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7905 
上一章   ‮女二伏助相棍拔 章 十 第‬    下一章 ( → )
海因大师高宣佛号,叱道:“施主莫非想把少林寺毁了才肯离去?”

  柯石心知海因大师突然出现必有深意,为了掩护他,柯石故意笑道:“老和尚,你有没有搞错?是你们把我围住的呀!怎么可以打人的反而喊救命呢?”

  海因大师怒喝一声,双掌合什,蓦地向前一推,柯石也出双掌抵挡“砰”的一声,两人各退一步。

  海因大师猛一口真气,双臂骨节连珠暴晌,声势十分惊人。

  柯石抢占先机,铁掌一挥,当击去,海因大师微微踏前半步,也是一掌劈出来,两掌一接,霍地一声巨响。

  柯石哈哈长笑,身子拉空而起,飞向右侧竹林中逸去。

  海果大师长啸一声,身似大鹏展翅,疾追而去。

  群僧本已重新布好阵势,刚才被掷出的几个和尚,仅是道被闭,此时已被救醒,而且还有作战能力。

  他们一见柯石飞得又高又远,急忙要移动阵法。

  海因大师一面移向河律大师,一面朗声道:“请示方丈,要不要继续以阵式追他!”

  河律大师早已取得(大棵呆仔)传音指示:“前面竹林密布,阵式不易施展!”因此沉声道:“海果师叔已追去了!收阵吧!”

  (大棵呆仔)瞧着柯石逝去的方向发了一会儿怔之后,突然想起静室中之三位人质立即疾入室。

  金玉娇及绛裳少女相视一眼,也随在后头跟了过去。

  陡听一声厉啸,继而是一阵“轰隆”暴响!

  石块四溅,尘埃纷飞!

  那间静室已经整个的被震塌了!

  河律大师神色惶恐的站在金玉娇二女之身旁,不知所措!

  陡见人影一闪,金玉娇及紫裳少女闷哼一声,肩胛已被(大棵呆仔)按住,一见他双目煞光迸,身子不由起了颤抖—

  此时(大棵呆仔)的那笑嘻嘻,憨厚模样早已消失不见,代之而起的是一副森似择人而噬的骇人模样。

  金玉娇从未见过胖哥此种神情,因此骇得似要晕倒。

  绛裳少女系首次离开婆子(她因此逃过宫那一劫),从未见识过(大棵呆仔)之恐怖,一见面只觉得他很()!

  因为(大棵呆仔)为了使狗鞭及那话儿能够密切水融.因此,放着一旁的慕容姐妹,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他的目光可从来没有离开三女半刻,绛裳少女一见那副“猪哥”模样,她打从心眼里起了反感。

  想不到方才他竟然一掌震塌了静室,这种功力实在太可怕了。

  绛裳少女强忍着心中之骇惧,尖叫道:“你…你要干什么?”

  (大棵呆仔)声道:“干什么?嘿嘿!是不是你把人放走的?”

  所幸绛裳少女有成竹,虽惊不,只听她叫道:“我和师姐一直在你的身后,怎么可能去放人!你快放手!”

  说完,用力一挣!

  (大棵呆仔)却仍紧扣住二女的肩胛,声问道:“你没骗我?”

  绛裳少女叱道:“我和那三人素未谋面,干嘛要救她们?”

  (大棵呆仔)目光移到金玉娇脸上,沉声问道:“玉娇,是不是你在搞鬼?”

  金玉娇却从容不迫的道:“胖哥!我不辞辛苦的自武当赶来此通风报信,怎么可能会放掉她们三人呢?”

  (大棵呆仔)一想有理,缓缓的松开手,目光移到河律大师的脸上。

  河律大师好似老鼠见到猫一般,慌忙道:“报告少君,此处早已划为区,绝无任何一名少林弟子敢入静室!”

  “哼!你就这么有把握吗!”

  “这…”(大棵呆仔)突然吼道:“搜!”

  河律大师吓得“蹬!蹬!蹬!”连退三大步,差一点就跪了下去,只听他惶声道:“是!是!弟子这就下令搜山!”

  “快滚!”

  “是!是!”海因大师及一旁之百馀名少林寺高手,瞧得怒气填庸,恨不得上前与(大棵呆仔)拼个你死我活!

  因此,河律大师虽然声嘶力吼的下了三道“搜山”命令,群僧依然置若未闻的站立不动!

  (大棵呆仔)厉啸一声,伸手入怀掏出那柄绿玉佛杖,高举过顶,喝道:“臭和尚听令:即刻搜山,不得有误!”

  群僧神色愤,不约而同的高宣佛号不已!

  (大棵呆仔)状似疯狂,边挥动绿玉拂杖,边吼道:“滚!滚!…”

  群僧默默离去之后,只剩下河律大师一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种尴尬的神情令金玉娇不屑的冷笑着。

  (大棵呆仔)一见到河律大师,陡又吼道:“臭和尚,你还站在此地干什么?莫非皮啦?找挨揍?”

  说完,扬起绿玉佛杖,作势击!

  河律大师又骇又羞,低着头疾掠而去!

  金玉娇不屑的低声道:“狗奴才!”

  (大棵呆仔)却陡然吼道:“你们也快滚!”

  金玉娇想不到胖哥会对自己如此的疾言厉,不由眼眶泛红,甚感委屈万分的道:“胖哥,你…”(大棵呆仔)好像失去了理智,边挥动绿玉拂杖,边吼道:“你这(拖油瓶),如果再不快滚的话,我可要对你不客气!”

