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秒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江湖傻小子免费推荐阅读
七秒小说网
七秒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武侠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大唐歌姬 龙魂侠影 巨蟒少年 离异塾母 醉梦人间 校园滛声 异地夫凄 禁忌笔记 爱的故事 母爱真相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七秒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江湖傻小子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15  时间:2019/11/21  字数:16496 
上一章   ‮威神逞子小面黑 章 一 第‬    下一章 ( → )
赣南瑞金县境内的古城镇,由于地近闽、赣、越三省界点,形成三不管的地带,龙蛇杂处,时有争斗事件。

  县衙之捕快衙役原本十分的负责尽职,只要有人报案,立即大队人马十万火急的赶往现场。

  可是经过连续几次“快快乐乐出门,哼哼哈哈的回衙”之后,不但人员折伤甚多,官府声威亦大受影响。

  因此,只要有人再报案说某某处有人在争斗,官府总是等待一个时辰,再浩浩的赶往现场。

  然后虚张声势搜索一阵,作好笔录,嘱咐现场附近之人,发现凶手立即报告之后,再“班师返衙”

  正是“快快乐乐出门,平平安安回家”

  这天凌晨,少数比较懒惰的鸟儿突被一阵疾奔声吵醒,飞出窠巢之后,立即吱吱喳喳的骂着那人。

  那是一个身材瘦削的青衫中年人,原本俊逸的容貌,此时却气如牛,混身透,狼狈不堪。

  “妈的,墙倒众人推,人衰鸟亦欺,畜牲,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啦,竟敢欺到华大爷的头上来。”

  说完,右掌蓄劲朝鸟群一劈。

  吱喳急叫声中,幸存之鸟,慌慌张张振翼飞去。

  青衫中年人气更剧,颓然坐靠在一棵大树上,暗凛妈的,那劳什子毒药果然厉害,稍为运动,居然就累成这样子。”

  好半晌,气息渐匀,他立即静心澄虑,以全副精神打算先凝丹田一口真气,托天之幸,在一盏热茶的时间,终把丹田元气凝结了。

  他正待运转到全身三百六十大,却发觉丹田一阵剧疼,额头冷汗立即涔然,不由暗叹一声,散去真气。

  他方才心情紧张,并不觉得饥饿,此时一散去真气,立觉腹中雷鸣阵阵,饥火使他眼前发黑,立即拖着疲乏的身子慢步地走了过去。

  走过长满荒草的山坡,陡听山凹中传来“咩咩、咩咩”的叫声,青衫中年人精神略振,急急地走了过去。

  山凹中的有百馀只山羊,十多条小牛,正悠悠哉哉的啃草。

  坡下一棵大树,正蹲着一个十多岁的牧童,生着一堆火在烤着一只野免,香味随风送来,使青衫中年人口涎滴。

  他跟跄地走过去,想讨又难以启口,看看这牧童的长相,真是骨瘦如柴,腿又短又小,皮又出奇的黑。

  人穷则志短,青衫中年人实在饿极了,无奈何低声道:“小哥,你既有野兔,请把篮中这碗饭赏给我吃吧!”

  牧童状似未闻,专心烤着野免。

  青衫中年人双目凶光一

  但旋又暗叹一声,提高语声再说一遍。

  那知牧童只是“唔”了一声,仍是专心烤着野免。

  青衫中年人一狠心,伸手把挂在树桠上的篮子摘下,一手端起那饭碗,一手拿了筷子,便待往嘴里送。

  那牧童突然开口阻止道:“爱说笑,别动我的饭,里面有毒。”

  他的语气虽然是那么坚定,声音是那么铿锵,充份表现这牧童神足意坚,青衫中年人倏地一惊。

  但是,他也有点不信,因此,怔了一下。

  牧童缓缓地扭过头来,青衫中年人目光与他一对,不由一惊。

  这牧童瘦黑的脸上,却长着一对乌黑闪光的瞳仁,出两道智慧之光,但两眉微蹙,神色略带隐忧?

  青衫中年人乍见牧童,立即惊为武林中罕见之天赋具禀,心中不由得又喜又惊又妒,因过份激动,不由怔住了。

  随即听牧童说道:“饭中的确有毒,咱们无冤无仇,我特地提醒你,你如果肚子饿了,出个价卖你半只。”

  青衫中年人不由一怔。

  牧童见状,冷哼一声,重又低头烤免。

  青衫中年人一向以风潇洒,孤傲自赏,武功高强闻名于武林,生平只有戏弄他人的份,何曾受过这种闲气。

  当下,凶光一闪,将牧童劈了出去。

  牧童身子一摔落地,迅速爬起来,大骂道:“干你娘,终于出狐狸尾巴了吧!还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干!”

