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6346 
上一章   ‮猛凶够然果鞭狗 章五十第‬    下一章 ( → )
人群之中立即闪出一名口嚼槟榔之年青人,看样子他早已在此监视老半天了。

  两人各站一方,扬起手抬起了最上面的那块青石。

  灰袍老人身子连幌,青石亦随着摇幌,只听他叫道:“拜托你们小心一点,老夫若摔下去,非‘嗝’不可!”

  柯石陡闻“嗝”二宇,不由暗暗一震:“妈的!这两个字是我的专利品,他怎么会说呢,莫非他真的是花子哥哥?”

  他正在思忖,目光余角突然发现躺在地下之瘦削中年人的左掌食指抓起地上碎石,偷偷的朝钱鼠及猪哥一弹。

  只见二人肘间一麻,失手,那块青石直坠了下来。

  灰袍老人狂喊道:“救命呀!摔死人了!”

  他的声音十分的响亮,立即惊动附近的人纷纷围了过来。

  陡听“碰!”的一声,青石落地,钱鼠二人惨叫一声。

  众人一瞧,二人各有一只脚被青石砸个正中,血迹殷然,疼得二人冷汗直,狂呼疼不已。

  灰袍老人爬起身子,不住的拍着脯,道:“吓死我了,还好没有受伤,哎呀!你们二人怎么受伤了呢?太不小心啦!”

  仇捕头低叱一声:“滚开!”立即上前移开那块青石。

  只见钱鼠二人的脚板一片血馍糊,看样子整个的被砸碎了!

  仇捕头双目一寒,瞪着灰袍老人,喝道:“大胆老头,不但贩卖假药,而且还胆敢伤人,还不随本官回衙认罪!”

  “冤枉,是他们力气太小抬不动青石,才砸伤自己的,他们若服了老夫的‘金刚丸’,一定似小犬一般,各位,你们自己瞧!”

  说着,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瘦削汉子。

  仇捕头气得鼻孔冒烟,喝道:“大胆,你还趁机‘作广告’!”

  灰袍老人毫无怯意的叫道:“官爷,你如果也能和小犬一般,老夫甘愿认罪!”说完,悠悠哉哉的着旱烟。

  仇捕头瞧了那些青石一眼,自忖尚能办到,不过无法撑多久,何况他岂肯当众试验,那岂不有失官威。

  “大胆,你敢拒捕!”

  “各位请评评理,我这样算拒捕吗?”

  众人虽慑于官府之威,却仍有部份江湖人士发出不平之鸣:“不算!”

  “大胆刁民,竟敢妨碍公务!”

  柯石实在看不下去了,当下排众而出,朗声道:“糗(仇)捕头,在下建议由老先生亲自试验是不是假药?”

  仇捕头沉声道:“怎么试?”

  “方才在下看见那人吃了一粒药丸之后,就一直支撑到现在,不妨请老先生也吃一粒药丸试试看!”

  立于人群的李大立即叫道:“不行!他的年纪那么大了,岂可试验,万一出了人命,你的良心能安吗?”

  立即有人随声附和着。

  仇捕头神色一狞,喝道:“好…本官就采纳你的意见!”

  柯石笑道:“多谢,不过,咱们必须有个时间限制!”

  “嘿嘿,只要他能够支持到第十四块青石堆上去,就行啦!”

  就完,森森的一笑!

  “好,我负责抬青石!”

  仇捕头朗声道:“行!只要老头子能够支持下去,本官不但恕他无罪,自明儿起,保证没有闲杂人员来此滋事?”

  “哈哈,大丈夫一言说出!”

  “驷马难追!”

  灰袍老人自柯石出现,沉思半晌,立即认出他正是黑道高手邱高,因此,一听到他的建议之后,立即犹豫不决。

  他并不怕邱高趁机下手,不过,他不愿当众炫武功底!

  仇捕头一见他的神情立即得意的道:“老头子,别再胡思想啦,还是随本官同去认罪,比较妥当!”

  灰袍老人冷哼一声,旋又笑道:“哈哈,老夫根本无罪,岂可认罪,那位朋友赐粒‘金刚丸’,老夫拚啦!”

  众人心生不忍,岂肯取出药瓶。

  灰袍老人笑道:“各位,老夫的骨头还硬朗的,放心吧!”

  那知仍是没有人取出药瓶!

  灰袍老人笑道:“好!老夫不服药,照样撑得过去。”

  李大叫喊一声:“慢着!”

  只见他跑了过来,倒出三粒药丸,递了过去。

  灰袍老人取过一粒药丸,笑道:“谢谢你,一粒已经足够了,麻烦你明晚再来一趟,老夫另外送你一瓶!”

  说着,下那粒药丸,躺了下去。

  众人心生不忍,不由垂下了头,不敢看那悲惨的局面。

  灰袍老人口旱烟,笑道:“开始吧!”