  他那句(拖油瓶)好似一把利剑戳进金玉娇的心房般;令她几乎当场晕倒,绛裳少女慌忙上前扶住她,低声道:“师姐,咱们先走再说!”

  金玉娇长一口气,瞧也不瞧(大棵呆仔)一眼,默默的离去。

  空气中传来(大棵呆仔)那中气十足而又充满愤怒的厉笑声,吓得那只自动跃出柯石戒指的神蛛,伏在竹林旁不敢擅动!

  看官还记得(阎王愁)在少室峰山密林中时曾经放出神蛛在软轿吐丝,暗中在(大棵呆仔)身上下了制吧!

  柯石一进入『悔心禅院』,神蛛早就有了感应,早在柯石与焦伦对掌之时,已经跃出戒指,入静室。

  可惜,神蛛立即发现对方身上佩有一物『(大棵呆仔)前佩有一面心形古玉』它一接近立即浑身发软无力!

  因此,它悄悄隐于竹林中,伺机而动!

  由于现场拚斗烈,石飞尘扬,因此根本无人发现神蛛的行动,就连柯石也没有发现失去了神蛛。

  ︽︽  ︽︽  ︽︽  ︽︽

  且说柯石跃入竹林中,回首一瞧海果大师正衔尾追来,心知他正是要掩护自己逃逸,当下施出全身功力,疾掠而出!

  刹那间即已通过各关卡(象徵)的阻拦,离开了五峰.耳际忽然传来海果大师的传音道:“施主珍重!”

  柯石回首传音道:“大师珍重!”

  说完,继续朝少室峰下离去。

  跃至山之处,柯石陡地心血来:“妈的!去瞧瞧那个『阎王愁』是不是真的『嗝』了?”

  说完折入松林中。

  半晌,即被他找到了『阎王愁』与四位轿夫打斗之处。

  他朝内续行数丈,立即发现自己为『阎王愁』埋尸之处,右掌斜里一挥,劈开地面之土块,双掌贯劲连挖。

  那知,他一直挖了近一人深之后,不但依然未见『阎王愁』的尸骨,甚至连药香及衣衫也不见了!

  “妈的!看样子『阎王愁』果真是『万世帝君』无疑…”

  陡闻山顶少林寺传来悠远的钟声,柯石暗暗一数,居然连敲十二响:“妈的!大白天的敲什么钟?会不会秀秀她们被发现了?”

  想至此,柯石突然冷汗直,自林中又朝山上驰去!

  柯石那知那正是少林寺下令“搜山”之信号,柯石驰行甚疾,不久即发现由远处传来衣袂破空之声,急忙停身隐于一株巨木之后。

  暗暗探首一瞧,竟是海因大师率领三位中年僧人驰了过来,急忙传音向他问道:“大师!我是柯石,山上发生何事了?”

  海因大师止住步子,朝那三位僧人吩咐半晌,立见那三位僧人朝右侧林中寻去,柯石悄悄的探首打个手势。

  海因大师佯做搜索,同时传音道:“施主!三位慕容姑娘已身,小魔头下令搜山,你快点走吧!”

  柯石欣喜万分,传音道:“大师,多谢你的相告,晚辈告辞啦!”

  说完,身似灵狸,迅即离去。

  柯石心知秀秀她们既然身,必然不会停留在山中,因此,他迅即离开少室峰,重回镇中,自后院潜回房内。

  匆匆查视一番,见包袱内之奇珍异宝仍在,重又换上一袭黑衫,提起包袱,上了柜台结好帐,迅即离去。

  转过两个街角,柯石趁着无人之际,取出另一副面具迅速化妆成一名威猛大汉之后,即朝镇口的龙凤酒楼行去。

  在店小二引导之下,柯石选择一个临街楼上座头,点了四道小菜、叫了一壶酒,边浅酌边注意来往行人。

  此时,方值未初时分,人们多在休息,行人并不多,不久,立即出现三五成群,赤手空拳,行匆匆的少林僧众!

  据柯石暗中估算已经有十来拨少林僧众过去,不由暗付:“妈的!(大棵呆仔)可真不死心,居然大肆搜索哩!”

  “少林寺这些和尚这阵子可真要跑断腿了,前些日子是追叛徒河达,今天却追自己及秀秀三人!”

  “秀秀三人看样子必然不会来此了,今后要找她们可要费一番手脚哩!咦!这两个『幼齿仔』怎么也下山了?”

  原来,正是金玉娇及绛裳少女自镇口走了过来,而且毫不思索的直接走入了龙凤酒楼,而且上了楼来。

  柯石慌忙低下头挟菜。

  所幸二女似是心事重重,略一向四周瞄了一下,立即在墙角处坐了下来。

  绛裳少女点了几样菜,俟店小二一走开,立即低声道:“师姐,想不到世上竟有这种翻脸无情的人?”

  金玉娇朝柯石瞧了一眼,一见是陌生人,立即低嗓音,道:“师妹,这也难怪他会生气,三位慕容姐姐实在太美啦!”

  绛裳少女颇不以为然的道:“不错!那三位姊姊的确美若天仙,可是她们是那个『讨厌鬼』的人,他凭什么把她们关起来?”

  金玉娇低声叹道:“师妹!你以后可要小心一点,胖哥只要一见到漂亮的姑娘,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

  绛裳少女冷哼一声,道:“哼!他敢!除非他不怕咱们的『功』!”