  说完,只见他身子冲了过来,两条瘦细的手臂出手一抓。

  青衫中年人不慌不忙,直到他手指沾上自己手腕,立刻以快疾的手法一翻,扣住牧童双臂脉门往外一抖。

  这一抖杷牧童抛出三、五丈远。

  牧童跌得快,爬得也快,只听他大吼一声:“干你娘,我跟你拚了!”一身跳了起来,低头往青衫中年人疾撞过来。

  青衫中年人含着冷笑,提起三、四成功力,硬接牧童一撞。

  当牧童的头撞到他小腹上时,他竟被撞得倒退一步,急忙再加一成功力,小腹往外一,把牧童弹出三丈多。

  牧童天生一付宁死不屈个性,虽然一连被弹出六、七跤,他仍是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继续发狠猛冲。

  青衫中年人咬咬钢牙,掌提一成功力,打在牧童肩上,他却只是幌了一幌,丝毫无损,他不由一怔。

  于是再加二成功力,牧童却仅退了一步。

  三成、四成、五成,甚至加到八成,一掌劈出去,牧童应势摔出三、五丈,跌下去之后又立即爬了起来。

  青衫中年人身中剧毒,功力迅速的消退着,不由得累得满头大汗,气呼呼,那知牧童大吼一声:“干你娘!”又冲了过来。

  青衫中年人又急又怒,一发狠心,神色一狰,掌上用足十成功力,着来势劈出去,立即听到“砰”的一声闷响。

  青衫中年人用力过度,眼前一黑,立即摔昏在地。

  嘴角立即溢出一道带有腥味的血。

  牧童跌倒在十丈外,只觉部疼痛不已,用手一摸,松了一口气,道:“好家在(走运)!没有摔破。”

  当下皱着眉头爬起来,着疼处走了过去。

  他一见青衫中年人已经昏倒在地,抬起右脚踢了他的右一下,骂道:“干你娘,你不是很凶猛吗?再起来呀!”

  青衫中年人被他这一踢,立即出一口乌血,地上的荒草被那些乌血一沾,立即枯萎,迅速变成暗黄

  牧童不由惊呼:“毒!”

  当下立即上前摇幌着青衫中年人,唤道:“喂,(颜斗仔),(英俊的),你醒醒,你快醒醒呀!”

  青衫中年人毒伤发作,人已昏不醒,那能出声回答呢。

  牧童摇了一阵子,一见对方仍然昏不醒,不由喃喃自语道:“妈的,想不到他也和我一样中了毒,看样子严重的。”

  当下轻轻的将他放下,忍着部的疼痛朝山上奔去。

  两个时辰以后,只见他的双手各抓着一大把青色小草,自碗篮中取出一个碗,取出一小束小草,双掌不住的动着。

  不久,立见出数滴墨绿的汁

  他将汁滴于碗内,又抓起一把继续动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大约已有半碗的汁了,只听牧童叹了一口气道:“妈的,希望不要让我白搞一场。”

  当下,扶起青杉中年人就为他灌药。

  那知任他如何扳弄,硬是无法扳开他的牙齿:“干你娘,莫非已经死翘翘了,否则,怎么扳不开呢?”

  放下碗,凑近膛一听,尚有微弱的气息:“妈的,还有气哩。非想个法子扳开牙齿不可,否则如何灌药。”

  目光突落在不远处小斧头上,立即笑道:“有了,用敲的,就好似劈柴一般,嗯,有理,这家伙注定还有救。”

  只见他迅速取过斧头,以左手食指及拇指撑开了青衫中年人的双,以斧背侧角轻轻的一敲,立听“卡”的一声。

  青衫中年人身子一颤,可惜仍是昏不醒。

  牧童抛开斧头,轻轻一按,青衫中年人口中的两颗大门牙立即掉入口中,牧童欣喜的笑道:“妈的!总算可以灌药了。”

  药一入口,半晌不到,立听青杉中年人腹中咕噜直响。

  牧童立起身子,笑道:“妈的,有救了!”

  说完,又手环抱瞧着青衫中年人。

  果见青衫中年人呻一声,悠悠醒了过来,抬目一瞧那牧童正面带神秘的笑容,瞧着自己,弱声问道:“是你救了我?”

  牧童默默的点了点头之后,迳自走了过去,自烤架上取下那只业已变成微温的野兔,重又走了回来。

  只见他将野兔撕了半只递给青衫中年人。

  青衫中年人坐起身子,接过那半只野兔,立即伸手入怀掏银子。

  牧童摇摇头笑道:“免啦!免费奉送。”

  青衫中年人惑然道:“小哥,你方才不是要我出个价?”

  “哈哈一时风驶一时船,现在不一样啦,方才我以为你是那批人请来要我的命的,所以才以那种态度对付你。”

  “喔,小哥,瞧你年方十五、六岁,怎会有仇家呢?”

  牧童瘦黑的脸上略现恨,但旋又忍了下来,道:“老兄,先吃东西吧!对了,不要用门牙咬。”

  青衫中年人惑然道:“为什么呢?”

  说完,抬手一摸门牙!那知竟摸了个空。

  牧童忙道:“老哥,方才你一直咬牙昏不醒,木无法灌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敲掉两颗牙齿了。”

  青衫中年人苦笑一下,小心翼翼的撕食着野兔

  半只野免下肚后,青衫中年人精神略复,立即问道:“小哥,这种小草叫什么?你去那里取来这种小草的?”

