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7762 
上一章   ‮欢偷也徒之尼神 章四十第‬    下一章 ( → )
柯石闭上房门,欢呼一声,立即躺在榻上。

  “哈!太了,看样子大将军府之内忧已经消失了,大将军喝起酒来,实在豪,事了之后,一定要和他好好喝一下!”

  敢情,柯石方才是佯作酒力不支哩。

  心情一轻松,双目一闭,悠悠进入梦乡了。

  更深人静,鼾声连连,柯石睡得真香。

  陡听榻下传来“卡”的一声轻响,柯石睡得正,根本没有发觉,过了半晌,只见一道白影,鬼魅般自榻下飘了出来。

  赫然是胡无垢!

  三更半夜,她来此地干嘛?

  只见她单掌护,居指一弹迅速的制住了柯石的麻及晕,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后,道:“睡得可真!”

  说完,坐上了榻沿。

  胡无垢凝视柯石半晌,伸出纤掌颤抖的在柯石的脸部,颈项仔细的抚摸着:“咦?没有易容的痕迹,怎么可能呢?”

  她不死心的扳动柯石的身子,褪去了他的上衣。

  仔细一瞧,发现部的肤与脸部完全一样,立即动摇了她原先以为对方系经过易容的说法。

  她不由陷入沉思。

  想了半晌,她仍是不相信邱高的武功居然会胜过自己,银牙暗咬,轻轻的褪开了柯石的下裳。

  柯石道被制之时,正梦见自己搂着胡无垢在草地上翻滚,嬉笑,因此,下裳一被褪去,那门“巨炮”立即高着。

  胡无垢何尝见过这个场面,一颗芳心立即怦然心跳不巳。

  她好似见到毒蛇猛兽般,立即站起身子,远离三步。

  偏偏柯石那“话儿”由于道被制,好似被打上“石膏”一般,昂然屹立,令胡无垢瞧得心惊胆跳。

  好半晌,她的情绪比较稳定了,只见她重又坐在榻旁,强抑内心的紧张,仔细的瞧着柯石的下身。

  除了那“香菇头”因为充血而呈现殷红之外其余各处的肤完全一样,胡无垢不由惑然了。

  只见她银牙暗咬,竟立起身子朝四下观察及凝神默察一阵子。

  确定无人之后,她颤抖着双手,缓缓的卸去了衣衫,立即现出一具洁白晶莹线条均匀的体。

  只听她玉首朝下,喃喃的念道:“仁慈的上天,胡家的一切罪过,我愿承担。”说完,跨上柯石的身子。

  只见她强忍着心中之紧张及羞意,对准那门“巨炮”缓缓的坐了下去。

  疼!撕裂般火辣辣的剧疼。

  胡无垢秀眉紧皱了。

  她稍微停顿半晌,继续往下坐。

  好不容易碰到内深处之后,她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拭去额上之冷汗之后,她开始轻轻的耸动着。

  疼,火辣辣的疼——她咬着牙关,忍住疼,继续耸动着。

  不久,疼痛稍减,她试探的加快了速度。

  终于,一切进入佳境了。

  苦昼甘来,胡无垢总算体会出“男女爱”之道了,同时,她也明白为何那些丫头们那么之理了。

  酥麻、酸软,使胡无垢好似置身于云端。

  终于在一阵哆嗦之中,她软绵绵的伏在柯石那结实的膛上。

  唉!这冤家不知会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意。

  泪水簌簌下了。

  好半晌,胡无垢取过一条丝巾,拭下自己那宝贵的处子之血,她视若拱壁般折成一条小方块,入袋中。

  下榻之后,强忍着下身之裂痛,着好衣衫之后,深情的凝视柯石半晌,解开了他的道,爬入榻下,悄然离去。

  半盏热茶的时间之后,柯石伸个懒,坐起了身子,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的睡在榻上。

  “妈的!不对呀!我从来没有光股睡觉的习惯呀!难道是喝太多,搞一通呀,这也不可能呀!”

  鼻中突闻一股幽香:“咦?这个味道熟悉的,会是谁…啊!是胡无垢,她来过这儿了?糟糕!”

  柯石慌忙坐起身子,却觉下身粘答答的,怪怪的,凝目一瞧:“啊!血,是她把我阉了,天呀!”

  柯石急忙摇动了自己的“话儿”几下,同时仔细一瞧:“妈的!‘零故障’,害我虚惊了一场,究竟是怎么回事?”

  揩起那血块一闻,只觉奇腥无比,不由失声笑道:“妈的,这味道和多多三女那味道一样,看样子,我被偷‘’了!”

  “可是,会是胡无垢吗?瞧她那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不可能会是她,可是这个味道,我下午才闻过呀!”

  柯石想了老半天,依然没有结果,心一横:“妈的!就是把脑瓜子想破了也没有结果,不如自地道去瞧瞧!”

  思忖既定,匆匆穿上衣衫,立即钻入榻下。

  暗中摸索片刻.只听“卡”的一声轻响,一个两尺方圆的木盖卸下之后,立即出现一个黑漆漆的深邃道路。

  柯石爬进去之后,立即将那木盖重又合上。

  通道甚狭,必须在地上爬行,所幸不知加了什么装置,并不觉得气闷:“妈的!还有不少岔路哩,别爬错地方才好!”略一思忖:“妈的,胡无垢既然住在后面,干脆直接往前爬,嗯!这地面的灰尘较少,一定是经常爬行的结果,看样子错不了啦!”

