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7932 
上一章   ‮府军将入仔公天 章一十第‬    下一章 ( → )
柯石跃出墙外,耽心厅中之人追来!一见远处有一座树林,立即疾驰而去。

  以他的绝顶身手,不出片刻,即已驰入林内深处,找了一处空旷地,止住脚步,放下了金玉娇二人。

  一见二人娇颜酡红,气息浊的模样,柯石才想起竟然忘了向那只『猪哥』索取媚药之解药!

  沉思片刻,柯石立即又重新赶回那座庄院。

  一听厅内仍是丝弦直响,嘻笑连连,凑近一瞧只见六名少女又和那六位大汉(搞)了起来,另外的少女竟捉对(磨)起(镜)来!

  柯石瞧得口干舌燥,不敢再瞧下去,略一思忖,立即潜入杂物间,救醒一名少女,沉声道:“妈的!别紧张!”

  那少女睁目一瞧竟是方才制住自己道之人,骇得一直点头。

  柯石沉声问道:“妈的!你知不知道『媚药』的解药在何处?”

  少女茫然问道:“什么媚药?”

  “妈的!少装蒜,就是方才厅中那二位少女服下之媚药?”

  “啊!是『见笑』啊!”“妈的!笑个『鸟』!快说,解药在何处?”

  “大侠,服下『见笑』之人,除了与男人在一起以外,别无解药!”

  柯石双目凝视着她,问道:“真的?”

  “真的!我不敢骗你!”

  “妈的!你最好给我说老实话,否则,我问她及胖子之后,若发现你在说谎,你一定很不好受的!”

  “大侠饶命!我真的没有骗你…嗯!”柯石迅速把她拍晕眩了,又分别询问了另外一名少女及那胖子,那知答案皆相同,他傻眼了!

  小心的将三人藏入杂物间,迅速的驰回林中,一见二女尚在,柯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哩!

  不过,问题又来了!

  金玉娇乃是万世帝君之女,可说是自己之仇敌.虽说她对自己十分的友善,可是,自己真的要救她吗?”

  如果金玉娇是受了伤,柯石看在她曾救了秀秀三人的份上,可以救她,可是只要和她(合),今后可就麻烦了!

  如果不救她们,以她们目前的情况,只是火内焚而亡一途!

  偏偏此时更深夜静,又无其他的男人可以代劳,柯石不由暗骂那些喜欢(吊马子)的(傻鸟)怎么不来此处呢?

  “妈的!反正她们现在迷糊糊的,一定认不出自己,先把她们救了,再暗中离去,只要自己事后不说,她们也不知道!”

  思付既定,苦笑一声—先光了身子。

  接着帮金玉娇卸去衣衫,当他一见那具上帝的精心杰作之时,不由得火大炽,(老二)立即(立正)『敬礼』了!

  柯石颤抖着右手一拍开金玉娇的麻,只见金玉娇霍地扑了过来,立即紧紧的搂着柯石啊!

  下身对着柯石『那话儿』一阵子胡顶凑!

  柯石好似被数十名绝顶高手围攻一般,手脚慌乱!

  想不到那媚药的药力如此的霸道,居然令高傲无比的金玉娇变成一名奇无比的妇!

  柯石一见金玉娇那模样,不由长一口气,暗忖:“妈的!如果再不採取主动『老二』非被她扭伤不可!”

  当下,搂着她,就势一翻,右膝顶开她的‮腿双‬,『老二』暗中摸索对准口,打算轻轻的进去!

  因为,柯石曾经和丽丽、娟娟在一起过,心知若是自己大过于用力(胡搞搞),事后金玉娇一定很不好受的!

  那知金玉娇却不要命的往上一顶,然后,丝毫也不觉得疼痛的拼命的往上顶,恨不得将『老二』了进去!

  那情景,就好似馋嘴的小孩在吃冰一般!

  柯石一见『老二』已顺利入内也润异常,便放心的开始起来,一时“啪啪!”直响着!

  柯石好似在驾驭一头发了狂的野马一般,他小心翼翼的凝神着,唯一的希望就是金玉娇早点醒来。

  因为还有一个绛裳少女在旁等待解救.柯石若是(不争气)败下阵来,那可就要多费一番手脚了。

  偏偏自己又不忍施展花子哥哥所教的那『』字诀,因此,只得耐着子,小心翼翼的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柯石只觉得金玉娇逐渐停止『疯狂』,心中不由一喜:“妈的!总算将她摆平了,好累喔!”

  那知,金玉娇虽然停止动,她那话儿却开始收缩起来,一种异样的快,几乎令柯石当场『扣板机』货。

  他急忙长一口气!稳固关,锁住元

  所幸,半晌之后,那种迫感逐渐消失了!

  金玉娇四肢分张,开始呼呼大睡了!

  柯石爬起身子,苦笑一下,取过衣衫,盖在她的身上,目光一落在那血迹殷然的口,他不由怔住了!

  因为,在柯石的心目中,有其父必有其女,何况(大棵呆仔)又那么『』,金玉娇一定也早就『破功』了!

  那知,她却仍然是处子之身!

  这…妈的!有够夭寿!

  怔了半晌,柯石又卸去了绛裳少女的衣衫,入目之处一对高隆又浑圆的玉立即呈现了出来!

  柯石陡觉一阵心颤:“妈的!看她的年龄这么小,子怎么这么大,真是人小鬼大!妈的!既是婆子之徒,绝无好货!”

