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5561 
上一章   ‮兮兮跩魔群伏棍 章二十第‬    下一章 ( → )
柯石由二女的咻咻鼻息及行动知道二女的情焰及火已经大炽,立即笑道:“甜甜,香香,你们谁先来?”

  香香急道:“邱爷!我比较『不行』,我先来吧!”

  柯石笑道:“好!香香先来,我让你自由发挥!”

  说完四肢往上一撑。

  甜甜依依不舍的自他的身下钻了出去,柯石笑道:“香香,准备上阵吧!”说着身子伏在石上,轻轻一翻,仰躺着。

  香香双膝着地,对准『香菇头』“滋”的一声坐了下去,立即扳动开关,开始上下套动着!

  柯石右掌却轻柔的抚摸着甜甜的子,口中笑道:“甜甜,你和我在一起的感觉,会不会比和公子在一起?”

  甜甜抛过一个媚眼,笑道:“邱爷,你是『实力派』,公子是『花招派』,两相比较之下,我还是比较爱你!”

  “嘿嘿!丫头,你别安慰我啦!公子既年青又英俊潇洒,我却是又老又丑,仅靠这『破』,怎比得上公子呢?”

  “邱爷,我是句句肺腑之言,我们姑娘曾经告诉过我们,绝对不可以貌取人,尤其英俊的男人之中,不少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

  “喔!姑娘还有内涵的哩!”

  “邱爷,你别小视姑娘,她不但多才多艺,还精通阵法,公子有一次和她打赌,竟被她用几十筷子困了一个多时辰,仍然出不去哩!”

  柯石不由内心大骇:“妈的!我对阵法完全一窍不通,若犯在她的手中,势必无法逃脱,看来得找个机会研究一下阵法!”

  甜甜继续说道:“其实,就是单凭武功,不但公子比不上姑娘,就是老爷也不是她的对手!”

  “喔!夫人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她们二人一向很少在一起,也没听说她们比过武,香香,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我…我不知道…哎…哎…哎…”“邱爷,加把劲,香香差不多啦!”

  “哈哈!没问题!”

  说完,柯石双手扶住香香的纤,长朝上直顶,立即顶得香香全身发抖,满口胡言语,呻不已!”

  刹那间,只听她“啊”了一声,立即伏在柯石的身上了。

  柯石乘胜追击“啪啪”直顶着!

  甜甜欣喜的叫道:“邱爷,好啦!好啦!换我啦!”

  说着,迅速的抱下了香香,跃上『炮架』,迫不及待的开始动了起来,那对子好似在筛米般不住的幌动着。

  柯石任她去搞,脑瓜子却将方才所『套问』的资料迅速的回忆一遍,再加以分析、组合,以便理出一条头绪!

  当他逐渐有了一个概念之际,陡听甜甜“啊”了一声,亦货了,只好笑道:“甜甜,要不要我补上几?”

  “三…三就好!”“哈哈!没问题!”

  说着,扶住她的纤,连连用力顶着!

  “哎…哎…酸死…我了…邱爷…邱爷…我只要三…三就好了…你…你快停…我受不了…啦!”

  柯石存心征服她,岂肯收兵,笑道:“甜甜,你不是说要『三、三』三十三下吗,现在才十五下而已呀!”

  “不…不…我只要…三…三下呀…快停呀…”

  “哈哈,你自己想一想,你不是又说『三、三』下了吗?”

  甜甜那有力气再想,只听她尖叫一声,立即昏了过去!

  柯石边顶边数道:“三十,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好!停啦!”

  多多早已醒了过来,一见柯石作弄甜甜的情形,心中又惊讶又好笑,不由好奇的问道:“邱爷,你了没有?”

  柯石佯装出苦瓜脸,道:“『』什么?我还没有过瘾,要『谢』什么『谢』?说完,扶起甜甜,立即现出了那支『杀气腾腾』的长

  多多及香香瞧得了一口气,齐声叹道:“邱爷,你真是神勇无敌,小婢真的是心服口服了!”

  柯石哈哈大笑,跃下了石

  多多及香香急忙站起身子,取过胶及巾,轻柔的替柯石洗身子。

  柯石笑道:“多多,香香,我虽然没有货,但仍然很,因为你们的『泡泡浴』实在太高明,大人了!”

  多多笑道:“邱爷,今后只要你需要小婢效劳,小婢绝对全力以赴,即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柯石轻捏了一下她的右,笑道:“傻丫头,别说得那么严重啦!只要我有空,我一定会来找你们的!”

  香香轻声道:“多多,你一向『大嘴巴』(多嘴),不过,今这件事可要保密,否则,那么多人,咱们可要排队等上老半天哩!”