  由于地面平坦,柯石迅速的爬到终点,朝左侧支道继续行去,只觉地势逐渐向上,心知快到达目的地了。

  他的心中不由既欣喜又紧张。

  那匆推开上面之盖子探头一瞧:“妈的!怎么会爬到假山旁边来了,白搞一场,再进去一趟!”

  这一次,柯石朝有烛火之房内一瞧,测出概略的距离之后,身子重又钻进去,合好盖子,立既又迅速的回头爬。

  “妈的!这里有一条岔道,应该错不了啦!”当下,身子一折,疾朝前爬去,地势越来越高,终于碰到墙壁了。

  柯石轻轻的一推,立即听到“哗啦啦!”的冲水声,心中不由一阵漾:“妈的!错不了啦!办完事,总是要洗洗身子的。”

  当下轻轻的钻入榻下,盖好了木盖。

  悄悄爬出榻一瞧!只听冲水声自一道屏风后面之房内清晰的传了出来,他强忍住内心的紧张,飘至屏风右侧一瞧。

  他只觉得差点就窒息

  好一个上天的杰作。

  人美,身材更美!

  果然是胡无垢。

  柯石一见她已快冲净身子了,慌忙闪到榻前。

  他正钻入榻下,突见胡无垢置于榻上之白衫上面另外有一条微沁出鲜血之方形白丝巾。

  他好奇的取了过来,凑鼻一闻:“妈的!腥死了!怎么还保存这个污秽的东西,真是莫名其妙!”

  他小心翼翼的将方巾置回原处,悄悄的钻入榻下!

  此时,在柯石的心目中不住的想着胡无垢干嘛要将处子之身奉献给自己,难道是醉后失态吗?

  妈的!醉了岂会爬到自己的房内。

  尤其,她在“办事”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有感觉,一定是被她制住了道,如此看来,她岂有醉酒之理!

  陡闻一阵香风扑鼻,只见胡无垢巳站立在榻前,那双均匀雪白的小腿,瞧得柯石心儿狂跳,真想摸她一把!

  只见胡无垢微叹一声,拿起那方巾边瞧边喃喃自语道:“冤家,你一定醒过来了,你有没有发现异状呢?”

  “唉!以他的聪明,应该会想出是我之所为,自明起,我要不要与他见面呢?唉!真是羞煞人了。”

  “师父,你临别赠言,要我独守府中三年,昨午时一过,垢儿已守满三年了,师父,你不会怪无垢太放吧!”

  “天呀!求求你保佑家父功名顺利,家兄,身体早康复,得以为胡家传宗接代,至于一切灾厄,就降在我的身上吧!”

  说完,身子朝东长跪在地。

  那人至极的身躯,曲线更加玲珑了,可是,柯石却毫无念,因为,他已经被胡无垢所感动了。

  他不敢惊动胡无垢,可是他要向她表示自己心中的敬意,因此,他轻轻的自栏下朝外爬了出来。

  那知,胡无垢乃是一代异人天山神尼之唯一弟子,又亲受十年的调教,一身功力岂同小可,她立即发觉榻下有人,慌忙站起身子,跃到屏风后面。

  此时,她仍是赤身体,因此,探首喝道:“谁?”

  柯石想不到自己的行动全被对方发觉,慌忙出声道:“姑娘,是我,邱高!”接着,紧闭双目,自榻下爬了出来。

  这不是掩耳盗铃,盖弥彰吗?

  胡无垢心知自己方才之丑态,必已被对方发现,又羞又窘之下,叱道:“邱高,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深夜来此!”

  柯石迅速的站起身子,面向榻内,仍是紧闭双目道:“姑娘,属下发现有人进入属下房内,深怕会来惊动姑娘,所以来察看一下!”

  胡无垢岂有听不出柯石话中之意,当下说道:“请将我的衣衫丢过来。”

  柯石原本伸手拿起榻上衣衫,可是,他的目光一触及那沾有污血之方巾,立即改变主意,只听他叹道:“姑娘,你何苦加深我的罪恶呢?”

  胡无垢身子一颤,一时说不出话来。

  柯石续叹道:“姑娘,你乃是堂堂大将军之唯一掌珠,又有一身令人羡煞的武功,以你的条件,乃是天下英雄才子追求之对象,何苦…唉!”

  胡无垢闻言,心中不由一酸。

  不错,她的牺牲太大了。

  为了争取他,她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处‬身子以及终身幸福,万一他不领情,甚至将此事传扬出去,那后果…

  想至此,心中杀机陡起,自屏风后走了出来。

  柯石听风辨位,心知她已走了过来,拿起榻上的白衫,递向身后,默默不语。

  那知胡无垢冷冷的道:“不必了,请你转过来!”

  柯石身子一颤,一咬牙,了一口气,缓缓后转。

  他的目光不敢瞧她的其它部位,只是盯着她的双目。

  胡无垢嫣然一笑,柔声道:“我美不美?”

  柯石心儿一颤,口道:“美,美得绝伦!”

  “我会比秋若水更美吗?”

  “你…”“请说…”

  “萤岂可与皓月相比!”

  “你爱不爱我?”

  “这…姑娘有如广寒仙子,我乃一介武夫,不敢有此耆念!”

