“还好,别人不似花子哥哥这么细心,否则咱们沿途就麻烦了!”

  侯亮笑道:“丫头,先把这两位贵客介绍一下吧!”

  秀秀笑道:“娇妹!仙妹!这位风趣诙谐的不老神仙,正是我向你们再三提起过的仁义大侠侯亮,花子哥哥!”

  “花子哥哥,她叫金玉娇,是万世帝君之女,不过没有嫡亲关系,另外这位名叫苏小仙,乃是婆婆之关门弟子!”

  侯亮听得瞿然一惊,旋又笑道:“乖乖!来头不小哩!你们应该是处于敌对的立场,怎么会凑在一起呢?”

  “花子哥哥,说好听一点好不好,这个‘凑’字听起来怪怪的!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有石弟弟,我们才会聚在一起!”

  “妈的!小石真是福不浅!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又黑又瘦的小子不但变得有了一身武功,更是如此风靡了天下女子!秀秀,小心喔!”

  “去你的!别挑拨离间,花子哥哥,你有没有见过石弟弟!”

  “没有呀!自从上次在你们失踪的地方分开之后,我一直在丐帮各处分舵奔忙,根本没有看见过他!对了,你们怎么失踪的?”

  秀秀叹口气,说道:“花子哥哥,就在你和石弟弟去秘的第二天夜晚,突然有十名黑衣人扑进屋中。”

  “我们三人刚跃出秘室,立即听到掌柜的一声惨嚎,接着立即陷入重围,所幸我们所练之阵式果然奇奥无比,立即稳了下来。”

  “厅内厅外四处拼斗,我们三人依然有攻有守,而且经过两个时辰的拼斗,已经先后劈死了六名黑衣人。”

  “我们三人正提聚剩余功力将另外四人结束之际,却见一名黑衣老者,闷不吭声的暗中劈了我们三掌。”

  “一来事出突然,二来他的掌力又疾又猛,加上我们三人体力已经消耗过度,因此,相继被击成重伤,被制了晕。”

  “醒来之后,我们三人已经置身于少林寺的静室内,而且发现金世伟竟以我们三人为饵,打算一举杀死你及石弟弟。”

  “那知石弟弟功力绝伦,竟然直接找到静室外,先后劈死了金世伟身边的几位高手,花子哥哥,那位将咱们三人劈成重伤的‘一掌开天地’也被石弟弟劈死了哩!”

  “哈哈!我知道,这完全是婆子的功及千年参王的药力在小石身上所产生的效果,以后会更吓人的,说下去吧!”

  “花子哥哥!你可知道,不但少林寺的‘罗汉阵’困不住石弟弟,连功力绝高的金世伟也被石弟弟震退哩!”

  “喔!的确高明!你们就趁机溜出来吧!”

  “那有这么容易,金世伟早就制住了我们的道啦!若非娇妹暗中解开我们的道,我们还不是难魔掌。”

  侯亮深深的瞧了金玉娇一眼,笑道:“姑娘,老花子佩服你的抉择,若非你的帮忙,当今武林已是一片黑暗了!”

  金玉娇脆声道:“花子哥哥,你把我说得太伟大啦!”

  “喔!你也叫我花子哥哥!哈哈!好!太好啦!秀秀,再说下去呀!”

  秀秀续道:“花子哥哥!石弟弟离开少林之后巧遇娇妹及仙妹,双方一阵交谈,仙妹一听到石弟弟竟杀了其师,一怒之下制住了他的道。”

  “就在此时,娇妹及仙妹茶中之药巳经发作,三人立即被抓进一栋设备豪华的住宅之中。”

  “为首之青年存心毁去娇妹及仙妹,因此,强行令二人服下大量的媚药,所幸石弟弟自行冲开道,救走了二人。”

  “石弟弟为了解救娇妹及仙妹,不得已之下与她们二人结下合体之缘。”

  “那知却被我们三人撞见,石弟弟一发现了我们,立即逃去,我们五人经过一番交谈之后,心知已误会了石弟弟。”

  “我们决定先铲除这批娘,再去寻找石弟弟,那知,石弟弟已经先我们下手除去那些人,而且在壁上留了字!”

  侯亮焦急的道:“唉!小石这一去,要找他可就难了!”