  牧童笑道:“妈的,我是久病成良医,无师自通的,我是在偶然的机会中,在山后一片谷地中找到这种小草的。”

  “小哥,瞧你又瘦又黑,莫非也中了毒啦?”

  牧童咬着嘴道:“谁教我父亲、母亲太早“嗝”(死)呢,偏偏又留下一大批的田地,使我受这种苦。”

  “亲友之中有人要占我的财产,从三年前就给我吃下着红砒的饭,存心要让我早点去地府报到。”

  “偏偏让我在无意中找到那种小草.因此他们由红砒换成白砒,由少加多,但我却还活着,连被毒蛇咬一口也不要紧了。”

  “真的呀?”

  “不错,方才我由你的血知道你也中了毒,你干脆住到那个山谷中,天天服用那种草汁,比较方便疗毒。”

  青衫中年人暗忖自己既中剧毒,必死无疑,想不到居然碰见这个小福星,立即笑道:“小哥,那就麻烦你带路了。”

  说完跟跄站起了身子随着牧童朝山上行去。

  牧童将青衫中年人安置妥当后,快回到原处之时,突闻杂声起,立即破口大骂道:“干你娘,你们这些畜牲吃撑着又在打架啦!”

  他加劲跑回来一瞧,果见两条大牯牛起了角斗。

  却见一条牯牛战败冲了过来,两只坚硬的角,把牧童挑出两丈多远“砰”的一声摔倒地下。

  “干你娘,你这畜牲竟然敢欺负我,我打死你。”

  牧童翻身跳了起来,立即跳到狂奔的大牯牛前,两条瘦细的手臂一伸,立即把两只牛角抓住。

  人兽立即较上劲。

  “轰隆”巨声响处,大牯牛竟被牧童掀翻倒地,只见他以右膝顶着牛腹,抱拳在枯牛头上不住的敲着。

  牯牛不住的嚎叫着。

  “干你娘,你还叫,莫非不服?”

  说完,膝盖用力一顶。

  牯牛惨嚎一声,立即不敢再吭声。

  牧童得意洋洋的拍拍手,站起身子。

  牯牛连忙爬起身子奔了出去,乖乖的垂首啃草。

  牧童轻笑一声,只觉有些口渴,正走近水壶旁喝水之际,突闻树上传来一声冷哼道:“野小子,神气什么?”

  声音未落,自树上跃下一名孩童,瞧他一身华服.人又长得白白净挣,福福泰泰的,分明是出自富贵人家。

  牧童自幼父母双亡,时常受人欺凌,任何人只要骂他“野小子”他一定会和对方拚命,一直到有一方爬不起来为止。

  因此,古城镇的人没有一个人敢骂他“野小子”

  此时一闻这位年纪和自己相若的“大棵呆”(胖子)居然敢触自己的忌讳,立即似踩到毒蛇般跳了起来。

  怒吼一声:“干你娘(大棵呆),你皮啦!”

  骂完,迅即扑将过去,便去扭胖童的双臂,胖童一侧身,左足一勾,牧童一时站立不住,立即摔倒。

  胖童笑嘻嘻的道:“起来呀!”

  “干你娘,起来就起来,谁怕谁?”

  跃起身来,去抱他左腿。

  胖童伸手抓他后心!牧童一闪,胖童便抓了个空。

  牧童突然左手出拳,击向胖童下颈,砰的一声,正好打中。

  胖童一怔,眼中出怒芒。

  牧童笑道:“左勾拳,得分,还来不来?”

  胖童一言不发,左手虚幌,牧童斜身避过。

  胖童手肘陡出,撞在他的眼。

  “干你娘,有够老。”牧童大叫一声,疼得蹲了下来。

  胖童双手从他背后腋下穿上,十指互握,扣住了他的后颈.将他上身越越低,牧童右足反踢。

  胖童双手猛推,将牧童身子送出,拍的一声,跌了个狗吃屎。

  牧童大怒,翻滚过去,用力抱住胖童的‮腿双‬,使劲拖拉,胖重站立不住,倒了正好在牧童的身上。

  “哎唷,大小便被你这(大棵呆)出来了。”

  胖童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以手肘住牧童后颈。

  牧童只觉呼吸不畅,拚命伸足力撑,连续翻了几下,终于让他翻到了上面,反在胖童的身上。

  只是他人小身轻,不住对方,又让胖童翻了上来。

  牧童极是滑溜,放开胖童‮腿双‬,钻到他身后,大力一脚踢中他的部,口中笑骂道:“妈的,(大棵呆),全是。”

  胖童反手抓住他右腿使劲一扯,牧童仰面便倒,胖童扑上去,夹住他的颈项,喝道:“没有“皮条”(办法)了吧。”

  牧童左足钩转,在胖童间搔了几下。

  胖童怕,嘻的一笑.手劲立即松了。

  牧童乘机跃起,抱住他头颈。

  胖童抓住牧童的后颈,把他重重往地下一摔,牧童只觉一阵晕眩,动弹不得,胖童哈哈大笑,道:“服不服?”