  柯石瞧了他一眼,立即和仇捕头开始抬堆青石。

  “碰碰…”声响中,灰袍老人身上已经堆积了十三块青石,只见他仍然悠悠哉哉的吸烟,众人不由开始“叫好”不已。

  第十四块青石堆上去之后,仇捕头一见他正悠悠哉哉的吐着烟圈,神色大变,转身向另一名官爷打个招呼,匆匆离去。

  钱鼠及猪哥见状,慌忙缩着身子离去。

  灰袍老人扬声叫道:“官爷,自明儿起,可要麻烦你多加照顾了!”

  众人不由哈哈大笑。

  李大及李二早已过来搬开青石了。

  灰袍老人站起身子,迅速的向四下一张望,却已不见了邱高的影子,心中不由得纳闷不已。

  ︽︽  ︽︽  ︽︽  ︽︽

  古城镇郭员外府内。猜拳行令,喧闹声直透出府外,在深夜中更显得刺耳。

  可是左邻右舍没有一人出面抗议。

  一来“郭剥皮”在地方上有一股恶势力,二来,自从万世帝君潜居于郭府之后,任何人只要敢斜瞧郭府大门一眼,隔天脑袋非搬家不可。

  半个月不到,郭府四周之人,迁徒一空,万世帝君的爪牙大大方方的住了进去,郭剥皮的声势更大了。

  他那两个宝贝儿子分别经营一家赌场及娼馆,不但进斗金,更是没有人敢去“踢场子”两人乐得嘴巴都快合不拢了!

  郭德财坐在赌坊太师椅上,手搂着姑娘,嘴嚼着瓜子,听着自大厅中传过来一声骰响及吆喝,郭德财便知道又是一笔银子进来了。

  那十张圆桌,桌桌客满,杀大赔小,从无失误,怪不得郭德财更胖了。

  郭德财开设“大家乐坊”只要“幼齿仔”上门,他老兄总是在“职前训练”前剥光她们的身子,仔细的“听望闻切”鉴定一番!

  别看他胖得似猪,稍为一动就气如牛,满身大汗,可是,只要有“幼齿仔”来报到,他非亲自鉴定不可。

  鉴定过后,再择优录取,亲自主持“开苞仪式”

  说是郭德财在主持“开苞仪式”那是给他面子,因为他老兄总是四肢张开,躺在榻上,指导“幼齿仔”如何搞!

  可能是太肥胖的关系!郭德财那“话儿”又短又小,而且好似“冲天炮”一般,起不了多久,便一如注了。

  比较懂事的“幼齿仔”默默不语。

  比较不懂事的“幼齿仔”或多或少会发出冷笑或面异色。

  只要她们有这种反应,从那次以后,永不见天了,天天忙着接客,稍一不顺,立即让鸨母施予严格惨酷的“在职训练”

  一些比较乖巧,或是事先有人指点的,只要表现出十分爽快的模样,呻数声,郭德财心情一愉快,自然就纳为侍妾了。

  不过,经由这条门路攀上枝头的,毕竟只有二人,大部份的“幼齿仔”一来年幼,二来既紧张又伤心,岂作得出假,只有“落海”接客了。

  今夜乃是“大棵呆仔”金世伟“壮手术”期满的日子,万世帝君特别席开五桌,宴请心腹及郭永良一家大小。

  金世伟自从被秀秀三人偷逃之后,心情一直十分的恶劣,万世帝君待地将他召回此处,以“庆生”为名,大肆宴客。

  柯永良早获帝王的指示,并亲自吩咐自己那两位宠妾珍珍及珠珠准备“伺候”少君,务必要让他“尽兴”!

  珍珍及珠珠出身风尘,善于察言观以及伺候男人,否则以“剥皮”、“吝啬”闻名的柯永良岂肯以千金赎出二人。

  珍珍及珠珠心知这位外表痴肥憨厚的少君的权力非同小可,不但郭永良及那两位狠的宝贝儿子畏惧他,就是那三十余个魔鬼般的黑衣人也怕他。

  所以,二人一接到郭永良的指示,早就分别坐在金世伟的两侧,不住的和他打情骂俏得“久旱”的金世伟哈哈大笑不已。

  那只肥掌早就将珍珍及珠珠二人的扣得直溅了!

  万世帝君虽然被侯亮伤了自己的“命子”注定不能再“作怪”了,可是他还有手,还有嘴可以发呀!

  郭德义那两位娇妾早就被他又挖又扣又亲又,弄得笑不已了。

  帝王及少君平常动辄翻脸,出手伤人,今,难得他们如此的放,因此,那些黑衣人及郭家父子亦随着放纵起来。

  “大家乐坊”今天特别“公休”所有的姑娘全都出动“劳军”

  酒,一坛坛的见底。

  对对水夫相继入房去展开“会战”了!