  秀秀强忍住泪水,咽声道:“花子哥哥,我们三人为了逃避金世伟的追拿,在娇妹的安排下暂居在洛‘无尘庵’中。”

  “那知,在前些日子却发现贵帮洛分舵的弟子正被十余名黑衣大汉追杀,我们三人顾不得身份,便出手歼敌。”

  “战一个多时辰,终将来敌消灭,经过一番交谈,方知花子哥哥你已重掌丐帮,目前正往京城方向行进中。”

  “娇妹及仙妹与我们在‘无尘庵’会面之后,获知万世帝君及金世伟竟想上京夺取娇妹师姐秋若水的元,增强金世伟之功力。”

  侯亮讶道:“秋若水这个娃目前在京城?”

  秀秀颔首道:“不错!她不但在京中,而且已经大大方方的当了好几年的胡大将军正室夫人了。”

  侯亮骇然道:“胡大将军?是不是虎威震四方的胡大将军?”

  “不错!就是他!万世帝君有了这个靠山,官方也对他无可奈何了!”

  “以胡大将军的精明,秋若水岂能骗过他?”

  “花子哥哥,你瞧瞧我们五人吧!”

  说完,五人不约而同的将手负在后面,暗运“百变神功”立即恢复了原貌,瞧得侯亮及那位汉子惊叹不已!

  秀秀笑道:“花子哥哥,这就是婆婆的独门绝技‘百变神功’,可以随心所的变化容貌、体态以及嗓音。”

  “哗!想不到世上竟有这种功夫!唉!真是道消魔长,看样子咱们皆已难逃这一劫了!”

  秀秀摇摇头,道:“花子哥哥,你放心!到目前为止,除了我们五人会此技以外,就只有秋若水及石弟弟会此技!”

  侯亮松口气,道:“吓了我一跳!老花子此次上京,乃是据报有六名万世帝君辖下之黑道高手在前阵子入京,特别来看看!”

  秀秀问道:“花子哥哥!你可知道胡大将军府在何处?”

  “知道!不过,咱们进不去!”

  “没关系!咱们可以趁黑溜进去!”

  “别急!天子脚下,岂可疏忽,咱们先计划一下,明晚再行动!”

  秀秀瞧了那位汉子一眼,问道:“花子哥哥,这位大哥,我一直觉得很眼!他是不是贵帮的‘掌令’舒荣昌,小舒?”

  那位汉子慌忙拱手一礼道:“不敢!小丐正是舒荣昌。”

  侯亮哈哈大笑道:“小舒!想不到你的知名度高的哩!不错!他正是本帮的未来帮主人选之一,一身‘混元气功’练得颇为扎实。”

  “这栋房子正是小舒叔叔遗留给他的财产,也是本帮在京中的秘密连络站.别看四下无人,地下密室已藏了十余名高手。”

  “上回我及小石发现你们三人失踪之同时,也获悉敝帮帮主失踪,另有两名长老突然暴毙之消息,因此,急忙赶回总舵。”

  “剩下那二名长老原本就支持花子哥哥的,经此一难之后,他们及小舒接纳了花子哥哥的申词,再请花子哥哥暂代帮主…”

  五位少女慌忙上前道喜。

  侯亮苦笑道:“少糗我啦!这种苦差事不干也罢,天天传来分舵遭人袭击之事,得花子哥哥再度奔波天涯!有够累!”

  秀秀肃然道:“唉!万世帝君的实力太强了,又是计划多年,有备而来,这一场仗,咱们一直处于下风,打得甚为辛苦!”

  侯亮呵呵笑道:“丫头!别怕!小石的出现,不但你们的终身有了依靠,正义的一方亦有了希望,自古以来,永远是‘不胜正’的!”

  “唉!石弟弟你现在在何处?你还好吗?”

  ︽︽  ︽︽  ︽︽  ︽︽

  此时的柯石正在销魂哩!

  原来,送走了众人之后,多多、甜甜及香香奉了胡义帆之暗中指示,早已欣喜若狂的邀请柯石去洗“泡泡裕”了。

  那三个丫头想不到“邱爷”居然是一个貌若潘安的小伙子所乔扮,而且是未来的姑爷,难怪她们会欣喜若狂。

  她们卖力的表现着…

  柯石亦竭力放松心情,以便能够全力对付万世帝君。

  可惜,三女太过于兴奋,一个时辰不到,先后得手脚发软,得柯石强忍住火,反而服侍三女洗妥身子。

  他独自回房,躺在榻上,一来尚未“火大”得很!二来想起自己福齐天,竟然拥有六名娇,他再也睡不着了!