  “服个鸟。”

  牧童猛地跃起,一个头锤,正中对方小腹。  胖童哼了一声,倒退几步。

  牧童冲将上去,胖童身子微斜,横脚钩扫,牧童将摔下之时,狠命抱住他的大腿,两人同时趺倒。

  有时那胖童翻在上面,有时牧童翻在上面,一直翻了十七八个滚,终于两人互相扭住,呼呼气。

  突然之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慢慢放开了手。

  胖童爬起身子,拍拍身上尘土,笑道:“兄弟,你真不賴。”

  牧童亦出难得一见的笑容,道:“妈的,(大棵呆),你的确有几把刷子,不过,要我若是和你一样胖,一定赢得了你。”

  胖童不以为然的道:“那也不见得。”

  “妈的,咱们再打一会试试。”

  “好的。”

  两人又扭打起来。

  牧童自幼百般受害,与大氓、小无赖也不知打过了多少次架,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小兵不死了。

  他使尽诸般手法力拚着。

  奈何胖童谙武,此时使用出来,过了不了几个回合,牧童终于给他骑在背上再也翻不了身,急得满头大汗。

  “服不服?”

  “服个鸟,死也不服!”

  “哈哈,本公子今天没空,明天再来,希望你能够有新招。”说完再度哈哈一笑,跳了起来。

  牧童迅速跃了起来,道:“妈的,你只会用那些手,神气什么?”

  “哈哈,你也可以用手呀!”

  说完,挥挥手扬长而去。

  牧童气得破口大骂:“干你娘,大棵呆,肥猪,垃圾,一肚子大便,有什么好神气的,明天,我一定让你好看。”

  那胖童足下连纵,迅即不见人影。

  牧童好似气皮球一般,无力的坐在地上,喃喃道:“妈的,明天如果拿不出新招,一定会被糗一顿的。”

  他那脑海中陡的灵光一闪,叫道:“妈的,放着一位大贵人不求,白伤脑筋一场,真是猪脑袋。”

  说完,双目迅速的朝四下一瞧。

  确定无人之后,跑到那株大树东方一丈远处,弯下身子,仔细掀起一块厚土,仔细的捧出一个油布包。

  油布包一打开,乖乖,全是黄澄澄的金子,银白的银子,怪不得有那么多人要害他,敢情他还是一个小财神哩。

  他拿起一锭银子,重又包上油布包,放于地下。

  那块厚土一翻,小立即被那小丛荒草遮掩,别看牧童年纪尚小,思虑倒是仔细的,怪不得能活得如此久。

  只见他拔足一奔,朝镇内奔去。  牧童双手各提着一壶酒及一个香的纸包,轻快的走入山谷,立闻右侧山壁传来急剧的呼吸声。

  心知青衫中年人身子尚未愎原,放下酒壶,拔开口之藤,探首入内唤道:“老哥,你又不舒服啦?”

  “咳咳,小哥你来啦…

  牧童一进入内,只见青衫中年人盘坐在地,神色灰败,不由关切的道:“老哥,你的气怎么更差了呢?”

  青衫中年人拭去额上之汗水,苦笑道:“好霸道的毒药,居然无法排尽,看样子这辈子无法复原了。”

  “老哥,别急,这必须要不断的吃呀拉的,只要常服用这种草药汁,多喝酒,多吃东西,自然可以逐渐好的,这叫做(新陈代谢)。”

  “有这种理论呀?”

  “有啦,我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来为了庆祝咱们这对难兄难弟重生,我特地去买了酒及东西,咱们食一顿。”

  “难兄难弟?妈的,真有意思,想不到我花泰华活了四十二岁,居然有你这位小兄弟,值得庆贺。”

  “哇,老哥,瞧你年轻的,真的有四十二岁啦?”

  青衫中年人饮了一口酒,叫道:“花雕,好酒,小兄弟,瞧你大约十五、六岁的光景,办起事来居然老练的。”

  牧童亦饮了一口酒,苦笑道:“老哥、你看走眼啦,我已经十八岁啦,全是砒霜在搞鬼,使我又瘦又小的。”

  花泰华神色一凛道:“好可恶的家伙,只要我花某人武功恢愎,非杀得他们犬不留不可。”

  说完,神色冷峻,双目煞光直

  牧童瞧得心儿一颤,打一个哆嗦,不敢吭声。

  花泰华好似自知失态,长舒一口气道:“小兄弟我花某人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大英雄,但是一向嫉恶如仇,只要遇上为恶之,不管他的出身来历,给予痛惩一番,因此,江湖上送我一个(花太岁)之名号。”

  “花太岁?”

  “不错,你知道太岁是什么吧?”

  “是不是家家户户怕得要死,贴一张红纸在墙壁上,拜拜的那个呀?”

  花泰华笑道:“那是在拜太岁啦,俗语说,(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由此可见太岁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啦!”

  牧童突然一惊道:“那…那你一定是很(罩得住)啦!”

  “不错,别说一般阿猫阿狗之畏惧我,就是当今各大门派也十分的顾忌我,可惜这些全是云烟往事啦!”

