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4551 
上一章   ‮鞭狗接功阴练为 章 五 第‬    下一章 ( → )
只见柯石混身透出缕缕的檀香味,淡淡的白烟自他的头顶冒出,显然他已经将海光上人的一身功力派上用场了!黑衫老者陡的一声巨喝,身子迅速跃上空中,头下脚上,双掌并排直朝柯石的头顶劈了下来。

  柯石一见避不及,钢牙一咬,大喝一声,双掌朝上一掀!“砰”的一声,二人四掌己经紧紧的粘在一起,柯石只觉一股沉重似山的掌劲,得自己全身骨骼“必剥”响。

  只见柯石的双手似乎因为承受不住那沉重的压力,逐渐弯曲,双足足踝部分亦逐渐的没入地下。

  黑衫老者神色狞厉,须发尽竖,拼命提聚功力,想一鼓作气将这个又瘦又黑的小鬼活活扁。

  林中那位少女睢得紧张不巳!她一直在考虑到底要帮助那一方?陡见柯石双臂用力住上一顶,倏然伸直,两人立即又陷入拉锯战。

  柯石虽然承蒙海光大师以佛门开顶大法灌输了近一甲子的功力,可惜,他根本没有时间将那股内力融为己用。

  此时,在生死攸关的危急时刻,他拼命的催动丹田的真气,抗拒着上头的那两股沉重压力。

  海光大师的那股内力好似接到“紧急动员令”一般,争先恐后的要赶去丹田气报到,但管道太窄,只得绕道别处。

  有的内力从任脉,有的从督脉,但由于柯石天地之桥未通,这两条路立即出现了堵的现象。

  偏偏就只有道两条路可以通行,后面的内力一直往前面推,前面的内力被得也向前猛挤。

  内力越挤越多,柯石的浑身皆透了!黑衫老者见状,心中不由狂喜!只有那位刚从昏之中醒过来的河达大师见状,觉得不对劲,一见绿玉拂杖自黑衫老者怀中出一截,心中陡的一动。

  只见他挣扎的站起身予,哑声道:“阿弥陀佛,老施主,请恕贫僧放肆,暂时保管这把绿玉拂杖了!”

  说完,迅速的自黑衫老者怀中取出绿玉拂杖,朝右侧疾退。

  柯石见状,心中大急:“妈的!这支绿玉拂杖如果不夺回来,少林寺那些老、中、小和尚非投降不可了!”

  情急之下,全力猛地一颤!只听一声“啊!”的惨叫声,原本在柯石头顶的黑衫老者立即被震飞向十丈高的天空处!落地之接,双臂寸断,头骨迸裂,脑浆四溢,惨死当场。

  柯石怔怔的瞧着地下的那具尸体,几乎不敢相信那会是自己的杰作,陡听一阵衣袂破空声。

  柯石抬目一瞧,只见河达大师持着绿玉拂杖朝林外疾而去,他不由喝道:“妈的,臭和尚,你还不站住!”

  柯石正拔足追出,却听林内传出娇喝声:“站住,先瞧瞧你自己!”

  柯石低头一瞧,只见自己身上的蓝衫进裂,肌肤出衫外,最要命的是下“那话儿”

  居然“曝光”了!他慌忙朝另一侧林内去—“妈的!方才太用力了,竟把内衫皆进破了,那喝声不知道是哪个查某发出的?若是人,那就糗大啦!”

  他定下心神,朝外一瞧,只见除了地上两具尸体以外,四周静悄悄的:“妈的!被那个臭和尚溜走了!”

  他又仔细向四周瞧了一阵子之接,确定没有外人,迅速跃到一具尸体旁,剥下他的衣服,勿勿的套在自己的身上。

  “妈的!前破了一个,还是等到入夜之后,再去买一套衣服吧!真不该听老化子的话,把那个包袱留在他那儿!”

  说完,朝林内入。

  口口口口口口柯石找了一个山,钻进去之后,略一挥扫地上脏物后即盘坐在地,依照“易筋洗髓神功”口诀运行真气。

  那状况恍如急着找茅坑拉屎。

  因后柯石自从差一点被那位黑衫老者挤扁之后,只觉全身骨骼必剥响着,体内真气澎湃!此时的柯石,好似耗子掉进油壶,又喜又惊,因此,急着要察看一下,身体内究竟是那一条筋不对劲。

  少林傲世种功果然不同凡响,柯石依诀运转体内一周,那些“无家可归”的真气,立即不敢鼠窜。

  不久,男有分,女有归,那些真气各自分布于柯石的四肢百骸,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立即袭上他的心头。

  他迅即入定。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自入定之中醒转,只觉全身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舒畅,原本黝黑的内,亦视若白画。

  抬首一瞧口仍是亮亮的:“妈的!时间怎么过得如此慢,过了老半天,居然还没有入夜!”