  金玉娇低声道:“傻丫头,别糊涂,别说咱们的功不能制得了他,即使能制伏他,咱们的宝贵处子之身也报销了!划不来的!”

  “师姐,那我该怎么办?”

  “唉!若非你举目无亲,年纪又小,真不该把你留在虎之中!”

  绛裳少女秀目倏地一亮,急忙道:“师姐,我直接去投靠(讨厌鬼),如何?”

  金玉娇莫名其妙的心中酸溜溜的,沉半晌,摇头道:“师妹,暂时别去烦他,他目前的处境十分的危险!”

  “师姊!他的武功好喔!自保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你还记得他一口气劈死五个人及大破罗汉阵的雄风吧?”

  金玉娇美目中异彩连闪,双目眺向远处,彷佛在回想着柯石面对强敌,依然谈笑风生,豪气万千的神情!

  绛裳少女亦瞧着远处出神!

  柯石暗中将二女交谈的内容听得一清二楚,心中暗暗叫苦道:“妈的!这两个『傻沟子』居然敢和我在一起,有够好胆!”

  “看样子(大棵呆仔)的人缘并不佳!妈的!想不到(大棵呆仔)的武功会那么高强,真该放神蛛出来咬他,咦?”原来,柯石想至此,突然发现戒指上的那粒翡翠已经遗失,那只神蛛早就跑得不见影子了!

  他在桌上,桌下找了一下子,仍无所见,暗忖道:“妈的!神蛛一定发现了(大棵呆仔)才自动跃出去的,看样子,它对他无可奈何!”

  金玉娇在柯石寻找东西之时,目光一落在他的身上,只觉他的背影十分的熟悉,仔细一瞧,终在柯石的颈间发现了易容的痕迹。

  她轻轻的碰了一下绛裳少女右腕,传音道:“师妹,你瞧那个人?”

  绛裳少女瞧了半晌,传音道:“师姐,他是谁呀?”

  “讨厌鬼啦!你瞧他的颈间肤是不是不一样?”

  绛裳少女一瞧,不由“啊”的叫了一声!

  柯石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立即回首一瞧!

  只见二女正盯着自己,尤其金玉娇那对深泓般的秀目更令柯石内心一颤不由暗喊一声:“救命!”

  他慌忙转首,耳际却传来金玉娇清脆的声音道:“少侠,可否过来一聊?”不由令他的那颗心儿怦然跳!

  柯石方在犹豫是否要过去与二女见面之际,却听:“想不到会在此处见到你,天下可真窄呀!”

  只闻香风一阵,绛裳少女已一把抓住自己的右臂,而且扣住自己的要,分明是怕自己会落荒而逃一般?

  柯石只好硬着头皮道:“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金玉娇一见楼上只有自己三人,店小二正在台旁打盹,当下低声道:“师妹,别这样子,坐下来聊聊吧!”

  说完,自动拉开椅子,坐在柯石的对面。

  绛裳少女松开手,坐在金玉娇的身旁,含笑盯着柯石!

  柯石一时不知如何启口,只好着方才被绛裳少女抓过之处。

  金玉娇关心的问道:“少侠,你尚未与三位慕容姐姐碰面啊?”

  柯石闻言,突然想起若非她们二人暗中帮忙,秀秀三人一定还被囚在静室,当下感激的道:“是的!不过,在下还是感谢二位的帮忙!”

  绛裳少女捉狭的问道:“你不怕我们欺骗你呀?”

  “二位姑娘乃是明珠仙,岂会(幌点)?”

  二位怀少女受意中人当面夸赞,娇颜倏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柯石暗喊一声糟糕:“妈的!怎么又扯到那方面去了?”当下朝店小二唤道:“小二,麻烦把那座头上的东西移过来!”

  店小二应命立即动手,不过,却不住的暗中瞟着柯石。

  柯石暗中发笑:“妈的!这老包一定在奇怪似我如此威猛模样,怎么得到娇滴滴的姑娘之青睐呢?算了!少和他计较!”

  那知,那店小二一不小心竟将柯石身前之汤匙推向桌下!

  柯石迅速的一把接住它,忍不住笑骂道:“妈的!小二,你专心一点行不行?这汤匙若摔破,掌柜的可要训人哩!”

  店小二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道:“客官,我…你…”“妈的!少在这儿(你我他)啦!告诉你吧!这年头,姑娘们就喜欢大爷这种犷豪放型的!哈哈!”

  店小二恭声道:“是!是!客官说得有理!”

  说完,慌张的离去!

  绛裳少女忍俊不住,噗嗤一笑,低声道:“你这人真是满口胡言,似你这副容貌,凶巴巴的,有谁敢亲近!”

  此时,柯石已经豁出去了,只听他笑问道:“爱说笑!若是真的如你所言,你们二人怎么会来此呢?哈哈!”

  二女不约而同的低啐一声:“皮厚!”

  柯石斟了一杯酒,轻笑一声,一饮而尽!

  绛裳少女啐道:“少得意!若把店外的和尚引进来,看你往那里逃?”

  柯石闻言倏然止住笑声,不过,却仍不服气的道:“进来就进来,谁怕谁?”

  金玉娇正道:“少侠,你这手易容功夫尚有漏,内行人一眼即可瞧出!”

  柯石好奇的道:“姑娘一言中的,请问在下的漏出在何处?”

  绛裳少女接口道:“你的颈部原本白色,面具颜色却稍红,两相一对比,就出马脚了,嘻嘻!”