  当下,卸去她的亵衣。

  好一片黑森林!妈的!竟有这么多的

  有了金玉娇方才『疯狂』的经验,柯石可不敢拍开绛裳少女的麻,只见他轻轻分开她的‮腿双‬,徐进!

  那知,里面早已一片汪洋大海,『老二』通行无阻了!

  柯石开始了!

  右掌不住轻轻的抚摸着那对丰子!

  柯石根本不知绛裳少女的身子会如此早,乃是婆子全心全意传授她各种『功』的结果。

  这也难怪婆子自私,因为金玉娇毕竟是万世帝君之女,婆子既想控制万世帝君,岂有全心栽培金玉娇之理!

  柯石独自了老半天,一来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二来,不知她究竟(好了)没有,便将她的麻拍开。

  飚风又来了!

  绛裳少女比金玉娇更疯,下身不但用力的,而且紧密的,那“啪啪”之声,好似机关『快放』一般,立即传出老远。

  天下之事可真凑巧,秀秀三人自逃出静室之后,绕了一大圈,沿途躲躲藏藏的,恰于此时经过树林外。

  陡听这种奇怪的声音,三人好奇之馀,立即悄然潜向林中。

  此时,绛裳少女的速度已经缓了下来,人也悠悠睡了过去。

  不过,她自幼即研修『功』,内不但开始收缩,而且心自动紧紧的包着柯石的『弹头』,开始着。

  柯石根本想不到对方会有此招,只觉后椎末端一阵酥麻,成千上万的子争先恐后的离身而去。

  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所幸柯石习过『易筋洗髓神功』,心中立生警兆,慌忙『紧急煞车』,锁好开关,阻止继续外

  不过,『老二』却仍被紧紧的锁在中。

  柯石以为她在使诈,立即一扬右掌,制住她的麻

  陡闻:“小石,你敢!”

  柯石闻言,暗喊一声:“是秀秀!”如遭雷殛,迅速的爬起身子,头也不回的朝前奔去,耳边传来娟娟之急切呼唤声!

  他使尽全力,慌不择路的狂奔着,直到没有听到娟娟的呼唤声音,才停了下来,一见自己正置身于一条道路旁。

  “妈的!这下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想不到秀秀三人竟会突然在此出现,妈的!早知道就不救金玉娇二人!”

  柯石自怨自艾一阵子,低头一见自己光着身子,所幸目前尚是黎明前刻,四下又无人,否则可真难堪哩!

  他陡地想起那个包袱尚留在酒楼:“妈的!先回去取回包袱,顺便教训掌柜的一番,这场风波完全是他惹起的!”

  当下打量方向,疾驰而去!

  ︽︽  ︽︽  ︽︽  ︽︽

  且说秀秀三人循声进入林中,暗中仔细一瞧,竟是小石在和一位绝少女在野外苟合,不由恼火万分!

  及见柯石扬掌,误以为他要(先后杀),秀秀不住出声喝止,一见柯石落荒而逃,娟娟慌忙追了出去。

  秀秀和丽丽目能夜视,一瞧地下之二女竟是自己姊妹的救命恩人时,两人不由怔住了啊!

  只听丽丽惑然的问道:“姐!怎么会是她呢?她既然暗中放了咱们,应该是和石弟弟很才对啊!”秀秀身子倏地一颤,急道:“糟糕,我可能误解了石弟弟了!”

  “姐!没关系!娟娟已追了下去,咱们先把她们唤醒再说!”

  秀秀一想有理,当了轻推金玉娇的酥肩,低声唤道:“姊姊!”

  唤了半晌,果见金玉娇悠悠醒了过来,睁目一瞧是慕容姊妹唤声:“是你们!”话未说完,就坐起。

  倏听她“啊!”的叫了一声,重又躺了下去。

  秀秀是过来人了,心知她必是一时情急,扯动了破瓜之伤口,因此柔声道:“姐姐!你还是先躺着吧!”

  说完,将衣衫遮好了金玉娇的身子。

  金玉娇羞红着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恰在此时,娟娟已怅然若失的驰了回来。

  秀秀及丽丽一见只有姐姐一人回来,心中立即凉了半截,秀秀仍不死心的问道:“娟娟,石弟弟没有和你回来?”

  娟娟摇摇头叹道:“姊,我追不上他!”

  金玉娇突然开口问道:“姊姊,你们所说的石弟弟是不是柯石?”

  秀秀颔首道:“不错!方才他还在此地,不过,他一发现我们三人来了,立即迅速走了?”

  金玉娇心知自己已经献身给意中人,不由暗暗感谢上天的安排,当下便挣扎着坐了起来。

  秀秀上前扶住她,陪她坐了下去,柔声问道:“姐姐,你是不是可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们?”

  金玉娇娇颜倏红,便把离开少林寺,在酒楼与柯石巧遇之后的情景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她知慕容姐妹与柯石订情于先,自己只能算是『班生』,因此,在言语之中一再的向三女表示歉意!

  秀秀听完之后,美目立即掉下清泪!

  丽丽心知姐姐又在后悔误解石弟弟之事,立即说道:“姐,你别再自责了!后见面,稍一解释,就天下太平了!”

  秀秀苦笑道:“丽丽,我是耽心石弟弟以为咱们不会原谅他,处处闪避我们,咱们如何能找到他呢?”

  金玉娇歉然的道:“姐姐,全是我的错!”

  秀秀轻拍她的肩膀,强作笑颜的道:“姐姐,这全是天意,岂能怪你,还是把令师妹唤醒吧!”