  他刚刚站起身子,突听腹中一阵咕噜暴响,眉头不由一皱:“夭寿!“八堵”怎么“妖死”呢?”

  原来,这二、三以来,柯石一直专心练武,加上少林寺封锁了海光大师的饮食,因此,柯石亦粒米未进,滴水不沾。

  此时,心情一放松,当然就觉得饥饿啦!他正找寻可食之物,陡听一阵犬吠声自远处朝此传来,心中不由一怔:“妈的!此地怎会有狗?”

  只见他掠到口,探出头朝外一瞧。

  “咦?怎么会是大棵呆仔呢?妈的!他倒是大牌的,要进林中,居然盘着那对猪腿坐在地上。”

  只见两条狼犬,带着两位青衣大汉朝柯石藏身山一直奔来,后头另有四名大汉抬着一乘软藤轿。

  轿上赫然坐着一位锦衣少年,瞧他那付福福态态,和和气气的面貌,正是年余前曾连续和柯石扭打的那位胖童。

  只听他沉喝道:“停!”

  那六名大汉闻声止步,那两只狼犬却不住的挣扎着,突见幡后掠出一个身形瘦削的灰友老者。

  只见他焰媚的笑道:“钱少爷,府上这两条狼犬壮的,手术若是顺利的话,你将是人间伟大夫啦!嘿嘿!”

  “大棵呆仔”亦嘿嘿笑道:“全靠你妙手回啦!可以开始了吧?”

  灰衣老者放下木盒,掀盖取出一个瓷瓶,取出两粒龙眼大小的火红药丸,分别投入两只狼犬的口中。

  药丸一入腹,半响不到,原本一直朝柯石藏身之处狂吠的狼犬,突然不再狂吠,低声唔哼,彼此对瞧着。

  灰友老者笑道:“来电啦!钱少爷可以准备啦”

  “大棵呆仔”神色一喜,道:“松手,你们下去休息吧!”

  只见那四位扛轿大汉轻轻的将软轿放在地上,朝“大棵呆仔”躬身一揖之后,朝来处疾掠而去。

  那两位控狗大汉将手中链索一放,朝“大棵呆仔”一揖之后,亦迅速离去。

  “大棵呆仔”立起身子,走出软轿,边行向灰衣老者边笑道:“大国手,看情况差不多了吧?”

  灰友老者蹿下身子,瞧着那两头正在彼此嗅闻的狼犬,笑道:“别急!它们还在‮情调‬阶段哩!”

  “大棵呆仔”亦蹲在一旁,笑问道:“大国手,可是,这只公狗的话儿一直抖个不停,而且还出了红红尖尖的一截哩。”

  灰友老者笑道:“钱少爷,公狗一向发情甚快,就好似咱们男人,只要见到女人,兴趣一来,老二自然就翘得半天高了!”

  “嘻嘻!大国手,你比喻得真有意思,那要等到什么时侯才可以呢?”

  “嘿嘿!只要‮狗母‬这话儿又红又肿的,而且还有一股腥味及答答的分泌物出现,自然就万事如意了!”

  “哈哈!我懂了,就好像咱们在玩查某的时候,必须等到查某那话儿的,玩起来才比较够味!”

  “嘿嘿!钱少爷不愧是花中高手!”

  “那里!那里!一切还要仰仗大国手助一臂之力了!”

  “嘿嘿!拿人钱财,与人方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从此在查某的面前抬的起头来?嘿嘿!”

  “大棵呆仔”听得哈哈直笑,蠢蠢动,双目瞧着那只公犬的“话儿”幻想着自己扬眉吐气的情景!柯石在内睢得好奇不巳!“妈的!大棵呆仔到底在搞什么鬼?公狗的老二又有什么可瞧的!真是神经病!”

  柯石心中虽在骂别人,自己却看得津津有味哩!只见那整公犬,那对前足陡地搭在母犬的背部,动那支“火红金”就扫进母犬的内。

  那只母犬的尾巴一偏,封住口,整得“汪”的低吠一声!“大棵呆仔”松了一口气道:“妈的!吓了我一跳!”

  灰衫老者笑道:“钱少爷,你别急,母犬发情较迟,一切自有老夫来安排,少爷,有关酬金方面…?”

  “哈哈!在轿上,你自己去拿吧!”

  “谢谢!谢谢!”