  柯石摸摸头颈,自我解嘲的道:“早如道就少洗几次澡!”

  绛裳少女捂嘴浅笑,道:“那不又肮脏又臭才怪,你看看我!”

  柯石对于她纯真的言谈,原本早就心颤,此时闻言,立即光明正大瞧着那张人的面孔!

  只见那张纯稚的面孔突然逐渐变成二、三十岁的‮妇少‬,这种奇幻变化,骇得柯石张大嘴巴,双目发直!

  金玉娇喜道:“师妹,师父将『百变神功』教给你啦?”

  绛裳少女纤掌轻抚着双颊,颔首问道:“师姐,这张脸好不好看?”

  金玉娇兴奋的一直颔首不已!

  柯石长叹一声道:“这就是『百变神功』呀?”

  绛裳少女得意的笑道:“不错!先师耽心我初入江湖,传我此技保身,可惜,我目前受到功力的限制,只能变化容貌!”

  “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奇妙的功夫!”

  “你还不知道哩!先师只要想要变谁,就可以变谁哩!不过,施展此种神功甚耗内力,先师反而经常只戴面具哩!”

  柯石嗜武如狂.心中甚想学习此技,碍于双方立场敌对,无法启口,暗暗一叹,只有再干一杯解闷了!

  绛裳少女好似知道他的心意,只听她笑道:“我提个条件,你如果答允,我就把这种功夫教给你!”

  柯石欣喜万分,急道:“什么条件!”

  绛裳少女笑道:“很简单!把你的身世说来听听!”

  柯石想不到居然会如此的轻松,不由松了一口气。

  那知金玉娇却道:“不行!我是她的师姐,先师已逝,我是当然的监护人,我也有一个条件!”

  柯石叫道:“喂!你太过份了吧!分明是在趁火打劫吗!”

  绛裳少女笑道:“有理!我赞成!”

  柯石苦笑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说出条件吧!”

  金玉娇轻摇玉首道:“我要保留!”

  绛裳少女娇笑道:“师姐,你不怕他(黄牛)啊?”

  金玉娇神秘的笑道:“我信得过他,何况只要我把这个条件提出来,他一定会立即同意的!”

  说完,瞧了绛裳少女一眼!

  绛裳少女笑道:“好!师姐你如此大方,我也不能小气,我就先把口诀告诉你吧!”说着轻声将口诀说了出来。

  柯石暗记在心,略一回想花子哥哥的模样,提聚功力,依诀施为。

  半晌之后,只见柯石那薄皮面具一阵轻动,柯石修长的身子亦变成肥胖状,看样子已经悟出诀窍了!

  绛裳少女轻声催道:“你快把面具取下来啦,我要看看你变成什么模样了?”说完,睁大美目紧盯着。

  柯石颔颔首,取下那张薄皮面具,只见老花子侯亮那国字睑、酒槽鼻,阔口、蚕眉、星目完全呈现在二女之面前!

  所不同之处就是柯石没有满头发及胡子!

  绛裳少女摇摇头,叫道:“难看极了!他是谁呀!”

  金玉娇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相貌该是丐帮前任帮主侯前辈!”

  “姑娘高明!看样子,我成功了!”

  绛裳少女叫道:“快恢复原貌吧!”

  柯石摇摇头,笑道:“二位姑娘,我姓柯,木可柯,单名石,金石良缘的石,我现在就把我的身世向二位报告吧!”

  接着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在说话之时,柯石的容貌亦随着将对象的容貌变了出来。

  二女一来佩服他的内功湛,二来感慨他的坎坷身世,时发感叹之声!

  柯石欣喜之馀,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三女听到(大棵呆仔)『添装』狗鞭之时,不由又羞又怒!

  及至听到神蛛为老化子疗毒的神奇功效,绛裳少女立即瞧向柯石那戒指,问道:“柯大哥,可否叫神蛛出来一下!”

  柯石瞧了金玉娇一眼,苦笑道:“它不见了,我方才就是在找它,据我判断,它目前可能在令兄的身边!”

  金玉娇紧张的道:“它会不会咬家兄?”

  “按理说应该会的,不过,不知何故令兄居然还好端端的大吼大叫着,看样子神蛛可能对他无可奈何!”

  此时,另外有两名中年人走上楼来,柯石笑道:“有外人来了,咱们放低声音吧!”接着轻描淡写的将秀秀三女与自己订情之事说了出来。

  当他提到进入秘之经过时,全玉娇突然“啊”了一声,但旋又住口不语。

  柯石心知她可能已经将『阎王愁』及(万世帝君)联想在一起了,当了笑道:“姑娘,令尊的为人处事实在有够神秘!”

  金玉娇会意的颔首不语!

  柯石接着把自己和老花子闯入宫之经过说了一遍。

  绛裳少女越听脸色越难看,及至听到婆子『而亡』之后,她再也忍耐不住,只见她迅速一把扣住柯石的右脉。

  事出突然,柯石正在愕怔之际,绛裳少女又迅速的制了他的三处大,柯石诧道:“姑娘,你干嘛突然翻脸?”

  绛裳少女杏目带煞,扬掌劈。

  金玉娇陡地按住她,低声道:“师妹,别冲动!来!喝杯茶,消消气!”说着递过一杯店小二重又送来之热菜。

  绛裳少女恨恨的饮完那杯热茶,声道:“姓柯的,你听清楚,婆子正是先师,你该不该死?”

  “啊!”金玉娇饮了一口茶水,叹道:“师妹!平心而论,师父之所作所为实在天怒人怨,玩火自焚,乃是迟早之事!”