  金玉娇羞答答的站起身子,娟娟及丽丽立即帮她穿好衣衫。

  唤醒绛裳少女之后,金玉娇帮着她穿好衣衫,同时把柯石为自己二人解去媚毒,却遭秀秀三人误会离去之事向她概略说了一遍。

  绛裳少女略一回想,立知必是中了那华服青年的道儿,当下忍着下身的裂疼,朝秀秀三人跪了下去。

  秀秀慌忙扶起她,笑道:“姐姐,今后咱们都是自己人,别这样!”

  金玉娇笑道:“姐姐,她叫苏小仙,今年才十六岁!”

  秀秀笑道:“来来!咱们先序序岁数!”

  结果,慕容三姐妹仍然分别排行前三名,金玉娇老四,苏小仙老五,五人接着立即作自我介绍。

  秀秀三人这下子才知道金玉娇是因为母亲跟随万世帝君才会与(大棵呆仔)扯上兄妹关系,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秀秀试探的问道:“娇妹,你今后有何打算?”

  “这…”苏小仙低声道:“娇姐,咱们干脆就不要回去啦!”

  金玉娇一时心如麻,拿不定主意。

  秀秀心知她可能顾忌其母亲尚在虎,加上万世帝君毕竟对她有养育之恩,当下正道:“娇妹,仙妹,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秀秀此言一出,四女齐皆深感意外的“啊”了一声!

  秀秀笑道:“娇妹,你回去之后,不妨伺机劝劝伯母早离魔掌,以免后,万世帝君败亡时,遭到牵连!”

  金玉娇感激的道:“秀姐,多谢你为小妹设想得如此周到,我一定会劝家母早离魔掌的。”

  “另外,我想暂时请你们三人居住在家母一位挚友处,以逃避金世伟的搜寻,同时,可将他们的行动随时告诉石…”

  苏小仙笑道:“石哥哥,对不对?嘻嘻…”金玉娇白了她一眼,佯叱道:“仙妹,你还好意思取笑我,若非你糊涂坚持要替师父报仇,岂会有这场风波!”

  苏小仙闻言,立即垂下玉首!

  秀秀轻轻的搂过苏小仙,笑道:“仙妹,你没有错,换了我,突然听到师父被杀,也会有这种反应的!”

  秀秀抬目一瞧天色已明,笑道:“黑暗已成过去了!来,咱们先用点干粮,准备接光明的日子吧!”

  苏小仙笑道:“大姐!谢谢你,等一下麻烦你们帮忙将那群畜牲杀光,免得他们继续害人,好不好?”

  慕容三姐妹含笑颔首应允。

  ︽︽  ︽︽  ︽︽  ︽︽

  秀秀五人用过干粮,走出树林,立即驰向那座庄院。

  五人谨慎的自后院掠入院中,凑近窗沿朝大厅一瞧,却见尸首遍地,血四处,不由一怔!

  五人迅速掠入大厅,却见壁上写了几个血字:“姐姐!小石对不起你们!”五人不由“啊”的惊呼一声。

  只见秀秀泪满面,喃喃的道:“傻弟弟!”

  娟娟及丽丽迅速四下一打量,只见四下皆无活人,五人略一商量决心火焚此庄,以免行迹!

  五人远立在里外,瞧着火势快尽,重又同到树林之中,调息一阵子,开始学习苏小仙所授之『百变神功』。

  午后时分,立见五人化成五位姿平平的少女朝东南方向驰去。

  ︽︽  ︽︽  ︽︽  ︽︽

  柯石光着身子夜奔,虽觉浑身清凉有劲,但是一想起万一碰到夜行人,不被误认为是(神经病)才怪,立即拼命疾驰。

  妈的!万一碰上了一个自命为侠义之士,或者官府之人,自己不被误认为盗贼才怪,真是(糗)大啦!

  以他的功力,虽然(加夜班)又被苏小仙揩了一点(油),对于他的奔驰依然没有多大的影响,寅中时分便已来到了酒楼。

  沿街店面除了客栈尚留一扇门户之外,皆已大门紧锁,那家酒楼不营客房业务,早已打烊了!

  柯石左顾右盼一下,确定没有外人之后,双掌按在门处,暗透内力,连按三下之后,立听一声“喀”的轻响。

  柯石心中暗喜,轻轻的一推“伊呀”一声轻响,不由吓了一大跳:“妈的!这掌柜的真是个钱鬼,也不换个象样的门户!”

  他轻轻的将门推开一条,轻轻闪入之后,重又合上大门。

  他正在黑暗的大厅蹑足蹑脚前进之际,陡听一阵男女嘻笑之声:“老爷,咱们得了这些宝贝,这下子可以不必做这种鬼生意了!”

  “嘿嘿!秀莲,你说得有理!打明儿个起,咱们就关门大吉!”

  “嗯!死了!你那胡子刺得人家又疼又的!”

  “嘿嘿!你『下面』的那撮胡子还不是刺得人家又疼又的!人家可没有半句怨言哩!嘿嘿!”

  “老爷,你最坏啦!”

  柯石一听心知必是自己的包袱被那掌柜的得去,才会令他如此,暗哼一声,身子悄悄的飘了过去。

  那掌柜的也真大胆,以为大门一上栓,酒楼内没有外人,便可以稳若泰山,高枕无忧,因此房门根本不锁。

  屋内虽然一片漆黑,在柯石的视力下不啻白昼,只见那掌柜的搂着一个绝少女躺在榻上纠着。

  至于那包袱不知被藏到那儿去了。

  柯石先后潜入两个房间,才找到一件衣衫,穿上之后,仍觉十分的宽大,低头一瞧,失声暗笑:“妈的!装个鬼,吓吓他们!”