  灰衫老者迅速掠到轿旁,只见右侧摆着一个是方形盒,倒开一瞧,只见眼光一亮,他不由连口水!黄金、珊瑚,琥珀、翡翠、紫玉,各有三件,且是珠光宝气,瞧得灰衫老者心儿狂跳,双目连闪。

  这位灰衫老者人称“阎王愁”因为,他的医术高明,只要他肯出手,牛头、马面两位将军一定不了差。

  他嗜财又嗜,尤其对于珠宝古玩更是嗜之如狂,必须伤者出得起价钱或有陪女奉献,他才肯出手效人。

  否则,牛头、马面非哭死,阎王爷非吐血才怪!“大棵呆仔”好如命,偏偏那话儿先天不足,只有半尺长,办起事来无法遂心顺意,因此才请来了“阎王愁”

  经过私下验之俊“大棵呆仔”依照“阎王愁”的指示,带来了珠宝以及两条狼犬准备“扩充”“老二”的体积。

  “大棵呆仔”选择此处密林,乃是打算一方面疗养手术后的伤势,一方面就近监规少林寺的动静。

  “阎王愁”正在把玩着那些珠宝之际,陡听“大棵呆仔”叫道:“大国手,这只公犬快要拱进去了!”

  “阎王愁”转身一瞧,只见“大棵呆仔”紧张兮兮地用双手拉着那只狼犬的后,阻止狼犬的“越轨”行动。

  搞得公犬狂吠连连,张口咬他。

  阎王愁”笑道:“没关系,让它进去吧!好歹让它也做个风鬼,免得辜负古人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

  柯石听得暗骂道:“胡说八道!”

  “大棵呆仔”仍是不松手,焦急的问道:“可是,它如果拱进去了,那我的手术不就泡汤啦?”

  “阎王愁”神色一狞,暗忖:“好个冤大头,老夫真的走老运啦!”只听他道:“少爷,你放心,狗鞭泡在狗内越泡越大。”

  “大棵呆仔”笑道:“对!对!我曾经看过狗在媾,我们两三个人费了好大的劲,仍然无法把它们分开哩!”

  “阎王愁”笑道:“不错!只要在它之前,把狗鞭取出来,绝对误不了你的大事,你就多注意一下吧!”

  “那…那怎么知道它要了呢?”

  “放心!最起码也要一个时辰以后,狗也和咱们男人一样,耍之前一定会急速的冲刺一番的!”

  说完,自顾自的继续赏玩珠宝。

  表面上“阎王愁”继续如痴如的赏玩珠宝,实际上他却在暗中凝神静观四周的动态,准备要“搞鬼”

  他测知方才离去之六位大汉正隐在丈余外林中,由他们六人的鼻息“阎王愁”知道他们六人不是自己的敌手。

  尽管如此,他仍然谨慎的将左掌置于珠宝盒内,轻轻开启中指戒指上之翡翠,只见一道绿光散了出来。

  那道绿光状似欣喜万分,在他的掌心一直跳跃着,只见“阎王愁”嘴角微掀,竟以传音入密道:“蛛儿,去布两条线”

  只见绿光迅速逸出珠宝盒,在软轿珠藤下方,叉式的来回布了两道淡淡的禄线之俊,迅又跃回盒内。

  那两道绿线似有似无,若非仔细察看,根本无法发现“阎王愁”满意的以指甲在自己手指划了一道。

  立见一滴鲜血滴入戒指内,绿光一闪,迅即光那滴鲜血,随即静伏不动“阎王愁”

  便将翡翠重又盖上。

  只听他暗付:“嘿嘿!胖大头,无论你今后走到天涯海角,绝对离不了老夫的手掌心,老夫发财啦!”

  只见他轻轻的合上珠宝盖子,小心翼翼的避开绿线,抱着那珠宝盒转回到“大棵呆仔”

  的身边。

  只见公犬趴在母犬后,下身拼命的耸动,声势骇人的!“大棵呆仔”一见他走到自己的身傍,急问道:“差不多了吧?”

  “阎王愁”笑道:“还早哩!钱少爷,老夫再把有关事项向你说明一次,免得出了差错,终身“头”大。”

  “请说!”

  两人坐在地上之后“阎王愁”道:“钱少爷,手术后,一月之内不得行房,否则不但犬鞭和老二马上分开,老二也会开始腐烂。”

  “没问题!我忍得住”

  “其次,大功告成之际,只能玩二、三十岁的妇人,未曾破血的‮女处‬,干一个死一个,即使已破瓜,未曾生育,也要受许多磨难。”

  “这个…这个…”

  “钱少爷,这点老夫可以为你效劳,对于未曾生过育的少女,只要交给老夫开垦一阵子后,就万事如意了!”