  “老哥,别生气,你会恢复武功的。”

  “唉,小兄弟,别再安慰我了,我有自知之明,若能恢复五成的功力就十分的满意了,除非…唉!海市蜃楼。”

  “老哥,除非什么?”

  “除非能够取到少林寺镇寺绝艺(易筋洗髓秘笈),唉!算了吧!当今少林派掌门人也在找这一部秘笈哩!大难啦!”

  牧童却神色坚毅的道:“易筋洗髓秘笈,好,我记住了,老哥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帮你找到这部秘笈。”

  花泰华激动万分的唤道:“小兄弟,你…”竟再也说不出话来。

  牧童笑道:“老哥,我姓柯,单名石,你以后就唤我(小石)吧!”

  花泰华喃喃念道:“柯石?克死?怪不得你喜欢别人唤你(小石)!”

  柯石苦笑道:“老哥,咱们柯家一向单传,先祖父祖母在我出生那天,因为兴奋过度先后死亡,家父采纳一名江湖术土之意见,将我取名为(柯石),说什么以克止克,妈的,结果家父家母在我十岁的那一年先后死翘翘了!”

  花泰华笑道:“小石,别那么迷信,人生在世生老痛死及是自己所作所为之影响,根本与克不克无关。”

  “可是,先父先母原本好端端的,却在一之间同时死亡哩!”

  “哼,如此说来!他们一定是中毒死亡的。”

  柯石恍然大悟道:“对呀,那批人既然会对我下毒,一定也会对两位老人家下毒,哈哈!不是我克死的!太好啦!”

  只见他连干三杯酒,呛得一直咳嗽不止。

  花泰华见状,亦欣喜得陪着他连干三杯酒。

  柯石待咳嗽过后,突然跪在花泰华身前道:“花老哥,我拜你为师,好不好?”

  花泰华急忙避过身子,道:“小兄弟,我不够格,你快起来吧。”

  柯石哀求道:“花老哥,你是鼎鼎大名的(花太岁),只要你肯教我武功,我一定可以复仇雪,我一向不求人的,你就成全我吧!”

  花泰华为难的道:“小兄弟,我略谙相人之术,你并非池中之龙,将来之成就无可限量,我不敢耽误你。”

  “花老哥,你只要教我几招就可以啦!”

  “小兄弟,你对武功完全外行,光有招式,若无内力,遇上行家,非败不可,何况,难保对方不会找江湖人士来助阵。”

  柯石绝望的道:“花老哥,你什么都不肯教我,我怎么办呢?明天那(大棵呆)一来,我非被他整得一塌糊涂不可。”

  花泰华奇怪的道:“大棵呆?什么意思?”

  柯石遂将自已方才与胖童扭打的情形说了一遍。

  花泰华笑道:“很简单,你只要用膝盖抵住他的后道,就天下太平了,来你过来,我指给你看。”

  柯石一骨碌从地上爬起,走向前去,花泰华摸到他后一处所在,轻轻一按,柯石便觉全身酸软无力。

  花泰华笑道:“记住了吗?”

  柯石喜孜孜的道:“记住了,明儿我便去试试,不知行不行?”

  “百发百中,万试万灵。”

  说完,伸手在头颈两侧轻轻一按,柯石“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只觉口一阵窒息,气也透不过来。

  花泰华笑道:“你如出力拿他这两处道,他就没力气和你相斗了。”

  柯石大喜道:“行了,明儿个准能赢他,老哥,多谢你的买一送一,你好好的喝吧,我先去练一练,谢啦!”

  说完,一溜烟的跑出山

  花泰华喃喃念了几遍“买一送一”突然悟出小兄弟是指自己教他两招之事,不由哈哈大笑。

  柯石哼着歌儿,跑回山凹草原一瞧,另有两条大牯牛又“干”了起来,立即骂道:“妈的,你们这群畜牲太嚣张啦!”

  这一次,他不使蛮力与牯牛对抗了,只见他掠到一头牯牛后用力一按,只听“砰!”的一声,牯牛立即倒在地上。

  另一头牯牛低下头,正乘隙追击,柯石迅速的在它的头颈右侧拍了两下牯牛立即“砰!”的摔倒在地。

  “哈哈,果然有效,看你们这些畜牲今后还敢不敢作怪。”说完笑嘻嘻的掠进山编织“英雄美梦”了。

  翌辰末时分,胖童果然笑嘻嘻的依约前来。

  柯石见他一身新衣,十分华丽,不由颇有妒意:“妈的,打架还穿新衣,等一下非把它扯破不可,看你神气个。”

  一声大叫,便向他扑了过去。

  胖童喝道:“来得好。”

  扭住他的双臂,左足扫过去,柯石站立不定,幌了几下后跌倒,拉着胖童也倒了下来。

  柯石一个打滚,翻身在胖童背上,按照花泰华所教之法,立即伸手要去拿胖童的后道。

  可是他没练过打的功夫,这道岂是一拿便着,拿的部位稍偏,胖童已翻了过来,抓住他的左臂,用力向后拗转。

  柯石叫道:“哎呀!轻一点!”