  “阁下别再客谦了,当世之中能使出‘少林擒拿手’的人,你算是第一位,据家师所述,此技应已失传了!”

  柯石震骇不已。

  胡无垢深深的瞧他一眼,道:“阁下,不是我夸下海口,当世之中,只有少林寺的‘少林擒拿手’可以破得了‘兰花拂手’!”

  “姑娘谬赞了!”

  “阁下,我相信你绝对不是邱高,凭他练不到那种境界,而且少林神技岂会轻易授给一般凡夫俗子的!”

  柯石双目似电,凝视着她,叹道:“姑娘,在下的确不是邱高,不过,在下到贵府来,原本想清静一阵子,那知…”

  胡无垢闻言,心中一喜,立即唤声:“公子!”

  身如燕归巢般投入柯石的怀中。

  柯石温香软玉抱个满怀,心中不由一阵激动。

  胡无垢欣喜得泪水直,喃喃念道:“天啊!我真感谢你!”

  好半晌,她的神情恢复冷静,羞涩的接过柯石手中的衣衫,低声道:“公子,可不可以请你暂时转过身子。”

  柯石如奉圣旨般,立即转过身子,心中却暗笑:“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方才还巴不得我多望她一眼,现在却…唉!搞不懂!”

  一阵悉索声后,只听一声甜蜜的话声道:“好了!”

  柯石突来灵感,边运起“百变神功”恢复原貌,边问道:“姑娘,在下乃是一名无名小卒…”

  胡无垢截声道:“公子,只要你不是坏人就好了,胡无垢岂是贪图荣华富贵及注重表现之女子…”

  “真的吗?”

  说完,缓缓的轻转过身子。

  胡无垢“啊”的失声叫了出来,身子亦退了一步!

  “哈哈!你被吓坏了吧?”

  胡无垢轻咬一下自己的右手食指,只觉一阵疼痛,心知自己不是在作梦,颤声问道:“公子,这是你的本来面目?”

  柯石颔首笑道:“不错!我姓柯,单名石,乃是…”

  “慢着,公子,你说你单名‘石’,是不是金石情的石?”

  “是呀!你听过我的名字?”

  “天呀…师父…我…”

  她边说边掠向书房。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听到我的名字就慌成这样子?”

  只见胡无垢拿着一条粉红色方巾,掠了回来,口中说道:“公子,请你先瞧瞧我手中的这条方巾再说!”

  柯石摊开方巾一瞧,只见方巾两侧各绣着一条金凤及金龙,正中央以红线绣着:“独守将军府三年,石至劫满彩凤飞”十四个字。

  字迹娟秀有力,充满才气。

  柯石赞道:“姑娘,好手艺!”

  “公子,你可知道这首诗之含意?”

  “姑娘,方才在席间,你曾提及回府已三年,莫非指的就是第一句,至于第二句,在下就悟不出了!”

  胡无垢白了他一眼,啐道:“少装佯,这首诗是我下山之际,家师送给我的,想不到果真在满三年之后应验了!”

  柯石闻言不由暗暗叫苦。

  他岂有不知诗意之理,但他自忖已经愧对香香等五人,岂敢再惹麻烦,那知该来的还是会来,他怎能避得了!

  他一见胡无垢又“粘”了过来,心知此女自视甚高,不可伤了自尊,当下不敢后退半步,只是急道:“姑娘,听我把身世说明白…”

  胡无垢一把搂住他,紧紧的靠着他,柔声道:“石哥,以后再说好不好?”说完,轻垫足尖,自动送上了樱

  尽管她的动作十分的生涩,可是那股澎湃的热情,那人的娇颜及身材,令柯石立既兴奋颤抖着!

  好半晌,只见胡无垢将樱移开,呼呼的道:“石哥,抱我上榻!”

  “姑娘,我…”

  “石哥,叫我垢妹,我太高兴了。”

  说完,竟自动跃上了蹋,面朝内躺下了身子。

  怪不得人家说越正经的女人,一动起情来越热情!

  柯石此时也是冲动不已,心忖:“反正她方才已献过处子之身,自己若再过分矫情,惹她恼羞成怒,可就伤脑筋了!”

  当下,褪光了身子,上了榻。

  只见他颤抖着手,轻轻的为她宽衣。

  胡无垢又羞又喜又紧张,双目紧闭任由心上人活动。

  柯石轻轻扳过她的身子,搂着她热吻着!

  胡无垢毫无‮情调‬常识,只是紧紧的搂着柯石。

  柯石以右膝分开她的‮腿双‬,长对准口,轻轻一,进去了一截,他不由暗喜:“妈的!可以‘摸黑击’了,进步可真快!”

  陡觉胡无垢身子轻颤数下,他急忙“紧急煞车”歉声道:“垢妹,愚兄太心急了,真对不起。”

  “石哥,没关系,我自己也以为方才已经‘那个’了,应该不会痛了,那知还是痛的,你就慢慢的进来吧!”

  “遵命!”

  “死相!”

  “垢妹,方才我是昏不醒,现在却是生龙活虎,当然,就甚具压力了,好了,已经到‘终点站’了,先听听我的自我介绍吧!”

  胡无垢却动了一下身子,道:“不,石哥,边说边动,比较自然一点。”

  “遵命!”