  绛裳少女仍然忿忿不平的道:“师姐,他若不去官…嗯…”话未说完,人已经趴在桌上昏不醒了!

  金玉娇骇呼一声:“茶…”

  柯石急叫道:“快帮我解!”

  金玉娇站起身子,提聚功力在柯石身上拍了两掌,便立即“砰!”的一声,摔昏在地,令柯石瞧得一阵心疼!

  他急忙再度施出『震』功夫,企图冲开被制之道!

  这一次冲,由于有了金玉娇那二掌之助,终于顺利的冲开了一处道,他正在欣喜之际,却听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

  柯石睁目一瞧,只见一名华服青年在数名大汉随从之下登上楼,迳向三人之处行来,不由暗暗叫苦!

  只见华服青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桌旁,亲手扶起地下之金玉娇,声道:“嘿嘿!果真是上等好货!哈哈!”

  那掌柜的早已跟了上来,巴结的道:“胡公子,那儿还有一位哩!”

  说着指指昏不醒的绛裳少女。

  此时的绛裳少女仍是那个成‮妇少‬的容貌,令那位华服少年瞧得直口水,笑道:“掌柜的!你此次功劳不小,本公子大大有赏!”

  说完,将金玉娇交给二名大汉。

  那两位大汉虽然抱着一位天仙美女,心知是公子心爱之物,岂敢有非份之举动,只得双臂平伸向前平抬着金玉娇。

  那华服青年一见柯石好似老僧入定般不言不语,不由冷哼道:“妈的!你这小子福可真不浅哩!”

  柯石刚刚冲开一处道,正集中力量冲向那最后一处被制的道,那里有时间和华服青年胡扯呢!

  华服青年以为柯石不屑与自己谈话,心中一火,双掌连挥“劈哩啪啦”猛掴了柯石十几个耳光!

  柯石那双颊立即高肿、嘴角亦溢出血水。

  他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继续冲

  华服青年正再度出手,早有一名大汉低声道:“公子,您这双手是何等的尊贵,犯不着沾上这种专吃软饭的小白脸。”

  华服青年声道:“将他架回去!我非要他睁开眼睛瞧我和这两位美人儿快活的情景!嘿嘿嘿嘿!走!”

  说完,昂然离去。

  另有二名大汉平抬着绛裳少女随后行去。

  只见一名大汉狞笑道:“相好的,你还是安份点吧!”

  说完,走近柯石身旁,一掌又封住了柯石的麻

  柯石功败垂成,差点就气得吐血,可是身子已被对方挟起,只有忍耐啦!不过,他依然不死心的冲

  此时,楼上仅剩那位店小二在收拾地下之杯盘碎片,他的目光一落在柯石置于桌下之包袱,不由一怔!

  通常,客人皆将随身之物,置于座头或椅上,这包袱被置于桌下,分明不是什么贵重值钱的东西。

  店小二还记恨刚才柯石糗他的情景,低声骂道:“干x的,人都被抓走了,这烂包袱还留着干嘛!”

  当下,将那包袱丢入废物筒中。

  ︽︽  ︽︽  ︽︽  ︽︽

  柯石被那位大汉挟到酒楼门口,立即看见一辆华丽的双骑马车驰了过来,华服青年正指挥大汉将二女抬入车厢内。

  那掌柜的似哈巴狗般跟前跟后的,华服青年进入车厢,马车开动之后,他犹在哈打揖不已!

  柯石厌恶的瞪他一眼,暗忖:“干你娘!你这个挂羊头卖狗的家伙,你好好的先乐一下吧!今夜看我如何报答你!”

  狰狞大汉奔行甚疾,完全漠视两旁店家及沿途暮归之工人、农人之注视,随着马车进入了一栋高墙庄院之内。

  数声低沉的犬吠之声,立听一阵“少帅回来啦!”之欢呼声,柯石抬目一瞧,只见十馀名盛装少女自大厅中奔了出来!

  柯石瞧得暗中纳闷不已:“妈的!这只『猪哥』住处如此豪华,既养巨犬又养这一大群『查某』,究竟是什么来路?”

  华服青年一下马车,立即陷入美人包围中,只见他哈哈大笑,搂搂这个,摸摸那个,又亲又揩油的!

  群女格格笑不已!身子似橡皮糖般紧紧粘着华服青年,此情此景,颇令柯石感慨(人生之,莫过于斯)!

  华服青年似乎急着入屋,以便早点和车厢内的两位美人儿亲热,只听他呵呵笑道:“好人儿,准备开饭啦!准备些助兴节目吧!”

  群女格格笑一阵子之后,扭行入大厅。

  华服青年招过二位大汉耳语一阵子之后,得意地长笑入厅而去。

  狰狞大汉一见那四位大汉分抬昏不醒的金玉娇及绛裳少女,走入右侧舍,立即掉头朝围墙行去。

  柯石纳闷的暗忖着:“妈的!这老包掉头走,是不是发神经啦?”

  大汉将柯石挟至一棵槐树下,声道:“小子,你瞧见那个铁摇篮了吧!在吃饭之前,先进行一场游戏吧!”

  说完,作势将柯石抛出。

  柯石抬目一瞧,只见一枝树桠下方以两铁链悬吊着一个六尺长三尺宽的铁制摇篮。

  树下正有五条小牛般的巨犬蹲伏着,目光皆盯着柯石。

  柯石心中虽然紧张,但他吃过多少苦,历过多少险,岂会惧怕这些,当下笑道:“老兄,看样子的哩!”