  “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说的!”

  “妈的!排什么队!我又不是『‮夜午‬牛郎』!”

  “邱爷!小婢失言,请原谅!”

  “妈的!罚你过来『吃香肠』!”

  香香会意的自柯石的背后绕了过来,双膝一跪,张开樱,含住『香菇头』开始弄起来。

  柯石会突然下达这项命令,乃因突然想起丽丽她们只要为花子哥哥一阵子,花子哥哥那软绵绵的『话儿』马上会『立正』!

  那知,此时一试,果然很

  他原本已经快要『货』了,此时经香香一阵,只见他的身子一颤,抱住香香的玉首,立即『开击』了!

  多多慌忙叫道:“邱爷,慢点,留一些给甜甜,她得太多了,必须补充一下!”话未说完,她已将甜甜抱了下来。

  柯石迅速伏了上去,内之后,继续着。

  

  真

  有够

  过了半晌,只见他呼出一口浊气,方站了起来。多多边为那软绵绵的『话儿』洗身,边佯叱道:“小家伙,想不到你凶起来那么厉害,差点把人家给搞死了!”

  柯石不由得意的大笑着。

  ︽︽  ︽︽  ︽︽  ︽︽

  好不容易柯石及多多、甜甜及香香洗好了身子,着好衣衫,四人相视一笑,柯石笑道:“你们不要紧吧?”

  甜甜白他一眼,佯嗔道:“邱爷,你最坏啦!人家明明只要三下,你却轰了三十三下,搞得人家全身软绵绵的哩!”

  柯石哈哈笑道:“甜甜,我是看你一直与多多在争夺优先顺序,以为你的『味口』很大,所以才卖力些,你怎么能怪我呢?”

  “邱爷,你别糗我啦!”

  “哈哈!走!出去填肚子吧!”

  浴室大门一打开,却见两位绿衫少女捂着嘴浅笑着。

  柯石并不认识她们,心知她们并无恶意,便朝她们二人颔首微微一笑,那知那两位少女无端的娇颜飞霞!

  多多,走了过去,低声问道:“菲菲,苏苏,你们在此干什么?”

  菲菲摇摇头道:“没有干什么,我们刚刚来此,打算要来看你们出来了没有,刚好你们就出来了,我们没有偷看或偷听!”

  多多盯着她说道:“菲菲!你别作贼心虚!”

  菲菲急得娇颜通红,叫道:“多多!我那里敢破坏咱们的『默契』去偷听或偷看呢?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问苏苏!”

  “那你刚才笑什么?”

  “我…我是看你们足足在里面待了两个时辰,出来之后,皆是一副劳累不堪的样子,所以才觉得好笑!”

  “你…你…”多多又羞又急,因此,一时说不出话来。

  柯石一见她们紧张兮兮的争执模样,觉得十分的有趣,此时一见多多被窘住了,道义上必须拔刀相助!

  当下,含笑问道:“菲菲!你是不是要请我吃饭呀!”

  菲菲惊讶的道:“是呀!公子吩咐厨子做了几道好菜,婢子耽心变凉会走味,因此,巳经来了三趟!”

  柯石含笑说道:“菲菲,谢谢你的关心,方才我是太累啦,居然睡着了,害你走那么多遍,真『歹势』(不好意思)!”

  菲菲受宠若惊的道:“邱爷,这是婢子的份内之事,你若是如此客气,婢子可要承受不住了!”

  “哈哈!别让公子久等了,咱们走吧!”

  “邱爷,公子经过太医诊治之后,已服药休息了,他特地吩咐婢子好好的『招待』你!”说完,美目含情,瞟了柯石一眼。

  多多三人瞧得浑身不是滋味,但为了保持风度,只好忍下了,只听多多笑道:“邱爷,婢子三人告退了!”

  “哈哈!辛苦你们啦!”

  说完,随菲菲及苏苏走入一间书房。

  柯石含笑问道:“菲菲,你有没有走错地方呀?”

  菲菲娇声笑道:“邱爷,公子吩咐自今起,你的食、衣、住、育、乐皆在此间书房内,你先坐会儿,婢子二人去端菜。”

  柯石概略的浏览了书柜内的书籍一下子,绕过那古古香的屏风,立即发现一套豪华桌椅及红木榻

  另在窗左侧摆着一套姑娘的梳妆镜台。

  窗前摆着一张红木摇椅,看样子书房主人的日子过得逍遥的哩,一杯在手,靠在椅上,远眺屋外之园景,有够赞!

  柯石不住坐在椅上,只觉身心一畅!