  “大棵呆仔”的脸色使然一沉,不过马上又换上笑颜,道:“哈哈,那今后可要多麻烦大国手啦!”

  “嘿嘿!应该的!嗯!差不多啦,钱少爷,褪衣吧!”

  “大棵呆仔”闻言,欣喜万分的褪去下裳,果见一翘得半天高的“老二”出现在柯石的眼中。

  “妈的!果然是短小了一点,怪啦!瞧他全身胖嘟嘟的,怎么老二却发育不良呢?怪胎”

  只见“阎王愁”自药箱中取出一把薄刃及一个瓷瓶,正道:“钱少爷,你尽量使心绪平稳,手术效果必然更理想!”

  “这我知道,你放心!”

  只见寒光一闪,那条公犬凄厉的嚎叫一声,狗鞭已被齐割断“阎王愁”顺手将它劈飞出去。

  寒光连闪,母犬亦已毙命,只见“阎王愁”迅速的剖开母犬之,取出那条狗鞭,熟练的直剖成四片。

  只见他自瓷瓶中倒出白色的药粉,轻轻的抹于“大棵呆仔”的物上,沉声道:“有了这麻药,保证不会痛!”

  “大棵呆仔”神色凝的道:“你尽管下手吧”

  “阎王愁”将物上下左右各割开四条深槽,立见鲜血洒出来“大棵呆仔”身子不由一阵轻颤,急忙闭上双目。

  “阎王愁”仔细的在每一条槽内人一片狗鞭之后,重又从白药箱内取出一瓷瓶,将药粉仔细的抹在伤处。

  只听他长吐了一口气笑道:“没事啦!伤口马上会收敛,只要养息一之后,里面自然水融,不复有人犬之分!”

  “大棵呆仔”仔细的瞧了自己的“老二”一阵子,笑道:“真谢谢你的大恩大德,对了,这一月之内,要不要再上药”

  “嘿嘿!老夫医术通神,办事用不拖泥带水,只要你熬过了这个月,往后天下的妇女非被你死不可”“哈哈!真的吗?J“当然是真的啦!你这老二只要入妇女的中,自然会膨敷倍,你想一想那户里面快活不快活?”

  “哈哈…”“钱少爷,克制一点,别太兴奋”

  “喔!我差点忘了,方才笑那几声,不碍事吧?”

  “没问题,铙少爷,你若没有其他的吩咐,老夫要先走一步啦!”

  “你安心的走吧!”

  只见“大棵呆仔”的脸色倏沉,瞧着“阎王愁”离去的背影不言不语。

  半晌之后,只聪“阎王愁”自丈余外林内叱道:“嘿嘿!你们这六个小辈,当且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对老夫下手”

  远处立即传来斗声。

  柯石在内瞧得骇惧万分:“妈的!想不到“大棵呆仔”心如此黑!居然干得出这种过河拆桥之事”

  “妈的!“大棵呆仔”为什么要将自己的老二整成这个模样?看他的架势来头可不小哩!究竟是什么身份?”

  远处林内传来数声惨呼之后,只听“阎王愁”狞声道:“姓钱的小狗,你竟敢对老夫耍这一招,小心老夫后如何治你”

  陡听一阵森冰冷的声音,道:“姓应的,你没有俊啦!”

  “谁?啊…”只听一声雷击般剧响及“阎王愁”之惨叫声后,打闹声音立止,只见“大棵呆仔”面前倐然出现一道黑影。

  柯石一见来人,差点骇叫出声!来人竟是在“困龙滩”出现过的那位大魔头“一掌开天地”焦伦,怪不得“阎王愁”

  会在一照面之下即静悄悄了。

  柯石急忙摒住呼吸。

  只见焦伦躬身一揖,道:“殿下,准备起驾吧!”

  “大棵呆仔”颌颌首,小心翼翼的穿妥下裳,只见他高扯起下裆,分明是担心衣衫碰到了“老二”的伤口。

  焦伦身子迅速离去之后,迅又回到原处,此时“大棵呆仔”已经坐回软轿内,只听他问道:“山上的情形如何?”

  焦伦恭声道:“秃驴的阵式果然不凡,共有六名弟兄陪在阵中,可能已经遭擒,讲恕属下办事不力”

  “大棵呆仔”轻声笑道:“没关系,反正绿玉拂杖已经弄到手了,那六人不会将咱们的机密出去吧!”

  “殿下,请放心!他们六人口中皆巳预藏剧毒,必会以身殉职,即使他们贪生怕死,咱们派在对方的人必会予以灭口的!”