  在这种骸形放的聚会中,只有金玉娇,苏小仙及金玉娇生母三人坐在圆桌下首,强装笑颜,看着他们疯狂。

  好不容易金氏父子各搂着两个“狐狸”郭家父子三人亦各搂着其原配夫人退席,她们三人方回到后院厅中。

  三人一坐下,金玉娇满睑悲愤,低声道:“娘,你自己也看到了吧!这种环境,这种龌龊的情景,咱们怎能再待下去呢?”

  金玉娇之母姚莎蓉叹道:“娇儿,狗改不了吃屎,只要他们不侵犯到咱们,由他们去吧!再说,他们的势力遍及天下,咱们要躲在何处?”

  金玉娇急忙说道:“娘,你怎么突然有这种苟安的心理呢?你昔年风靡天下,傲世群雄的豪气消逝到那儿去了?”

  姚莎蓉站起身子四下察看一遍之后,凑近二人的身旁,低声道:“娇儿,仙儿,帝王明将上京,少君在三后亦要上京!”

  “娘!他们上京关我们何事?我们不是可以更清静吗?”

  姚莎蓉低声道:“娇儿,仙儿,你们可知道你们师姐秋若水如今已是当今朝上大将军府之一品夫人了吗?”

  二人不由“啊”的低呼一声。

  姚莎蓉低声续道:“娇儿,仙儿,据说秋若水一身功已参造化,金氏父子此次上京就是要夺取她的元,增进少君之功力。”

  金玉娇二人不由骇凛的颤抖着。

  姚莎蓉正道:“娇儿,仙儿,少君目前的武功已经十分骇人了,若再让他了秋若水的元,天下一定无人是其敌手了!”

  二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开始为“石哥”耽心了。

  姚莎蓉轻咳一声,道:“娇儿,娘的为人虽然喜怒无常,亦正亦,但自从你爹被人暗害,娘被帝王软硬兼施被迫跟了他以后,娘不敢再任了。”

  “为了你这遗腹子,娘明知你爹很可能就是死于帝王之设计,可是,娘不敢轻举妄动,唉,若非你这次回来一直问‘拖油瓶’之事,娘实在不愿提起此事。”

  金玉娇听得双目含煞,双紧闭!

  姚莎蓉慌忙低声道:“娇儿,凡事忍着点,谋定而后动!”

  金玉娇颔首道:“不错,谋定而后动,娘,你放心,娇儿已经为你挑了一位龙快婿金世伟曾经败于他之手!”

  姚莎蓉惊喜集的问道:“娇儿,他是谁?快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金玉娇一想起“石哥”心中的不快及悲愤,早已一扫而空,当下,带着笑容把柯石的身世及二人结识的经过仔细说了出来。

  苏小仙则在旁随时补充着。

  ︽︽  ︽︽  ︽︽  ︽︽

  且说珍珍及珠珠搂着金世伟进入房内之后,毫无羞涩的将身子剥个光之后,接着开始替金世伟宽衣。

  当那经过“改装”的“超级巨炮”直的呈现在二人面前之际,珍珍及珠珠不由得“天呀”叫出声来!

  珍珍如获钜宝般,跪下身子,张开檀口开始起来。

  珠珠亦轻轻的捺抚着这个破世界纪录的宝贝。

  金世伟见状,得意的笑着。

  只见他双手叉,一副傲视天下,唯我独尊的神态!

  他实在太得意了!

  他实在太高兴了!

  他暗暗试过那话儿的功能,经过初步的鉴定“完全正常”眼前这两位美人儿,正是自已渴望已久的对象,马上可以搂着销魂了!

  他实在太高兴了!

  珍珍及珠珠在风尘中打滚甚久,遍尝各种尺寸、型式的“”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庞大的“宝贝”!

  难怪,她们二人会争着把弄这宝贝。

  金世伟被二人弄得火如炽,只听他“嘿嘿”笑道:“珍珍,珠珠,你们两个人之中谁的最宽大?”

  珠珠急忙叫道:“少君,我的嘴巴比珍珍大,当然是我的比较大…”

  “哈哈,有理,自古有人言:‘横嘴,竖嘴成正比’!”

  珍珍急忙吐出宝贝,后退一步,身子往后一翻,以双手支地,着那密林遍布的叫道:“少君,大不大?”

  珠珠亦如法泡制,仰躺下去,只见她的腹部一阵耸动,那立即有规律的翕合着:“少君,美不美?”

  金世伟只觉气血一阵沸腾,就地搂着珠珠那圆,对准口,用力一,珠珠不由“啊”的尖呼了一声。

  她的身体不由颤抖着。

  金世伟心大动,开始猛着。

  珠珠只觉一股硕大无比的压力自她的下身袭向全身,加上她乃是仰身躺在地上,只觉一阵窒息,双手乏力,身子就坠下!

  金世伟喝道:“珍珍,垫着!”

  珍珍会意的钻进珠珠那悬空的部份,四肢着地,静伏不动!

  珠珠双手分别抓着珍珍的右臂及右腿,咬紧牙承受着!

  金世伟嘿嘿直笑,毫不客气的着!