  陡听一阵细脆的脚步声,只见苏苏及菲菲各提食盒及一壶酒走了进来,一见柯石躺在椅上,两人之美目倏现异彩。

  柯石朝她们打个招呼之后,重又陶醉在窗外的奇花异草之中。

  柯石自幼虽出身于富有之家,可惜仅受过初等的教育,接着立即遭受到一连串的暗中迫害,可说没有一天过。

  这阵子,总算否极泰来,时来运转,不但练成了一身傲世武功,更是福不浅,令他得不知自己算老几了!

  今天,他原本耽心会『穿帮』,想不到不但享受了破天荒的『泡泡浴』,而且还获悉了不少宝贵的资料。

  他乐得不由笑出声来。

  菲菲及苏苏亦适时备好盛宴,只听菲菲娇声道:“邱爷,请用膳!”

  柯石回过神来,站起身子,长一口气,赞道:“哇!赞!”

  走近桌前,一看满满的摆了十二道菜,不但香味俱全,而且有些菜自己根本见都没有见过,不由叫道:“天呀!这么多菜,咱们三个人怎么吃呀!”

  菲菲捂着嘴笑道:“邱爷,婢子是侍候你的!”

  “妈的!不行!你们非帮我吃不可,否则,我非撑死不可!”

  菲菲急忙道:“不行啦!府中规矩甚严,若被夫人知道了,咱们非层皮不可,邱爷,拜托你别强迫我们好不好?”

  “嗯!夫人在不在府内?”

  “不在,她到别府去找人商量为公子疗伤之事。”

  柯石暗喜:“妈的!『虎霸母』不在,我可趁机找些有关阵式之书籍,好好的研究一番,免得后栽在胡丫头之手!”

  当下,笑道:“好吧!我也不是大饭桶,我就遍尝每一道菜,喝些美酒,填了算数,行不行?”

  “行!当然行!不过,婢子建议你不妨多吃一点,这几道菜正是皇上昨天的晚宴,老爷、夫人及公子皆未动过箸!”

  “真的呀,姑娘呢?”

  “姑娘自己另行起伙,何况,她也吃得不多!”

  柯石走过去合上大门及窗户,并拉上布帘之后,笑道:“菲菲,苏苏,你们坐下来陪我吃一点吧!”

  二女对视一眼,沉不语!

  柯石心知二女已经心动,立即又笑道:“你们放心,别说没有人会知道此事,就是万一知道了,我就承认是我命令你们吃的!”

  二女感激的裣衽一礼,道:“多谢邱爷的赏识!”

  “哈哈!坐下吧!我最不喜欢浪费了,这么好的东西把它拿去丢掉,万一听到雷声,不知该往那儿躲?”

  二女相视一眼,菲菲肃然起敬,道:“想不到邱爷出身绿林,却如此节俭,婢子今有幸与邱爷共餐,来,敬你一杯!”

  “哈哈!干杯!”

  二女一杯美酒下腹,娇颜立即布霞,柯石笑道:“来!先吃点菜垫个底,空腹喝酒,最容易醉哩!”

  “多谢邱爷的关心,来!这付熊掌新鲜的,尝尝看!”

  这一餐,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由于柯石妙语如珠,不但逗得二女嘻笑连连,柯石更『套问』了不少府中人事及规矩。

  二女冲上香茗,收拾杯盘告退之后,柯石阖上房门,走书柜逐一浏览:“妈的!此处收藏之书还真不少哩!”

  找了一阵子,总算让他找到一本『奇门遁甲』:“妈的!瞧这书名应该就是令人头昏眼花的阵法之书了!”

  当了坐在案前仔细开读起来。

  “妈的!这是什么『鸟』书,有看没有懂!”

  阵式之学本来就奇幻无比,虚虚实实,内容当然十分的艰深枯涩,若非经过明师指点及当面解说演练,甚难领悟。

  所幸,柯石天生不服输,他不信的一字一字的看下去,同时把每页的批注眉批也仔细的研读着。

  当他翻阅到中间部份,正在觉得头昏脑之际,陡见『太极剑阵』四个大字,精神不由一振!

  仔细阅读下去,『三才阵』、『四象剑阵』、武当派的『五行剑阵』…甚至连少林寺的『罗汉阵』也记载了上去,柯石看得更加起劲了!

  柯石曾经亲自闯过『罗汉阵』,亦见识过金玉娇及绛裳少女闯过武当派的大小『五行剑阵』,印象可说十分的深刻!

  他将这部份之字句逐一和这两座奇阵对照,立即豁然开朗,不由高兴得哈哈笑出声来!

  柯石这阵笑声却把刚自榻下探出头的那位清秀少女吓了一跳,只见她迅速缩回玉首,连大气也不敢呼一口却

  一理通,百理通,柯石既能悟透『五行剑阵』及『罗汉阵』,立即又从第一页看起,这次又领悟了不少!