  “嗯!不错!有了这群秃驴助阵,大事成之泰半矣!”

  焦伦焰媚的道:“只要武当…”

  “大棵呆仔”沉声道:“住口!”

  焦伦惶恐的朝四下察看一眼之后,道:“属下知罪”

  说完,双膝着地,跪伏在地。

  “起来吧!下回多加小心”

  “是”

  当下指挥甫抵现扬的四位黑衣大汉,小心翼翼的扛起藤轿离去。

  口口口口口口柯石一直等了一盏热茶的时间,凝神默查四处再无潜伏他人之后,他迅速的朝“阎王愁”

  惨叫之处掠去。

  原来,他已经查出该处突然有人挣扎之息声。

  趋近一瞧,果见“阎王愁”正颤抖着手要抓那药箱,可惜由于伤势太过于沉重,虽经百般挣扎,依然无法如愿。

  柯石默默的取过药箱,将那些药瓶一瓶瓶的摆在他的身前。

  “阎王愁”声道:“你…是…谁…?”

  “你…麻烦你扶我起来…”

  说真的,柯石对这个老鬼的印象并不佳,可是为了追查“大棵呆仔”的来历,他只好耐着子将他扶靠在一株树旁。

  “阎王愁”瞄了柯石一眼,双目连转,沉思不语。

  柯石自幼遭人算计陷害,心知这老鬼很可能要算计自己,当下提高警觉,默默的瞧着他,看他玩什么花样?只见“阎王愁”颤抖着手,取过一个瓷瓶,正打开瓶,一不小心,竟摔在地下,立即闻到一阵清香的药味。

  柯石连忙闭住了呼吸。

  “阎王愁”道:“年轻人,可否帮我打开那瓶药?”

  柯石默默的顺着他手指方向取过一个瓷瓶,摒息打开之后,避了过去“阎王愁”颤抖着手接过之后,仰头将整瓶药粉倒进口中。

  可能是他得太急了,只见他“呃”的一声,立即倒向右侧。

  柯石急忙一把扶起他问道:“你怎么啦?”

  那知“阎王愁”张口连连剧咳,红色药粉立即得柯石满头满脸。

  “阎王愁”见柯石正在双手连擦头脸之药粉,神色一狞,但旋即惶恐的道:“年轻人…对不起…”

  柯石擦去脸之药粉后,苦笑道:“没关系,你好点了没有?”

  “阎王愁”却笑道:“好点了没有?嘿嘿!下“鹤顶红”的人会好吗?”

  柯石失声叫道:“鹤顶红?你是说我脸上的药粉是鹤顶红?”

  “阎王愁”声道:“不错,正是一小撮就可以蚀肠断魂的鹤顶红,想不到却把你也扯进来了”

  “妈的!我真衰,有没有解药?”

  “有!”

  “快点告诉我是那一瓶?”

  “你先服下一小匙绿色瓷瓶内的药粉,沿途每隔二个时辰必须服一匙,只要在药服光之前赶到我那秘,即可寻得解药”

  柯石急忙自药箱内取出那个绿色瓷瓶,瓶一打开,果见有一个小匙,慌忙摇了一匙药倒入口中·“阎王愁”见状,不由哈哈大笑不已。

  柯石怔视他一眼,诧道:“你在笑什么?”

  “阎王愁”狞笑道:“小子,你终于中计了!哈哈!”

  柯石强忍住心中的愤怒,沉声道:“你说这绿色药粉是毒药?”

  “不错!它的名字叫做“百断魂散”!”

  “妈的!莫怪古人说:“救虫一直爬,救人莫功劳!好嗝,咱们一起隔!”将整瓶药粉强行倒入“阎王愁”的口中。

  柯石心怕他没有整个下去,制住他的麻之后,卸下下裳,拉出老二,对着他的口中入了一泡

  他还拉上下裳,边笑道:“老鬼,你是大国手啦,定知童子可以治病,本公子至今仍是在室男,你有救啦!”

  那知“阎王愁”下那泡之后,欣喜的道:“小伙子,老夫方才的遭遇你全部看到了吧?那个胖子该不该杀?”

  柯石原本想对方一定会破口大骂,哪知却来这一招,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再也不敢相信他的话了,因此只是哼一声,不再言语。

  “阎王愁”却急道:“小兄弟,老夫以毒药苟廷残,随时皆会暴毙,你快点回答老夫,老夫还有很多话耍告诉你。”

  “妈的“大棵呆仔”过河拆桥,固然不对,你恩将仇报,更可恶!”

  “阎王愁”笑道:“不错,老夫这辈子见财即忘义,救了不少歹徒,让他们在世上继续为恶,老夫实在该死!”