  那和有狗鞭之宝贝经过这一阵子,摩擦生热,不断的膨着,珠珠只觉内在舒来中另有撕裂般之痛楚。

  那情况好似当初开苞一般!

  疼加,使她逐渐的失去招架之力!

  不久,她已经全身乏力,双手再也抓不住了,只能随着金世伟的而幌动着,口中开始求饶了:“少君…我…我不行了…”

  “嘿嘿,才七八十下而已,早得很哩!”

  说着,金世伟更加猛烈的着!

  陡听珠珠凄厉的叫了一声,再也无声无息了!

  鲜血自她那下身直往地下滴着!

  珍珍目光触及地上之血滴,急忙叫道:“少君…不好了…珠珠血了…您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停一下?”

  金世伟搂着珠珠的部照不误,口中笑道:“嘿嘿!我就喜欢见血!好鲜,好人喔!嘿嘿!”

  珍珍听得直寒气,念立即飞到九霄云外了!

  怎么办?

  金世伟倏的出巨炮,将珠珠的尸体抛到左侧,一把抓起珍珍,用力朝榻上一掷,身子随着扑了过去。

  珍珍“啊!”的惊叫一声,只觉背部痛得要死,方要摸看看有没有摔破皮,却已被金世伟紧紧的住了。

  她不敢挣扎,用力撑开自己的口!

  只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自她的下身传来,她哀叫一声:“少君!”之后,身子不住开始颤抖着。

  “嘿嘿,货,方才你不是抢着要这条‘香肠’吗?现在已经进中了,你怎么还不赶快享受呢?”

  说完,不客气的着!

  金世伟为了这条“宝贝”已经吃了不少的苦,尤其足足过了这阵子难熬的“和尚”生活,如今一旦开放,他能不疯吗?

  珍珍毕竟没有生过孩子,岂能承受那门越来越的巨炮?

  何况金世伟内功深厚,口长气,可以连三十余下,珍珍根本没有武功,因此,不到一百下,她已昏了!

  金世伟正在兴致当头,岂甘煞车,仍然用力着。

  一直到珍珍断了气,子官大量出血,金世伟觉得下身血淋淋,答答的,才爬起了身子,急步向房外。

  一脚踹开对面的房门,立即惊动了郭德义及郭德义的爱妾芳芳。

  此时芳芳强忍心中的不快,正强装颜的替郭德义着那得“垂头丧气”的“话儿”!

  芳芳陡见少君破门而入,一见那逾儿臂,长近一尺的“巨无霸”只觉心儿一阵狂跳不已!

  郭德义早已爬起身子,立于榻前恭恭敬敬的道:“少君…你…”金世伟一把将他推开,喝道:“再去找几个女人来!”

  说着,早已在芳芳的身上,下身一,炮口已经顶了进去!

  那知芳芳凄厉的叫了一声:“好痛!”双手不一推金世伟。

  金世伟笑一声:“好紧,好货!”

  说着,用力一顶。

  芳芳“啊”的叫了一声,立即昏倒!

  须知芳芳虽已破瓜年于,但她一向习惯郭德义兄弟之“小蚕豆”此时,硬被“大炮”破门而入,那能不疼昏过去!

  鲜血早已了出来。

  金世伟只觉一阵紧束的迫快袭上全身,连连欢呼“好”更加疯狂的猛着!

  不到五十下,芳芳一口气不过来,已一命归了!

  金世伟那管这些,照不误。

  郭德义敲开大哥郭德财之房门,凑耳低语一阵子,郭德财则慌忙站起身子,道:“美美,你到隔壁去帮忙!”

  说完,两兄弟一起赴郭永良处去求援。

  美美奉命来到房外,偷偷探首一瞧,一见芳芳一动也不动的任由少君得下身一直血,不由惊叫出声。

  金世伟闻声,自榻上,挪身,立即上前抓住美美,未待她摆好“架势”抱着她就地“决”了!

  美美的情况比芳芳好不了多少,(只是和郭德财合过,内较松),不过仍因“负荷过重”的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阎王愁”昔日之言果然没有错,没有生育过孩子的少女,只要一和“巨无霸”合,只有死亡一途!

  因为光是内剧创和血过多即有生命危险,何况又被金世伟疯狂般的,美美亦跟着含恨归了!

  万世帝君早被惊动,匆匆穿妥衣衫,来到现场一瞧,朝身后二女沉声道:“你们二人快上去换她下来。”

  二女早已吓得面无人,闻言不由后退了一步。

  郭德财凶目一瞪,喝道:“圆圆,萍萍,你们还不上去!”

  说着将圆圆推了过去!

  金世伟双目布满血丝,显然已经杀红了眼,搂过圆圆,不管三七二十一,挥动“巨无霸”猛力朝窄一顶!

  圆圆和芳芳的情况一样,那堪这种“暴行”尖叫一声之后,立即昏了过去,鲜血亦开始不断的了出来。

  万世帝君抓着萍萍肩胛,沉声道:“郭员外,快去把生过孩子的妇人全部叫来,别忘了给她们服下媚药!”