  他干脆取过喝剩的那坛花雕,自饮自酌起来。

  那知,不到半晌,突听三声轻细的敲门声,不由暗忖:“妈的!更深夜静了,究竟是谁还会来此?”

  房门一开,竟是秋若水,他不由一怔!

  秋若水娇媚的一笑,自动闪进房。

  她关上房门之后,一见柯石独自浅酌,会意的道:“小石,睡不着啊?”

  柯石又饮了一口,苦笑道:“帆弟好心好意安排多多三人请我洗泡泡浴,那知我却洗得一身是火,真是伤脑筋!”

  秋若水亦自动喝了一杯酒,笑道:“小石,你是不是想要好好的一场,却又不出来,因此才会一肚子的火?”

  柯石红着脸,颔首道:“不错!正是这个样子,我也不知怎么搞的?越来越不出来,偏偏她们又招架不住!唉!伤脑筋!”

  秋若水欣喜的道:“太好啦!来!小石,我分析给你听!”

  说着伸出纤掌,开始为柯石宽衣!

  柯石后退一步,诧道:“秋阿姨,这样子不大妥吧?”

  秋若水却正道:“小石,万世帝君父子此次上京,其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偷取我的元,因此,必然会试探我的武功,对不对?”

  柯石默默的点点头。

  “可是,我那元早已大部份被你走,此时的功力只是一名普通高手而已,老魔一试自然会发现异状,戒心一起,恐有意外会发生!”

  “这…以老魔之心,绝对会发现此事的!”

  “因此,我原本打算向你借一点功力,事后再归还,经过方才你所述之情形,你这个‘暴发户’根本不在乎这一点点功力!”

  “暴发户?什么意思?”

  “嘻!海光大师静坐一甲子的功力送了你!千年参王也整个的被你食,先师近百年的功力也送了你,还有我那近甲子的内功,你算不算是暴发户?”

  “这…”“嘻!也是你的体质特异,加上少林‘易筋洗髓神功’的确妙用无穷,否则你早就被这些内功炸坏了!”

  “不过,由于你拥有如此雄浑的内功,元甚固,任何女人只要和你在一起,会不住的很早身,长久以后,必损其元。”

  “相反的,你会越来越不出来,到了不之境时,只要你再静坐一年,将可练成平地飞升!”

  “哇!那我岂不成了神仙啦!”

  “不错!不过,垢儿等人不但身体搞坏了,今后势将忧郁以终,别说她们不愿再嫁,就是再嫁,普天之下也没有男人能似你这般带给她们高!”

  “那…我…我不喜欢成仙哩!”

  “不喜欢成仙也可以,那是你的自由,不过,你至少可以活上二、三百岁,垢儿她们则活不过十年,你也一样孤独!”

  “有这么严重啊?”

  “我何必危言耸听吓唬你,古人说:‘为刮骨刀’,任何女子只要和你合过,总会情不自的想要和你狂!”

  “只要和你再一合,你不,她得一塌糊涂,当时是得分不清东西南北,可是终年累月这样下去,非垮不可!”

  “就以我来说,今晚虽是来求你赐给我一点功力,可是,在我的心中何尝不是渴望能够再好好的狂一次!”

  “唉!从今以后,你将是垢儿六人之如意郎君了,我却…唉!不提也罢!人贵知足,在我今生能够遇上你,我又奢求什么?”

  柯石闻言,心中感动万分,不住一把搂住她,唤声:“若水!”头一低,轻轻的吻上那张丰润的樱

  秋若水美目一闭,热烈的回吻着。

  那双手熟练的为柯石宽衣解带!

  两人的双足缓缓的向榻旁移去。

  当二人抵达榻旁之时,二人已是赤身体,双也适时分开,只听秋若水媚声道:“小石,我整个交给你了!”

  说完,缓缓的仰躺在榻上。

  柯石轻轻的了上去,一招“含情看”!