  他津津有味的研读着!

  他忘了现在已是深夜!

  他忘了自己正置身于胡大将军府唯一掌珠胡无垢以前的书房。

  他根本没有发觉正有一名白衫清秀少女自屏风后打量他老半天了,他时而搔首,时而拍案叫绝!

  白衫少女一见夜已深,眼见『邱护院』只是一直在看书.并无异状,深怕小姐等候太久,便悄悄的钻入榻下。

  只见一阵十分轻微的声音响过,白衫少女已经小心翼翼的自暗道中潜回后院,胡无垢的书房内了。

  这间书房的格局几乎与柯石目前置身之处相若,只是在壁上多了一些乐器以及三把宝剑而已。

  不!书桌后尚多了一名正在阅书的清丽如仙的白衣少女。

  这少女美得脱俗清奇,尤其在清奇脱俗之中,还带着雍容华贵的气质,这种气质几乎令人不敢仰视。

  那一身白衫,益显玉骨冰肌,不带一丝烟火气。

  那清秀少女一打开榻下之暗门,书柜后立即传来“叮当”一声清响,白衣少女立即放下书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更显出她的婀娜身材,慑人威严。

  她正是胡大将军之女,胡义帆之妹胡无垢。

  她自幼即被一代异人天山神尼带至天山习艺十年、不但精通文事武功,更是谙阵法机关之学。

  她艺成下山即返抵家门,不再外出行道江湖。

  因为天山神尼一代异人,得窥天机,早已卜知胡大将军命犯太星,将有歹人渗入府中,伺机挟制他造反。

  因此,神尼吩咐爱徒下山之后,无论在什么情况之下,在三年之内不可踏出大将军府大门一步,同时注意府中人之言行。

  胡无垢兰心慧质,心知此事必定非同小可,可是,任她如何哀求,神尼皆以“天机不可轻”否则必遭天谴,为由不予告知。

  临别之际,神尼以“独守将军府三年,石至劫满彩凤飞”十四字金言相赠,嘱其务必要牢记。

  胡无垢六岁离家,返家之时已是二八佳人,美若天仙了。

  牢记神尼之言,深居简出,同时注意府中人之言行。

  经过一段时之观察,她发现其父虽然正值壮年,但因与其母『合』太密,不但已经略现老态,而且对其母是慑多于爱。

  至于其母,在她的感觉之中虽然容貌体态依旧精明能干慑人,但隐隐有一股之气哩!

  胡义帆的变化最大了,不但纵于声,四处玩女人,府中之婢女除了胡无垢之侍婢小梅小竹以外,皆难逃他的魔掌。

  胡无垢明里暗里不知劝过他多少次了,可惜皆无效。

  眼不见为净,胡无垢立即迁至后院,表面上是与小竹小梅离群独居,暗中却与二婢挖掘地道,通往前院各主要房内。

  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胡义帆有一次在酒后失,居然了其母,此事恰被胡无垢发现。

  她隐于榻后地道口,发现这件丑事之后,悲痛万分的退回房中。

  那知,翌,其母及其兄却若无其事一般,更令胡无垢悲痛及生气的是,他们二人却瞒着众人打得火热不已!

  若非神尼早有示其不可轻举妄动,她早就代父执刑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胡大将军为了府中之安全,竟听从夫人之建议,礼聘了六位高手来担任『护院』的工作。

  那六位黑道高手来了不到一个月,终喝酒行乐,若非胡无垢向其父建议约束他们的行动,不知要被他们闹成什么样子?

  前些日子,胡义帆奉旨在六位护院的护卫之下,打算以半年的时间,游山玩水,同时察访各地民情。

  胡无垢眼见距离三年之期,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心想可以减少这种伦的丑事发生,便也乐观其成。

  那知今傍晚却见他及邱高二人狼狈的回到府中,而且其母居然亲自出面请太医来为胡义帆诊治。

  太医一走,其母立即又赶往朱王府去寻求『偏方』!

  胡义帆在郑重的呀咐婢女要『隆重』的招待『邱高』之后,立即服药休息!

  胡无垢派出小梅及小竹去询问胡义帆究竟受了什么伤却毫无所得,不过,却意外的获悉邱高倍受礼遇的情形。

  胡无垢心知关键必然全在邱高的身上,便令小竹自地道去监视他,此时由警铃声中知道小竹已返,立即站了起来。

  未待她开口,立听那名清秀少女(小竹)凑前低声道:“姑娘,邱爷动也不动的在看一本书,看得十分入哩!”

  “什么书?”