  “不过,那个胖子已经中了我的暗算,这辈子休想逃出“神蛛”的毒嘴,可惜,老夫无法亲眼目睹他的惨死模样。”

  柯石好奇之心又被逗起,当下闻道:“神蛛?蜘蛛里头还有种蛛呀?”

  “阎王愁”得意的道:“当然有啦!老夫费了好大的劲才抓到这只种蛛,可惜,无法目睹它大展神威”

  “妈的!老鬼,你说了老半天的神蛛,它究竟在何处?”

  “在老夫左手中指的戒指内,只要挑去那粒翡翠,即可看见它”

  柯石取过一截枯枝,小心翼翼的挑去那粒翡翠,立见绿光一闪,迅即向“阎王愁”的前。

  他慌忙飘退丈余。

  “小伙子别怕,神蛛正在老夫的血,你听说过毒蜂一生只能叮死一人吧I神蛛也是如此,这辈子它只会咬那胖子一人!”

  “有这种事?”

  “嘿嘿!那胖子已经沾了神蛛吐出之丝,老夫原本要仗此勒索他,渡一个逍遥的晚年,如此一来,只有取胖子之命了!”

  柯石一见那神蛛只有米粒大小,不信的道:“它这么小,怎能咬死“大棵呆仔”呢?何况又找不到他的人。”

  “小兄弟,你放心,只要不被那胖子逃出千里之外,神蛛一定可以凭气机感应找到他,只要被它咬一口,必死无疑!”

  “有这种事?”

  “不错,小伙子,咱们谈个条件,你只要挂着这枚戒指,神蛛自会引你去找那胖子,为老夫复仇,老夫毕生积蓄愿意送给你!”

  “这…”“小伙子,老夫仗着医街,敲了不少不义之财,只要你接下那笔财富,保证你的子子孙孙享用不尽,如何?”

  “可是“大棵呆仔”与我无冤无仇?”

  “嘿嘿!不错,胖小子与你无冤无仇,不过,在不久的将来,整个武林落入他们父子的手中,你自然会与他结仇”

  柯石骇然失,急道:“大棵呆仔是什么来历?”

  “阎王愁”神秘的道:“老夫命如风中残烛,随时会死,无暇为你说明,你只要进入老夫秘,取出那本“武林秘笈”一阅,自然明了”

  “妈的!说来说去,你就是要我为你复仇。”

  “不错,不过这对你及整个武林安危关系甚钜”

  “妈的!少吹牛!”

  “小伙子,你慢内之“百断魂散”唯有老夫秘内那株“千年参王”可解,还有你可知道少林寺的绿玉拂杖,如今在谁的手中?”

  “妈的,方才我听“大棵呆仔”及焦伦的谈话,少林寺那把绿玉拂仗好似在他们的手中,可是…”

  “嘿嘿!别可是啦!考夫以垂死之身向你实说,那胖子及其父亲已计划多年,如今巳逐步开始行动,看样子,只有你能挽救这场武林浩劫?”

  柯石不由吓了一跳,道:“我…”

  “不错!只要你赶去我的秘,服下那株“千年参王”解去体内之毒,再参阅我那本“武林秘笈”凭着那笔财富,号召群雄,必可挽救这场浩劫!”

  “妈的!你不怕我独那笔财富?”

  “嘿嘿!老夫不但精通歧黄之举,亦颇面相,自信不会看走眼,届时可别忘了叫神蛛咬死那胖子”

  “好!我答应你,只要我确定“大棵呆仔”的确为恶,我必如你之愿,不过,你必须告诉我如何前住你那秘

  “阎王愁”神色一喜,道:“在老夫左靴内夹层有一张秘图,你只要循图前往,自可顺利通过机关埋伏”

  柯石探手自他的左靴一按,果然在内侧夹层按出一张泛黄纸张:“妈的!臭死了,你一定是有“香港脚”!”

  “阎王愁”苦笑道:“老夫最喜欢闻这种怪味道,所以,一直故意不将那个皮肤病治好,你忍着点吧”

  只见他低叱一声,绿光一闪,神蛛立即重入戒指中,只听他笑道:“小伙子,这个戒指就送给你啦!别忘了覆上那粒翡翠”

  “妈的!你可不能再骗我了,神蛛真的不会咬我吗?”

  “放心!老夫已快死了,还骗你作什么?”

  柯石小心翼翼的拾取地上之翡翠,覆上戒指之后松口气,道:“好!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去做,希望你别骗我”

  “阎王愁”连连剧一阵子后,笑道:“小伙子,老夫死后,你就将老夫葬于此处,以便你后可以随时来鞭打老夫的尸体”

  “妈的!少恶心!我不喜欢那一套哩!”