  “滋”的一声,直抵心。

  秋若水叹息道:“小石,你可能没有发现你这‘话儿’越越长了,这是必然的现象,没关系,你弄吧!我得住!”

  “嗯!小石!你现在已经是全身道畅通无阻了吧!你有没有试过故意将调息的方式逆倒过来呢?”

  “这,倒是没有!不会有妨碍吧!”

  “放心!少林寺的‘易筋洗髓神功’之所以会傲视武林,就在此处,你只要逆行调运几次,全身道皆可自闭、自移,谁也伤不了你!”

  “真的啊?海光大师怎么没有告诉我吧?”

  “这也不能怪他!一来,他对你尚不十分了解,二来,当时时间太紧促了,他根本无法告诉你这一点!”

  “嗯!有理!当时的情况实在太恶劣了,时间也很短促,有些口诀也只能先记下来,事后再好好的体会!”

  “来!你先逆行调息一下!”

  “就是现在?”

  “不错!”

  “你忍得住?”

  “没问题,反正时间也不长!”

  说完,轻轻的推开柯石。

  柯石口气,先稳下激动的情绪,脑海中迅速的将“易筋洗髓神功”回想一遍,再试探的倒背了一下。

  起初不怎么顺,可是,第二次以后,顺多了,柯石立即开始逆行调息,秋若水则紧张万分的瞧着他。

  这是一项大胆的尝试!

  秋若水口中说得如此的轻松,心中却紧张得要死!明知道以柯石此时的功力,胜算很大,但她仍不住紧张不已!

  事不关己则巳关己则

  好半晌之后,只听柯石徐徐的吐了一口气,睁开双目。

  “小石,你成功了!”

  秋若水欣喜得下了泪水。

  倏听柯石含笑道:“垢妹,出来吧!窝在下面的滋味并不好受!”

  秋若水惊骇的道:“小石,你在胡说些什么?”敢情,秋若水以为柯石那一条神经失常,才会胡言语。

  那知,只听榻下“卡”的一声轻响,接着爬出了一位白衣少女。

  正是胡无垢!

  只见她背对着榻,声若蚊鸣的道:“阿姨,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羞,秋若水更羞!

  想不到竟让胡无垢撞见了这种丑事,万一她往大将军处一讲,自己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冤枉!

  想至此,她不由芳容失

  柯石见状,体会出她的心意,暗暗轻捏她的柔荑之后,含笑问道:“垢妹,你已经来多久了?”

  胡无垢冰雪聪明,在出来之前早已设想到二人之反应了,因此,故意说道:“阿姨、石哥,阿姨进来不久,我便也来了!”

  柯石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走下榻,轻搂着胡无垢坐在榻旁,柔声道:“垢妹,你也听到阿姨是为了解决咱们之‘鱼水之’才来找我的!”

  事实上,胡无垢来之时,只听到秋若水自己贪这一段,但她明理识大体,岂会否认,因此,轻轻的点点头!

  柯石轻声道:“垢妹,你的武功果然高强,若非,方才我经过一番调息,根本无法察出你隐在秘道中。”

  秋若水暗暗察言观,心知胡无垢方才颔首得很勉强,心中立即暗有主张,表面上却仍是不动声

  胡无垢淡淡的道:“石哥,方才你在情之中,耳目难免失聪,经过一番调息,自然发现我了,我先回去了!”

  柯石却一把搂住她,不依的道:“不行!垢妹!难得有明师在旁,你一定要好好的向阿姨请教一番!”

  “这!羞死人了…我还是回去吧!”

  秋若水轻咳一声问道:“垢儿,你已和石儿合过体了吧?”

  胡无垢羞得无地自容!

  柯石心知胡无垢较为保守,立即红着脸低声道:“阿姨,那一夜我和爹拼酒,在半夜醉酒口渴醒来之际,却发现屋中有一道白影!”

  “原来垢妹早已对我起疑,趁隙来搜查我的东西,我在糊里糊涂之中制住了她,接着就把她‘那个’了!”

  说完,轻咳二下。

  秋若水心知柯石所言绝非事实,否则以胡无垢那种刚烈的子,早巳自尽了,又岂会和他恩恩爱爱的!

  她不予说话,但仍然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只听她笑道:“喔!怪不得,垢儿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后院去下棋!”

  两人“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双双羞得颜面通红!