  两人果真边玩边交谈起来。

  时间迅速的流逝着。

  眨眼间,已是寅末时分了。

  陡见房门轻轻的开启,先闪进了小竹,接着又出现了小梅。

  她们二人关心姑娘昨夜喝太多的酒,身子会有不适,天未亮,立即悄悄的闯入房中要探望胡无垢。

  那知,二人甫入房,立即听见姑娘的语声,二人不由大诧!

  相视一眼之后蹑手蹑脚的自屏风后偷偷一瞧!

  烛火照耀下,只见姑娘正春风满面的紧紧搂着一个英俊青年,不时传出喜怒哀乐的声音,小竹二人不由怔住了。

  二人原先以为姑娘必是中了采花贼之媚药,那知细听之下,姑娘竟是出自自愿的,而且正听着“石哥”叙述身世。

  两人虽然不知这位英俊的“石哥”是何来历?但一见姑娘肯献身承,两人相视一笑,放下心中之大石。

  两人好奇之余,干脆原地不动,免费瞧白戏了。

  不知过了多久,陡听胡无垢气息浊的道:“石哥…暂时别说话…我…我…我…不大对劲了…我…”

  柯石心知她已快身了,轻吻她一下,立即加快了

  “滋滋”、“啪啪”声响中,胡无垢呻连连!

  终于在一阵剧颤之后,她长吁了一口气,叹道:“美死我了…”

  四肢一摊,只有气的份了。

  柯石爱怜的停止,笑道:“垢妹,你没事吧?”

  胡无垢媚态横生,笑道:“石哥,你真强,恕我支持不了啦!”

  柯石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道:“垢妹,小竹及小梅已经偷窥了一阵子啦!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想一并收了她们。”

  “嘻!这两个丫头也真大胆,竟敢作出这种事,该罚!不过,她们至今犹是处子,你可要温柔一些。”

  “遵命,多谢太座恩准。”

  “死相,尽让你占便宜!”

  柯石亲了她一口,抬起头,唤道:“小梅,你过来!”

  小梅正瞧得自己很想“”陡闻柯石的呼唤,不由“啊”了一声。

  小竹却轻推她一下,低声道:“小梅,你已经被发现了,快出去吧!”

  “你也一起出去吧!”

  “你…拜托你别把我拉下水…”

  柯石笑道:“小梅,你先过来,小竹,你去告诉苏苏及菲菲,说我在此处下棋。”

  小竹欣喜的应了一声,就离去。

  柯石笑道:“小竹,事情办好了,就立即回来。”

  “这…”柯石笑道:“有福同享,速去速回。”

  “是!”小梅俟小竹离房之后,红着脸,垂着头走到榻前。

  柯石坐起身子,笑道:“小梅,认真说起来,你应该是红娘,若非你把我的情形告诉垢妹,也不会缔成这段良缘!”

  说完,伸手就替她宽衣。

  小梅却后退一步,转过身子缓缓的宽衣解带…

  柯石笑道:“好懂事的小梅,下回不许这样,在我的心目之中,你一样是我的爱,不可有自卑的想法…知道吗!”

  小梅感动的下泪珠,咽声道:“多谢姑爷…”

  “失言!”

  “多谢姑…”

  “叫石哥!”

  “是!多谢石…石哥的厚爱。”

  “哈哈,小梅,你现在叫‘石哥’叫不惯,等一下非让你叫个不停不可,上来吧!”

  胡无垢将身子移向内侧,笑道:“石哥,瞧你如此懂得女人的心理,怪不得三位慕容姐姐会为你如此痴情!”

  柯石轻轻的搂着小梅,右掌在她的身上游动一阵子,临近“城下”之时,探指一摸,已是泛滥,立即准备“入城”!

  小梅又羞又怕,浑身肌紧缩着。

  柯石紧紧的搂着她,含住双,紧紧的吻着。

  小梅好似触电般,一颗芳心狂跳不已。

  柯石暗暗对准“目标”悄悄滑进。

  小梅平常与别的婢女耳濡目染,方才又偷窥一阵子,身心早已进入“备战状态”因此,在一声闷哼之下,柯石已顺利入城了。

  柯石接着将自己挽救武当派的经过,一一述来,同时也开始轻着。

  气氛越来越热烈!

  小竹亦默默的在屏风后观赏着。

  当柯石说到自己被放在铁篮内,冒着被巨犬咬伤之危,自行冲开道时,小梅已经开始用力还击了。柯石笑道:“小梅,你准备叫石哥吧!记住,要叫一百声,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采取立姿,站在柜前,捧着玉,展开快攻。

  屋内立即传出急骤,响亮的“劈拍”之声。

  柯石猛不到五十下,小梅已招架不住了,只听她“喔喔”直叫着!

  胡无垢脆声笑道:“小梅,叫‘石哥’呀?”

  “我…哎…哎…石哥…石哥…”

  柯石笑道:“小竹,你负责数,到了五十下之时,你开始衣,到了八十下之时,你必须已经站在榻旁了。”

  小竹又惊又喜“我”了一声,数不出来。

  胡无垢笑道:“小竹,你快点数呀!否则小梅恐怕支持不到一百声‘石哥’哩!”

  “石哥…石哥…小竹…你快数呀…石哥…石哥…”

  “我…”

  “小竹…哎…哎…哎…你害惨我了…快数呀…”

  “好…好!一!二!三…”

  柯石见状,哈哈大笑,更急了。

  小梅叫得差点噎气了!