  郭永良父子三人连声应是,急忙离去。

  萍萍骇得四肢无力哀求道:“帝王,求求你放了我。”

  “嘿嘿!住口,你们享受这种生活已经够久了,死了也不冤枉!”

  萍萍不由放声大哭!

  “烦死了!去啦!”

  说完,将萍萍推倒向金世伟。

  金世伟“嘿嘿!”欢呼一声,搂住萍萍,仍是一杆到底!

  好一个杀戮战场…

  万世帝君蹲下身子仔细的瞧着金世伟的动作、气息及血,暗忖:“还是差了一截,看样子非找秋若水不可!”

  旋听一阵纷的脚步声,只见三名府中仆妇,神色惶恐的被郭永良父子三人带了过来,一见地上之血迹,相继惊呼出声!

  万世帝君沉声道:“带入房中,剥光身子,服药!”

  “是!是!是!”半晌之后,郭永良出来,道:“帝王,准备好了!”

  “嗯!好!没事啦!吩咐下人把这些尸体收殓妥,现场也清理一下,记住,此事不得外,知道吗?”

  “遵命…”

  万世帝君拉起金世伟,沉声道:“伟儿,随我来!”

  房门一锁,房内立即传来一声“喔!”的叫声!

  “啪啪…”的撞击声响,急骤的响起。

  郭永良父子三人,骇惧的对视一眼,默默去唤下人来清理尸体及现场,空气中弥漫着恐怖及血腥。

  姚莎蓉尚未听完事情的经过,陡闻前院传来惊叫声,立朝二女打个招呼,三人悄悄掩到一旁瞧着。

  瞧完方才的情况,三人重又回到房内。

  姚莎蓉对着面无人的金玉娇及苏小仙道:“娇儿、仙儿,想不到少君如此的凶残,你们今夜就走吧!”

  金玉娇颤声道:“娘,我们该去那里呢?”

  姚莎蓉沉思半晌道:“上京城,设法潜入胡大将军府中,通知令师姐绝对不可与少君合,以免助长少君的功力!”

  “娘!你呢?”

  “痴儿,你放心,帝王及少君不知娘已生异心,何况他们即将先后离此上京,此地尚要靠娘指挥哩!”

  “娘!你多保重。”

  说完,一下扑进姚莎蓉的怀抱内。

  姚莎蓉轻抚着金玉娇的秀发,含住泪水道:“娇儿,在家千好,出外步步难,你们二人要互相照顾!”

  说着,轻轻的搂过苏小仙。

  “还有,等一下,你们佯作出外散步,什么也不要带,别慌张,他们不敢对你们怎么样的!”

  说着,轻轻推开二人自案头取出一叠银票,交给二女,柔声道:“你们去吧!娘在此等你们回来!”

  金玉娇好似突然想起一件事,只听她问道:“娘,你可知道少林寺掌门人及丐帮帮主,目前被困于何处?”

  “在鹰峡,放心,娘自有安排的,趁着现在正混乱,快走吧!”

  金玉娇及苏小仙跪地拜了三拜,道:“娘,我们走啦,您多保重!”

  “路上小心,多保重!”

  ︽︽  ︽︽  ︽︽  ︽︽

  金玉娇及苏小仙大大方方的走出郭府,朝镇内行去。

  二人暗中细察没有人跟踪,正好走到行人稀少之处,两人闪到暗处,运起“百变神功”化成两个相貌平平的年青人。

  两人站起身子之后,只听苏小仙易嗓道:“大哥!高明…”

  金玉娇欣喜的道:“真的呀!太好啦!”

  “大哥,别别忘了嗓音!”

  “啊!该死!差点忘了,走!咱们去买几套蓝衫,另外买两匹健骑,连夜赶到洛去与三位姐姐会合吧!”

  “嘻!大哥,你对石哥实在用情至深,一开口就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丫头!你也差不多,少扯蛋,去吧!”

  ︽︽  ︽︽  ︽︽  ︽︽

  郭府密室内。

  万世帝君正神色凝重的对金世伟道:“伟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爹!孩儿除了四肢有点松软之外,别无不适。”

  “嗯!那就好.没关系,那是因为你‘锢’太久,陡然纵情之正常现象,服过药。休息一下即可!”

  “爹!您明早就要上京吧?”

  “不错,秋若水在信中言明胡大将军甚盼我早上京,为胡义帆动手术,我也想早助长你之功力!”

  “爹,孩儿是不是仍按原计划于三后动身?”

  “不错,爹打算以一的时间接合胡义帆之具,以便取得胡大将军及秋若水之信任,早完成你的心愿!”

  “爹!您对孩儿太好了!”

  “哈哈,只要你得秋若水之元,爹马上要召开武林大会,当众消灭那批顽固者,使你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

  “爹,有没有那位神秘人(指柯石)及侯亮的下落?”