  “阎王愁”身子连颤,笑道:“小…伙…子…把…戒指…取去吧…”

  柯石依言取下戒指,小心翼翼的戴在左手中指上,左瞧右瞧,还顺眼的,正向“阎王愁”道谢,却见他巳垂下了头。

  触鼻一摸,毫无鼻息,便就地掘一坑,将那巨箱连同他的尸体埋妥之揍,拜了三拜,站起身子。

  一看天色巳近黄昏,便自林中朝山下掠去。

  口口口口口口柯石转入一家估衣铺,经过一番比量之后,他终于换穿一身蓝衫,怀着纳闷的心情找了一家酒楼,狼虎咽一番。

  那知,他方吃到一半,立见三位中年僧人手持方便铲走了进来:“妈的!若被这三位和尚认出自己,可就要伤脑筋了!”

  那三位和尚迅速打量现场诸人后,点了三分素斋,默默取用着。

  柯石方才硬着头皮,通过了三位和尚之搜索后,暗付:“妈的!方才买衣衫时,号码变大不少,现在又过关,莫非自己的容貌及体形均已变了!”

  柯石悄悄掀起衣袖,一瞧自己的那只原本又黑又瘦又小的双臂,突然变得又白又又壮的,心中不由纳闷不巳!“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不过,所幸,有了这个突变,否则,势必被这群和尚个没完没了!”

  好不容易,等到那三位和尚会过帐离去,柯石亦匆匆会完帐朝相反方向离去,出了荒郊,立即拔足疾奔向苏州。

  他急着找老化子侯亮。

  他自幼一直窝在古城镇内,根本不知外面的世界是圆?是扁?“阎王愁”留下来的那张秘路线图及机关图,他根本不想看,一来,为了保密,二来,自己根本看不懂!只要换到了老化子,凭着他的丰富经验,一定可以找到“阎王愁”那个秘,自己这条命就有救了。

  “妈的,自己实在太“婆”了,好心好意救人,想不到却被对方坑了一把,中了“百断魂故”若不在一月之内服下“千年参王”自己非“嗝”不可!”

  他趁着深夜在官道上疾奔,由于他的身形疾逾闪电,沿途偶有夜行人,亦只觉疾风掠舟而过,骇凛之余,不由放慢身形。

  柯石死赶活赶总算在翌卯末时分赶到了苏州城外,老化子侯亮匿身之处,却见木门深锁,一片寂静。

  “妈的!真好命,到现在还在睡觉”

  他正敲门之际,却听门后傅来一声低喝:“外面是谁?”

  柯石闻言一怔,稍一回想,立即辨出是那位掌柜的声音,心中一喜,立即笑道:“掌柜的,是我小石啦!快开门”

  “小石?那个小石?”

  “就是那天随化子哥哥来的小石呀!你忘啦?”

  “喔!你稍等一下”

  只听“呀”的一声,木门开了一条小,柯石急于进入,右足立即一提就踏入,那知木门倏又合上。

  “喂!掌柜的,你在搞什么花样?开玩笑也不是这种玩法,若非我闪得快,这只蹄子非被夹肿不可!”

  “你不是小石,你快走”

  柯石兰莒不由一怔,啼笑皆非的道:“爱说笑,我不是小石,那我是谁?”

  “小石又黑又瘦的,那似你又白又俊的”

  柯石摸摸自己的脸颊道:“妈的,小石又不是皇帝老子,或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我干嘛要冒充他?”

  “人心难测,你死了心吧,说什么我也不开门!”

  “妈的!你这个人怎么如此固执,你的脑瓜子可能生锈了,需要加点油润滑一下了,你说,要怎么才肯开门?”

  “过了午时再说!”

  “妈的!你的脑瓜子一定“爬带”(痴傻)了,干嘛,还要等那么久?”

  “哼!大爷高兴”

  “妈的!你高兴?好!我也高兴一下”

  “你想怎么样?”

  门外一片寂然,掌柜的以为那少年人犹在门外等待,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哼!想混进来,门都没有”

  却听院中传来一声轻笑,一道蓝影正迅速驰向前厅,心中一急,边追了过去边道:“喂!少年仔!快站住”

  等他追入前厅,那位自称“小石”的少年人巳经倚在柜枱自斟了一杯酒,笑道:“妈的!你一高兴就不开门,我一高兴就自动进来了”

  掌柜的紧张兮兮的问道“你真的是小石吗?”