  狰狞大汉想不到柯石如此的镇静,心中一气,叱道:“妈的!你既然想要刺,大爷就成全你的愿望吧!”

  说完,斜里将柯石一抛。

  眼看着柯石就要被抛入铁篮中,却因力道不够,竟朝犬群中直而下,柯石双目一闭,硬是不肯呼救!

  只听五声沉吼,那五只巨犬已扑向柯石!

  柯石只觉腥风扑鼻,心中一急,就挣扎,奈何道被制,无法如愿,暗中长叹一声,瞑目待毙!

  就在何石命在旦夕之际,陡觉一阵劲风临身,那大汉身子一掠,挟起了柯石,疾向另一侧。

  五只巨夫见状立即齐声怒吼,然而慑于大汉之武功,并不敢扑过去,只是蹲伏在地闷吼着!

  大汉得意的一笑,道:“小子,算你有种,不过,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大爷肚子饿了,先失陪啦!”

  说完,将柯石朝铁篮一抛!

  “砰!”的一声,柯石准确的落于篮内,疼得他暗中直呼气。

  大汉得意的笑了数声,立即向大厅。

  柯石躺在摇摇幌幌的铁篮中,只觉那五只巨犬边吼叫边扑了上来,所幸只能扑到铁篮的下沿。

  不过,柯石如果擅动,自铁篮之中摔下去,必死无疑!

  只听柯石喃喃自语道:“妈的!你们这五只畜牲尽量的叫吧,跳吧!大爷等一下把道冲开,你们非『嗝』(死)不可!”

  当下就着原姿势,运起『易筋洗髓神功』中有关『冲』、『震』之诀,重起炉灶,继续冲

  绛裳少女制的手法十分的诡异,本来方才只剩下一处道被制,偏偏那大汉又制住他的麻,『冲』起来就比较费事了!

  偏偏此时自厅中传来清晰的丝弦及美妙的歌声,中间不时传来华服青年的『猪哥』笑声,令柯石暗骂不已!

  所幸那阵阵的犬吠声提醒柯石:“妈的!你这只『猪哥』尽量的笑吧!你若敢动她们二人一,看我如何制你?”

  当下凝神敛气,迅即继续冲

  且说大厅中,只见圆桌上位坐着那华服青年,金玉娇及绛裳少女神色冷漠的僵坐在下首。

  华服青年边观赏着歌舞,边自得其乐的饮酌着。

  二女虽被解去药,但被制住道,虽能饮用食物,二女却不屑于食用,任身后之侍女如何劝说,硬是不肯开口。

  华服青年暧昧的笑道:“宝贝,多吃点啦!等一下才有劲!哈哈!”

  金玉娇身后那名黄衣少女接腔道:“是呀!胡公子乃是当今圣上身边红人胡大将军之独子,他能看上姑娘,那可是天大的福份哩!”

  二女齐哼一声,偏首不语!

  华服青年不在意的笑道:“宝贝,你们越这样,本公子越喜欢你们,没关系,等一下你们自会来求我『恩宠』的,哈哈!”

  说完,仰首干了一杯酒。

  绛裳少女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叱道:“姓胡的!你把我们二人捉来此处,究系何意?”

  华服青年笑道:“哈哈!冰美人终于开口了,该庆贺!”

  说着,又干了一杯酒。

  此时,乐曲陡地一变,自轻快的旋律改成急骤的旋律,只见六位大汉打着赤膊,自厅后走了出来。

  六人先并排朝华服青年一揖后,恭声道:“多谢公子赏识!”

  “哈哈!开始时,可要温柔些!”

  “遵令!”

  只见六人转过身子,朝那六名轻歌曼舞的少女行去。

  厅中立即传出一片嘻笑,惊呼声!

  六女好似玩过这种游戏,立即在厅中四处闪躲着。

  奈何六名大汉各有一身不俗的功夫,没三、两下便分别捉住一名少女,那张嘴立即在少女的娇颜上狂吻着。

  那只怪手更在少女身上大肆活动着。

  少女们身子直扭,嘻嘻笑不已!

  那位狰狞大汉似乎急于,只见他右手一扯“裂”的一声,立即撕开怀中少女之衣衫及肚兜。

  他那张嘴含住那名少女椒,一边着,一边继续撕她的衣杉!

  那少女边笑边不客气的撕裂了他的长

  刹那间,两人立即在地上『纠』着!

  突听那少女“喔”了一声,笑骂道:“邱爷,人家那里面还是『干干的』,你那么用力,太过份了吧!”

  邱姓大汉笑道:“秋香,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在一起,我岂不知你这条干道有自动『给水』设备,嘿嘿!”

  说着,挥动长矛冲锋陷阵起来了!

  “邱爷,你…你这没有良心的!轻点好不好?”

  说着,探手自他的下身拔起了一撮

  邱姓大汉“啊”的叫了一声,却哈哈大笑,继续耸动着,敢情,他还喜欢秋香拔他的哩!

  真是怪胎!

  邱姓大汉连二、三十下之后,秋香似乎已径能够(适应)了,只见她那两条玉腿高钩在他的侧,开始合着!

  邱姓大汉得意的笑道:“怎么样?秋香!我没有说错吧!你这内现在已经是一片汪洋,灾情惨重了哩,哈哈!”

  秋香笑骂道:“邱爷,你少胡言语,今如果再像前天那样中途溜走的话,我绝对不饶你!”