  “我也不知道!只见他有时候搔首苦思.有时候却拍案大笑!”

  “喔!他会是在看什么书呢?”

  “姑娘,明儿个我潜去瞧一瞧不就知道了吗?”

  “嗯!小竹,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姑娘!夜已深了,你也早点休息!”

  ︽︽  ︽︽  ︽︽  ︽︽

  柯石简直是看得入了!

  只见他边想边翻,边翻边想,根本不知长夜已尽,黎明已至。

  菲菲及苏苏分别端着漱洗用具及食盒,悄悄打开房门,一见柯石坐在椅上看书,菲菲脆声道:“邱爷,你早!”

  柯石猛然一惊,放下书,问道:“早?早什么?”

  菲菲边将漱洗用具端向屏风后面,边笑道:“邱爷,现在是寅卯之,府中之人皆还在高枕休息,怎能不算早!”

  目光一瞄榻上枕具分文未动,不由诧道:“邱爷,你一直没睡呀?”

  柯石站起身子,伸个懒,笑道:“菲菲、苏苏,你们不来陪我,我睡不着,只好在此看书打发漫漫孤寂的长夜了!”

  二女内心“咚”的剧跳一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柯石将书放回原处,挥熄那只剩一小截之腊烛,笑道:“菲菲,苏苏,你们是不是不忍心啦,才来陪我的!”

  说着,走向屏风后面。

  菲菲强抑着芳心之漾,笑道:“邱爷,你别取笑我们了,你若是真的想我们,昨夜为什么不留下我们呢?”

  “天呀!我不知道可以留下你们呀!因为要叫你们陪我吃点菜,你们就顾忌再三了,我岂敢再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二女不由答不出话来!

  柯石边漱洗边暗笑道:“妈的!你们这些『菜』想和我斗还早得很哩,我非逗得你们肯为我『鞠躬尽瘁』不可!”

  菲菲接过漱洗用具含笑走了出去之后,柯石一瞧桌上丰盛的早膳.笑道:“妈的!昨夜的东西还没有消化完,怎么吃得下呢?”

  苏苏笑道:“邱爷,这是多多、甜甜及香香亲自下厨为你做的哩,她们一向不下厨的,你可要多吃点!”

  柯石心喜已经收伏多多三女,不由笑道:“妈的!再这样吃下去,不出三个月,我非变成(大棵呆仔)不可!”

  说至此,突然想起金玉桥及秀秀五女,心情不由一沉!

  苏苏见他突然脸现沉重,立即默默的服侍他。

  柯石食不知味的草草吃了一些东西,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清晨的空气份外的新鲜,阵阵的鸟语花香使得柯石的精神一振,他边欣赏着园中的花木边向后行去。

  沿途除了看见一名花匠打扮的中年人在剪枝除草以外,由于群婢皆在『整理内务』,柯石并未遇见他人。

  他走过一个月形门,陡觉视野一亮!

  只见好大的一片花海,花丛中铺有白石小径,各鲜花着晨曦,各展姿,随着晨风轻轻摇曳着。

  柯石正步入观赏一番,心中陡地一动:“咦?这花园中好像有『学问』哩!”

  他昨晚刚刚学过九官八卦,奇门遁甲,各种阵势,虽未完全悟透,此时心中一有警觉,站在原地,仔细的瞧着。

  只听他喃喃自语,忽而搔首苦思忽而双手划,竟已陷入沉思!

  他并不知右前方书房内正有一对清澈动人的凤目正在监视着他哩!敢情澈夜未眠的胡无垢巳发现了邱高(以下称柯石)的异举!

  她心知柯石已对自己布下的『百花阵』发生了兴趣,便利用这个机会从头至脚仔细的打量他。

  这一留神,她发现柯石的面貌虽然狰狞,令人一见即生厌生怕,可是若再仔细一看,立即可以感觉出他有一股吸引人的无形力量。

  尤其那一对眼睛,清澈有神,时而智芒,时而有若深潭,令人有着面对汪洋大海既茫然又害怕之感!

  胡无垢没来由的身子一颤!

  此时,小竹刚好推门进来,见状,急问道:“姑娘,你怎么啦?”

  胡无垢娇颜倏红,她头也未回的道:“小竹,你过来瞧瞧,此人是不是就是你昨夜在前院书房瞧见之邱高?”

  “嗯!正是他!看样子,他想闯进来哩,哼!作梦!”

  “小竹,趁着他在此地,你潜去看看他昨夜是在看什么书籍,还有,要注意别让苏苏或菲菲发现!”