  秋若水柔声问道:“垢儿,你和石儿在一起会不会觉得他好勇猛,令人受不了,又令人情不自的想和他在一起?”

  “阿姨,你…”“嘻嘻!丫头!别说是你这个黄花大闺女会有这个感觉,就连阿姨身经百战也是有这个感觉呀!”

  说完,轻轻的捏了柯石右腿一下!

  柯石“哎唷”叫了一声!

  胡无垢吓了一跳,忙问道:“石哥,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被一只蚊子叮了一下,好痛喔!”

  秋若水忍住笑,续道:“垢儿,你自幼即追随神尼研习正宗武学,对于男女之道一定没有涉猎,因此,吃亏更深!”

  “偏偏石儿也不懂这些,只知横冲直撞,他的内功湛,没有关系,你的武功稍逊于他,长久以往,非吃亏不可!”

  胡无垢仍然听得一知半解,神色茫然!

  秋若水心知她必定没有听到自己方才与石儿交谈之前半段,立即又道:“石儿,奇遇连连,一身内功已是天下无敌!”

  “偏偏他只知道‘’,不知道‘排’,长久以往,你们六人的内功非被他光不可,这就是我今晚来找他之主因。”

  “垢儿,阿姨深谙‘采’之道,仍然不是石儿的对手,你们六人更不用说了,除非你们六人联手,否则,绝非其对手!”

  “方才我教石儿逆行调息,正是解决这种危局之唯一法门,从今以后,石儿可以视对手之强弱而自由运用矣!”

  柯石听得大感兴趣,忙问道:“阿姨,你的意思是说,每当我在‘办事’之前,逆行调息一番,就可以自由排了?”

  “不错!其实,以你目前之功力,已至意念一动,即可自由控制之境,目前会有这种窘状,乃因没有练习过之故。”

  “经过今晚之后,我想你以后根本可以收发由心了!垢儿,你在旁为我们护法,石儿若有不适,就捏捏他的‘人中’吧!”

  胡无垢默默的颔首,后退到桌旁坐下,低垂着玉首,状甚羞涩。

  柯石重又伏在秋若水身上,陡听秋若水传音,道:“石儿,把头凑过来!”

  柯石逐紧紧的搂着秋若水,双颊紧贴,下身有规律的着。

  秋若水低声道:“石儿,垢儿的动作一定十分的生疏,咱们趁此机会教导她,你就听我的口令行动吧!”

  “阿姨,谢谢你!”

  “傻石儿,阿姨等一下还要向你借点内功,该谢谢的人是我才对,石儿,来!咱们从这个姿势开始吧!”

  说着开始随着柯石的合着。

  口中却脆声道:“石儿,这招叫做‘霸王戏凤’,你只要把握‘八浅二深,右往左返’之原则,我再一配合,就是‘最佳拍档’了!”

  柯石果真疏缓摇动,遵行“八浅二深,右往左返”之诀,秋若水下身则有规律的动以及旋转着…

  十余合之后,只听秋若水笑道:“好!咱们再换一招‘隔山取火’!”

  只见她面向下俯,圆高耸,分外的人。

  只听她脆声道:“石儿,你抱着我的腹,采取快攻,也可以抚摸你想抚摸之处,对你而言,这招最妙了!”

  柯石含笑跪在她的股后,一,果然直到最深处,立即速起来,一时“啪!啪…”声脆响个不停!

  秋若水亦配合他的,将一耸一送的。

  胡无垢不由瞧得一阵口干舌燥。

  只听秋若水又道:“石儿,换招‘力扛泰山’!”

  说着将自已的身子仰躺在榻上,‮腿双‬置于柯石的双肩,笑道:“石儿,这招乃是令女方快速到达高之法!”

  只见柯石提气疾,声势更加骇人!

  胡无垢设身处地一想,不由一阵紧张:“石哥的东西那么大,若再如此用力,换了我,非马上垮掉不可!”

  秋若水却接了四、五下之后,笑道:“石儿!换招‘旋乾转坤’吧!”

  胡无垢一瞧,不由一阵脸红,因为她正是用这一招与石哥首次合的!

  这次秋阿姨那优美的上下‮弄套‬,前后动,左右摇幌,胡无垢暗忖:“唉!好美的动作,自己那动作实在太生疏了!”