  “没有,不过,只要你的武功大成,届时他们一定会在武林大会出现,你正好可以杀他们立威,嘿嘿!”

  “哈哈!”

  ︽︽  ︽︽  ︽︽  ︽︽

  京城,胡大将军府内。

  柯石紧张的凭着牌通行无阻的回到了胡大将军府内,他的心情立转轻松,想起方才天桥那幕闹剧,他几乎笑出声来。

  灰袍老人那湛的武功及诙谐整人的方式,柯石可以确信他必是花子哥哥无疑,他几乎想当场认他。

  可是,一想起以花子哥哥,以他在武林中崇高的地位,居然摆起地摊,一定有什么用意,在未弄清楚之前,他岂敢上前相认。

  因此,他悄悄的离开了!

  妈的!明晚非弄清楚不可!

  柯石欣喜万分的推开房门,陡听胡无垢叫一声:“石哥,你回来得太好了,快点叫秋阿姨起来吧!”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见胡大将军坐在书桌正中央。

  胡无垢及胡义帆立于胡夫人的身后。

  怪啦!胡夫人的气怎么突然变差了?

  书桌前却低头长跪旁一位体态丰腴的妇人,柯石自背后瞧不出她是何人,忙问道:“老爷,这是怎么回事?”

  胡大将军十分愉快的唤道:“贤婿,先把若水请起来吧!我们劝了她好久,她硬是要你开口,她才肯起来?”

  贤婿?若水?

  柯石一怔之后,旋即悟出可能是垢妹已将二人的关系向大将军报告了,至于秋若水,她怎么会突然了身份呢?

  柯石急忙走近那妇人的身旁轻轻的拉起她,唤道:“若水,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见一位面目姣好的中年美妇袅袅的立起身子,轻轻挣脱柯石的手,略带幽怨的道:“柯公子,你…你…”柯石苦笑道:“若水…”

  秋若水急忙道:“柯公子,你应该唤我为阿姨…”

  胡无垢冰雪聪明,存心要打破秋若水及柯石之间的尴尬关系及场面,立即娇声道:“阿姨,你怎么可以叫石哥为柯公子呢?”

  “我…”

  柯石知这一切全是垢妹所导演,双膝一跪,唤道:“阿姨,石儿向你请罪,请原谅石儿情非得已!”

  秋若水慌忙道:“唉!缘定三生,秋若水福薄,石儿,你起来吧!”

  “多谢阿姨!”

  胡无垢及胡义帆笑嘻嘻的拉过椅子,只听胡无垢娇笑道:“好啦!天下太平了!阿姨,石哥,咱们坐下来谈吧!”

  说完,二人分别走向书桌两侧。

  胡大将军哈哈笑道:“慢着…座位要更动一下,若水坐到我的左边来,帆儿,坐在书桌右侧,石儿及垢儿坐在书桌前面。”

  胡义帆高声道:“对!还是爹考虑周到!”

  胡无垢满脸通红的坐下之后,那颗玉首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柯石朝胡大将军夫妇一揖作礼后,坐在椅上,笑道:“怪不得我的左眼皮今儿个跳个不停,原来是有这个天大的喜事。”

  胡大将军朗声笑这:“不错!对老夫而言,这的确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老夫不但找回了夫人,而且还得了一位乘龙快婿,哈哈!”

  自柯石一入房,即一直默默盯着柯石的胡夫人突然笑道:“老爷,这件喜事完全是若水的功劳,你可不能忘了人家喔!”

  胡大将军宏声笑道:“报告夫人,下官怎敢忘记呢?下官有事禀报,尚祈夫人悯于实情,惠予照准!”

  众人想不到统帅百万雄师,纵横沙场,一向严肃的胡大将军会突然的诙谐起来,不由互相怔视着。

  胡夫人受宠若惊,张口咋舌,说不出话来。

  胡大将军却一本正经的道:“报告夫人,若水在这些年来对下官照顾有加,请夫人准其继续照顾下官。”

  原来,胡大将军竟打算将若水纳为侍妾哩!

  众人不由“啊”了一声。

  秋芳水双目含泪,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胡夫人了一口气,诚恳的道:“老爷,此事就是您不提,待会我也要提出来,若水,你愿意吗?”

  秋若水身子一颤:“我…”了一声,再也答不出话来。

  胡无垢诚恳的道:“阿姨,快答应呀!”

  柯石亦正经的道:“阿姨,善恶全在一念之间,你今之表现,已经够格了,快点答应了吧!”

  “我…”

  胡义帆也诚恳的道:“阿姨,答应吧!”

  胡大将军柔声道:“若水,大伙儿皆如此的你,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要我当众跪下来向你求婚吗?”

  秋若水慌忙道:“不!不!我承担不起,我…”

  胡无垢立即鼓掌笑道:“阿姨,你就不用客套了吧!”