  “五十!五十一…”

  胡无垢含笑催道:“小竹,你衣呀!”

  “是…”

  “石哥…石哥…哎,啊啊小竹,你怎么不数了…啊…石哥…石哥…”

  小竹简直手忙脚了,一方面又要衣,一方面又要数,忙得心儿狂跳,手脚发软,不知漏数了多少声。

  她刚刚光身子!同时数到七十八下时,小梅已“啊”了一声,叫不出“石哥”了,柯石放下她,朝小竹笑道:“该你啦!”

  小竹边坐在榻旁,边求饶道:“轻一点,慢一点,好不好?”

  柯石笑道:“好,一定照你的吩咐去做,转过身子。”

  “我…”

  柯石站在她的身后,抚摸着那对玉,笑道:“小竹,把手扶在榻旁,榻上已经客满了,只好来这招‘隔山取火’啦!”

  小竹柔顺的弯下身子,低声道:“轻一点,慢一点喔!”

  说完,将玉首垫在手上。

  柯石笑道:“安啦!除非你自动要我快,我一定又轻又慢的!”说完,轻轻的以手分开口,缓缓的了进去。

  小竹身子较为修长,内亦较紧,加上她的心情紧张,虽有分沁物润滑,柯石每进一分,小竹总是闷哼一声。

  柯石只觉有另外一种快时时传来,不由先口气稳住关,心中暗忖:“妈的,想不到‘开苞’的工作如此难搞!”

  好不容易进到心,柯石立即按兵不动,接着说了下去。

  当他说到胡义帆放任六位大汉胡天胡地之时,他虽然没有全部瞧见,却加油添醋的描述着,引得三位姑娘心儿狂跳着。

  小竹不住开始扭动部了。

  柯石微微一笑,边说下去边开始轻轻的,缓缓的

  小竹好似得要命,偏偏柯石来这一招,越弄越,可是这是她自己提出来的要求,怎么好反悔呢,她只得自己用力一些了。

  柯石朝胡无垢眨个眼,使个鬼脸,反而得更轻更慢了,有时候出老半天之后,才慢慢的进去。

  小竹暗暗叫苦连天,不得已,苦笑道:“石哥!小竹认错了,你尽量发挥吧!小竹绝对没有半句怨言的。”

  “真的吗?”

  “真的!”

  “我会得很快,很重喔!”

  “没关系!”

  “哈哈,垢妹,小梅,你们全听到了吧!”

  说完,立即展开快攻!

  小竹好似久旱乍逢甘霖,亦用力的顶着合着。

  柯石笑道:“小竹,方才小梅叫了一百声‘石哥’,你也一视同仁,小梅,你负责数!”

  小梅欣喜的道:“遵命,小竹,你可要叫清楚一点喔,我可听不大清楚你那‘臭呆’(童音)的声音哩!”

  “小梅,你别逮到机会就要报复,喔…喔…”

  小梅笑道:“小竹,要叫就快点叫,等一下就‘语无伦次’了,届时别怪我小心眼,听不清楚你那种‘臭呆’声音哩!”

  “哼!我可不像你…喔…喔…”

  柯石连轰了百于下,只觉小竹的内极富弹力,居然如人名,似竹般不易制伏,立即暗暗施出“”字诀,偷了三下。

  小竹“啊!啊!啊!”呻三声,身子连抖三下,不住开始呼唤了:“哎…哎呀……石哥…石哥…我……啊…”柯石一见偷袭奏效,怕伤了小竹的身子.立即展开“正规战”

  小竹兵败如山倒,又叫了三声“石哥”之后,身子便软了下来啦!

  柯石轻轻的将小竹抱着,让她躺在窗前摇椅上,笑道:“小竹,你休息一下吧!”

  “石哥!谢谢…你…”胡无垢见柯石那只沾满处子鲜血的“话儿”依然高翘着,心知他仍然没有足,便笑道:“石哥,该轮到我了吧!”

  “垢妹,你…”“石哥,你方才描述得太‘那个’啦,人家又想要啦!”

  柯石是“老鸟”岂有不知她乃是要使自已足,跃上榻后,爱怜的吻了她一下,又开始起来。

  他放松自己,有心一

  胡无垢刻意承,又了一次之后,终于令柯石也了!

  ︽︽  ︽︽  ︽︽  ︽︽

  一个时辰之后,柯石与三女围坐一桌,共用早膳。

  柯石说到自己阉了胡义帆,企图混入府中,暂时回避五女之后,叹道:“垢妹,阉了帆弟!乃是我愧疚及不安之事…”

  胡无垢正道:“石哥,你错了!若非你阉了帆哥,帆哥一定要造更大的孽,后真不知要遭到何种惨报哩!”

  “垢妹,你真明理,我却耽心伯父及帆弟知道真相之后,在怪罪我之于,恐怕会影响到咱们的婚事。”

  胡无垢轻摇玉首笑道:“石哥,在昨夜的席上,你一定发现爹对于帆哥之决心改过自新是何等的高兴,他岂会怪你!”

  “至于帆哥,我在昨夜散席之后,曾将秋若水之阴谋告诉了他,他已经决定要跟我联手密切监视秋若水的行动了,你放心吧!”