  尤其那对随着她摇动,而一直抖动的又圆又的玉,更是令胡无垢自形见惭,暗暗羡慕不已!

  只见河石双掌搭上那对玉摸弄了一阵子之后,突然搂着她的酥背,身子仰坐起来,凑上嘴去就

  秋若水会意的将上半身微弯,立即被柯石个正着。

  只见她双目微眯,气息隐透,分明十分的舒适!

  胡无垢不住身子一软。

  半晌之后,只听秋若水道:“垢儿,阿姨不行啦!你上来代个班!”

  胡无垢又羞又喜,睁目问道:“阿姨!我…”

  柯石笑道:“垢妹,难得有明师在此,你上来吧!”

  胡无垢白了他一眼,低声道:“婆!”

  双手却也开始宽衣解带了。

  秋若水骑在柯石的身上紧紧的搂住他,低声道:“好好把方才那四招弄一点,以后包你们受用不尽!”

  柯石爱怜的吻了她一下,道:“阿姨,以后…以后…”

  “傻孩子,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别忘了借点功力给我!”

  说罢,走下榻,盘坐在地,双目一闭,立即开始调息。

  胡无垢悄悄的爬上榻去,柯石爱怜的搂住她,不住的在她的周身抚摸着,着,得她身子一直扭动。

  只见她下身一,竟自动对准了柯石的话儿,而且不住的上着,柯石想不到她会如此,立即徐进。

  至终点,只见胡无垢松了一口气,齿一笑。

  柯石捉狭的朝前一顶,胡无垢只觉一阵酥麻,不由一阵子颤抖,慌忙用手一摸,天呀!居然还有一截在外头!

  她原本以为已经将石哥的“话儿”整个的含进去了,所以才会轻松的一笑,那知,竟然还有一截在等着要进去哩!

  她不由紧张了!

  柯石采取“霸王戏凤”架势“八浅二深,右往左返”有时来个“左往右返”极尽轻柔体贴之能事。

  胡无垢起先十分的紧张,根本毫无快可言,可是经过一阵子之后,不但没有见得疼痛,相反的有点酸哩!

  尤其,柯石轻轻的弄了八下之后,才来两下重的,更是吊足了胃口,胡无垢被得自动了上去,稍解难过。

  柯石心中暗喜,却仍不慌不忙的“八浅二深,左往右返”着,得胡无垢频频自动送上门。

  柯石亲了她一口,低声道:“垢妹,来个‘隔山取火’吧!”

  说完,轻轻的爬起身子,轻轻一扳,胡无垢羞红着脸,头部趴在榻上,将那雪白的圆顶着柯石的下身。

  柯石轻轻的一,立即开始起来。

  起初,他顾忌胡无垢会承受不了,所以不敢放手

  那知胡无垢却将部不住的耸动,而且用力往后顶,柯石一咬牙,加重了一些力道,而且,得更深一点!

  胡无垢不住唤声:“石哥!真好!”柯石轻轻搂着她的部,开始用力起来。

  女人这话儿的适应能力真强,胡无垢方才还紧张万分,现在却有板有眼的还击着,巴不得石哥更用力些!

  柯石见状,心中大乐,立即放胆施为。

  “啪啪…”的撞击声响,不住的响着。

  津亦开始滴着。

  胡无垢不住频频呼唤着:“石哥…”

  柯石大刀阔斧的冲锋陷阵。

  秋若水早巳醒了过来上见二人如鱼得水的快乐模样,不由出微笑,暗叹:“这才是美满的人生啊!”陡听胡无垢:“喔!喔…”连连呻不已!

  她那身子亦开始颤抖着!

  秋若水心知胡无垢已经快要身,立即爬上榻,躺在内侧,笑道:“小石,垢儿差不多了,别伤了她!”

  胡无垢却叫道:“石哥!没关系!用力些!”

  柯石依言用力顶了三下之后,胡无垢“啊”了一声,全身瘫痪了!

  她只有趴在一旁息的份了!

  柯石迅速扑到秋若水的身上,疯狂的着!

  他连御多多、甜甜及香香,方才又与秋若水、胡无垢战一阵子,此时,只觉全身轻飘飘的!

  好似在云端,徐徐微风拂面!

  浑身舒畅!

  只听他一声闷哼!