  柯石自怀中掏出那尊小玉佛,笑道:“你见过这尊小玉佛吧?”

  掌柜的松了一口气,喜道:“我见过!你果真是小石,你回来得正好!化子哥哥中了毒掌,三位姑娘正在抢救哩”

  柯石神色一凛,放下酒杯立即冲入秘门。

  掌柜的见状,心知这位少年人正是唯一知道秘门的少年人,心中虽然奇怪他怎么突然长大了,皮肤也白了,却仍含笑回到门候守着。

  柯石一进房内,立见老化子神色昏的躺在榻上,秀秀三姐妹赤身体的各就各位神色肃穆的为老化子疗伤。

  娟娟睁开凤目,一见柯石出现房内,心中一凛,立即松开按在秀秀命门之纤掌,沉声道:“你是谁?”

  丽丽及秀秀闻言,睁开双目,不由神色大骇!她们三人为了替化子哥哥疗伤,已经耗去不少的内力,此时居然在秘室中出现了神秘的少年人,看样子,今情况大为不妙。

  柯石急忙取出那尊小玉佛,说道:“三位姐姐,我是小石呀!”

  娟娟仔细的打量他一阵子,惑然道:“你真的是小石呀?你怎么变成这么…”

  柯石含笑接道:“这么白!这么高!这么壮!对不对?”

  娟娟颔首道:“是呀!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害我们吓了一跳!你究竟是怎么搞的,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柯石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练了“易筋洗髓神功”又和一个老鬼拼过一阵子有关,化子哥哥怎么啦?”

  娟娟取过女衫,披在身上,神色一惨道:“化子哥哥昨天中午到城内去散散心,那知傍晚时分到此处,立即昏至今”

  “有没有查出是什么伤?”

  “不知道!不过,由前伤处瞧来,一定是遭了毒物咬噬,可惜,抢救至今,依然无法将毒气出。”

  “毒物咬伤?待我瞧瞧!”

  柯石趋近一瞧,只见老化子左口隆起一块铜板大小的黑圈,他自幼即被人下毒惯了,一见即知此毒非同小可,内心不由大骇。

  却觉左手中指上之戒指内起了一阵动,心知必是神蛛在搞鬼,不由暗忖:“妈的!这畜牲原本一动也不动的,怎么突然不安份啦?”

  柯石按倷下心中的疑间,正道:“姐姐,让小弟以易筋洗髓神功试一试,能否将化子哥哥体内之毒出来。”

  说完,盘膝坐在榻上。

  秀秀及丽丽默默的站起身子,娟娟立即扶起老化子,将他的背部对着柯石。

  柯石双目一闭,运聚丹田真气贯于右掌,食中二指一骈,在老化予背部大连点之后,双掌搭在其背部大,缓缓渡过真气。

  房内气氛倏转寂静。

  秀秀及丽丽穿妥衣服之接,只听秀秀脆声道:“娟娟,你在这儿辛苦一下,我们二人先去冲个凉”

  说完,含笑离去。

  对娟娟来说,她巴不得两位姐姐早一点离去,她要好好的打量一下这一位闯入她芳心深处的石弟弟。并不是柯石身材变得如此的健壮,容貌变得如此的俊逸,姆娟才喜欢他,打自第一次见面,她就没来由的内心一颤!那是“来电”

  在当时,娟娟已决定在为家人报仇之后,它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这位舆自己同病相怜的石弟弟。

  想不到,石弟弟果然福缘深厚,去了一次少林寺,不但身体容貌整个的大突变,居然也修成了武林人梦寐以求的少林绝艺。

  柯石那俊逸的容貌,醉人的凤采,令娟娟痴了。

  连柯石戒指上之翡翠掉落在榻上,一道绿光自戒指中跃至老化子前开始黑圈内之毒血,她也不知道。

  柯石早巳发现神蛛自己掀开翡翠,跃向化子哥哥的前,不过由于施功正值吃紧阶段,他根本意法阻止。

  何况,柯石记得“阎王愁”在临死之前曾表示神蛛只会咬“大棵呆仔”反正已经来不及阻挡了,便任由神蛛去活动了。

  一切就听天由命了I半响之后,神蛛重又跃入戒指内静伏不动。

  却髓老化于大呼一声:“痛死我也!”

  娟娟瞿然一惊,一见化子哥哥巳经睁开双目,喜道:“化子哥哥,你终于醒了!姐姐!”

  柯石却沉声道:“化子哥哥,别理她们,快提聚功力,随我的真气,运行一周天,然后再休息一阵子!”

  老化子含笑点头,重又合上双目。

  Scanby:でで坊主OCRby:thcdd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