  胖童笑道:“笑话,打架还有放水的。”

  柯石趁他说话气浮之际,全身用力向他后撞去,将背心撞在他头上,右手从他臂腋穿了过去,用劲向上甩出。

  胖童的身子从他头顶飞过“拍”的一声,掉在地上。

  胖童翻身跳起道:“原来你也会这招(翎羊挂角)。”

  柯石不知(翎羊挂角)是什么手法,碰巧胜了一招,得意的道:“这招是(小局),我还有许多厉害手法没使出来哩。”

  胖童喜道:“韩信用兵,多多益善,出手吧。”

  “妈的,吹牛也不打草稿,什么韩信用兵,用个(豆冰)哩。”

  胖童心知他是口出脏话惯了,淡淡一笑之后,扑了过去。

  柯石大喝一声,也扑了过去。

  不料对方这一扑却是“幌点”(假)而已,待柯石扑到,他早已收势,侧身让开,伸手在他的背后一推。

  柯石扑了个空,本已收脚不住,再被他一推,立即重重摔倒。

  胖童欢呼一声,跳过来骑在他背上,叫道:“服不服?”

  柯石大呼道:“服个鸟。”翻起,突地后间一阵酸麻,后两处道已被他屈指抵住。

  那正是他昨天才刚刚学会的手法,也正是他的秘密武器,却给对方抢先使用,柯石挣了几下,始终难以挣脱,只得叫道:“好,服你一次。”

  胖童哈哈大笑,放他起身,柯石突然伸足拌去,胖童斜身跌,柯石顺手出拳,打中他眼。

  他不由痛哼了一声,弯下来,柯石自后扑上,双手箍住他头颈两侧,胖童一阵晕眩,伏倒在地。  柯石大喜,双手紧箍不放,问道:“服不服?”

  胖童哼了一声,突然间双肘用力向后一撞,柯石只觉口肋骨痛得几乎折断,大叫一声,仰天倒下。

  胖童翻身坐在他的口,这一回合他又胜了,只是也胜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你…服…不服…”

  “服个鸟…你投机取巧,我不服。”

  “哈哈,不服,就起来打呀!”

  柯石一咬牙双手撑地,就想使劲弹起来,但是口要害被对方按住了,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来。

  僵持良久,只得又服一次。

  柯石用力站起,身子摇摇摆摆的道:“妈的…你若是…有胆子…明天…就再来打…看…我如何揍你…”“好,一言为定。”

  “好,风雨无阻,恭侯大驾。”

  柯石望着胖童逐渐远去的影子,叫道:“妈的,没学两招还好一点,学了那两招却败得那么快,全身痛得要死。”

  躺在地下休息一阵子之后,再度进入花泰华之处,一见面立即叫道:“花老哥,你那两招太漏气了。”

  花泰华笑道:“漏气?莫非你又输了?”

  “他也知道这两招,又抢先下手,我怎能不输呢?”

  “真的呀?演来瞧瞧!”

  柯石背心向着他,肘缓缓向后撞去,待手肘碰到他口时,停了下来,道:“他用手肘这样撞我。”

  花泰华笑道:“这是(流星锤)没什么了不起。”

  柯石拉住他手臂,慢慢向后拗转。

  花泰华道:“嗯,这是(拴马术)的第三手,还有什么?”

  柯石继续道:“我向他扑过去,这小子向旁一闪,却在我背上顺势一推,我差点就跌得七荤八素,鼻青脸踵。”

  “嗯,还有什么?”

  “这小子不但会按我后,而且还揪住我口这个地方,我立即透不过气来,只好暂且服他一次,妈的,有够漏气。”

  花泰华喃喃道:“这全是北天山的擒拿手法,不过,这小子亦学得并不怎么熟练,来我教你两招,你再去试试。”

  柯石兴致的道:“太好啦!不过,最好教厉害一点的,最起码先赢他一场,讨回一点面子再说。”

  花泰华笑道:“(竹筷子想要挟香菇),你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以你目前的条件,根本无法练习绝招。”

  柯石一怔,苦着脸说道:“听你这么说,明天我又要漏气啦?”

  “放心,包你赢。”

  当下站起身来,走出外,摆开架式,演了一遍道:“叫这一招叫做(神骏扣蹄),你先练几次看看,不懂再问。”

  柯石过目不忘,依式演了一遍。

  花泰华赞道:“真是天才,再看这一招(蹄扬人飞)。”

  说完左掌翻转,抓住了他的手腕,顺势一甩,将他的身子摔了出去笑道:“小兄弟,记着了吧!”

  柯石这一下摔倒,肩头碰上树干,所幸花泰华出手甚轻,否则非挂彩不可,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口中叫道:“妈的,这招(蹄扬人飞)有够赞。”

  花泰华笑道:“快去练吧,免得明天再漏气。”

  ︽︽︽︽︽︽

  翌上午,辰末时分,果见胖童又换了件新衣前来,柯石不由低骂道:“妈的,又不是(三八查某),天天穿新衣。”

  那知胖童耳尖,早已听个分明,表面上却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趁着柯石不注意一拳又打在他的眼。

  柯石不由痛得惨叫一声。

  胖童乘机伸指戳出,戳中他的左腿,柯石只觉左腿一麻,不由跪了下来,胖童在后一推,他不由立即伏倒。

  胖童纵身骑在他背上,屈指按住他的,喝道:“服不服?”