  身子开始剧烈的颤抖着!

  秋若水知道他已经快要了,立即撑开心,施出“”字诀。

  果然柯石那又浓又多的不住的心中。

  似夏季午后之雷阵雨般又多又又疾!

  秋若水欣喜万分的着那宝贵的,她已经开始感觉得出自己的功力开始暴增,而且速度惊人!

  她立即犹豫着!

  就好比一个人突然捡到一笔钜大的财富,四周又没有人发觉,这个人要拿多少,就可以拿多少,谁也阻止不了他!

  此时,柯石已陷入极度的兴奋之中,他只知道“货”!

  越

  越

  胡无垢则凤目微眯,正在回味着方才之高,根本已忘了身外的一切,那里会知道心爱的石哥哥已经危在旦夕了!

  只要秋若水继续如此下去,不出半个时辰,柯石必会而亡。

  相反的,秋若水功力暴增数十倍,不但万世帝君及金世伟皆非其敌,整个的武林亦非她称尊不可!

  一代女皇!

  天啊!秋若水梦寐以求的一代女皇名街即将到手了!

  所幸,秋若水的善念已萌,这些日子以来,使她深深的体会出“为善最乐”的道理,她岂会再自廿堕落!

  尤其胡大将军决定收她为妾,更是给予她最大的鼓励,只见她迅速的轻点一下柯石的人中,唤道:“石儿!”

  柯石打个寒噤,自疯狂中醒了过来!

  他迅速察知,自己已从鬼门关打了一圈,不由感激的道:“阿姨,谢谢你!”

  秋若水肃然道:“石儿!快调息!”

  说完,她已坐起身子,开始调息了。

  她这一入定,由于必须充分收炼化柯石那些浓,因此,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仍然没有回醒过来。

  柯石和胡无垢却早已穿妥衣衫坐在桌旁了。

  只见胡无垢轻靠在柯石身旁,道:“石哥,你方才了那么多,又输了一部分功力给我,要不要紧呀?”

  柯石轻轻的香了她一口,柔声道:“垢妹,愚兄别的没有,就只有雄浑的内力以及数不尽的柔情意,放心吧!”

  胡无垢白了他一眼,不依的道:“石哥,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怎么嬉皮笑脸呢?”

  “哈哈!我也是说真的!我好比是一个亿万富翁,签赌‘大家乐’扛个几万两银子根本算不了一回事,九牛一啦!”

  榻上的秋若水突然睁开美目,笑道:“石儿!你少狂,方才若不是阿姨下留情,你如今早已经去地府报到了!”

  说完,含笑瞧着二人。

  柯石感激万分的道:“不错!方才我实在太大意了!所幸是阿姨,若换了别人,我早已经‘嗝’了!”

  秋若水笑道:“石儿!我方才之言,只是提醒你今后要小心而已!事实上,阿姨应该大大的感谢你才对!”

  “经过方才一阵调息,阿姨不但功力全复,而且道基已经筑妥,今后只要勤加修炼,甚有飞升道山之望哩!”

  柯石欣喜的道:“阿姨,恭喜你!”

  胡无垢也道贺:“阿姨!恭喜你!”

  秋若水笑道:“垢儿,谢谢你!以石儿目前之功力,阿姨仍然自叹不如,你们六人只要好好的修炼,将来皆有飞升之望!”

  “方才阿姨看过你们‘办事’的情形,热情有余,优美不足,所幸我那两位师妹亦是此道高手,后,你们可以随时砌磋一番!”

  胡无垢却不依的道:“阿姨,你先教垢儿啦!免得垢儿被人家取笑!”

  “嘻嘻,你也想跟人家别苗头啦!也罢!胳臂往里弯,阿姨一定成全你的!这下子可以满意了吧?”

  “阿姨,人家要你现在就教啦!”

  “现在?太急了吧?”

  柯石笑道:“阿姨!此时方是寅初时分,反正你也睡不着啦!干脆就成全垢妹,免得她的心中牵挂!”

  “哟!还未成亲,就如此的体贴呀!好吧!谁叫你是我的‘债权人’,我不听你的行吗?你就暂时迥避吧!”

  “好!好!我到书房去看书,可以吧!”

  胡无垢娇声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不许偷看!”

  “是!是!大丈夫说不看就不看!”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