  当下将头发打散覆于面孔,轻轻推开窗扉,跃了出去。

  身子轻轻一飘,来到窗外,屋内之嘻笑声更加清晰了,柯石心中一火,双掌平举轻轻一阵抖动,窗扉立即簌簌作响!

  屋中嘻笑声立即停了下来,只听掌柜的喝道:“谁?”

  柯石边抖动窗扉,边唤道:“还…我…包…袱…来…”

  说完,微一加劲,窗扉立即响得更烈!

  只听那少女尖呼道:“鬼…”

  柯石心中大乐,加劲一,整扇窗扉被卸了下来,在“哗啦”声响之中,柯石易嗓:“嘿…”尖笑不已!

  榻上二人骇得紧紧的搂在一起,身子一直颤抖着!

  柯石飘近窗前,将满头发凑入房内“嘿…”尖笑着!

  二人骇呼一声:“鬼…”身子抖得更加利害!

  柯石暗忖:“妈的!可不能装得太过火,否则,万一把他们骇死了,自己的包袱可就不好找了!”

  当下呼道:“还…我…的…包…袱…来…”

  “老…老…爷…快…快…还…它…”

  “好…好…”只见掌柜的爬到榻旁,正下榻之际,柯石悄悄朝他劈出一股柔掌力,只听一声“哎唷…”掌柜的一跤跌得鼻血直

  “还…我…的…包…袱…来…”

  掌柜的颤声道:“还…还…我马上…还…”

  只见他探入榻下,颤抖着手取出了那个包袱,柯石右掌一招“呼”的一声,包袱立即飞向他的手中。

  榻上少女见状“咚!”的一声,晕倒在榻上。

  掌柜的骇得,地上立即了一大片,只见他跪伏在地,边叩头边求道:“求求你饶了我吧…”

  “嘿…”柯石身子轻轻的一跃,立即飘至他的面前,暗中提气将身子离地飘起尺馀,凝身不动哩!

  传闻之中,鬼是不落地的,掌柜的暗中一瞧,来人果然足不落地,心中一阵哆嗦,几乎晕眩,慌忙继续求饶!

  柯石耽心一开口,气一,立即会穿帮,身子一飘坐于榻上,声道:“赔…”说完,张口朝他吹了三口凉气!

  『鬼吹气』?掌柜的想到此,岂敢再犹豫,慌忙探入榻下抬出了一个铁箱子,迅速的打开盖子。

  柯石暗忖:“好家伙,这老包『肥』的、黄金、珠宝、银票一大堆哩,时间紧迫,就别再和他磨茹了!”

  当下左足倏抬,制住了他的晕

  自铁盒取出数张银票之后,跃出窗外,朝郊外驰去。

  他行至郊外,迅速闪入路旁林中,凝神默察四周并无他人,取过一节枯枝,贯注真气,挖了一个士坑。

  将铁盒及包袱放入坑中,重新覆上泥士及枯叶,另外在邻近树皮刻一个小『石』字之后,闪电般掠向那座庄院。

  当他重新趋近厅外门窗一瞧,厅中躺着五名面足神情的少女,那六名大汉抱着六名少女继续加班。

  “妈的!这六只『猪哥』莫非不要命了,先去瞧瞧那只『大猪哥』吧!”

  说着,朝右侧舍掠去。

  自门侧暗中一瞧,只见华服青年双目紧闭,下身依然在滴血,原本红嘟嘟的面孔,此时已呈腊黄!

  地上更是了一大片的鲜血!

  “妈的!这只『猪哥』的身体的!平常一定保养得周到的,看样子,他果真是大有来头哩!嗯!设法利用一下!”

  柯石原本打算找到慕容姐妹之后,再赶到古城镇去与老花子哥哥会合,共同商讨今后的行止。

  那知,方才被她们三人撞见自己与金玉娇二人合之事,他岂敢去与她们会合,只好改变了主意。

  他突然心血来,暗忖:“妈的!干脆易容成那位老包,将这只猪哥救走,先隐在他的家中再作打算!”

  思忖既定,走到门旁,边打量狰狞大汉,边调匀功力,施出『百变神功』,将自己的容貌体态化成对方,再悄悄行入大厅。

  此时,他的杀机大炽,存心灭口,提聚全身功力,掠近一名大汉的背后,右掌一扬,猛力劈了过去。

  那人的惨叫声方起,柯石巳劈向另外一人。

  那六名大汉在群女纠之下,连二次,为了面子,依然服了壮情‮物药‬,拼尽全力服伺少女们。

  此时变生肘腋,六人以疲乏之身,仓促应战,那能抵挡得住柯石那蓄势已久的猛烈攻击。

  十招不到,不但那六人先后『嗝』,那些诸武技的少女亦在四处逃散,惊呼声中,伴随六人去曹地府继续『玩』!

  柯石杀红了眼,只见他分别奔至房间,杂物间及后院花丛暗处,将那三男三女相继点了死

  他逐一查视每一具尸体,确定皆已死亡之后,换过那狰狞大汉之衣衫,沾血在壁上留字之后,扬声长笑而去。

  半晌之后,他悄悄潜回大厅,佯作刚刚醒转过来一般,悄悄取些鲜血拭于嘴角,踉跄着身子奔入华服青年之房内。

  他佯作突然发现华服青年的(惨状),失声叫道:“公子,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究竟是谁下的毒手?”