  只见她神色肃然的道:“老爷,夫人,秋若水满身的罪恶,承蒙你们不究前过,肯予接纳,若不应允,未免矫情。”

  “不过,若水知道金氏父子图我亟,为了避免后牵连老爷及夫人,若水只有辜负你们的厚爱了…”

  胡无垢焦急的道:“阿姨,你不能如此无情,我…”

  话未说完,声音一咽,就掉泪。

  柯石急忙接道:“先别慌,听我一个建议,阿姨,咱们不是已经计划好如何分别歼灭金氏父子了吗?你何苦如此呢?”

  “可是,我怕发生意外…”

  柯石朗笑一声,站起身子,口气,神色一正,骈起右手食中二指,对着丈外的屋柱上面一阵疾书!

  木屑纷飞之中,立即出现:“缘定三生莫辜负,天大事情我来负”几个大字。

  秋若水惊呼一声:“弹指神功!”

  胡无垢紧紧的抱着柯石,激动的道:“石哥,好功夫,好气魄,胡无垢以你为荣,以你为傲!”

  说着,说着,泪水簌簌直落。

  柯石徐吐一口气,叹道:“阿姨,你可以答应了吧?”

  秋若水玉首低垂,再也没有异议!

  柯石不由哈哈大笑了!

  胡大将军及胡夫人方才被柯石那神乎其技的武功震住了,此时被柯石的笑声震醒,一见秋若水的神情,不由一喜。

  胡义帆叫道:“小石,现出你的原形吧!这付容貌碍眼的。”

  “遵命…我的大舅子!”

  说完,施出“百变神功”恢复了原貌。

  胡大将军及夫人方才曾经见过和若水以这种方式恢复原貌,此时一见柯石说变就变,比秋若水更快,不由一怔!

  不过,两人旋即被柯石那俊逸丰神所住。

  秋若水也未见过柯石的真面目,此时一见,不由暗叹:“好一个集天地灵气而成的美男子,垢儿,你是几辈子修来的?”

  羞得胡无垢垂下了玉首。

  胡义帆却惊呼出声:“原来是你?”

  柯石歉然的道:“大哥,请原谅小石的莽撞。”

  胡义帆立即笑道:“小石,我应该感谢你才对,若非你来这一手,我不知道还要造多少的孽哩!”

  当下将当之事,概略的向胡大将军及夫人说了一遍。

  胡大将军宏声道:“石儿,你做得对,唉,没有酒,我真该敬你三大杯!”

  胡无垢含笑说道:“爹,你稍等,我去取酒,同时叫小竹及小梅做几道小菜来下下酒!”

  说着,迅即离去。

  胡大将军哈哈大笑道:“太好啦,太好啦!”

  秋若水急忙道:“你昨晚喝大多了,今夜少喝点!”

  “遵命,遵命!若水,把今天的事向石儿说一说吧!把他心中的结打开了,等一下才可以尽情喝酒呀!”

  胡夫人笑道:“老爷,方才你才‘遵命’,听你现在话中之意,似想好好的庆祝一下,会不会有矛盾呀!”

  “这…”柯石忙笑道:“娘,爹的话并没有矛盾,他是要我尽兴,我每喝三杯,他就喝一杯,这样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唉!说不过你们,随你们啦!只要不喝醉就行啦!”

  胡大将军乐得哈哈大笑!

  秋若水立即把今之事说了一遍!

  ︽︽  ︽︽  ︽︽  ︽︽

  原来秋若水自从与“师祖”、(即柯石)互许终身之后,回到房中只觉得浑身之劲,出奇的兴奋,竟坐立不安起来。起初,她不解其故!

  及至略一沉思,她不由哂然一笑:“莫非自己亦象十六、七岁怀的小丫头,竟也和师祖谈起恋爱了?”

  想着,想着,柯石所带给自己的畅又再度浮现她的脑海,她呻一声,娇慵的就近坐在一把椅子上。

  一直到婢女入房请安,秋若水才醒了过来?

  她没来由的一阵脸红,暗责自己的糊涂。

  略一思忖,秋若水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决定要将胡夫人接回来。

  她这个决定在经过参加胡家昨晚之团聚之后,面对着那种欢乐!和谐的情景,更加坚定了。

  送胡大将军上朝之后,秋若水立即吩咐备轿。

  她要去白塔寺烧香。

  城门内白塔寺,寺内之塔最为著名。

  内藏释迦佛舍利戒珠二十,香泥小塔二千,无垢净光等陀罗尼经五部,角垂玉杵,阶布石栏,内部制做之巧,世所罕见。

  白塔寺住持原为广慈大师,万世帝君为了设立工作据点,早已暗中将其杀害,另以少林叛徒河远大师易容取代。

  至于河远大师则已于五年前神秘失踪,据少林寺对外宣布“罗汉院”住持河远大师因病暴毙,已于火化。

  五年来,少林门人暗中察访,仍无结果。

  胡夫人礼佛甚诚,秋若水一直在白塔寺等待她的来临,也是合该胡夫人有此小劫,当她到白塔寺参香过后,即昏不醒。

  醒来之后,已被易容成一位六旬病汉,哑受制,一年到头有三个小沙弥轮服侍她的起居作息。

  胡夫人不知自己为何被困于此,心中虽然牵挂府中大小,但久而久之,心知烦恼无益,便一心礼佛了!