  “是!”胡无垢陡见柯石蹲下身子,以右手食指之指甲在地上来回划着,只见他那指甲所划之处立现一道分馀深的线槽。

  她不由大骇失

  须知那青石地面甚硬,就是以刀剑去刻划,亦无法划出那么深而且均匀的线槽来,何况是只用指甲轻划!

  再看柯石的神情分明正陷入苦思之中,他那刻划只是随手而为,根本没有特别的凝聚功力施为。

  这份功力,胡无垢自忖办不到,恐怕连师父天山神尼也无法到达这个境界,这个人究竟是谁?他绝对不是『天狼手』邱高。

  她决心要探一探柯石的底了!

  陡听一声脆叫:“姑娘!这就是邱爷昨夜在看的书!”

  “奇门遁甲?嗯!看样子,他翻阅好几遍了!拿回去放着!”

  “是!”胡无垢立即又陷入沉思:“邱高为何突然要研究阵法机关之学?莫非他对自己三人有不良企图?或是巧合?”

  胡无垢还在沉思之际,柯石陡然想起要参阅一下『奇门遁甲』,当下闪电般的驰回书房。

  那知门一推,立即听到一声尖呼!柯石以为自己一时情急跑错了房间,立即退了出来。

  可是,一想:“妈的!不对呀!明明是书房,而且那位少女正在书柜前,不知是要放书?还是取书?”

  他迅速的又推开门,闪了进去!

  一见那名明眸皓齿清秀少女正慌慌张张的将左手扶在柜沿,右手赫然拿着那本『奇门遁甲』!

  “喂!你是谁?你在干什么?”

  小竹想不到邱爷会在这个要命的关头赶了回来,而且出口喝问,心慌之下将书藏于身后,一时说不出话来!

  “妈的!你这雅贼…”

  “胡说!我不是贼!”

  “哈哈!那你是谁?”

  “哼!不告诉你!”

  “大胆丫头!竟敢潜入此处盗书!”

  说完,缓缓行了过去。

  “站住!你想干什么?”

  “嘿嘿!干什么?我将你这丫头拿下来,交给公子发落!”

  小竹一听,不由芳容失

  须知,胡义帆早对小竹及小梅怀有非份之想,若非胡无垢注意防护,二人早巳『破功』了,此时闻言,那能不惧!

  情急之下,将书入怀中,身子一掠,右手食指曲指一弹,一缕指风立即袭向柯石的前大

  柯石想不到府中的一名婢女即有如此湛的功夫,当下轻喝一声:“好功夫!”立即向右侧一闪。

  小竹却趁机冲向房门。

  “哈哈!别来这一套!”

  话未说完,身似鬼魅—出手似电,『擒拿手』已施了出去,只听小竹一声惊呼,右腕巳被柯石扣住。

  柯石笑道:“妈的!『幼齿仔』,你想和我斗呀?十岁即想找婆家,还早得很哩!”

  说完,探掌入怀,自她的前掏出了那本书。

  小竹的少女圣地陡遭侵袭,心中一羞,泪水立即淌了出来!

  “妈的!别来『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招啦!大爷是铁石心肠,非将你送给公子处理不可,除非你说出是受何人所指使?”

  “我…”

  倏听房门传来三声脆响———

  柯石制了她的麻,上前打开房门。

  他不由怔住了!

  只见当门而立的正是那位美若天仙却又隐透慑人气息的胡无垢。

  她自沉思中醒过来,发现不见对方的人影,心知小竹很可能会被他碰个正着,略一考虑,立即赶来解围了!

  只见她朝柯石淡淡的一颔首,立即迸出一串甜蜜的话音:“小竹,我叫你来拿一本书,怎么拿了老半天?”

  小竹会意的道:“姑娘,邱爷说我是贼,把我制在这儿!”

  “唔!邱爷,小竹无知冒犯了你,请你高抬贵手!”

  柯石陡见这种天仙美女,又闻那无限甜美的声音,一颗心儿早就飘出三十三天外了,只听他轻咳道:“姑娘!好说!好说!”

  当下,虚空一挥,解开了小竹的道。

  胡无垢暗凛:“好湛的功力!”当下淡淡的道:“多谢邱爷赏脸!”说完偕着小竹,袅袅离去!

  柯石怅然若失的瞧着门口.不言也不动!

  胡无垢走到方才柯石立身之处,凤目朝地上线条一瞥,不由暗凛:“好厉害!看样子,百花阵拦不住他了!”

  说完,通过花海,重回书房。

  小竹双膝长跪在地,泣道:“姑娘,小竹甘心领罚!”

  “小竹,此乃意外,对方身手太高,怪不得你,起来吧!”

  “谢姑娘不罪之恩!”

  “小竹,把经过说一下!”