  华服青年早就被大厅之垂死惨叫声吓得心惊胆颤,所幸来人并未寻到自己的房内,不由松了一口气。

  此时陡见邱高(狰狞大汉之名字)带着重伤的身子,冲入房内,欣喜之馀连眨双目向邱高致意!

  柯石佯作会意的道:“公子,你是不是哑被制了!”

  华服青年右目连眨三下。

  柯石佯作伤势沉重,勉力提聚功力模样,一掌拍开了华服青年的哑,却张口出一道血箭,他一头鲜血。

  只见他强稳住摇摇幌幌的身子,剧道:“公子,对…对不起!”

  华服青年急道:“邱兄,从今以后,咱俩以兄弟相称,我胡义帆年纪稍轻,愿意尊你为兄长。”

  柯石暗念一声:“『胡一番』?妈的,看来这只『猪哥』还是一个赌鬼哩!”表面上,却慌忙道:“公子,这可使不得!”

  胡义帆正道:“邱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休再托辞!”

  柯石笑笑道:“多谢公子的抬爱!来!我再为你止血!”说完,蹲下身子,气呼呼的挥指连点,止住了他的血。

  然后,佯作不支的摔躺在地。

  “邱兄,你不要紧吧?”

  “没…没关…系…”

  说着,费力的爬起身子,却一直摇摇幌幌着。

  “邱兄!榻头有一个朱瓶,瓶内有御用『大补丸』,你先服下三粒,提提神,再为我解去身上的麻。”

  柯石踉跄的走向榻前,果见榻头有一个朱瓶,拔开瓶,立闻一阵沁人清香,立即放心的服下三粒。

  药一入喉,立即化成一道热,迅速的遍四肢百骸。

  柯石若非耽心时间拖久了会被秀秀她们碰上,以及引起胡义帆的怀疑,他早就盘膝入定,好好收这种灵药。

  只见他长一口气,将药瓶放回原处,在胡义帆身上连拍三下,只见胡义帆身子一软,立即摔了下去。

  柯石急唤一声:“公子!”

  上前一把搂起他,那知似乎体力未复,两人竟双双摔倒在地,无巧不巧的又按中了他的下身伤口,疼得他惨叫一声!

  柯石强自挣扎的挟起胡义帆,踉跄的自舍直接奔了出去,免得被他发现了邱高的尸体。

  胡义帆一时情急不但忘了携带那瓶大补丸,更忘了穿衣,任由柯石挟着,踉跄奔行出去,心中只是耽心邱高会随时晕倒!

  此时,他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全部放在柯石的身上了,只要能够雇部马车,赶回京中,天下就可以太平了。

  那知,柯石边奔行边暗暗叫苦:“妈的!我又不知道『胡一番』住在那里,再跑下去非『穿帮』不可,还是诈昏为妙!”

  抬头一见已近镇上,佯作不支的摔了下去!

  倒地之后,立即佯作昏不醒。

  胡义帆强忍住伤口的剧疼,爬到柯石的身边急呼:“邱兄!邱兄!”

  那知柯石依然昏不醒,他一触柯石的鼻端,不由叹道:“唉!想不到我胡义帆竟会狼狈到这个地步!”

  说着,就挟起柯石。

  那知他失血过多,身子甚虚,根本使不出力来,当下只好爬起身子,朝镇内踉跄行去,打算自行前去雇车。

  黎明前之夜风一吹到他的身上,陡地令他打了一个哆嗦,他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慌忙折了回来。

  柯石正在暗暗嘲笑胡一番会如此狼狈,一见他突然回来,立即知道他要剥自己的衣衫,他不由大急。

  一来,他一见天色逐渐曙,行人将会陆续出现,自己岂可出糗,二来自己身上藏着武当剑令,岂可被他发现。

  当下佯呻一声,略一挣扎,又爬了起来:“公子,你…”胡义帆欣喜万分,急道:“邱兄,咱们快去雇车!”

  柯石作势挟,胡义帆耽心他又昏倒,急道:“邱兄,我自己走得了,你先去雇车吧!”说完,右手朝前直挥。

  “公子,你多珍重!”

  说完,朝前奔去。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久柯石已经雇回一辆帆蓬马车,甫一驶近胡义帆身边,柯石喝止车夫,呼声:“公子!”立即晕在车上。

  胡义帆无视于车夫之骇异眼神,勉强爬进车厢,吩咐一声:“京城胡大将军府。”之后,立即探视柯石。

  柯石想不到他竟会如此关心自己,暗忖:“去京之途不近,反正已将『武当剑令』藏妥,先睡一觉再说吧!”

  思忖既了,立即放心大睡。

  胡义帆耽心发生意外,强提着精神不敢睡觉!

  所幸,晌午时分,柯石已经醒了过来上见胡义帆疲乏的神情感动的道:“公子,你一直没有休息呀?”

  胡义帆累得连话也说不出来,精神一松上立即昏了过去。

  入镇之后,柯石吩咐车夫去添购两匹健马准备沿途赶路,他自己则去中药铺买些进补药丸。

  然后采购了一些干粮。

  另外又帮胡义帆挑了两套丝质蓝衫。

  胡义帆在柯石的帮忙之下,穿妥新衫,只觉颇为合身,欣喜的道:“邱兄,想不到你还有这个专长哩!”

  柯石笑道:“公子…”

  胡义帆瞪了他一眼,佯叱道:“邱兄,除了在尊长面前,你可以如此称呼我以外,任何地方,你必须唤我『帆弟』,知道吗?”

  柯石苦笑道:“知道啦!别这么凶嘛!”