  “哈哈!安啦!我方才已经『进补』(吃壮药)啦!”

  两人立即展开剧烈的搏斗!

  华服青年瞧得大乐,笑道:“邱高,你今夜如果再败阵,我可要罚你一个月『』!听到没有!”

  “报告少帅,臣不敢违命,誓死达成任务!”

  华服青年又饮了一杯酒,对二女笑道:“宝贝!好好欣赏吧!保证场场精彩,令你们大开眼界的!哈哈!”

  只见另一对男女正在上演着(倒浇腊烛)绝技,那名少女坐在上面,不住的前后动,一对丰一直幌出眩人的波!

  华服青年笑道:“花!你这对子越来越丰了!”

  花边动下身,边笑道:“少帅!你别打哈哈了,你已经好久没有让人家有表现的机会了!”

  “哈哈哈!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不然,你说人家的子香不香?”

  “哈哈!香!当然香啦!花的子,就好像春天的花一般,又香又雅,令人一吻难忘,再吻销魂哩!”

  “哼!人家要你吻吻看!”

  说着,果真立起身子,摆,双手故意将双朝内挤得鼓鼓的,迅速的朝华服青年走来!

  华服青年瞧了金玉娇一眼,只见她低垂着红颜,心中暗喜,叫道:“花,你那头有没有抹椒粉!”

  “嘻嘻!少帅放心啦!您又不是阿狗,我怎敢捉弄你呢?”

  华服青年大大方方的在那两个丰弄一阵子后,笑道:“花,你这对子越来越人了!”

  花识趣的后退一步,笑道:“少帅,多谢你的恩典!”

  说完,又重回岗位,继续“工作”!

  华服青年又干了一杯酒,笑道:“宝贝,人生在世有几何,及时行乐莫迟疑,你们瞧她们玩得多快乐!”

  只见一名大汉,四肢着地,满厅爬着!

  一名少女将双手圈在他的颈项,‮腿双‬盘住他的部,下身朝上直,顶得那两粒(卵子)直摇幌着!

  华服青年乐得大叫:“廖俊,君君!你们这招『周游列国』十分的精彩,等一下有赏啊!”那二人齐声应道:“多谢少帅赏赐!”

  两人玩得更卖力了!

  只听一位大汉叫道:“柳豹、柳虎,咱们三人来玩个『三才阵』吧!”

  “哈哈!好点子!”

  三位大汉一离身,那三位少女立即分张‮腿双‬,身子朝后一仰,再以双掌撑住身子,立即朝上鼓起。

  三位大汉各自后退三步,齐地吆喝一声,碎步向前,双膝微曲,动长矛,(一杆进),开始动着!

  华服青年干了一杯酒,喝道:“风云起,山河动!”

  三位大汉拔矛后退一步,翻了一个跟斗之后,各自移位,落地之后,长矛再,各入另一位少女的中。

  华服青年俟三人动十来下之后,又喝道:“胡家将,皆豪勇!”

  三人朝后翻三个跟斗落地之后,迅速掠上空中,快及厅顶之际,倏地折,身子轻飘飘的落于另一名少女前!

  “滋!”的一声,三只长矛整齐划一的中。

  华服青年存心在金玉娇二人面前卖弄,不断的吆喝着。

  柳家三凶随着华服青年的口令,有板有眼的变换方位.将一座三才阵虎虎生威的施了出来。

  金玉娇和绛裳少女虽是垂首闭目,却也由听觉中知道三人不但武功高强,合击之式更是谙,不由暗凛!

  两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暗忖:“此人究竟是何来历,竟然拥有这批高手,二人身陷虎,看样子贞势将难保矣!”

  想至此,身上那股臊热,酥软感觉立即又自丹田升了起来!这一次,可说是一发不可抑制,二人的鼻息立即加起来!

  华服青年双目一瞟,心知媚药已在二人的体内开始发作,心中暗喜,便不再吆喝,独自浅酌,等待二女自动投入怀中。

  丝弦之声,转为低柔,好似情人细语!

  厅中无遮大会方兴未艾!

  “啪啪…”合声…

  “咻咻咻呼呼…”的息声。

  少女助兴的呻声。

  叫声!

  声声入耳!

  好似巨锤般不住的敲击金玉娇的芳心!

  她们的鼻息更浊了!

  不久,身子也开始轻颤了…

  ︽︽  ︽︽  ︽︽  ︽︽

  且说,柯石经过凝神冲一阵子,终于顺利的冲开被制的道,此时心中的喜悦,简直非笔墨所能形容!

  他瞧着那五只犹在扑动的巨犬,暗忖:“妈的!为了不惊动厅内之人,得想个法子让这些畜牲『安乐死』!”

  目光一落在铁篮的铁枝上面,心中一喜,掌聚功力,轻轻连扳,立即如折枝般扳下了五寸长的铁枝!

  只见他右腕连挥,只听五声“呃”的低吼声及犬尸坠地之声,那五只小牛般的巨犬立即毙命在地!

  柯石暗中一阵观察,只见门口那位警卫的目光瞪着远处的大厅,根本没有发现此处的异状,便轻轻的飘降地下。

  他悄悄的跃出墙外,再飘到那名警卫的身后,出指似电,制晕了他,顺手一捞,挟着他掠到大厅左侧窗外。

  探首暗中一瞧,正见柳家三凶正在耍『三才阵』,不由暗骂:“妈的!玩女人就好好的玩,干什么还要耍这些花招!