  柯石无奈之下,只得服了一次。

  他站起了身子,立即了一口气,一见胖童又扑了过来,立即使出那一招(神骏扣蹄)去切对方手腕。

  胖童急忙缩手,伸拳打。

  “哈哈,你中计啦!”

  只见柯石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扭了过来,跟着以左肘在他的背心急撞,胖童大叫一声,痛得无力反抗。

  这一回合,柯石终于胜了。

  他正在志得意满之际,又被胖童制住了。

  第四向合一开始、柯石留了神,使出那招(蹄扬人飞),配合(神骏扣蹄)和对方扭打良久,居然不相上下。

  只听胖童笑道:“小子!这回合算和局,如何?”

  “妈的,和局就和局啦!”

  说完,柯石先松开手脚。

  胖童笑嘻嘻的道:“嗯,跟你比武真有意思,你今天的本事进步了,究竟是谁教你的?”

  “爱说笑,这些本事我早就会啦!只不过不喜欢太早使出来,免得把你吓走了,若是你不来和我比武,我岂不无聊死了。”

  胖童心知他又在吹牛了,当下笑道:“好,希望我明天来的时候,你有更厉害的手法让我领教一下。”

  “哈哈,不会教你失望的。”

  胖童淡淡的一笑,转过身子缓缓的离去。

  柯石则不住的回味着方才打斗的情景,手脚随着不住的四处挥舞着,骇得那群畜牲纷纷的闪避。

  柯石见状,乐得走向后山。

  花泰华一瞧见柯石笑道:“小兄弟,瞧你喜上眉梢的情景,分明今已扳回败局,说来听听。”

  柯石朗声道:“第一场我没赢,第二场我赢了,第三场他用突袭的,算不得赢,第四场却是和局。”

  说完,一招一式的说了一遍。

  花泰华颔首道:“嗯,你的进步快的,要不要再学两招?”

  “当然要啦!快点。”

  ︽︽︽︽︽︽

  柯石连续兴胖童扭打半个月,招式学了不少,反应更加敏捷,不过,由于没有内功根基,仍是落败居多。

  这一天卯初时分,柯石抓了一只野免,生起火开始烤着。

  别看柯石一向玩世不恭,内心却十分的重感情,经过这阵子的扭打,他已对胖童产生了良好的印象。

  因此,今他打算扭打之后,请他吃烤免。

  那知,一向守时的胖童,今却未依时在辰未时分出现。

  柯石不由坐立不安。

  好不容易在巳中时分,远方出现人道人影,柯石暗忖:“妈的,(大棵呆)莫非拉屎掉进茅坑,现在才爬起来,咦?”令柯石惊异的是那道人影的纵跃速度比胖童快,而且身材也纤细,分明不是胖童,他不由暗暗提高警觉。

  只见一位浑身蓝衫,头戴武士帽,修眉,圆目,檀口,琼鼻,年约十五岁的少年迅速奔到柯石身前五尺馀。

  柯石不由思付对方是何来路。

  蓝杉少年上下打量着柯石一阵子之后,启开贝齿,以低沉沙哑的声音问道:“喂,黑面仔,你是不是等着要和人打架?”

  柯石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人启齿正一笑,陡又警觉的忍住笑,沉声道:“我当然知道,我哥哥今天有事,我代他来代打,行不行?”

  “你哥哥?你是…”

  “喂,你没有看见我这身打扮呀,我当然是他的弟弟啦!”

  柯石的目光触及蓝衫少年微隆的脯,纤细的,圆大的部,口道:“不对呀,根本不像呀!”

  蓝杉少年脸色一红,急忙瞧瞧自己,发现没有异状之后,瞪了柯石一眼,道:“那里不对,胡说八道。”

  柯石笑道:“别动火,你哥哥那么胖,你这么瘦,你们怎么可能会是兄弟呢?真是爱说笑。”

  蓝杉少年怒道:“孤陋寡闻,少见多怪。”

  “妈的,同一工厂的产品,怎么相差如此大?”

  蓝杉少年脸色一红,身子一掠,挥掌掴向柯石右颊。

  柯石迅速一低头,闪开之后,叫道:“妈的,你哥哥一向是笑嘻嘻的,你却说翻脸就翻脸,真没有风度。”

  “少噜嗦,动手吧!”

  “妈的,凶巴巴的,好似(恰查某)一般。”

  蓝衫少年圆目一瞪,叱道:“你这张嘴真该打。”

  “妈的,打就打,谁怕谁?”