  胡义帆笑笑道:“如果不这么凶,你还会忘记的!”

  柯石突然叹道:“帆弟,由于小兄护卫不力,竟使你受了这么大的伤害,除了愧对你以外,真不知如何追查仇踪?”

  胡义帆双目陡地带煞,声道:“邱兄,此事全怪我太大意及任,与你无关,没关系,不出一周必可顺利查出谁是元凶的!”

  柯石心中暗暗发笑道:“妈的!元凶就在你的身边,我倒要看你如何找?”表面上却取出补药丸及食物供胡义帆取用。

  半晌之后,车夫已按照柯石的吩咐,扬鞭再度启程。

  ︽︽  ︽︽  ︽︽  ︽︽

  沿途之中,柯石及胡义帆除了夜晚轮休息之外,白天皆是在喝酒畅谈,感情在不知不觉之中增进着!

  第三天傍晚时分,马车终于抵达天子脚下北京。

  胡义帆命令车夫将前面之帆布卷向两侧,一来便于通过官兵的检查,二来也可以放心的呼吸新鲜的空气了。

  柯石打自出娘胎起从未踏入京城一步,一见那宏伟的健筑,密集之房舍以及各行各业热闹的情景,不由傻眼了!

  尤其见到沿途官兵对胡义帆必恭必敬的模样以及自动在前开道的情景,更令柯石暗凛『胡大将军』一定来头不小!

  好不容易马车抵达一座石墙高逾丈馀,门前有四位一身戎服威风凛凛,手执戈戟之军士,来回巡走着。

  柯石扶着胡义帆走出车厢之后,立闻一声中气十足的喝声,那四名军士执着戈戟,笔直的站着!

  柯石又给那车夫一张两百两银票之后,随在胡义帆的后头,踏上台阶,行过宽敞之青石路面,走入大厅中。

  柯石一方面为大厅之豪华布置所慑,另一方面耽心自己人地生疏,万一跑错地方或忘了向某人打招呼(尤其不知如何招呼)那可就『穿帮』了!

  届时不但一番心血泡汤,可能还要费一番手脚才能闯出去哩!想至此,柯石不由后悔自己实在太莽撞了!

  所幸厅内此时只有一名神色精明能干,体态依然人的中年美妇及两位侍女,只听胡义帆含笑问侯道:“娘!孩儿回来啦!”

  柯石刚在考虑究竟是要向中年美妇跪拜或是躬身作揖之际,那中年美妇早已神色大变,掠至胡义帆面前,急叫道:“帆儿,你的气怎么如此之差?”

  胡义帆一把拉过柯石,笑道:“娘!若非邱护卫舍命相护,孩儿这条命早就落在歹人之手了!”

  中年美妇似乎对邱高的印象不佳,只见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之后,立即望向胡义帆说道:“帆儿,坐下来把事情说一说吧!”

  说着,重又坐回太师椅上。

  胡义帆坐下之后,一见柯石依然站在原处,含笑道:“邱兄,请坐呀!”

  柯石摇摇头说道:“公子,夫人在场岂有敝人座位之理!何况,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坐着,此时一站反而舒服哩!”

  中年美妇(以下称胡夫人)陡听堂堂大将军之子居然称呼鲁不堪又好如命的护院为兄,脸色陡地一沉!

  及见柯石谦逊的辞切,她的心情稍为好些,但仍未去招呼柯石就座。

  胡义帆心知这些护院以前的表现实在太差了,娘肯让他留在厅中已经算是不错啦,当下将此行为的经过说了一遍。

  在言语之中,特别的强调柯石拼死护救之恩。

  那知,胡夫人一听自己的独生子已经被施予『宫刑』,胡家岂不是要『绝后』了,心中一烦,那有心情对柯石致谢呢?

  “帆儿,你先进去盥洗,休息一下,娘马上去请太医来!”

  说完,吩咐备好轿之后,匆匆上轿而去。

  胡义帆站起身子歉然的道:“邱兄,家母一时心烦,失礼之处,请勿见怪!”

  柯石淡淡的笑道:“没关系,时间会改变一切的!”

  胡义帆一扯柯石的右臂,笑道:“走!先去冲个『泡泡浴』!”

  柯石心中暗暗嘀咕道:“妈的!『泡泡浴』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不过,他也巴不得能够冲个凉,便随他入内。

  走过一条长廊,拐进左侧第二间房内,立见地面平铺白石,内侧砌了一个长方形碎石池子,正好可以容纳一人躺下浸泡。

  正中央摆着一张长形石,柯石不由暗忖:“妈的!在淋浴室内,另外摆这张石干嘛,难不成洗完就在此睡觉?”

  胡义帆会意的道:“邱兄,这正是当今圣上最喜欢的『泡泡浴』,家父及我各有一张,等一下你就好好的享受一番吧!”

  此时,恰有三位妙龄少女各提着两桶热水走了进来,含笑朝二人打过招呼,将热水倒入池内,扭而去!

  “邱兄,你且先宽衣,她们马上会来侍候你,我到隔壁去洗!”

  说完,含笑离去。

  柯石打量了一下,身子轻轻一掠,躺上石,四肢一摊,除了双手稍长,延出榻外,尚有多于的空间。

  只觉石后传来一股凉意,身子说不出的舒畅,不由得叹道:“妈的!这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哩!”