  柯石长吁了一口气,笑道:“那就好!这样子我更放心了,我本来打算等到此地事了之后,即悄悄离去,看样子必须携彩凤飞啦!”

  胡无垢娇颜一红,啐道:“贫嘴,我告诉你,届时不但我们三个人跟你走,连府中的丫头亦全部跟你走!”

  “救命呀!那我怎么‘飞’得动,而且这么一大群跟着我,我不是活活的被饿死,就是被累死!”

  三女格格笑个不停!

  胡无垢止住笑声,道:“石哥,反正你很会变,人常说:‘穷则思变,变则通’,只要你随意一变,我们就吃喝不尽啦!”

  “妈的,垢妹,你莫非把我当作魔术师或动物园中的猴子,打算发售门票图利?这太过份了吧?”

  “嘻嘻,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说出来!”

  柯石站起身子,作势扑。

  胡无垢含笑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柯石止住身子,坐了下去,笑道:“好,算你聪明,没关系,我就保持君子风度,动口不动手,不过,我动‘’总可以吧!”

  胡无垢一时领悟不出“动”的意思,小竹及小梅却听得花容失,更加不敢发表什么意见了!

  柯石见状,笑道:“小竹、小梅,还是你们比较聪明,你们可以免去一劫了,哈哈!”

  说着,作势要宽衣。

  这下子,胡无垢明白了,只见她粉脸惨白的叫道:“慢着…”

  柯石停住动作,故意问道:“垢妹,你有什么意见?”

  “你…你不能这样子,人家受不了啦!”

  柯石笑道:“好!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过,亲一个。”

  胡无垢瞧了小竹、小梅一眼,犹豫的道:“这…”小梅心知姑娘脸薄,立即朝小竹使个眼色,笑嘻嘻的走向柯石,在他的右颊香了一口,小竹则在左颊香了一口。

  柯石双手分别搂着二女,得意的笑着…

  胡无垢红着脸,在柯石的右颊香了一下,柯石叫道:“不对,不对!垢妹,你弄错地方了,应该是这儿才对!”

  说完,轻轻放开二女,指了指自己的嘴

  胡无垢羞答答的在柯石的嘴沾了一下。

  柯石却迅速搂住她,紧紧的着!

  一直到过了瘾,柯石才轻轻的移开嘴,在她的耳边低声叹道:“香醇无比,令人留连垢妹,上天对我太好了!”

  胡无垢心儿狂颤,轻轻挣脱了身子,退回原位,一时说不出话来。

  柯石朝小竹及小梅道:“小竹、小梅,我今所说之言,除了‮情调‬之语以外,皆关系重大,不可轻易外。”

  小梅及小竹会意的颔颔首,小梅更是笑道:“石哥,你放心,今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们皆藏在内心深处,不会说出来的。”

  柯石笑道:“谢谢,不过,你们有没有‘梦游症’或是‘梦呓’的‘前科’?”

  三大笑嘻嘻的摇了摇头,娇声道:“没有啦!”

  那种醉人的神情及声音令柯石心中一

  只见他仿效三女之声音及神情,娇声道:“没有啦!”

  三女不由“格格”笑得不已。

  柯石兴奋之下,炫耀之心立起,凝视着胡无垢,暗暗施出“百变神功”缓缓的将自己的貌化成胡无垢。

  三女不由睁大秀目怔住了!

  柯石将手负在背后,娇声道:“石哥,你…你不能这样子,人家受不了啦!”说完,自己不住哈哈大笑着!

  小梅叹道:“好神奇的功夫!”

  胡无垢忍着内心之羞涩,凝视了半晌,叹道:“唯妙唯肖!”

  小竹在两张面孔上比较了一阵子之后,叫道:“完全一样哩!”

  柯石站起身子,摸摸自己的脯及部,笑道:“差得远哩,我这付身材怎么能与垢妹相比呢!哈哈!”

  “死相!”

  柯石止住笑声,道:“这种功夫叫做‘百变神功’,容貌、体态及嗓音皆可以自由自化,十分的方便!”

  胡无垢惑然的道:“家师学究天人,对我亦是悉心传授,怎么未听家师提及这门神功呢!”

  柯石将面貌体态化成邱高,笑道:“这门功夫应该列入‘功’,令师一代异人,岂屑注意这种旁门左道功夫。”

  “这门功夫乃是秋若水之师婆子之独门绝技,乃是金玉娇的师妹传授我的,施用起来耗内力的。”

  胡无垢喃喃的道:“怪不得爹无法识破她的身份!”

  柯石接道:“垢妹,秋若水表面上虽已臣服于我,但难保不会另有变化,咱们还是要多加注意她的行动!”

  胡无垢笑道:“石哥,你放心,我们会注意的。”

  “好,我已经出来‘下棋’太久了,该回去啦!”

  胡无垢三人立起身待相送,柯石笑道:“算啦!你们三人现在行动‘不方便’,我还是自己走啦,哈哈!”

  三女闻言,娇颜倏红,胡无垢笑道:“石哥,还是由小梅送你自‘百花阵’出去较妥,免得引人怀疑!”

  柯石笑道:“垢妹,你真是考虑周到,那地道爬起来累的。”

  说着,随小梅行了出去。

  ︽︽  ︽︽  ︽︽  ︽︽

  “天桥把式,光说不练”意指京城天桥分集口内,那些靠花拳绣腿,卖狗皮膏药生意人之吹牛功夫。

  柯石一身蓝衫在大将军府老总管阿海伯之引导下,好似刘姥姥进入大观园般东瞧瞧,西望望?