  “姑娘!婢子一急使用『兰花拂手』对付他,那知,他轻轻的一闪之后,即扣住婢子的右腕、取书、制一气呵成!”

  “好高明的手法,他会是谁呢?”

  小竹惑然不解的道:“姑娘,他不是邱爷吗?”

  “绝对不是!我曾经暗中观察邱高的武功,他以剑术见长,掌上造诣并不怎么强!今你去探探多多她们三人。”

  “是!”︽︽  ︽︽  ︽︽  ︽︽

  柯石坐在椅上,虽然打开『奇门遁甲』,满脑子却全是胡无垢的倩影!

  想不到世上居然有如此人的女人!

  端庄、圣洁,令他兴起不敢仰视之感!

  秀秀三姐妹及金玉娇、绛裳少女皆可算是美人中的美人了,不过与胡姑娘一比,少了一种圣洁的气质。

  “妈的!想不到『胡一番』那么好,却有如此『正点』的妹子,真不知他母亲是如何生下他们及教导他们的?”

  说曹、曹就到、房门一开,却见胡义帆含笑走了进来:“哈哈!邱兄,你好大的兴致,居然看起书了!”

  柯石站起身子,笑道:“公子!不!帆弟!瞧你的气实在好多了!大内名医果然医术高明,妙手回!”

  胡义帆走进屏风后,坐在窗前摇椅内,苦笑道:“妙手回?唉!我们胡家可能注定要绝后了!”

  柯石内心暗笑:“妈的!你就是过头了,才会被本少爷『断』了你的『子孙带』,今后你只能『干过瘾』了!”

  表面上却关心的问道:“帆弟,我有一招偏方,可以使你重振男子汉的雄风,不过必须要冒很大的危险!”

  胡义帆双目一亮,喜道:“邱兄,麻烦你快点告诉我,你不知从昨天到现在我不敢喝下一滴水哩!”

  “为什么呢?”

  “邱兄,你也知道,我的『话儿』整个被挖掉了,经常『小便失』,得满身满榻的,难过得要死,所以一大早就起来了!”

  “妈的!那些丫头也不大负责了!”

  “不!此事绝不可让她们知道,否则传到皇上的耳中,对家父的前途影响甚大,邱兄,请你务必要代为保密!”

  柯石慌忙自太师椅上站起,道:“帆弟,我去代你把榻上整理一下!”

  胡义帆感激的道:“邱兄,你果真待我有如自己的亲生兄弟,家母正在代我整理,来!快把偏方告诉我!”

  陡听房门一声轻响,立即传来冷峻的声音:“帆儿,什么偏方?”

  柯石只觉双目一亮,胡夫人一身黄衫走了进来,那种成女人的妩媚味道令柯石没来由的浑身一热!

  他躬身一揖,唤道:“夫人!”

  胡夫人嫣然一笑道:“邱护院,别多礼,坐吧!”

  三人重新入座之后,胡夫人柔声问道:“帆儿,你方才似在提起什么偏方?”

  胡义帆正开口,柯石已恭声道:“夫人,请先见谅,属下曾经听过有人顺利的完成了『人鞭』与『狗鞭』的粘合手术,因此…”

  胡夫人落落大方的道:“邱护院,你可知那位大夫如今在何处?”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的别号叫做『活阎王』。”

  胡夫人失声呼道:“是他!”

  不过,她旋又补充道:“真巧!我昨夜至萧王府,也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帆儿的情况并不一样,恐怕很难成功!”

  柯石却正经的道:“夫人!你未曾在江湖上走动,因此,并不知道『活阎王』的超凡医术,我倒有个主意!”

  “首先,找一个体质和公子类似之人,经过『活阎王』鉴定之后,藉着他的医术,可以完成『器官移殖柯手术』的!”

  胡义帆欣喜的叫道:“邱兄,谢谢你!”

  “公子,我是外行人,这只是一个构想而已!”

  胡夫人却欣喜的道:“邱护院!此计甚佳,我会和老爷好好研究的,帆儿若能『重新做人』,全是你之功劳!”

  柯石谦逊的道:“夫人!属下此次得以大难不死,对于名利等身外之物,视若尘埃,因此不求什么功劳,只求公子早康复!”

  胡义帆感激的道:“邱兄,小弟实在钦服你之宽宏大量.不但不计较小弟以往之蛮横无礼,反而为小弟如此心!”

  柯石正容道:“公子!我踏入江湖至今,双手不知沾了多少血腥,经过这一劫,整个人生观已陡然改变了!”

  胡义帆突然满脸正气,道:“邱兄!听你这一席话,小弟亦为已往之种种秽行罪恶,感到十分的不安!”