  陡闻一阵香风传入鼻中.柯石仰起身子一瞧,只见那三名少女笑嘻嘻的走进浴室,关上门后,立即开始宽衣。

  柯石瞧得奇怪不已,但为了怕『穿帮』,他只好坐在石上装出笑容,瞧着三名少女那种带有煽情味道的宽衣动作。

  刹那间立即出现了三具活生香的健美身材,只见那位身材较为丰的少女娇声道:“邱爷,容小婢多多为你宽衣吧!”

  “妈的!为了掩护身份,只好牺牲相,装出『猪哥』模样了!”当下跃下石,一把搂过多多,探爪摸

  “嘿嘿!多多!你的真多,摸起来的,真是名符其实的多多!”

  多多佯作推拒的动身子,双掌轻推,口中笑道:“嘻嘻!邱爷,别这样子啦!你摸得人家死了!”

  另一名少女冲自己的身子之后,靠在石旁,娇笑道:“邱爷,你弄错啦!多多是以『水』多而闻名的!”

  “喔!是真的吗?”

  柯石话未说完,左掌疾伸向她的私处,骈食中二指往内一探一扣,果然的,不由得呵呵大笑着!

  多多扭摆部,闪开内的手指,佯叱道:“邱爷,人家不来啦,你怎么可以和『甜甜』联手欺负人家呢?”

  柯石双手平伸,笑道:“好!好!我不欺负你了!你替我宽衣吧!”

  多多轻柔的替柯石卸去身上之『障碍物』之后,只听『甜甜』惊呼一声:“哇!香香!你快瞧!好雄伟的货喔!”

  另外一位名叫香香的少女一见柯石那支『横眉竖眼』又长又的『话儿』,,心不由为之一阵漾!

  多多纤掌一圈并握住那『话儿』,一见尚出半粒『香菇头』,不由得身子一颤.呻一声!

  甜甜糗道:“多多,你啦!”

  多多松掌,瞪了甜甜一眼,佯叱道:“你的大头鬼!”

  表面上虽然否认,却走向池旁,掏起一杓水,张腿微蹲,冲洗着下身,看样子果真是一见即『来电』了哩!

  香及甜甜嘻嘻笑着!

  多多洗过内,叱道:“三八丫头,干活吧!”

  说着她迅速的在自己颈项以下的部位抹过了一种状物体,双掌轻轻一阵,立即布满了泡沫。

  甜甜眼尖,立即发现多多的口冒起了一个圆泡泡,嘻笑道:“邱爷,你瞧多多是不是『美得冒泡』?”

  说着,纤指指向多多的下身。

  柯石深觉好玩的哈哈笑着!

  所幸三女心正漾,没有发现柯石的嗓音有些『走样』!

  多多低头一瞧,不由娇颜一红,挥去那颗泡沫之后,迅速的爬上石,四肢直伸仰躺了下去。

  此时香香已经抹妥了身子,笑道:“邱爷,上『马』吧!”

  柯石半好奇半好玩的爬上石,身子方伏上多多的身子,多多立即抓住那『宝贝』对准口,下身一,『滋』一声,了进去!

  只听她轻呼一声:“好!一顶到底,得满,真是万中难寻的宝贝,怪啦!小蕾怎么会埋怨你呢?”

  柯石尚未答腔,甜甜早已叫道:“多多!不许你搞鬼暗中『偷吃』,否则我和香香一定没完没了!”

  香香亦抗议道:“对,多多!你还是安份点,否则下次不给你担任这份工作了!”说完,爬在柯石的背上。

  柯石只觉她那对极有弹子在自己的背部缓缓转动,移动着,一阵阵异样的快,立即遍了周身!

  多多怕柯石受不住,三两下不到立即『货』,届时自己不但『失望』,而且要负起全部的责任,因此,开始引开柯石的注意力。

  只听她佯怒道:“香香,你以为我喜欢担任这份工作吗?错啦!被你们二人在上面,那种不过气来的滋味,岂会好受!”

  甜甜边为柯石按摩左臂,边叫道:“多多,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有邱爷那宝贝『撑』着,你岂会累!”

  香香亦叫道:“对!瞧她那付态,不知有多!这样吧!多多,我和你调换位置,免得你觉得吃亏!”

  多多急忙摇头道:“不,不!那样太麻烦了,下回再说吧!”

  甜甜啐道:“出而反而的丫头!”

  柯石哈哈笑道:“有意思!真有意思!安啦!今天你们都会『歪歪』的!”

  甜甜那对媚目倏亮,口道:“真的吗?”

  “妈的!你们别『门里看』把它瞧扁了!等一下非让你们见识一下它的神威不可!妈的!小蕾真鬼得很!”

  多多惑然道:“小蕾怎么会鬼得很?”

  “妈的!你们先把她对我的观感说来听听!”

  三女以为柯石动火了,不敢再说下去!

  柯石笑道:“说呀!安啦!我岂会和小蕾计较!”

  多多绽颜一笑!喜道:“对!邱爷大人大量…”

  “妈的!大人大量?我还大人大『鸟』哩,快说正题!”

  多多问道:“邱爷,你真的不会生气吗?”

  “妈的!我不会生气,可是,老二却开始生气了!”

  话未说完,双肘支住身子,挥动长,展开一轮快攻!

  多多惊喜加,亦开始曲腿,摆开架式,展开还击。

  伏在柯石背上的香香四肢紧紧的粘在他的身上,口中直叫道:“邱爷,快停!快停!你中了多多的计啦!”

  “中计?中个『鸟』计,我非先修理多多一顿不可,你如果怕摔下去,先下去吧!”口中说着,身子已经更剧烈的波动着。

  柯石紧紧搂着多多那具丰的身子,提聚功力,一口气轰了百馀下,直到多多四肢直伸呻着求饶时,方停止攻势!