  妈的!有够热闹。

  吃、喝、玩、乐、杂耍、说书、卜卦的,样样皆有。

  熙来攘往,吆喝之声,叫好之声,此起彼落。

  阿海伯心知邱护院甚受大将军赏识,一见邱护院瞧得津津有味,立即谄媚的道:“邱爷,您莫非一直没有上过京?”

  柯石一怔,偏首一瞧他神色自若,别无他意,方才放心,笑道:“不错,若非阿海伯你带我来此一逛,我真不敢相信会有如此热闹的所在。”

  阿海伯笑呵呵的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想要做什么,这里全有!”

  “真的?”

  阿海伯突然神秘兮兮的低声道:“当然是真的啦,邱爷,你想不想玩‘清水倌’?最近刚从江南来了一批哩,全是十五、六岁的黄丫头哩!”

  “妈的,又是一只‘老猪哥’!”表面上却摇摇头道:“算啦!我宿酒未全醒,下回再找个机会去吧!”

  “邱爷,那我就自己去了,你知道如何回去吧?”

  “哈哈!没问题啦,你好好的玩吧,当心别兴奋过度!”

  说完,拍拍自己的右

  阿海伯心知他那牌尚在,足以通行无阻,干笑一声,步履轻快的哼着歌儿,闪入人群中,立即不见影子。

  妈的!女人实在够人了,瞧他六、七十岁了,居然专挑“幼齿仔”真是“老牛吃草”有机会倒要看看他如何“玩”?

  柯石继续逛了一阵子,听左前方突然传来一阵轰然叫好声,心中一好奇,加快脚步,挤进人群中探首一瞧。

  只见一个天棚内,有一名身材瘦削,眉清目秀年约三旬汉子,打着赤膊,穿着一条黑棉,足登布靴,躺在地上。

  在他的身上摆着三块青石长砖,此时皆已齐中裂开,只见一名灰袍老者接过一名大汉,手中的铁锤,朗声道:“多谢这位兄弟的帮忙。”

  那名大汉竖起拇指,赞道:“好气功!”

  只见那老人,将铁锤置于地上!笑道:“名位朋友,方才那玩意儿,只能算是活动筋骨而已,请再看好戏上场!”

  只见地上汉子将身上的青石移去,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石屑,自陈列在观众面前之百余个药瓶中,随意拿起一瓶。

  拔开瓶倒出一粒绿色药丸,入口中。

  灰袍老人笑道:“各位朋友,犬子方才服下的就是‘金刚丸’,他就是靠着这‘金刚丸’,才能似金刚般力大无比,钢筋铜骨!”

  瘦削汉子含笑向众人做个环揖之后,重又躺在地上。

  灰袍老人坐在长凳上,点燃火石,口烟之后,笑道:“各位朋友,老夫还是要请几位朋友帮忙抬青石!”

  “我来!”、“我来!”

  立见两位一身布衫的壮汉,挤开人群走了出来。

  灰胡老人打量了二人一眼,笑道:“两位朋友在何处高就啊?”

  左边一人朗声道:“我叫李大,他叫李二,我们兄弟在城郊李员外家当长工!”

  “好!麻烦贤昆仲将这些青石全部抬到犬子身上。”

  “啊!”众人不由相顾失,议论纷纷!

  须知那十五块青石,每块至少重逾五十斤,一个凡人身躯岂能承受得了七,八百斤重量之压力?

  那两位壮汉亦犹豫不决!

  灰袍老人吐出一口烟圈,对二人笑道:“贤昆仲尽管放心,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与你们无关,这些朋友可以见证。”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兄弟,动手!”

  两人说干就干,抬起一块块青石,立即堆在瘦削汉子的身上,将他的脯及腹部整个的住了。

  当第十五块青石被抬上去之后,青石的高度已经逾过人高,那位瘦削汉子却神色不变的朝众人微笑着。

  两位壮汉喝声:“好功夫!”就退下。

  灰袍老人笑道:“帮个忙,老夫要到上面去凉快一下!”

  说完,指指青石上面。

  两位壮汉相视一眼,立由李大抱起灰和老人,只见他巍巍然的爬上青石.笑道:“哈哈,果然凉快极了!”

  说着,以手支肘,侧躺了下去。

  众人不由又喝声:“好!”须知,众人在天桥见识过各种气功表演,可说是鉴赏力十分的丰富了,但从未见过能够支持如此是久之人。

  柯石是武学大行家了,不由也暗赞瘦削青年内功之纯。

  不过,他的目光多半落在那位灰袍老人的身上。

  他只觉得对方体态甚,若非容貌打扮不一样,他几乎口唤出:“花子哥哥!”

  他虽然猜忖对方可能经过易容,但是一想到丐帮目前正值多事之秋,他岂有时间来此地摆地摊卖药,他不由自我否决了。

  何况,花子哥哥曾与自己相约在古城镇会面,他岂会上京。

  想至此,柯石心中不由一阵歉然。

  为了逃避秀秀五人,柯石只好“黄牛”了,不知花子哥哥会等得如何心焦?

  陡听一声暴喝:“好个‘混元气功’!”