  “妈的!这三只『猪哥』的武功还真不赖哩!移位及补位还迅速的哩!等一下必须先将他们摆平不可!”

  柯石的目光落在金玉娇二人的身上,一见她们好端端的瞑目而坐,在放心之馀,亦佩服二女的『处变不惊』!

  “妈的!我还是先把这里的环境摸再说!”

  当下,朝左侧掠去。

  进入左侧舍,只见摆设豪华,空无一人,柯石将那警卫入榻下之后,迅速的朝内侧掠去。

  沿途所见皆是一间间设备豪华的小套房,分明是客厅中那些大汉及少女们的卧房,便又继续朝内掠去。

  只听远处传来一阵锅铲声,心知已近厨房,立即放轻步子飘去。

  前行不久,果见一位肥胖中年人正在挥动锅铲,阵阵香味不住的传了出来,引得柯石饥火上升,直口水!

  旁边却有两位少女口沫横飞的谈着厅中之活官,得胖子不时空在二女身上直(揩油)!

  二女倒是(上路)的,不但没有推拒,还把身子直往胖子靠近,瞧得柯石饥火及火迸发,难过得要命!

  胖子不知是已经做好了菜,或是实在“”得受不了啦,只见他把锅子移到另一个灶口,搂过一名少女就是又吻又摸的!

  那名少女边嘻笑边佯作挣扎着!

  另外一名少女笑嘻嘻的卸褪那名少女的衣衫,笑道:“胖子,我先帮你的忙,你可要保留一点劲喔!”

  三人不由嘻笑成一团!

  柯石实在再也瞧不过去了,只见他迅速掠入厨房中,在三人惊呼声中,拍晕了三人,疾快的藏入杂物间内。

  他打开厨房后门,一见已是后院,略一探视,立即发现一名大汉趴在窗沿,正津津有味的瞧着大厅之(好戏)!

  柯石飘到他的身旁之时,他陡觉有异,方偏过头,却已经被柯石拍晕了!

  柯石瞧也不瞧厅内一眼,将那人藏于暗处之后,立即飘向右侧舍。

  他迅速的探视一遍,发现皆是设备豪华的房间,由空无一人看来此处之人目前皆在大厅中。

  柯石重回大厅处,暗中一瞧,那六名大汉皆已(完货),不过,却仍被那六名少女『纠』着,一时起不来!

  柯石正在暗骂这些『猪哥』罩不住之际,却见两名少女分别扶起金玉娇及绛裳少女,朝厅右行去。

  华服青年连连大笑不已!

  “妈的!看样子这只猪哥已经决定要对金玉娇二人下手了,非设法阻止不可!”思忖半刻,柯石立即又潜入右侧舍。

  他方隐好身子,立见华服青年自大厅走了进来直接走向第三间房内,柯石急忙潜入第二间房内。

  他隐于门内凝神一听,只听一名少女娇声道:“少帅,这二人子烈得很,你可要多留神一些!”

  “哈哈!子越烈,起来越过瘾,你们有没有再让她们二人多服下一份媚药?”

  “嘻嘻!少帅,您没有发现她们二人气息重,一直在挟着‮腿双‬吗?『紧』得很哩!少帅今晚可要辛苦了!”

  “哈哈!我一向习惯于『挑灯夜战』了!你们下去吧!”

  “嘻嘻!少帅,祝你愉快!”

  “哈哈!”

  只听一阵轻灵的脚步声行出房,迅即消失于厅中。

  柯石一听一阵悉索的声音,心知那只『猪哥』一定在衣了,心中一急,立即潜出房外,闪入隔房。

  他迅速一瞥,只见金玉娇二人躺于上,双双盯着全身赤的华服青年,看样子二女已被火淹没了理智!

  柯石施出『擒拿手』直抓华服青年之背后大

  华服青年武功果然不凡,柯石右掌未到,他已警觉,身子疾动左侧一闪,企图先避开这一致命之击!

  饶他应变迅速,避开了死,仍被柯石抓下一块,痛得他闷哼一声,身子跄踉奔向榻前。

  柯石生怕惊动厅中之人,未容他站稳,又迅速攻了上去。

  华服青年功力虽高,一来对手功力太高,二来又受伤,三招不到,立即被柯石制住了麻及哑,木立榻前。

  柯石声道:“干x娘,小爷今夜没空,明再来找你算帐,不过,你必预先付一点『定金』才行!”

  华服青年哑受制,无法开口,只能怒睁双目盯着柯石!

  柯石瞧了他一眼,笑道:“干x娘!你别用那对『猪哥目』看我,不服气的话,明再好好的算个总帐吧!”

  说完,取出武当派的那把剑令。

  只见金光一闪,华服青年面孔一阵扭曲,身子疾颤不已,原来那『老二』被柯石齐削断。

  金光连闪,那『老二』已变成一堆渣!

  金光再闪!

  华服青年那两个『卵子』也已被挖出,疼得他冷汗直

  柯石笑道:“干x娘!吃蛋补蛋,还你!”

  说着卸下华服青年的下巴,将那两个『卵子』入他的口中。

  鲜血自华服青年的下身一直溅着,饶他一向作威作福,此时,亦觉一阵惊骇及晕眩。

  柯石收起剑令,笑道:“猪哥!希望在你的血光之前,会有人发现你,否则,别怨我下手太『绝』啦!”

  说完,分挟二女,迅速的走出房间,自后院离去。

  Scanby:でで坊主 OCRby:mqmmm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