  说完,瞄了胡夫人一眼!

  胡夫人轻咳一声,道:“帆儿,服药的时间到了,走吧!”

  说着瞟了柯石一眼,先行离去。

  柯石只觉她那一眼包含了某种神秘的含意:“妈的!据多多她们说,夫人很寂寞,难道她在对自己暗示什么?”

  想至此,心里陡然一阵狂跳!

  送走了胡义帆之后,柯石由于心情激动,再也没有心情看书,跃上榻后,立即双膝一盘开始调息。

  以他的奇遇,此时根本无需睡眠,只要调息一周天上且可元气百倍,他方入定不久,陡听榻下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

  若非他凝神静气,根本无法听出这声响。

  柯石暗暗的提高警觉。

  榻下传来轻微的人体移动声:“妈的!究竟是那个老包,居然大白天的潜入此处,看样子想对自己不利哩!”

  榻下迅速的重归寂静,不过,仍然可听出细微的息声:“妈的!还好这人的功力并不怎么高强!”

  榻下之人正是胡无垢之另一侍婢小梅,她奉胡无垢之命潜来此处监视柯石,只见她伏在榻下暗暗倾听屋内的动静.

  由于柯石屏息静气,小梅听了一阵子,确定房中无人之后,悄悄的爬出榻,立起身子,吐口气道:“闷死我了!”

  陡听:“真『歹势』!招待不周!”

  小梅芳心狂颤,毫不犹豫的掠向屏风后之房门。

  柯石在榻上就势一跃,轻飘飘的飞了出去,拦住了小梅的去路。

  小梅低叱一声:“滚开!”右手五指屈张,疾抓向柯石的前大,左掌亦劈出了一道厉疾的掌劲。

  柯石笑道:“遵命!”

  身子果真朝右前方滚了出去。

  只见他的右肩尚未着地,双脚已一钩一剪,将小梅绊倒在地。

  小梅“啊!”的尖叫一声,身子立即摔了下去,未容她爬起,柯石已经跨坐在她的部,左手亦按住了她的后头!

  小梅尖叫道:“放开我!”

  柯石嘿嘿笑道:“妈的!你最好叫大声一点,把府中的人全叫来此处!”

  小梅果真放低声音,道:“让我起来!”

  柯石摇摇头笑道:“不行!你会溜走!”

  “这…”“哈哈!只要好好告诉我你是谁?来此干什么?我就放你走!”

  “这…不行!”

  “妈的!不行就拉倒!看我如何招待你!”

  说着,制了她的麻,站起了身子。

  小梅急忙低声道:“我叫小梅,是姑娘的婢女,我…”

  “说下去呀!”

  “我听小竹说,邱爷你住进了姑娘以前的书房内,一时好奇,所以来看一看!”

  “是真的吗?嗯!”“邱爷,我小梅一向不说谎话的!”

  “嗯!不对!你如果想要看我,干嘛不正大光明的进来,为什么自榻下钻出来,这其中一定另有文章!”

  “不!不!没有文章!我怎么好意思直接来看你呢!”

  “喔!少女总是羞答答的,比较含蓄些,不过,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钻进我的榻下的?”

  “这…”“说呀!”

  小梅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挖掘地道之事,乃是天大的机密,若是出去,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小梅岂敢说出自己是从地道钻进来的呢?

  柯石却淡淡的道:“小梅,自首可以减刑,你最好坦白说出来,我还可以为你担待一点,否则,很伤脑筋的喔!”

  “我…”

  “妈的!小梅,你实在太不上路了!好!我就自己爬进去瞧一瞧!”

  小梅一听,不由魂飞魄散,泪水簌簌直,哀叫道:“邱爷,请等一下!”

  柯石暗暗一笑,重又走到她的身边,笑道:“说吧!”

  “我…”

  就在此时,陡听三下细微的敲门声!

  柯石急忙扶起小梅,制住了她的哑,朝衣柜一,笑道:“小梅暂时委屈你了,忍耐点!”

  说着,关上衣柜,走去开门。

  房门一开,赫然是春风满面的胡夫人。

  柯石深感意外的道:“夫人,你…”胡夫人媚声道:“怎么?不我…”

  “不!不!我是深感意外而已!请进!请进!”

  柯石关上房门,却见胡夫人鼻翼合张,美目朝四下溜转,心中一阵紧张,含笑问道:“夫人!你在瞧什么?”

  胡夫人双目盯着柯石,沉声问道:“邱护院,你的房里有女人!”

  被藏在衣柜里的小梅闻言,几乎晕倒,一颗心“砰砰”狂跳着!

  (中册完·请看下册)

  Scanby:でで坊主 OCRby:mqmmm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