  只听他脸不红气不的问道:“妈的!多多,你服不服?”

  多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服…心服口服!邱爷!我愿意为你去死!”

  “哈哈!这就是我批评小蕾鬼得很之原因,你们明白了吧!”

  多多笑道:“邱爷!我明白了!原来小蕾故意骗我们,打算『独』哩!”

  “哈哈!她怎么骗你们?”

  甜甜愤愤不平的道:“邱爷,小蕾说,你每次和她『办事』前,总要服药,一上阵就胡搞搞,令她疼死了,等到她渐入佳境之时,你就『货』了!”

  “哈哈!好聪明的小蕾!你们等着看吧!下回我非把她搞得三天下不了不可,这叫做揭穿她的『』谋!哈哈!”

  徒听多多急叫道:“邱爷,求求你狠力的再搞我几下吧!”

  柯石不知她的话意,正在犹豫之际,多多已经贝齿轻咬下,拼命的耸动着下身,口中求道:“邱爷,求求您帮个忙!”

  甜甜笑道:“邱爷,多多已经差不多啦!”

  柯石笑道:“妈的!胃口太小了吧!”

  应观众要求,柯石又展开密集攻势!

  只见多多边耸动身子,边呻道:“邱…爷…我…我在…在飞了…喔…喔…死了…唉…哎唷…”

  柯石连不到五十下,多多已经四肢伸直,毫无声息了,甜甜急忙叫道:“邱爷,快停!再搞下去会出人命的!”

  香香闻言,迅速跃下身子。

  柯石“哈哈”一笑,停止,笑道:“妈的!看多多下次还敢不敢『技术犯规』!”说完爬起身子,跃了下来。

  那支宝贝,经过这阵子活动及浸泡,更加雄伟,香香笑嘻嘻的杓水过来,轻柔的洗去它上面的『秽物』。

  甜甜迅速的抱下多多,放于一旁,立即在自己的身上抹着胶物,不久,立即冒起了无数的小泡沫!

  “妈的!这东西是何物?”

  甜甜边爬上石摆出架势,边笑道:“邱爷,这是大内太医专为皇上研究出来的宝贝,不但可助兴,还有养颜润肤之效哩!”

  “喔!大将军果然罩得住,竟能弄到这种宝贝!”

  香香冲过身子,重又抹妥泡沫,笑道:“皇上为了酬谢老爷的劳苦功高,特别恩赐此物,当今朝上,只有咱们大将军府才有哩!”

  柯石低声音道:“妈的!想不到我也能沾上这份殊荣哩!哈哈!”

  说着,重又爬上了甜甜的身子。

  甜甜迫不及待的下宝贝之后,笑道:“邱爷,你别耽心声音会出去,大将军府的每个房问.皆有隔音设备!”

  “喔!怪不得小蕾及你们皆敢如此放大叫!哈哈!”

  香香轻灵的贴上柯石的后背,边缓缓磨动,边柔声道:“邱爷,你们方来一—个月,一向又足不出户,当然不知府中的各种妙处哩!”

  “喔!后只要有机会,可要多向你们请教哩!”

  甜甜边扭动身子边笑道:“没问题!不过,咱们言明在先,咱们每帮你一次忙,你可要好好的陪我们一次!”

  “哈哈!没问题!只要夫人不干涉,我乐于遵命!”

  二女闻言,不由嘻嘻笑个不停!

  “妈的,你们笑什么?难道是我说错话啦!”

  甜甜轻摇玉首,笑道:“邱爷,你的确说错话了,我们夫人最开明啦!她不但自己喜欢这一套,还鼓励我们及时行乐哩!”

  “喔!瞧她外表精明严肃的,想不到会如此开明!”

  香香凑近柯石身后,吐气如兰的道:“邱爷,老爷就是招架不住夫人,才会经常到别的王爷处喝酒聊天哩!”

  “喔!想不到堂堂本朝大将军,纵横沙场,叱吒风云,回到家中居然会高挂『免战牌』,真是太令人意外啦!”

  “嘻嘻!夫人为此苦恼不已,偏偏府中除了公子以外,就是一般下人,夫人根本无处发,心情当然会一天天的苦闷了!”

  “喔!她可以去找那些护院呀!”

  “不!夫人自视甚高,岂会自己送上门,偏偏你们又不敢来找她!如今只剩下你一人,说不定她会自动去找你哩!”

  “妈的!甜甜,你别胡说,此事若让公子知道,可就不好玩哩!”

  “嘻嘻!公子自己终泡在我们的身上岂会注意这些,倒是姑娘十分本份,人又聪明,难保不会被她发现!”

  柯石不由暗忖:“妈的!还有一位千金小姐呀!看样子,难对付的,不可不慎!”

  甜甜一见柯石突然住口不语,心知他必在耽心此事,立即笑道:“邱爷,你放心,姑娘一人独居后院,若非有事,甚少来此地!”

  柯石佯作松了一口气,笑道:“妈的!吓了我一大跳!说真的,我不敢也不会对夫人有兴趣,因为我比较喜欢『幼齿仔』!”

  甜甜惑然问道:“什么是『幼齿仔』?”

  “哈哈!就是似你们三人之类的美女,既年轻貌美,办起『事』来活力十足,绝对不会『偷工减料』,哈哈!”

  “你最坏啦!”

  说完,身子开始不住的上下左右扭动着。

  香香亦开始加劲磨着、顶着——

  Scanby:でで坊主 OCRby:mqmmm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