  灰袍老人神色一凛,但旋打个哈哈,笑道:“阁下谬赞了,要不要买一瓶‘金刚丸’?一瓶一两银子,公道吧!”

  只见一名儒生打扮之中年人上前取过一个瓷瓶,打开瓶一闻:“咦?‘百草丸’阁下此举,究系何意?”

  灰袍老人呵呵笑道:“阁下看左了,请别妨碍老夫的生意。”

  中年儒土取出一张银票,恭恭敬敬的置于盘内,才将那药瓶入怀内,拱手一揖之后,默默的挤出人群。

  位于前排的人突然惊呼道:“一百两银子,京华的票子!”

  众人不由纷纷议论着。

  立即有人取出银子丢入盘中。

  灰袍老人笑道:“慢着,现场的朋友甚多,为了公平起见,每人限购一瓶,没买到的朋友,明天请早!”

  立即有五位身着劲服的江湖朋友,分别取出一两或五两银子,丢入盘中,取回一个瓷瓶,重又退回人群。

  陡听一个清朗的声音问道:“老先生,我可不可以再买一瓶?”

  柯石一见正是站在自己身旁的年青人所提的问题,不由瞧了他一眼,只见他仰着首,以企盼的目光瞧着灰物老人。

  灰袍老人笑道:“小兄弟,是你呀?你是老夫昨夜的第一位顾客,也是老夫到此的唯一顾客,老夫就让你再买一瓶吧!”

  场中立即有人低声道:“妈的,好狂的口气,好似在卖神丹一般!”

  那位年青人却欣喜不已,连声:“请让路!”挤到前排之后,立即自怀内掏出一个金元宝放入盘中。

  “哇!好大方,一出手就是五两黄金!”

  那位年青人捡取一个瓷瓶,朝出声那人摇摇头,肃然道:“这位大哥,若非拙荆仅剩这点陪嫁品,在下会出更高的价钱!”

  众人不由“啊!”的惊呼出声。

  柯石亦甚感兴趣的瞧着他。

  只见年青人正道:“各位朋友,我是城西前‘平安镖局’的少东,家父自去年失了一笔镖,不但倾家产,而且身受重伤。

  这一年来,全赖变卖拙荆之嫁妆维持生计及为家父治伤,昨夜,在下抱着一试的心情买回一瓶‘金刚丸’。

  家父服下三粒药丸之后,今晨已经可以下了,为了彻底治愈家父的伤,在下特地又来买一瓶.谢谢老先生…”

  说着,恭恭敬敬的朝灰袍老人一揖到底。

  众人不由一阵沉默!

  灰袍老人亦收起笑容,正道:“小兄弟,你的经济情况并不佳,你的心意老夫心领,那锭元宝请取回吧!”

  年青人慌忙道:“老先生,千万不可如此,在下在私塾中执鞭,今后若省去家父之医药费,收入足可糊口矣!”

  灰袍老人颔颔首,赞道:“有骨气,老夫将会在此设摊一个月,令尊的伤势痊愈之后,请他来此一会吧!”

  “在下一定会和家父来此当面致谢的,请容在下告退!”

  “慢走!”

  那位年青人尚未离去,众人立即开始抢购!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皆认识这位年青人,皆知“平安镖局”的遭遇,因此立即深信不疑的掏出银子买药。

  “砰…”声响中,那个盘子已被银子淹没了!

  人的心理就如此奇怪,说不买,再便宜也不买,可是一发现别人抢着买,立既亳不犹豫的加入抢购的行列。

  半晌不到,地上的瓷瓶已消失不见了!

  有些动作较慢的人,立即开口要求灰袍老人再取药来卖。

  灰袍老人笑道:“对不起,老夫每只卖一百瓶,明请早。”

  说完,朝众人笑道:“麻烦那一位扶老夫下来?”

  陡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慢着!”

  柯石回头一瞧,只见一位獐头鼠目的中年人引导两位官差奔了过来。

  人群之中立即有人不屑的道:“是‘钱鼠’来了,看样子老先生有麻烦了!”

  只见那位中年人嚣张的吆喝道:“让开!让开!”

  众人一见官爷出现,不待吩咐早已自动退向两旁,让出一条通道。

  只见前头那位中年官差目光一扫地上那堆银子,喝道:“大胆刁民,当众贩卖假药,诈取不法利益,还不随本官回府投案!”

  众人神色一凛,不敢吭声。

  灰袍老人悠悠哉哉的了一口烟,徐吐烟圈道:“请问官爷,是谁检举老夫贩卖假药,老夫愿与他对质。”

  钱鼠立即叫道:“是我,老头子,嘿嘿,你可真有办法,居然捞了这么多银子!”

  “哈哈,原来是你呀,昨夜老夫只卖了一瓶药,收入一两银子,你却要老夫缴三两的规费,老夫当然不同意啦…”

  钱鼠叱道:“住口!有谁相信你的鬼话?哼,昨夜只收一两,今怎么突然收入这么多,官爷,这不是有诈吗?”

  只见站在右方之官爷取出牌一幌,喝道:“老子乃是巡捕营之仇捕头,有什么话,回衙中再说,下来!”

  灰袍老人哭丧着脸道:“官爷,我下不去呀!”

  钱鼠吆喝一声:“猪哥,咱们把他抬下来!”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