  一声大叫,立即扑了过去。

  蓝衫少年身子迅速一闪,就待机顺势拍倒柯石。

  “妈的,你想学你哥哥那一招时,(卡早困卡有眠),别作梦啦!”说完顺势一式侧滚避了开去。

  左足在滚身之际,迅速朝蓝衫少年脚弯横扫过去。

  蓝衫少年冷哼一声,轻轻一跃,避开那一记(横扫千军),趁着柯石身未立稳之际,疾扑过去。

  柯石只觉一阵香的味道飘了过来,内心不由一怔,就在这一征之际,腹部已被那位蓝衫少年以右膝顶住。

  头颈更被对方双手扭住。

  柯石只觉呼吸一窒,慌忙握住对方双掌竭力往外挣脱。

  奈何对方身子虽瘦,手劲甚大,任凭柯石如何用力,依然挣不,只听对方沉声喝道:“你服不服?”

  柯石挣得黑脸通红,情急之下,双掌朝蓝衫少年的脯一推,他的手比对方稍长,立即触到两团软绵绵的东西。

  他正在奇怪之际,蓝衫少年突然惊呼一声,松开手脚,就立起身子。

  柯石趁机一钩她那只尚未立稳的左脚,只听(砰!)的一声,蓝衫少年立即重重的仰摔在地下。

  柯石一个虎扑,坐在他的腹部,又手按住他的前紫官,蓝衫少年登时一口气透不过来。

  心中一急,立即昏了过去。

  柯石以为对方佯昏,右掌一扬,赏了他一个耳刮子,喝道:“妈的,卡有气魄一点,输了就认输,何必来这一套。”

  蓝衫少年被柯石一掌拍醒,一见黑小子仍然按住自己的脯,情急之下,尖声呼道:“你还不把手拿开?”

  柯石也未察觉对方嗓音有异,得意的笑道:“你先投降再说。”

  蓝衫少年拚命的挣扎,可惜紫官重受制,根本无法使力,情急之下,那对圆目中籁籁掉下泪来。

  “妈的,你…你…”蓝杉少年趁他疏神之际,右掌朝柯石的前一劈。

  柯石只觉前似遭巨杵击中,(哎唷)叫了一声,身子便已飞了出去,落地之后,一时爬不起来。

  蓝杉少年弹起身子,恨恨的道:“黑小子,下回再和你算总帐。”说完,挥挥身上的草屑,纵跃如飞而去。

  柯石躺在地上口疼处,暗骂道:“妈的,怎么兄弟两个人的个性会相差那么大呢?有够莫名其妙。”

  “妈的,方才他的手一挥,自己的脯立即痛得要命,这一招不知道是什么功夫,倒有必要向花老哥请教一番。”

  当下,站起身子,朝后山行去。  花泰华听完柯石之叙述后,正道:“小石,那人乃是用劈空掌对付你,你才会吃了那么大的亏。”

  “是呀,那种痛楚太尖锐了,花老哥,你可要教我应付的方法。”

  花泰华考虑一阵子之后,叹道:“小石,我可以把我的一身功夫传授给你,不过,你不得你与我的关系。”

  柯石闻言又惊又喜,问道:“花老哥,你又不是见不得人的宵小之辈,何必耽心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唉,小石,你不知江湖中之险恶,我在江湖中素有(花太岁)之称,难免会得罪不少人,他们不敢对付我,却敢对付你哩!”

  “妈的,谁怕谁?”

  “唉!初生之犊不怕虎,可是以你的武功,能够敌得过他们的联手吗?何况这些人一向以诡计见长。”

  “嗯,这一点的确值得考虑,看样子我非神秘一点不可。”

  花泰华一见柯石肯接受自己的建议,心中十分的欣喜,只见他笑道:“小石,你放心,我一定把你教导成一位神秘客。”

  柯石一乐,就跪拜,花泰华笑道:“小石,咱们是难兄难弟,又不是师徒,你干嘛来这一套。”

  “歹势啦!无功不受禄,你教我功夫,我不表示一下,怎么行呢?”

  “哈哈!我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上回你烤的野兔十分对我的味口。你就再去烤一只野免,咱们就两不相欠啦!”

  “哎呀!我一大早就烤了一只野兔,本来想请请(大棵呆)的。算你有口福,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去拿来。”

  “哈哈,我真的有口福,快去拿。”

  从当天下午开始,花泰华一方面传授柯石武功一方面也传授杂艺,举凡吃、喝、嫖、赌、易容、扒窃、通通包括在内。

  柯石天资过人,学习又强,他不分昼夜苦练着。

  不知何故,那胖童及其弟,自隔天开始即未再来此,柯石对此事虽觉怅然,但旋即被练功所冲淡。

  柯石天天纵跃于牛羊群中练习各种招式,不但进步神速,亦将那群畜制得伏伏贴贴,未曾再有(打架)的事情发生。

  那些暗中窥视柯石财产的人一见柯石的武功如此厉害,不但吓得不敢再有这种打算,甚至吓得不敢来此了!  Www.QimmXS.cOM 
上一章   江湖傻小子   下一章 ( → )
七秒小说网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小说《江湖傻小子》及《江湖傻小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江湖傻小子》免费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手机阅读《我是瓦尔迪》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请关注七秒小说网!