  秋若水自上轿之后,沿途却在思考如何在不会惊动金氏父子之情况下,将胡夫人顺利的接回府中?

  左思右想,总是有漏,秋若水不由暗暗反悔自己太冲动了,应该先和师祖商量设计一番才是。

  巳时初,官轿抵达白塔寺大门,广慈大师早已立于大殿正门前恭:“阿弥陀佛,女施主此次相隔甚久方莅敝寺,近况可好?”

  秋若水迈下轿,庄容道:“蒙佛祖庇佑,一切安好!”“请入内奉茶!”

  秋若水今一本正经的手持清香,长跪于蒲团上,心中暗暗祈求冥冥之中,众神赐给她一个赎罪的机会。

  她神色虔敬的立起身之后,广慈大师肃容道:“女施主,老衲有一事请教,可否随老衲入内一谈?”

  “喔!请带路!”

  一进入房内,广慈大师支退小沙弥,立即朝端坐在太师椅上的秋若水跪下,恭声道:“河远叩见特使,特使金安!”

  敢情秋若水的权势大的哩!

  秋若水淡淡的道:“大师别多礼,快请起!”

  “谢特使!”

  “河远,隔房的人儿还好吧?”

  “一切正常,她也合作的,应她的请求,目前已遵照特使的指示,解去她身上的制,同时,每老衲为她讲经一个时辰,效果颇理想。”

  “辛苦你啦!”

  “那里,这是属下份内之事,何况属下觉得能够为帝王效力,乃是属下的光荣,希望特使有机会能够替属下美言几句!”

  秋若水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河远,你的野心可真不小哩…”

  “不…不敢!属下只求能够执掌少林,于心已足矣!”

  “喔,你想执掌少林,那目前代理少林掌门的河律呢?”

  “特使,据属下弟子溪光暗中传来讯息,由于被幕容姐妹逃,少君一怒之下,将河律劈成重伤,已离死不远!”

  秋若水沉声道道:“河远,少林掌门之位必须德高望重之人方可胜任,想一想河通、河达以及河律的下场呢?”

  “特使,你…”“河远,人贵在知足,你既已出家,应已四大皆空,何苦争那虚名呢?”

  “特使,你是在试探属下的忠贞程度吗?”

  “非也,你与我只是利害之,互相利用而已,当然啦!帝王及少君的武功足以克制你,也是你不敢蠢动的主因!”

  “我…特使别冤枉老衲!”

  “哼!你我毫无利害冲突,我冤枉你干嘛?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坦白的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叛变?”

  “特使,你…”“嘻嘻!伴君如伴虎,帝王及少君喜怒无常,视人命如草芥,冤死他二人手下之人,已经不计其数,本使岂会不心寒。”

  河远一想起河津之下场,不由默然!

  秋若水心知自己之苦口婆心规劝,已经说动河远之心,当下续道:“河远,帝王可能于明抵此,你可要多加准备接待!”

  “真的?属下怎么没有接到指示呢?”

  “帝王行踪飘忽不定,岂会有事先通知之理,不过,我可以给你提示,帝王此次上京,表面上系为人疗伤,因此,必作郎中打扮!”

  “谢谢特使的提示!”

  秋若水瞧河远双目直闪兴奋的眼光,心知他必已在思考如何接待帝王,方可使他满意,她不由暗暗一叹!

  当下立起身子,朝隔房行去。

  河远果真在考虑如何巴结帝王,此时一见特使行了出去,慌忙跟了过去,入房一瞧,特使已经默默的坐于椅上。

  她的目光正瞧着跌坐在云上的胡夫人。

  只见胡夫人仍被易容成一位中年汉子,手持念珠,缓缓数动,神情一片肃然,瞧得秋若水亦肃然起敬—

  只听河远低声道:“特使,你今儿个不更衣易容呀?”

  “不必,我倒要看看她是否已是心如止水了?”

  说罢,脆声唤道:“胡夫人!”

  云上的胡夫人闻言,陡地身子一震,睁开双目,瞧着秋若水,一见她的容貌竟是活生生的另外一个自己,不由惊呼出声!

  “嘻!很意外吧!这些年来我替你照顾胡大将军及帆儿,实在烦死了,倒真羡慕你这种清静生活哩!”

  胡夫人再也坐不住了,只见她慌慌张张的下了云,站在秋若水的身前,焦急的问道:“你是谁,你把胡家怎样啦?”

  秋若水却答非所问的道:“夫人,垢儿在三年前巳经自天山回到府中,不但学了一身武功,人也更加标致了!”

  “你…你究竟是谁?”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